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可爱 > 圣母
    美女惨叫着扭动着柔软丰满的身体,那光滑柔腻的触感让方谢龙更为兴奋,猛地一把推倒了美女,两手抓住了她的大屁股,使劲地朝两边扒开,下体一捅,那根坚硬到极点的大家伙立刻就捅进了美女的下体,一股湿热滑腻的气息,一种紧紧包夹的感觉,立刻让方谢龙忍不住大力起来,还一下一下的用力拍打着美女高高翘起的大屁股,打得美女大声惊叫不已。

    这位高贵圣洁的美女只觉自己的屁股被打得又麻又痒,连同自己的下体都麻痒起来,一汩汩的金色yín水立刻就大量喷射出来,马上就被方谢龙的大家伙给一股脑的吸了过去,而那根大家伙也立刻更粗大了几分,一下子就把美女的下体塞得满满当当的,一点缝隙都没有了。抽出来的时候,带出了一大股金色的yín水,插进去的时候,发出了“扑哧”的水声,只乐得方谢龙哈哈大笑,却把美女羞得满脸通红,也不知道她连血液都是金色的,怎么还会脸红?

    方谢龙的速度越来越快,只操得这位美女实在忍不住大声浪叫起来,“啊!啊!好,好舒服啊!……嗯,太棒了!你,你的jī巴,好大啊!我,我好喜欢啊!……嗯,再快点!再用力点!啊!……我,我受不了了……啊!我要来了!……再加把劲!……”

    就在美女即将达到高氵朝的紧要关头,方谢龙却忽地拔出了大家伙,拍打着美女的大屁股笑骂道:“他***!老子让你爽了,你还不肯说出你的名字?他妈的,骚娘们!让你难受难受!”

    这位美女立刻就觉得下体一阵奇痒,一阵酸软,还有一种说不出的空虚感让她觉得心里发慌,而屁股上面被方谢龙打得更是麻痒难忍,忙一手抓住了自己的拼命的揉捏着,一手伸向了自己的下体,一会儿抠摸几下自己又酸又痒的xiāo穴,一会儿又探手向后想抓住方谢龙顶在自己屁眼上的大家伙,却被方谢龙轻易地躲开了。美女无奈之下,只得一边使劲地搓揉着自己的下体,一边大声呻吟着:“哎哟……我,我受不了了,你,你快进来啊!我,我叫……玛丽亚!”

    方谢龙一听,又惊又喜,停止了拍打她的大屁股,忙追问了一句:“啊?玛丽亚?圣母玛利亚?你就是传说中那个狗屁上帝的老妈?圣母玛利亚?”

    玛丽亚点了点头,只觉得自己的屁股上面实在是痒极了,忙又探手向后在自己的大屁股上使劲地抓挠着,嘴里娇喘着说道:“对,我就是,圣母玛丽亚,但是,我不是那个什么上帝的老妈,事实上,根本就没有上帝耶和华这个人的,这只是地球上的人,自己胡乱编造出来的,我的儿子,其实就是耶稣。……你,你快点进来啊!”一伸手又向方谢龙的大家伙抓去。

    方谢龙一躲就躲开了,重重地拍打了一下她的大屁股,让她不由自主的发出了一声充满了愉悦的大叫,又问道:“那么,下面那个大花园,就是传说中的伊甸园了?那些穿着白色长袍的男女,就都是所谓的天使了?怎么没有翅膀啊?”

    玛丽亚忍不住大声叫了起来:“啊!好人!你,你快点进来吧!我不行了!……啊!下面,就是伊甸园,那些天使,其实那个不叫,翅膀,叫光翼,平时都是收起来的,……啊!天啊!你快进来吧!……只有到了必要的时候,才会打开光翼的!……你,你快点啊!”

    方谢龙满意的笑了一笑,把大家伙顶到了玛丽亚的下体,对准了洞口,却只进去了一个顶端,邪龙气又运转起来了,又开始对玛丽亚进行全身的、全方位的刺激,只弄得玛丽亚yín水直流,浑身狂抖,一只手早已迫不及待的抓住了方谢龙的大家伙,直往自己的xiāo穴里面塞,屁股往后直顶,想要让这根可爱威猛的大家伙更深入一点,却又被方谢龙巧妙地避开了,仍是只有一个顶端堪堪进入了一点点。只急得玛丽亚脸上都沁出了细密的香汗,雪白硕大的和圆润肥大的屁股狂抖不已,好一阵令人眼花缭乱的臀波乳浪,看得方谢龙欲火高炽,却又猛吸了一口气,强行忍住想要疯狂发泄的冲动,伸手向前握住了一只使劲地揉捏着,另一只手又拍打了一下玛丽亚的大屁股,嘴里面狂叫道:“他妈的!急什么!骚娘们!老子马上就会让你爽翻天的!说!要老子干什么?什么快点快点的,老子听不懂!说明白点!”

    玛丽亚使劲地把自己的大屁股往后面顶着,还一手向后攀住了方谢龙的大腿,用力地往自己这边拉扯着,嘴里面忍不住疯狂地大叫起来:“啊!我受不了了!你,你这个魔鬼!……我,我要你的大jī巴!啊!快!……快用你的大jī巴来操死我吧!”

    方谢龙狂笑着,拍打着玛丽亚的大屁股,终于下身一挺,把整个大家伙都插了进去,早已湿滑得不像话的溪谷让方谢龙非常顺滑的就一插到底,一下子就顶到了最深处的花心,直顶得玛丽亚好一阵浪叫,金色的yín水像是喷泉一样的狂泻出来。方谢龙的大家伙吸收了狂泻而出的yín水之后,顿时又涨大了几分,还好玛丽亚生过孩子,下体的溪谷弹性极佳,才没有被撑爆。

    玛丽亚更加的放浪形骸,两条修长柔美的大腿夹得死死的,这样能够让自己感受到更大更强烈的快感,也夹得身后的方谢龙更加舒服,更加爽!方谢龙疯狂地大力起来,嘴里狂笑着:“哈哈哈哈!好爽啊!他妈的,臭婊子!夹得好紧,夹得老子好舒服!操!操死你这骚娘们!他***,你那个神主男人还没有喂饱你么!他妈的!这么贱!这么浪!”

    玛丽亚疯狂地甩着头,长长的金色秀发在空中狂舞着,嘴里疯狂地大声吼叫着:“啊!啊!好,好极了,你的,你的大jī巴比他还要厉害,我,我受不了了,他,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理我了,我,我好寂寞啊!呜呜……你们男人,没有一个好东西!玩过了就把我们扔到一边,我,我好可怜啊……呜呜……”居然一边浪叫着,一边嚎啕大哭起来。

    方谢龙拍打着她的大屁股,笑骂道:“他***你哭什么,老子这不是来操你了么!他妈的,你那个神主男人不理你,你不会自己去找男人啊?你这个伊甸园里面这么多英俊的天使,你还怕没有男人陪你?他妈的,笨!”更用力的撞击着玛丽亚的下体,像一台打桩机似的疯狂地着,手上用力地搓揉着一只雪白丰挺的,另一只手却不再拍打她的屁股了,而是伸出两根手指头,沾了点金灿灿的yín水,探进了玛丽亚的屁眼,使劲地朝深处抠摸进去,然后拔出来放在鼻端一嗅,“咦?好香啊!他妈的,难道神界的美女连屁都是香的?切,太夸张了吧!不过,老子喜欢!他妈的!”

    玛丽亚忽觉身后方谢龙的两根手指头插进了自己的屁眼抠摸起来,忙抖动着大屁股,嘴里哀声求饶:“你,你,饶了我吧!我后面,不行的,不要再摸了,我那里还从来没有被人这样弄过,啊!真是太……”一种从未尝过的奇异快感从屁眼扩散开来,让她好一阵剧烈颤抖,连下体的快感似乎也更强烈了。玛丽亚不由得又开始有些盼望起来,但心里还是有些害怕,“咦?这种感觉,呃……好奇怪哦,好像也挺不错的,嗯,又酥又麻的,好舒服啊!……可是,那里,也能用么?”

    方谢龙发现她的浪叫声有些小了,心里一喜,知道玛丽亚已经开始细细品味从后面插入的乐趣,遂又伸出一指,插进了她的屁眼,三根手指并拢在一起,在玛丽亚的屁眼里面慢慢地、艰难地蠕动、起来,心里狂喜:“他妈的,这个地方,老子还真从来没操过呢!地球上那些女人,屁眼都是臭烘烘的,一闻那味道就没了兴趣,他妈的还是这里的女人好啊,居然连屁眼都是香的,看上去好像很干净啊,……咦?难道,神界的人都不用那个的?这就奇怪了!操!不管了,老子这就拿这个圣母玛利亚开个苞试试看!”

    玛丽亚立刻就疯狂地大叫了一声,下面急剧地收缩起来,一大股阴精猛地狂泻出来,却被方谢龙吸了个一干二净。玛丽亚一下子就瘫软下去,整个人都趴下了,幸而有方谢龙的邪龙气罩在外面,才没有掉下去。

    方谢龙拔出了更壮大了几分的大家伙,蹲了下来,伏在了玛丽亚的背上,猛吸了一口气,把大家伙足足缩小了一半,一挺身顶在了玛丽亚的屁眼上面,两手扒住两瓣大屁股,朝两边一分,下身一挺,沾满了金色yín水的坚挺家伙立刻就“扑”的一下,挤开了丰满的臋肉,进了一个顶端。

    玛丽亚立刻惨叫了起来,忙抬起了头,上半身拼命的向后面扭着,两只手拼命的朝后面抓着、挥舞着,想要阻止方谢龙操她的屁眼,嘴里狂吼:“不要啊!求求你不要啊!啊!疼死我了!好疼啊!……呜呜……”又哭了起来。

    方谢龙拍打着她的大屁股,嘴里笑骂道:“他***,叫什么叫!老子拿你做个试验!乖乖的趴好!老子现在可是已经把jī巴缩小了一半了,他妈的你再乱叫,老子可就不管你的死活了!可要恢复原状了,看你不马上疼死!他妈的,乖点!”又伸手抚慰着玛丽亚光滑无暇的玉背,亲吻着她的金色秀发和小巧的耳朵,下体轻轻地蠕动着,慢慢地继续朝里面顶去。

    玛丽亚一听,只吓得忙把头一低,死死的咬紧了牙关,紧闭着双眼,拼命的忍受着从屁眼传来的剧烈地撕裂感,脸上、身上,香汗淋漓,奇怪的是,下体竟然还在喷涌着yín水,而且,随着方谢龙的坚挺在屁眼里面的不断蠕动,先前那种奇异的快感越来越强烈了。渐渐的,不知不觉的,玛丽亚也开始扭动着屁股,投入了对这种奇异快感的追逐。方谢龙只觉得自己的家伙进入了一个极其紧窄的肉穴,周围的肉壁紧紧地包夹住了自己的坚挺,一种从未尝试过的压迫感让他兴奋得差点就射了出去,忙一吸气强行忍住,嘴里大叫一声:“好紧啊!真他妈的太爽了!”慢慢地抽动起来,一手探到玛丽亚的下体摸了一把,发现那金色的yín水流得更欢畅了,知道玛丽亚已经能够承受了,才渐渐的加快了抽动的速度。

    玛丽亚只觉从屁眼传来的奇异快感越来越强烈,还带动了下体的搔痒感再次出现,刚达到高氵朝的身体又开始燥热不安起来,忙一手探到自己的下体,在早已勃起的小豆芽上面又捏又揉,另一只手抓住了自己的一只使劲地搓揉着,嘴里不由得又开始大声浪叫起来。

    方谢龙见她如此识趣,忙更加使劲地起来,就像是操穴似的操着玛丽亚的屁眼,一只手向前抓住了另一只兴奋得揉捏着,另一只手伸进了玛丽亚的下体,在xiāo穴里面使劲地抠摸着,还顺便把不断汹涌而出的金色yín水从指尖吸入体内。

    好一阵疯狂急速的之后,方谢龙终于忍不住精关大开,一股滚烫的阳精射进了玛丽亚的屁眼,而玛利亚也是更早一步的就阴精大泻,差点晕死过去。

    好半饷,从极度的高氵朝之中回过神来的方谢龙才“啵”的一声轻响,拔出了自己早已不知道什么时候就恢复了原状的大家伙,顺手把仍然紧闭着眼睛回味着刚才的极度愉悦的玛丽亚抱在怀里,亲吻着她的脸庞,低声笑道:“怎么样?舒服不?爽不爽啊?”

    玛丽亚有气无力地把眼睛微微的睁开了一条细缝,瞄了方谢龙一眼,笑了一笑,又闭上了眼睛,鲜红诱人的小嘴微微开合,吐气如兰:“嗯,好舒服,好爽,你真是太棒了,太厉害了,我还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舒爽过,嗯,累死我了,……嗯,你抱着我别动,让我好好睡一会儿。”头一歪,靠在方谢龙的胸前,只一会儿,居然就发出了极轻极轻的细细的鼾声,真的睡着了。

    方谢龙摇了摇头,低头看着怀里玛丽亚美丽圣洁的俏脸,一手自然而然的放在了她高挺的上,轻柔地抚摸起来。心里不由得升起了一股说不清的柔情:“唉,看来也是个可怜的人啊,就不知道,他那个神主男人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嘿嘿,他要是知道老子给他戴了顶绿帽子,不知道会不会满世界的追杀老子?嗯?他妈的,看这个玛丽亚的功夫,差点就把老子给灭了,幸亏有魔王烙印及时帮忙,要不,老子可就惨了。那个什么神主,应该比玛丽亚更厉害吧,老子大概还不是对手吧。他***,此时周围又没人,谁知道老子干了他的女人啊,切,怕什么,老子倒还真想看看,有谁能把老子打得一败涂地,那才叫痛快呢,否则,老子一个人天下无敌,那多没劲啊!对,就这样,老子主动去找那个什么神主,跟他痛痛快快的打一架,然后就回地球去,老婆们和弟兄们还在下面等着呢。”

    想到这里,方谢龙放出了神识,无边无际的向远方扩散出去,惊喜的发现自己的神识又强大了两倍,“看来,跟这里的天使、圣母多做点活塞运动果然是大有好处,嘿嘿,以后有机会还是要多来这里玩玩,多吸收点她们的yín水和阴精,嘿嘿,这可是真正的男人的极品大补药啊!”

    忽地浑身一震,骇然发现,自己的神识在大约一千公里以外迎面撞上了另一个更为强大霸道的神识,而且,那道神识还强行卷住了自己的神识,直往地下钻去。方谢龙待要全力发动反抗,却是发现那道神识竟然向着自己这里激射过来,还没来得及有所反应,就只觉眼前一黑,一阵极其短暂的天昏地暗之后,自己整个人都被那股强大到连自己都无法想像的神识给瞬移到了一个阴森黑暗的所在,至于原来躺在他怀里的玛丽亚,他哪里还顾得上,早已不知道去哪儿了。

    方谢龙定了定神,看看四周,两眼放出两道金光,直射周围的黑暗,只见周围好一片浓厚到极点的黑雾弥漫了整个空间,任他运住了功力,眼中放出的金光也就是射出了十米,十米之外,就又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只见脚下这一片漆黑的不知道什么材料做成的地面泛着幽幽的黑光。这一场景似乎在哪见过,却是想不起来了,但是这黑雾却散发着一种他极为熟悉的气息,正是与他体内的魔气同源的气息,毫无疑问,这里应该是某个魔界的厉害家伙所住的地方。只是,这堂堂的神界之中,却又怎会有魔界中人存在?方谢龙大感疑惑不解,好奇之心大盛,遂举起脚步慢慢地朝前走去,全身早已凝聚起全部的功力,整个人都发出了金黑色的光芒,对着前方最黑暗的深处破口大骂道:“他***!哪个混帐王八蛋把老子弄到这里来的?给老子站出来!”

    一个低沉雄浑的声音从黑暗中滚滚而发:“你***!老子就在你面前!你小子看不见么!操!叫什么叫!”随后是一阵疯狂地大笑,强大的声浪从四面八方涌向方谢龙,只震得周围的黑雾滚滚翻腾不已。但奇怪的是,身处声浪攻击的中心点的方谢龙却并未觉得有何不适,反而觉得精神一振,体内的魔气自动起了应和,也翻腾起来,狂暴的魔气汹涌而出,把周围的黑雾搅成了一个个旋风。

    方谢龙灵机一动,忽地又逆运邪龙气,猛地一吸,体内顿时就产生了一个极大极强烈的漩涡,把周围的黑雾吸了进来。那浓厚到极点的黑雾立时就像是飞鸟投林一般,朝着他体内的漩涡疯狂地涌了过来。方谢龙闭上了眼睛,感受着体内魔气的运行,只觉随着吸入体内的黑雾增多,自己的魔气竟然在迅速地增强着,不一会儿,就已经增强了足足两倍,而周围的黑雾仍是源源不断的投射进来,仿佛无穷无尽似的。

    黑暗中的那人大概是发现了方谢龙的变化,忽地停止了狂笑,轻“噫”了一声,惊讶地说道:“咦?倒是瞧不出来啊,你小子还有这一手,……嘿嘿,你小子还挺聪明的,居然把你采阴补阳的那套功夫用到这里来了,嘎嘎,不错不错,有前途,够激灵!哈哈,老子喜欢,哈哈哈哈……嗯,差不多啦,你小子可以停下了,……散!”一声暴喝,所有的黑雾忽地一下子就消散得无影无踪,甚至就连方谢龙体内的漩涡也被震得消散了。

    方谢龙大吃一惊,刚要发话,忽觉眼前一亮,瞬息之前还是漆黑一片的空间,突然之间就大放光明,也不知道是从那里发出的光,柔和、均匀的洒遍了整个空间,又是那种神界标志性的乳白色光芒,而先前看上去漆黑一片的地面,此时竟然也变成了一片乳白色的地面。转头看看四周,上千根粗大的、约十人合抱的巨柱顶天立地的耸立着,上面看不到顶,周围看不到边,到处只见一片白光闪耀。正前方约三百多米处,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个浑身都笼罩在一团白光之中的人,坐在一张极大极高的乳白色王座上,浑身都散发着神圣的气息。

    但是方谢龙却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一团白光之下,这个人的身上,竟是穿着一袭黑色的长袍,而不是神界众人惯常穿得那种白色长袍。而且,那个人浑身散发的神圣气息之中,还隐藏着一种方谢龙极其熟悉的魔界气息,当然,也就是方谢龙既熟悉圣力,自己又是一身魔气,才能够看得出来,别的人却是根本就不可能看出来的。

    方谢龙走上前去,一拱手,看上去神态甚为恭敬,可一开口却是破口大骂:“操你妈的,你这个龟孙子!是魔界的哪个王八蛋派来的?这么嚣张!竟然在神界冒充神主!”

    那人倒是一愣,对方谢龙的态度倒是没什么计较,反正,在魔界,人人都是这么说话的,就算是面对至高无上的魔王,也是这个样子,不足为奇。反而是方谢龙的话里面竟然一下子就挑明了两点:一是他是魔界的人;二是认定了他就是神界的神主。这第一点倒还罢了,他刚才已经显露过魔界的气息了,这第二点,却是令他没有想到,忙开口问道:“小子,你怎么知道老子就是神界的神主?”

    方谢龙大笑道:“第一,你身上的圣力是我到神界以来遇到的最强大的,比那个圣母玛丽亚还要强大最起码十倍,而玛利亚已经是伊甸园的主人了,在神界应该算是有头有脸的人物了,比她还要厉害十倍以上的人,我想也只有神主了。”

    那人微笑点头道:“嗯,有点道理,不过,你初到神界,又怎知神界没有比我更厉害的人呢?”

    方谢龙笑道:“我刚才只说了第一点,还有其二,你身上有玛丽亚的气息,虽然很轻微,但是我还是能够感觉得到,而玛丽亚的男人,据她自己说就是神主,我想,在神界,恐怕还没有什么人敢动神主的女人吧,嘿嘿,也就是老子这个胆大妄为的,才敢这么肆无忌惮、胡作非为,嘿嘿,这顶绿帽子,你可是戴定了,怎么样?要不要把老子碎尸万段啊?先前那个玛丽亚可就是这么警告我的,哈哈哈哈!”

    那人大笑:“操!去他娘的!什么神主的女人?老子也就是闲着没事干,看她还算顺眼,把她开苞了,没想到一不小心居然让她生了个小子,就是那个叫耶稣的小混蛋,他妈的没用的废物,好好的神界不待,偏偏要跑到地球去,结果一不小心居然被地球上的那些低等生物给挂上了十字架,操!老子懒得理他。后来又找她玩了几次,没想到她竟然就以老子的女人自居起来,他妈的,老子不想见她,就让她到伊甸园去看管那帮天使了。哼哼,嗯,这一点,也算你说对了,还有没有?”( 可爱 http://www.mianhuatangxs.com/8_8319/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