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可爱 > 奇异的换妻
    我的第二任老婆小音真是个天生尤物,别看40好几了,那可真应了人们常说的那句话:30如狼,40如虎,50如金钱豹。每次我们肏bī时,她那疯狂的动作、淫荡的叫喊总是刺激的我兴奋异常,结婚半年了,一到床上她就如胶似漆的粘在我身上,我还真有点招架不住。

    她的儿子杰文18岁,8月底去南京上大学,国庆节回来了,一进家母子就亲密的拥抱在一起,虽然有点亲密过度,但小音离婚3年,母子相依为命,也是可以理解的。

    因为有一个应酬,我喝了很多酒,晚上回到家就睡了。半夜,我渴醒了,迷迷糊糊去客厅喝水,经过儿子卧室,听见里面在说话,门开着一条小缝,我往里一看,顿时酒意全消。只见她们母子赤身在床上搂抱着。

    “妈妈,都一个多月了没肏你的bī了,想死我了。”

    “妈妈也想儿子的大鸡八呀。”

    “你喜欢被老公肏还是喜欢被儿子肏?”

    “都喜欢呀,因为两种感觉不同嘛。”

    “有什么不同?不都是用鸡八插bī吗?”

    “当然不一样,被老公肏是被爱的快感,被你这个坏小子肏是母子淫乱的刺激。等你有了老婆就知道肏老婆和肏妈妈的不同了。”

    “我现在就再体验体验肏妈妈的刺激。”说着,儿子翻身压上妈妈。

    “你都射了两次了,不要命啦。”妈妈搂住儿子,语气中透着疼爱和亲昵。

    “没问题,上次我走的前一天,一天就肏了你6次,要不是晚上你老公在,我还要肏几次呢。”

    “你真是头小种驴。”妈妈握着儿子的鸡八喜爱的说。

    “妈妈,你这头骚母驴下了我这个小骚驴,又被我的骚鸡八肏你的骚bī。”

    “好儿子,想肏就快肏吧,他醒了就不好了。”

    儿子跪起来,把妈妈的双腿架在肩上。我清楚的看见她的bī张开着,水汪汪的,bī毛凌乱的粘在一起。儿子挺着鸡八抵在bī口上一插而进。只见鸡八在bī里上下,我心里很不是滋味,但我抑制着没出声,悄悄的回到卧室。我睡不着,想了很多,最后我想起了在网上看到的一篇关于的调查,那篇文章上说,当今社会的家庭大概占5%,而母子的又占其中的70%以上,原因就是现在的独生子和母亲在心理上的相互依赖性太强,尤其是单亲家庭,儿子往往年龄很大了还和母亲在一起睡,而现在的孩子发育的又很早,在网上接触很多色情的东西,忍不住的会对身边的妈妈想入非非,进而实施性侵犯。做妈妈的出于溺爱,一般是训诫、反抗无效后就顺从了。想着她们母子淫荡的情景,我突然有一种莫名其妙兴奋,鸡八暴涨起来,

    我的换妻计划看起来会顺利实现的。

    今天我和一个新客户一起喝酒,因为我们刚成功的合作了一笔生意,所以酒兴很高,不知不觉的都喝的有点多了,从生意谈到女人,从女人谈到自己的老婆,我们毫不顾忌的夸耀自己的老婆在床上如何浪,工夫如何好,说着说着就提出换着玩一玩。其实我真有点担心小音接受不了,现在看来应该没问题了,她既然能,当然也不会拒绝我的换妻了。

    越想越兴奋,我忍不住又去偷窥她们,只见儿子半靠在床头,妈妈坐在他的身上上下起落,鸡八在bī里进进出出,儿子一只手捧着妈妈的大nǎi子嘬着,另一只手的食指扣进妈妈的屁眼。

    “啊~啊~,小公驴儿,妈妈的花心被你的鸡八顶的好舒服。”

    “骚母驴,你好会肏,肏的我也好爽呀。”

    我贪婪的看着,不知不觉把门推开的大了许多。

    “母驴好累,该小公驴儿上来肏了。”妈妈气喘吁吁的转身下来,突然看见了我站在门外,“哎呀”一声楞住了,我也一楞,但很快回到了我的卧室。一会儿,小音也过来了。

    “老公,对不起,和你结婚后我本来想结束的,可是……”

    “没关系,我可以理解你,这样的事在很多家庭都有。”我搂过来她,轻轻的抚摩她的头,好象在安慰一个做错事感到害怕的孩子。

    小音依偎着我套弄我的鸡八,我的脑海里突然出现她握着儿子鸡八的景象,我的鸡八又暴涨了,我翻身压在她身上,鸡八插了进去,她的bī里还残存着儿子的jīng液,粘粘滑滑的,我的脑海里又浮现出儿子肏她的情景,感到一种从未有过的异样的兴奋,我疯狂的肏着,她的屁股扭动着迎合我的,可能怕儿子听见,她压抑的闷哼着。当她全身颤抖、肢体僵硬、yīn道有节奏的收缩时,我也喷射了。

    “老公,你真不怪我吗?”

    “不会的,而且,你们还可以继续下去。”

    “真的?”她似乎不相信的看着我,看到我肯定的点着头,她搂着我高兴的说:“老公,你真好。”

    “我告诉你一件事,你会觉的老公更好。”

    “什么好事?”

    “我和一个朋友商量好了换妻。”

    “换妻?”她不解的看着我。

    “就是让他肏你,我肏他老婆。”

    “这叫什么事呀,我可不干。”

    “这有什么?人生在世不就是找乐吗,肏bī是最乐的事,只要双方愿意,不伤害别人就行。”

    “我~我~我不干。”我看出来她是愿意的,只是在掩饰自己。

    “老婆,别装了,能和儿子肏就不能和别的男人肏吗?”

    “你坏,你坏!”他把头埋进我的臂弯里。

    第二天,我和曹力通了电话。

    “我这没问题,我老婆燕子骚的很,我一说她就让我给你打电话,昨天晚上就想让你去呢,哈哈。”

    “我老婆也没问题。”

    “那我们今天在一起吃个晚饭,先互相认识一下。”

    “好的。”

    下了班,小音给儿子打电话说我们去参加一个聚会要回去晚一点,我们就一起去饭店。曹力夫妻已经到了,一见面,小音和曹力似乎同时一楞,我想他们可能以前是认识的。席间,我去卫生间,曹力跟了过来。

    “老兄,巧了。”

    “我看出来了,你们认识。”

    “何止认识,小音是我前妻。”

    “那好呀,你们可以重温旧情了。”

    “我吃的是回头老草,你可吃的是新鲜嫩草呀。”

    “哈哈,你把老妻丢下,找了个20多岁的小娇娘,没想到还是便宜了我。今天可要和老妻玩点新花样了。”我故意幸灾乐祸的调侃他。

    “别得便宜卖乖了。小音是竹筒bī,保证爽歪了你了,要不是燕子装怀孕逼我,我才舍不的小音呢。”

    吃过饭,我们一起去了曹力家。我附在小音耳边小声说:“去和你的前老公再续新欢吧,”她看了曹力一眼“扑哧”笑了。

    “你现在是我老公了,别纠缠别人的老婆了。”燕子拉着我去了卧室,我们脱衣上床,燕子拨弄我的鸡八说:“你的这根老骚棍很不错嘛,又大又黑,我喜欢黑鸡八,性感。”

    燕子身材非常好,nǎi子不太大,但尖挺挺的,奶头向上翘着,小腹平平的,耻骨高高隆起,上面覆盖着浓密、黑亮的bī毛,两片肥白的大yīn唇微微张开,桃花瓣似的小yīn唇绽放着,我们迭压成69式,我的舌尖在她的yīn蒂、yīn唇上扫动,又探进bī眼旋转,她含着我的鸡八时而舌尖轻扫guī头,时而整根套入。

    “啊~bī好痒,快肏我!”她吐出鸡八扭动着身体叫起来。我转过身,看到她双腿大张、白臀高抬、bī眼洞开的骚样,感到更加强烈的刺激,我黑大的鸡八对准她红艳艳的bī眼插了进去,我不急不缓、九浅一深的插她,浅似婴儿含乳,深如蛟龙入洞,她的淫欲越来越高涨,阴水沁出顺屁股沟向下流淌,床单湿了一大片。

    “好老公、亲老公,使劲肏呀!”她的屁股一抬一抬的想让鸡八插的更深。我知道火候到了,发起了冲刺。在我快速而有力的下,她摇头晃臀,“啊~啊~”大叫。当我上气不接下气的时候,她大叫一声“我上天了!”yīn道收缩起来,我的鸡八被紧紧勒裹,我赶快停止,提一口气紧闭精关忍住没有喷射。

    “你真行,竟能忍着不射,鸡八还硬硬的呢。”她握住我的鸡八亲我。

    “小骚bī儿,我还要把你再送上天呢。”我把手指插进bī里扣弄。

    “我要你抱起来肏,”

    “好的。”我站在地上,她双臂搂住我的脖子,双腿跨在我的腰间,我端着她的屁股向上挺动,她的nǎi子压在我的胸上身体上下耸动,鸡八在bī里进进出出。

    “我们去看看他们吧。”她眼睛向外一瞥。

    我端着她来到客厅,只见小音扶着沙发靠背弯着身体高抬屁股,曹力在后面搂着她的腰狂肏。

    “燕子过瘾了吧?”曹力看我们来了,对燕子说。

    “你也美了吧,又肏上你的竹筒bī了。”燕子回了他一句。

    “小音,你们是两个旧夫妻一对新情人,有何感受?”我调侃他们说。

    “美你的去吧,老牛吃嫩草。”小音抬起头笑了。

    “我这个新老公是头大种牛,可把我肏爽了,你真有福,天天享受这头大种牛。”燕子冲小音挤眉弄眼。

    “她还享受小种驴呢。”我配合燕子调侃小音。

    “去!肏你的小嫩bī儿去吧,别在这胡说了。”小音瞪我一眼阻止我说下去。

    我端着燕子回到卧室,把她放倒在床边,我站在地上举着她的腿肏她。

    “你刚才说的小种驴是什么意思?”燕子问我。

    我趴在她身上缓慢的着绘声绘色的把小音和儿子的情节讲了一遍。

    “哇塞!好刺激!”燕子听的兴奋起来。

    “她儿子也可以说是你的儿子呀,想不想和他也乱一把?”

    “当然想啦。不过他每次来看他爸爸见了我都很腼腆,我怎么上手呀?”

    “我有个办法成全你。”我把已经想好的计划告诉她。

    “太好了,到时候看我的手段吧。”她越来越兴奋,我也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她大叫着又一次高氵朝了,我猛插了几下在她的yīn道深处喷射了。这时,客厅传来小音尖声浪叫:“啊~我来了!”

    我和小音回到家已经11点多了,我们躺在床上回味刚才的情景,本已平复的兴奋情绪又燃起火焰,小音说:“我要你象肏燕子一样也抱起我来肏一次。”

    说实在话,今天和燕子的一场激战我已经筋疲力尽了,现在虽然鸡八又硬了,但还是觉得有点体力不支。

    “知道你没过足瘾,让你的小种驴肏你吧。”我故意逗她。

    “你们两个一起肏才过瘾。”小音说这话没有一丝的羞涩,看来经过换妻的洗礼她的淫荡更彻底了。

    “3p!好创意。”我立刻兴奋了。我让小音先过去,等火候到了再叫我。

    儿子着在书房上网,小音悄悄的进去,儿子杰文知道她来了,但仍目不转睛的盯着电脑:“妈妈,你来看,包你刺激。”

    小音趴在儿子背上一看,一个40来岁的漂亮女人跪在地板上和一个男孩肏,嘴里含着一个中年男人的鸡八。

    “这是爸爸妈妈和儿子玩3p。”杰文说。

    看到这个画面,小音淫荡的更加难于遏制,情不自禁的握住儿子硬棒棒的鸡八:“小种驴,想不想也这样玩?”

    “当然想啦,可是他……”儿子用手指一指我们的卧室。

    “他个老骚驴早巴不得呢。”小音说着脱下睡衣。

    “哇!我的幻想终于成了现实。”儿子兴奋的跳起来抱起妈妈在地上打转。小音顺势搂住他的脖子,学着燕子的样子把腿跨在儿子的腰间:“这样可以插进来吗?”

    儿子无师自通的端起妈妈的屁股,鸡八在屁股沟里胡乱的顶着,终于找到bī眼插进去,而后双腿微屈用力的一下一下的挺着屁股,妈妈的身体随着挺动上下颠簸。

    “老公快来呀!”

    听到小音的喊叫,我知道她们已经进入状况,便来到书房。

    “你看,儿子也会这样肏呢。”小音兴奋的对我说。

    “好的很,杰文,用力肏这头骚母驴。”我拍拍他的肩。

    杰文向我作一个调皮的鬼脸,屁股挺动的更有力了。一会儿工夫,她们都气喘吁吁了,杰文把妈妈放倒在写字台上,把妈妈的双腿扛在肩上,站在桌边象推小车一样肏着,小音的头在桌子的另一边垂下来,我凑上去,把鸡八塞进她的嘴里。她更加兴奋了,喉咙里发出“啊~啊~”的闷哼声。杰文被这淫乱的场面刺激的满脸通红,抱着妈妈的大腿肏的更疯狂了,突然,他“哇”的一声大叫,在妈妈的bī里喷射了。我们调换位置,我把暴涨的鸡八插进bī里,杰文的jīng液被我的鸡八挤出来流淌在地板上,小音嘴里塞进了杰文的湿漉漉的鸡八。

    家庭淫乱持续到了凌晨两点,大多数时间是我做场外指导观看她们母子的花样表演。我们三人赤身在一张床上一直睡到中午,午饭也是光着身子吃的,因为我们之间不必在避讳什么了。吃过饭在一起看电视,杰文躺在妈妈的大腿上摸bī,小音也拂弄儿子的鸡八。杰文的手机发出短促的丁冬声,我知道是燕子按我的计划发来的,我心里一笑“又有好戏了。”杰文看过短信说:“燕子阿姨要我去帮忙装一个软件。”而后穿上衣服就走了。我赶快到书房悄悄的给曹力打电话,说是来了几个朋友要打麻将,让他立刻赶过了。不到半小时,门铃响了,小音赶快去穿衣服,我拦住她说:“不是别人,是曹力,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呀。”

    曹力进门看见我们先是一楞,继而大笑:“我肏,好浪漫呀。”

    “你怎么来了?杰文不是去你家了吗?”小音问。

    “哦,听燕子说是帮她装什么软件的。嗳?不是要打麻将吗,人呢?”曹力环顾着问我。

    “谁打麻将,你们搞什么鬼?”小音不解的看看我们。

    “我是看杰文走了,给你个机会。”我坏坏的看着她和曹力笑。

    “什么机会?”小音似乎明白点什么了,暧昧的一笑。

    “我们两个一起肏你呀。”我对曹力挤挤眼。

    “好呀,前后两老公,新旧一老婆,双龙戏凤呀。”曹力兴奋的两眼放光,立刻脱衣服。

    我和曹力轮流肏着小音的时候,燕子和杰文的淫荡戏也开场了。

    燕子刻意穿了一件薄如蝉羽的睡衣,杰文的目光贪婪的在她全身游动,她给杰文递过饮料,杰文竟愣愣的毫无知觉。

    “傻小子,看什么呢?”燕子拿饮料在他眼前晃。

    “哦~,没看什么。”杰文神情有点慌。

    “阿姨漂亮吗?”燕子故意抖动几下肩膀,nǎi子颤巍巍的充满挑逗性。

    “阿姨好漂亮。”杰文隐约感觉出燕子在诱惑他,神情镇定下来。

    “哪最漂亮?”燕子靠近杰文。

    “当然是这里啦。”杰文被诱惑的冲动了,大着胆子握住燕子的nǎi子。

    “你个坏小子。”燕子嘿嘿笑着倒在沙发上。

    “我今天就坏个样子给你看。”杰文把燕子的睡衣撩起来,趴在燕子身上嘬住了粉红色的奶头,手掌抚弄着bī毛。燕子轻吟着扭动身体,杰文的舌尖游遍她的双奶,手指在两片yīn唇间滑动。舌尖顺着小腹向下轻扫,手指插进了水汪汪的bī眼。燕子默契的配合着,高高的抬起双腿,杰文的舌尖找到了圆润的yīn蒂旋转拨弄。“啊~啊~,好棒的舌功。”燕子被玩弄的全身酥、痒、麻、软。杰文很快的脱光衣服,把鸡八凑在燕子嘴边:“给本少爷玩点口活。”

    燕子含住他的guī头,舌尖在冠状沟环绕着扫动,在马眼上拨弄。

    “哇!好舒服。”杰文撮嘴挤眼的叫着。

    燕子也玩起了九浅一深,浅嘬guī头、深吞入喉,反复交替着。

    “好阿姨,好口活,我服啦。”杰文舒服的全身打颤。

    燕子仰靠在沙发上,张开双腿:“小种驴,阿姨的bī好痒,快来肏我。”

    杰文挺着鸡八一插而进,闷着头一股劲的狂插。

    “好个小种驴,肏死我了,肏死我了!”

    杰文昨晚射了好几次,所以今天狂肏了好半天还没有要射的感觉,他端起燕子的腿,燕子搂住他的脖子,身体成斜角,两个人默契的配合着耸动身体,“啪、啪”声、喘息声、浪叫声汇成了交响乐。两个人都筋疲力尽了,燕子平平的趴在床上,翘起屁股,杰文骑坐在她屁股上又肏了好长时间,燕子又一次紧缩yīn道大叫:“上天了!”杰文也吼叫着喷射了。

    事后,大家都知道了我们五人之间发生的一切,于是就开始了五人大联欢,整个国庆长假,我们都沉浸在换妻的淫乱中。

    奇异的换妻之又续新奇

    五一节,我和老婆小音去南京。因为儿子杰文在南京上大学,下半年就毕业了,前几天来电话说和女友李雪确定了恋爱关系。李雪的爸爸是南京一家集团公司的老总,他毕业后就去那家公司上班。我和小音很高兴,杰文频繁的更换了许多女友后,现在终于有了一个好的结果。我们这次去南京就是和李雪的父母见个面,把婚事定下来。

    到达南京已是下午6点,杰文和李雪接上我们就直接去了一家四星级酒店,李雪的父母已经在那里等候了。虽是初次见面却没有什么陌生感,彼此亲热的握手问候就入了席。

    “今天我们在这里为亲家接风,也算是为两个孩子定婚吧。”李先生风度儒雅的举杯。

    酒过三旬,大家就很随意的聊了起来。小音和李雪的妈妈爱莲凑在一起悄悄的说着,边说边笑,还不时的一会儿看看我一会儿看看李先生,看的出她们的话和我们有关系。饭后回到家,这是一座二层的别墅,很气派。我们被安排在二楼的一套卧房,爱莲放好澡水对小音说:“亲家母,你先洗澡吧。”又对我说:“你也到我们卧房洗澡吧。”说着把我领到另一套房间里,为我放好水就出去了。我泡进木制澡盆里很舒服的闭眼休息,一会儿,爱莲着进来了,看我吃惊的发楞,她笑了;“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你们家的事杰文早就对我说了,刚才小音还说了你们和芳芳一家的事,真羡慕死我了。”说着就泡进浴盆紧靠我坐下。一切都明白了,我立刻兴奋起来:“哈哈,都是性情中人呀。”我搂过她开始在她的全身抚摩,她也握着我的jī巴:“啊哈,有其父必有其子呀,怪不得杰文好大的jī巴呀。”

    “那小子肏的你舒服吗?”我揉着她的nǎi子问。

    “他好会肏呢,是你教的吧?”她浪笑着说。

    “明师出高徒嘛,来,让你见识见识师傅的手段。”我让她扶在浴盆边上,她弯腰翘起屁股,我坐在她的腿下仰头把嘴对着bī,舌尖拨弄yīn蒂,她的屁股扭动着,我又把舌尖在bī口旋转。

    “啊~啊~,好舒服,好痒。”她叫了起来。

    我把舌尖移动到屁眼上,把手指插进bī里。

    “啊~!亲家公,你好会玩,我受不了了,快用你的大jī巴肏我!”

    我站起身,扶着她的大屁股,jī巴对准bī眼插进去。我一下一下的直插到底又整根抽出再插到底……。她的身体随着我的前后耸动,两个稍显松弛的大nǎi子垂在胸前荡来荡去。我逐渐加快的速度,她“啊~啊~”的欢快的叫起来。

    “亲家公,你肏的好呀!用…力…用…力……,啊!”

    “亲家母,我肏!我肏!我肏你的骚bī!”

    “肏啊!肏烂我的骚bī吧!”她骚言浪语不停的叫着。

    “哇!好刺激呀!”她的女儿李雪光着身子出现在浴室门前。

    “你个小浪bī儿,以前总和我抢你爸爸的jī巴,现在是不是又来和我抢你公爹的jī巴啦?”妈妈笑着戏谑女儿。

    “我的骚bī老妈呀,你是越老越骚了,不光和我抢杰文的jī巴,还经常独占杰文和爸爸的jī巴,现在又抢先占上了伯父的jī巴,看我来了也不让一让,真没当妈的风度。”

    “你公爹正肏的我爽呢,你数着数,再肏100下我就让给你。”

    “好吧,就让你再过一会儿瘾。”李雪坐在了盥洗台上,一条腿翘起脚登在台面上,整个bī毫无遮拦的暴露在我面前,浓密的bī毛向两边分开,白白的大yīn唇张开着,红褐色的小yīn唇露出来,看颜色就知道已经被肏过无数次了,红润的bī眼淌着水,她数的快我肏的快,不一会儿100下就肏完了,我抽出jī巴,出了浴盆,站在李雪身边。

    “乖儿媳,等急了吧,现在我来肏你。”说着,我把她的另一条腿架在臂弯上,jī巴慢慢的顶进bī里,到底是年轻,bī还很紧,yīn道紧紧的裹着我的jī巴,我感觉到她的yīn道被我的guī头慢慢的撑开,真是妙不可言。她搂住我的脖子,胸紧紧的贴在我的胸上,两个挺挺大nǎi子随着我的jī巴向斜上方的挺动而在我的胸上揉压。

    “爸爸,你的jī巴比我爸爸和杰文的都粗,使劲肏,让你的儿媳享受享受吧。”

    “你个小浪女,真是喜新厌旧呀,亲家公,好好肏你的儿媳的嫩bī吧。”爱莲拍拍我的屁股出了浴室。

    我加快了的速度,李雪欢快的叫起来,她放开我的脖子,把手臂向后撑着,两腿架在我的肩上,我可以清楚的看见她的bī口的鲜嫩的红肉被我的jī巴的翻进翻出,这个姿势可以让我插的更深,每次插进都顶住花心。

    “啊~爸爸,肏的爽呀!啊~啊~啊~,我来了!”她大叫着,我感觉她的yīn道强烈的收缩了,我怕忍不住泻了,就放慢速度,等她的yīn道收缩平复下来,我又发起第二轮猛攻,很快,她又一次大叫着高氵朝了,yīn道的收缩比上一次更强烈又力。我把她的腿又架在臂弯,双手端着她的屁股把她抱起来;“走,宝贝儿,咱们去看看他们。”

    在她爸妈的卧房也在进行着淫乱的酣战。李先生仰靠在沙发上,小音骑坐在他的身上上下颠动,粗大的jī巴在她的bī里进进出出,李先生的嘴里叼着小音的nǎi子,一只手搂着小音的腰,一只手的中指扣进小音的屁眼。杰文双手抓着他丈母娘的双脚举过头顶,jī巴在屁眼里,嘴里含着丈母娘的脚趾。两个骚女人的浪叫此起彼伏。

    我不李雪放倒在沙发上和她爸爸并排,小音看着我的jī巴在李雪的bī里进进出出很过瘾的样子就打趣我说:“老牛吃嫩草,看把你美的。”

    “儿媳的小嫩bī儿比你的老骚bī好吃多了,当然美。”我回她一句更用力的肏了起来。

    “亲家公,你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亲家母是竹筒bī,名器呀,我还是第一次肏这样的bī呢,过瘾!过瘾!”李先生说着便使劲向上挺动屁股,小音也颠动的更快了。

    “她被别的男人肏的太多了,竹筒快变成竹筐了,哈哈。”我一边调侃小音一边狠插身下的儿媳。

    “啊~啊~肏死我!肏死我吧!”李雪大叫。

    “骚女儿,你公爹肏的好不好?”李先生伸手握住李雪的nǎi子,两个手指捻动奶头。

    “公爹的jī巴好粗好大,把你女儿肏的爽歪了。”李雪也伸出手玩弄她爸爸李先生的睾丸。

    “哇!亲家公,我来啦~~!”小音猛颠几下,喘息着趴在了李先生的身上。

    “好女婿,我要,我要!我要你把骚精射在我的屁眼里!”爱莲高氵朝了,扭动着屁股大叫。

    “啊!”杰文吼叫着在爱莲的屁眼里射了。

    我喘着粗气加快了速度,李雪哼哼哈哈的叫着,yīn道又一次收缩了,我再也忍不住了,jī巴在她的bī的深处喷射了。

    此时,李先生也在小音的嘴里射了,粘稠的jīng液顺着嘴角溢出来。

    简单冲洗过后我们在客厅聊天。李先生讲述了他们的故事:

    李雪在16岁的时候就已经发育的很成熟了,每当她洗了澡,那两个挺立的大nǎi子在薄薄的睡衣下颤巍巍的抖动,总是紧紧的吸引着李先生的目光,体内就涌起一种莫名的躁动。一次,他偶然察觉到李雪在偷听他和老婆爱莲肏bī,这让他有点说不清的兴奋。于是,他们夫妻再肏bī时他就故意把门留一条缝隙,他发现李雪每次都在偷看,他把这一发现告诉爱莲,

    “我们玩换妻已经够另类的了,你可千万别再呀。”爱莲有点生气。

    可是李先生怎么也无发低档这种新鲜刺激的强烈诱惑,于是他开始登陆网站,并且拉着爱莲一起看故事,参加讨论,渐渐的,他们的心理障碍消除了,当他们视频观看了一网友的家庭后,他们决定尝试这个游戏。在李雪又一次偷看他们的时候,李先生对着门外的女儿说:“想看就进来吧,别偷偷摸摸的。”李雪“啊”的一声跑回自己房间。李先生夫妻随着进来了,李雪满脸通红,神情尴尬的低着头。爱莲搂着她坐在床上。

    “好女儿,别怕,青春期女孩有点性好奇是正常的呀。其实你也该了解这方面的事了,爸妈就是你最好的老师,来我们现在就教你。”

    爱莲躺在床上张开腿,李先生把jī巴顶在bī口上说:“女儿看好了,这就是,按我们中国人的说法叫肏bī。这是人的最大的生理和精神的快乐。”说着jī巴一插到底。李雪目不转睛的看着jī巴在bī里进进出出,呼吸开始急促了。

    “妈妈,你很舒服是吗?”

    “当然啦,很舒服的,你要不要试试。”爱莲从睡衣里摸到李雪的bī,已经很湿润了:“哈,我们的女儿都流水啦,老公,你让她体验体验吧。”

    李先生抽出jī巴,爱莲给李雪脱下睡衣,让她躺倒张开腿。李先生趴在两腿间,舌尖探进微张的yīn唇舔起来。没几下,李雪就开始扭动,发出轻微的呻吟。

    “要不要爸爸插进去?”

    “要,我要。”李雪含混的说。

    李先生把jī巴顶在bī口,试探着插入。

    “啊,疼!”李雪皱着眉叫了。

    “好女儿,女人第一次都是这样的,一会就好了。”爱莲依偎着李雪抚弄着她的nǎi子。

    李先生又慢慢顶进,李雪又叫疼,李先生停了下来。

    “你现在知道心疼女儿啦?当初你第一次肏我时怎么不顾我喊疼一下子就插进去了,疼的我差点晕过去。”爱莲说。

    “你那时比我们的女儿骚多了,你看我不插了,就大喊:插呀!插呀!插进去!别管我,疼一时就舒服一辈子。”李先生戏谑着说。

    “爸爸,bībī里面好痒,你插吧,我能忍。”李雪闭着眼咬住下嘴唇。

    “好女儿,你就忍着点,疼一下就舒服了。”李先生一停屁股,整根jī巴插了进去。李雪咬着嘴唇闷哼了一声,一丝殷红的鲜血从被撑的大大的bī眼边缘流出来。李先生停了一会儿,看到女儿的眉头渐渐舒展开,就开始慢慢的,jī巴上沾满女儿的处女之血,李雪从僵硬的躺着也开始了配合,她的屁股向上一抬一抬的迎合着jī巴的,嘴里轻声呻吟着。李先生逐渐的加快速度,李雪似乎已经不感觉疼了,欢快的叫起来:“爸爸,真的好舒服呢,女儿的bībī要你的大jī巴使劲肏”李先生把李雪的腿抬高架在肩上,jī巴插入的跟深更有力,突然,李雪大叫了:“bībī里面在跳!”李先生感觉她的yīn道在痉挛,知道她高氵朝了,又使劲插了几下,抽出jī巴用手套弄了几下,一股骚精喷在女儿雪白的肚皮上。

    李雪第一次破处就达到了快感的颠峰,从此,她就和爸妈在一张床睡,每天都要缠着爸爸肏bī。18岁她考上了本市一所大学后开始交男朋友,并且经常带男友来家过夜。可是每个男友最多没超过五次就更换了,原因是她在试探了男友对的看法后,没一个可以接受的。一次她发现了一个网站,看到一篇介绍自己家庭的文章,奇异的情节、细腻的描写让她砰然心动,她按照作者留的qq号与作者取得了联系,这个作者就是杰文。她们毫不掩饰的交流各自的经历和感受,真是性趣相投。于是她们见面了,竟然一见如故,当天晚上李雪就带杰文回家。杰文粗大的jī巴让她喜欢不已,而杰文娴熟的肏bī技巧更是让她神魂颠倒,她忘情的喊叫,高氵朝一浪接一浪,直到两个人都筋疲力尽的瘫倒在一起。她们搂抱着互相亲吻爱抚,说着甜蜜的情话和撩人骚话,不到一个小时,杰文的jī巴又高杆坚举了。李雪拉着杰文来到爸妈的房间,李先生和爱莲赤身躺着,从爱莲湿漉漉的bī毛可以看出他们也是刚肏过。

    “妈妈,还没过够瘾吧,送你一个大jī巴猛男。”李雪说着推了杰文一把:“你已经过了我这一关,看能不能过你未来丈母娘这一关吧。”

    杰文长期与妈妈,所以对老女人有一种独特的情结,看见爱莲成熟的,立即兴奋不已,他扑到爱莲身上,捧起那少显松弛的nǎi子就嘬,舔遍两个nǎi子,又把头埋进爱莲的两腿间,舌尖在肥肥yīn唇缝里扫动,yín水融合着残存的jīng液流出来,淡淡的腥臊刺激着杰文的每一根神经,他跪起身把jī巴刺了进去。

    “哇!好大的jī巴!”爱莲把腿抬的更高,屁股也翘的更高,jī巴插的更深了。

    杰文把压抑了很久的恋母情结倾泻在身下这个骚情十足的未来丈母娘的骚bī里,他疯狂的,忘情的大叫:“妈妈。我肏你,我肏你!”

    爱莲看着身上种驴般的杰文,感受着他的粗大的jī巴摩擦着yīn道、撞击着子宫,从未有过的快感随着血液涌遍全身

    “啊~啊~!好女婿,好儿子,肏的好!”爱莲欢快的叫着,屁股使劲向上挺动迎合着jī巴的撞击。杰文见状,更加兴奋,把双手撑在爱莲的肩上的速度越来越快。爱莲的高氵朝来了,闭着眼摇着头“啊~啊~”的狂喊。杰文的喘息也越来越急促,又一刻不停的快速狂插了十几分钟,趴在了爱莲的身上,jī巴在bī里跳动着喷泻了。

    杰文过了爱莲这一关,成了李家的准女婿、干儿子,于是把我们约来南京,以两家人的完成了儿女的订婚仪式。我们又商定了春节期间把小音的前夫、侄女芳芳、芳芳的公婆等几家人聚在一起群交的事宜。( 可爱 http://www.mianhuatangxs.com/8_8319/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