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可爱 > 段譽烝母記
    第一章大理皇帝亂倫情,段譽狂姦刀白鳳話說段譽登上大理皇帝的寶座,理所當然,刀白鳳母以子貴,晉升太後,同享榮華富貴,起初倒也相安無事,但日子一天天過去,段譽逐漸暴露風流哥兒的本性,飽暖思淫慾,讓人不可思意的是,他覬覦的對象,竟然是自己的親生母親刀白鳳。說到刀白鳳,自從成為太後後,由生活上養尊處優,使得她原本豔麗的嬌容,更加豐腴動人,玲瓏有緻的身段,舉止間無不散發成熟誘人的韻味,任何男人看了都難免會想入非非,尤其她和段譽站在一起時,不知情的人誰也想不到她們有母子關係,而是當做她們是對郎才女貌的情侶呢。好色的段譽,打從和母後回到大理的第一天就開始就對她有非分之想了,常常在倆人單獨相處時,對他娘說些露骨的言辭,或故意去碰撞她身體的重要部位,和私處,時常把她逗得是臉紅心跳,芳心亂撞。要知道,刀白鳳正值狼虎之年,她也有生理需要,有好幾次她幾乎控制不住自己,想擁抱段譽共赴巫山雲雨,但理智告訴她,不可以這樣做,那是道德所不允許的,儘管如此,狡猾的段譽早已從母親的表情中知道,他娘已經有些動情,只要假以時日,這塊鮮美的肥肉終究會被他所掌握。那日,天氣燥熱,刀白鳳剛剛睡醒,正巧段譽到來,見母親香汗淋漓,胸前的隨著呼吸起伏,由她穿著薄紗,可以清楚的看到她碩大渾圓的胸型,若以現在的尺度來量,至少有36吋f罩杯吧!「哇……」段譽吞了一下口水,兩眼死盯他xx的胸部,眼珠子差點打結,「皇帝……譽兒……」刀白鳳見兒子失了魂似的呆在面前,一時間還不知道發生何事,定眼一瞧,才發段譽覺的目光原來是落在她的……頓時羞紅了臉,連忙轉身披上件外衣。段譽這才曉得失態,叫了聲「娘……」,雞巴卻已勃起不知道如何是好。母子二人互相凝視,不發一語,妖後為避免尷尬,首先打破沉寂:「譽兒……找娘有事嗎……」她臉泛桃紅,更增添嫵媚氣質。「喔……沒……沒事,孩兒只是要向您請安……」「嗯……」她回了一聲,繼續低下頭。「娘,天氣這麼熱,您練功很辛苦吧……」段譽靠近母親身體,輕輕在她耳邊說。「還……還好啦……」「娘千萬別累壞身子……」他故意用ròu棒貼住刀白鳳的肥臀,「孩兒會擔心的……」刀白鳳被兒子的大雞巴頂住屁股,好像被電擊一般,嬌軀微微一顫,本能想斢须x開的意思,笑道:「譽兒,娘要洗澡了,你還不出去……」「我要陪娘一起洗!」「說甚麼傻話,那有男女一起洗的……」「有甚麼關係,我小時後還不都和娘洗澡……」「小時候是小時後,現在你是大人了……而且……」刀白鳳話未說完,驚叫一聲,「唉呀……你怎麼把衣服脫光……」「洗澡當然要脫囉……」段譽三兩下扒個光溜溜,站在母親面前。刀白鳳看著眼前的段譽,健壯的胸膛,早已不是小時候的樣子,虎背熊腰,配上俊美的臉龐,胯下的雞巴,尚未完全勃起,就已將近五吋多,乖乖!不知道它究竟可以多大,想到此,芳心不覺一蕩,yín水濕了褻褲一大片,但仍舊要保留做母親的尊嚴,「醜死了……快穿上衣褲……不然娘可要生氣了……」媚眼卻緊盯他的大屌,心頭小鹿亂撞。「親娘啊,孩兒真的搞不懂,那有人洗澡穿衣服的,倒是您別浪費時間了,快快把衣物脫了過來洗吧……」段譽催促著,他迫不及待想和母親來個鴛鴦戲水。「脫衣服?……」她已經迷迷糊糊了,手腳開始不聽使喚,動手褪下身上衣褲……一件一件,脫到最後只剩下肚兜及庫內褲,內褲上頭還有些水漬,隱約看到陰戶輪廓。「娘,別慢吞吞的,把內衣褲全部脫掉,快……」「不要……譽兒……娘會不好意思……」刀白鳳欲語還休,粉臉漲紅,逗的段譽心癢癢的。「你先答應我,娘身體可以給你看,但不可以對娘亂來……」「好,好……我保證絕對不會亂來……」

    嗯!……」刀白鳳這才緩緩解下肚兜,然後彎脫去僅存的褻褲,沒多久,一幅裸女雕像活生生的呈現在段譽眼前,「哇!傑作……簡直是維納斯女神的化身……」但見她膚如凝脂,一對勾人媚眼,臉帶桃花,櫻唇微張,胴體豐腴,傲人的,中間一條深深的乳溝,粉紅色的乳暈,猶如少女般,核桃大小奶頭點綴其上,讓人想咬它一口;小腹光滑平坦,並沒有因為生育而多出一條細紋;陰毛烏黑濃密,呈倒三角形,有些還因沾了yín水而閃閃發亮,服貼小腹,又肥又大的鮮紅色陰唇,一條細長的肉縫,浪水涓涓而流,見這活色生香的美人兒,段譽早就忘記跟前之人乃是他親娘,大雞巴脹到最極限,恨不得馬上幹她一砲解饞。

    刀白鳳見親生兒子因為對她的裸體而產生的生理變化,當下羞紅了臉,不禁低頭不語,再看到她下體的景象,不僅男人會動情,連她也陶醉其中,上天將女人的優點完全集中在她身上。

    「娘,妳好美……」段譽趕緊過來攙扶母親,一手搭在她香肩,一手扶在她雪白粉臀,牽她慢慢走向浴池坐下。「娘,妳先幫孩兒擦背……」

    「真是不害臊,都那麼大的人了,還……」刀白鳳不好意思動手,段譽一手抓緊她的玉手,往他身體搓,搓啊搓的,然後把母親的手拿到自己的ròu棒上,「啊!……」她被兒子火紅的大雞巴燙的縮回了手,段譽再次抓過她的手,並要母親握住它。她音被抓的緊,不得已,只得握住兒子的大屌,陣陣餘溫藉由手掌心傳遞到她身體的每一吋肌膚,「嗯……嗯……」嬌軀不再鎮靜,握緊兒子的雞巴套弄起來。

    「喔……舒服……」段譽閉上雙眼,沉醉被母親的滋味。

    「乖兒,娘的手好酸……」「喔,是嗎,那換孩兒幫您洗……」也不管母親願不願意,就在她光滑的背脊上又摸又捏,段譽乃是箇中高手,沒兩下,刀白鳳整個嬌軀便躺在兒子胸膛,任由他肆意撫摸自己一身雪白浪肉。

    此時段譽坐在母親身後,伸出兩手分別握住她的兩顆顆大奶,時姆指輕薄的玩弄兩粒乳頭,頭乳瞬間硬挺,「啊……壞孩子……揉的娘的心……都……溶化了……快住……住手……」刀白鳳被段譽弄得渾身不舒適,騷bī的yín水汨汨而流。「嗯……你說……不會對……娘……娘亂來的……怎麼……怎樣……」

    段譽見母親八成已被他逗的慾火焚身,只要再加把勁,要肏她並非難事,是騰出一隻手,伸到她下體,兩指揉搓陰核,一時間,她騷水大放,如洪水般傾瀉而出,只是在水中感覺不出罷了,「喔……譽兒……不可以……弄娘……那個地方……嗯……娘要……要……」她美目翻白,粉腿交相磨擦,段譽知道這是女人高氵朝的前兆,放下玩弄的另隻手,撐開母親兩片鮮紅色陰唇,把兩根手指併攏,插入她的ròu洞來回抽送,樂的刀白鳳放聲浪叫:「啊……啊……

    娘丟……丟了……」

    刀白鳳練有縮陰神功,又很少被人騎,因而騷bī無時無刻均保持如少女一般緊密,每當黑衣的手指頭插入她xiāo穴時,兩片陰唇便緊緊將手指包裹住,往裡面緊塞,好像要將手指吸入似的。

    「娘,您下面好厲害,好像要將孩兒的手吃了呢……」

    「嗯……都是……你害的……還敢取笑娘……快……乖孩子……聽娘的話……把手……手拿出來……娘……難受死了……不要再……欺負娘……快……」刀白鳳羞的無地自容,但兒子的手仍舊在她xiāo穴插送,讓她好不自在,只好硬著頭皮求他。

    「要我放過妳可以,但是妳要答應一個條件……」

    「好……好……娘都答應你……快把手……拿出來……喔……娘又……又……要來了……」她的騷bī被挖的死去活來,事到如今,只能任由他了。

    「我要看妳的小làang穴……」他在母親耳際輕聲道。

    「不行……」刀白鳳面紅耳赤,「看了之後你一定會想……」她說不下去了。

    「既然這樣……嘿嘿……」他奸笑一聲,繼續玩弄她的下體。

    「啊……好……娘答應你……就是……」聽到刀白鳳答應,段譽這才鬆手,由剛剛洩了兩次身,因此嬌軀軟棉棉的,一會兒功夫她才回神,想到要把下體暴露給兒子觀賞,她不禁漲紅雙頰,猶豫是否該履行諾言。

    「娘,快讓孩兒好好欣賞妳的xiāo穴吧……妳可不能反悔喔……」

    「哼……壞孩子……要看就看吧……」她將騷bī移近兒子臉上,讓他看的清楚。

    段譽仔細的觀賞母親成熟動人的làang穴,又黑又密的陰毛,覆蓋了整個陰戶,陰唇緊閉,幾滴淫液從洞口滑出,沿著大腿內側順沿而下,段譽興起,用舌尖對著母親流出的騷水舔食起來,「嗯……啊……你怎麼……用舌頭……舔娘的……xiāo穴……嗯……別這樣……譽兒……你又……又對娘……亂來……」

    「我不管那麼多了……我要妳用手把陰唇掰開,我想吃娘的yín水……」

    「不……我不要……羞死娘了……」聽兒子這種過份的要求,刀白鳳真想找個地洞鑽進去,「你放了娘吧……」

    禁不住段譽軟硬兼施的請求,刀白鳳屈服了,只是這是她除了過世的丈夫諸天以外,第一次將裸露的下體給別的男人看,而這個男人又是她的親兒子,雖然很靦腆,她還是依照段譽要求,用兩指撐開她的陰唇,讓兒子品嚐她久曠的騷bī。「嗯……好吃……一點點腥臊味……」段譽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又吸又吮,忙的不可開交。

    「乖兒子……你整死娘了……娘的……xiāo穴好……舒服……娘要洩……洩了……」她拼命掰開兩片肥厚陰唇,好讓兒子的舌尖能伸入花心深處。

    刀白鳳洩了一次又一次,段譽則是一滴不剩的吞下肚中,一點也不浪費。時機成熟,段譽趕緊將母親四肢著地,翹起大肥臀,雞巴已經脹至極限,非經一番難消滿身慾火,他把母親流出的浪水抹些許龜頭,用大雞巴在她豐潤的臀溝磨擦,刀白鳳緩緩回過雙眸,嬌媚問道:「乖兒,你想幹嘛……」

    段譽將大屌對準母親的làang穴,「我要肏妳……」就在他要幹刀白鳳的時候,刀白鳳立即起身抱住了他。

    「孩子……娘雖然也須要,但我倆終究不能幹這檔子事,要知道,我是妳母親,是有血緣關係的母子,這樣做是亂倫的行為……應該適可而止,以免患了無法彌補之錯……」

    「娘,只要我倆不說,又有誰知道呢……何況您的xiāo穴被我吃過,nǎi子也被我玩過……」

    「但是……但是……」

    「孩兒現在正在興頭,目前也只有一人可以解決兒子的飢渴……再說,娘已經很久未體驗男女之事了,剛剛妳雖爽過數次,但並未真正嘗到我的大雞巴……難道娘忍受得了嗎……」

    「……」她被段譽說的話打動了心,一時啞口無言,尤其是他最後那句話,她忍受的住嗎?

    「既然娘的身體已經被我看光了,讓我幹一次又有何妨呢……」

    「去你的,油嘴滑舌……」刀白鳳給兒子一個白眼,算是同意讓他肏,樂的段譽趨前把她摟在懷中,兩個光溜溜的肉蟲,決定拋開世俗倫理,供赴雲雨之歡,這一擁抱,將她們的慾望點燃了,如果沒有大幹一場,慾火會吞食她們。

    是段譽再將母親挪成剛才姿勢,他特別鍾情動物方式,只見他把ròu棒握在手中,在母親肥翹的臀肉拍擊,發出啪啪輕脆的肉聲,刀白鳳頓時肥臀亂顫,段譽並不想這麼快插進去,他決定要好好的整整她,是將雞巴延著母親臀溝,慢慢滑倒兩片陰唇,讓大龜頭在陰蒂上磨,再移至肥嫩的屁股,來回數次,刀白鳳那禁得起這般挑逗,癢得yín水直流,肥臀狂擺,口中不斷浪叫:「親……親兒子……乖肉……別折騰娘……快把大……雞巴……嗯……放到娘……裡面……」

    「喔……寶貝……娘忍不住了……裡面……癢死了……你就行行好……

    給娘狠狠……的肏一下吧……」大屁股左搖又晃,乞求兒子不要再作弄她。

    段譽看母親浪成這付模樣,心想如果再不行動,娘肯定會恨死他的,急忙用手分開她的陰唇,一手握住自己的大屌,用力刺入母親欠幹的xiāo穴之中。

    「啊……好賬……」妖後嬌嚀一聲,段譽的大雞巴應聲落入她的小肥穴裡,「嗯……好舒服……終……終插進來了……小心肝……娘xiāo穴好……好癢……現在用娘……生給你的雞巴……狠狠……肏娘吧……」也許被慾念沖昏頭,她有些不信,那麼淫穢的話自竟然會從她嘴巴說出。

    「我的美親娘……妳的xiāo穴好緊……幹起來真爽啊……又濕又暖……簡直是人間極品……」他雖然肏過不少美女,但還是第一次肏過這等尤物,穴緊不說,又有閉月羞花之貌,沉魚落雁之姿,加上她乃自己親生母親,多了一份亂倫的刺激,以前竟白白浪費,真是暴殄天物。

    「那就……儘管幹吧……娘的身體都……給你了……喔……這下頂到……人家的花心了……大雞巴的……親兒子……嗯……用力一點……對……就是這樣……喔……嗯……」蕩人的呻吟不斷從刀白鳳的性感豐唇發出,在寂靜的午後顯得特別扣人心弦。

    「啊……會肏穴的……乖孩子……妳幹的娘……飛上天了……娘的好兒子……小情人……娘的心都……酥麻了……大雞巴頂……頂到娘的……子宮口……你的雞巴……實在太……太大了……」她被肏的扭腰擺臀,花枝亂顫,肥臀不庭的往後挺,胸前的巨乳,因為身體的扭動也隨之搖晃,忽左忽又右,又上又下,段譽趕緊伸出手將它們握住,一手一顆,但母親的nǎi子著實太大,不能盈盈而握,只能勉強壓著她的聖母峰作圓周運動。

    「親娘……親妹妹……妳的làang穴吸的我好舒服……以後我要天天幹妳這個騷穴……肏妳這個浪貨……我的小肥穴親太太……」

    「嗯……好……娘的xiāo穴……只給……親兒子插……娘的làang穴……永遠都是……你的……大雞巴的……親丈夫……喔……喔……娘要被乖……兒子肏……肏死了……要……要丟了……」

    「別……慢吞吞的……給娘來幾下狠的……娘要來了……嗯……啊……這下太……過癮了……快……再用力……娘xiāo穴生出來……大雞巴親兒子……不行了……娘洩了……」一陣狂風暴雨中,她洩身了。

    段譽抱起高氵朝後的母親,見她粉面翻紅,媚眼如絲,香汗淋漓,暗自慶幸母親已被自己征服,他要趁勝追擊,不讓她有反擊餘地,此時ròu棒仍然插在魔魁之女的騷穴裡,他將母親轉過身體,要她坐在他身上,段譽兩手扶在母親腰際,適意她上下套動,「娘,快動啊……」

    刀白鳳有些難為情,也驚訝他竟懂這般多性愛花招,所以經黑衣一催促,她立刻放下身段迎合,誰叫她如此愛他呢。

    「啊……嗯……小親親……喔……到……到底了……」妖後顧不得羞恥,肥臀落雨似的大起大落,她屁股落下同時,段譽便奮力往上一頂,再扶住母親的柳腰急旋,時間掌握的恰到好處,真是一對淫亂母子!

    「娘這幾年……白活了……竟然不知道……肏穴有……還有這麼多玩法……會插穴的……好兒子……娘一個人的乖肉……」她一下落的比一下重,又快又急,只望胯下的騷bī能與兒子的雞巴作更緊密的結合。

    段譽被母親胸脯這雙大肥奶晃的眼花撩亂,張口含住一顆大奶頭,含吮舔咬,吃完左邊再換右邊,在母親雪嫩的玉乳留下深深齒痕。

    「啊!壞孩子……咬輕點……娘會痛啊……喔……要死了……叫你輕點……你還咬……那麼重……娘的乳頭……要命的冤家……」

    「誰叫妳的長得又嫩又肥,讓人看了忍不住想咬一口……」說完又用力咬下。

    「嗯……別光吃娘的…………娘騷bī又……又發浪了……好像又要來了……嗯……對……用力……快……」yín水如同黃河潰決,延著她的大腿流到倆人的結合處。

    「美肉親娘……孩兒也要來了……妳的làang穴再多夾幾下……啊……」

    刀白鳳瞭解黑衣已至shè精邊緣,為了讓彼此同時達到高氵朝,她勉力作最後衝刺,大肥臀扭的猶如裝上馬達一般,香舌和兒子相互吸吮,張開雙臂緊摟愛兒,嘴裡放聲浪叫:「大雞巴的……親兒子……抱緊娘……我們母子……

    一起……洩……洩……」第二個洩字未說玩,黑衣滾燙的jīng液已全數注入她的子宮,她被燙的全身抖動,穴口一陣收縮,也再次洩身,母子同登太極仙境。( 可爱 http://www.mianhuatangxs.com/8_8319/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