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可爱 > 奇案
    奇案(上)—题记—人类既然来自动物界,那么,他们就永远摆脱不了动物的兽性!引子1977年元旦,与以往不同,这年的新年气氛特别浓厚,然而,当人们还沉浸在节日欢乐的时候,位于内蒙古狼山一处边远的小山村,却发生了一件惊天大事,村里出名的酒鬼白金龙不见了……出事的小山村叫大牛庄,地理位置偏僻,自然条件极差,人口分布稀疏不均。这个几乎与外界隔绝的小山村,突然发生人口失踪“大事”,自然是全村轰动。纯朴好事的山里人,纷纷嚷嚷,却说不出个所以。更令人们吃惊的是,傍晚时分,一辆呼啸而至的警车,把白金龙家人全带走了,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巴彦淖尔盟,杭锦后旗公安局刑侦大队,第一审讯室里灯火通明,提审官刑天,正仔细翻阅白家成员的档案材料。女书记员刑小红从外面走了进来,看到聚精会神的刑天,笑问∶“爸爸,今天又要审什么案子?”刑天抬起头,看着女儿俏丽的圆脸,笑道∶“你这个书记员是怎样当的,连这也要问?”小红咕哝着嘴∶“人家刚从盟里学习归来,还没歇脚,局长就让我来找爸爸,说是什么‘新年第一案’,一定要我协助爸爸办好,作为打倒‘四人帮’的一份献礼。我听了,水没喝一口便匆忙赶来,想不到却挨了爸爸一顿批评,真冤枉。”刑天放下手中宗卷,看着女儿,呵呵笑道∶“小红责怪起爸爸来了?好好好,是爸爸不对,爸爸现在就向你陪礼道歉,行了吧。”“那又不用,我本来就没有要责怪爸爸。是了,听局长说,爸爸这几天不舒服,怎会这样的?有看医生吗?”“爸爸没事,只是胃有点疼,老毛病,过后就好,不用担心……”刑小红紧咬嘴唇∶“陈军他没有来看爸爸吗?”陈军是刑小红丈夫,在旗法院工作,是审判庭的庭长。刑天苦笑道∶“可能最近工作忙吧,没空来也是正常的。”刑小红眼泪差一点流了出来。声音哽咽的说∶“他哪里是没空,只不过是没心罢了。”“小红,你跟陈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不要隐瞒,快告诉爸爸。”刑小红呜咽道∶“他…他知道了我跟爸爸的事,本来说好旧事不提,但…但想不到,他是一个眼里藏不了沙子的小气鬼……”刑天感觉天旋地转,脸色苍白吓人,愧疚的说∶“小红,都怪爸爸不好,爸爸好后悔,当年不该喝酒误事,是爸爸害了你,是爸爸不好,爸爸好后悔,真的好后悔啊!”刑小红一脸晕红,擦去泪水,蚊声道∶“我从来没有怪责爸爸,自从妈妈跟坏人走后,我就决定要照顾爸爸一生一世,爸爸没有错,错的只是我不长眼,嫁了个没气量、小心眼的男人。”“小红不怪爸爸,爸爸很高兴,但陈军说到底都是你的丈夫,你打算怎办?总不能老这样拖下去啊。”刑小红替父亲倒上一杯开水,然后坐在他身旁,拿起宗卷,边看边说∶“有什么好打算的,合不来,离婚便是。”刑天不敢相信会女儿会说出这种话来,劝说道∶“婚姻不同买菜,不好掷掉了事,离婚是件大事,不能闹着玩,小红要谨慎考虑清楚才好。”刑小红合上宗卷,看着父亲,很认真的说∶“爸爸不用再劝我了,这件事我已考虑再三,陈军是一个气量狭隘的人,我和爸爸的事,是不可改变的事实。今天,陈军或许还能容忍,这因为他需要我的肉体,明天,当我人老色衰,我的肉体不再吸引的时侯,怎么办?我感到很害怕,不知道这个矛盾会在那一天爆发。这种担惊受怕的生活太累了,结婚这么多年,有那一天7游也?br>想再过了。再说,爸爸年纪也大了,需要有个人照顾,就让我照顾爸爸你日后的生活吧。”面对女儿的执着,刑天不知是悲是喜。刑小红知道父亲心事,羞涩的说∶“爸爸,这些私事咱们回家再谈好吗?现在办公事要紧。”刑天从纷绪中清醒过来∶“小红说得对,公事要紧,那些材料你都看过吗?”刑小红点点头。刑天精神一振∶“好!我们就开始吧!”审讯开始,女警首先把白金龙幺女白三喜带进审讯室。出于职业本能,刑天再次拿起宗卷,仔细核对身份。档案材料上写着∶白三喜,女,汉族,农民,1958年5月15日生,未婚,身高170cm,文化程度高中,居址:内蒙古杭锦后旗、四支镇、沟门乡、大牛庄……刑天合上材料,一言不发看着白三喜,仔细观察她面部表情的细微变化,以及身体的每一个姿势动作。他是一个有着三十年办案经验的老公安,从解放区时期到新中国成立,经他手办理的大案要案,不下千例。今天,他仍象往常一样,一言不发地审视着嫌疑人,这是长年养成的习惯。他知道,这种沉默更能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对案件的侦破,起到关键性的作用。白三喜神情古怪,紧张中流露出一种不易被察觉的焦虑,象是等待着压抑的最终解脱。经过短暂的环境适应,白三喜紧张的情绪逐渐松弛下来,表情木纳的静坐饮泣。刑天走上前,递上一片面纸,白三喜用微微发抖的手接过,擦去腮边泪水。刑天重新坐下,按程序问了姓名、年龄、职业、住址等问题。白三喜很合作,一一作了回答。刑天慢条斯理,喝了口茶水,突然目光如电,直盯白三喜,单刀直入的问∶“你的悲伤已经告诉我,你知道白金龙的下落,他在哪里?是生是死?凶手是谁?你要老实交待,不得有丝毫隐瞒,我们国家的法律政策是「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冤枉一个好人,但也绝对不放过一个坏人。”白三喜低垂着头,身体剧烈颤抖,良久,抬起头来,泪眼模糊看着刑天,回答说∶“我爹是让妈和来喜弄死的。”刑天意想不到案情进展这样顺利,心中甚喜,脸上却不露半丝痕迹。白三喜擦去泪水,忐忑不安看着刑天,似是担心他不相信自己说的话,直至刑天向她示意点头,才松口气。刑小红给白三喜倒上一杯开水,白三喜说声“谢谢”,接过握着却没有喝。刑天严肃的说∶“这是人命关天的事,不同儿戏,更不容许参杂个人恩怨,趁机污蔑陷害。事实真相怎样,你要考虑清楚才回答,如果证实你所说是谎报,你将会受到法律的严厉惩处。”白三喜的情绪再次激动起来,身体不住发抖,猛的站起来,象疯了似大声嘶叫∶“我没有冤枉他们,爹是他们弄死的,是他们弄死的呀!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什么不相信我啊,呜呜……”站在身后的女警冲上前,将白三喜摁回原位。刑天没有说话,只是平静注视着她。白三喜虚脱般瘫痪椅上,表情虽然痛苦,但泪水却已停止往下掉,就象河水忽变干涸。社会心理学家说过,人在极度悲伤的时侯是无声无泪的……,白三喜看似悲泣无泪,其实内心却在滴血。刑天等她安静下来才说∶“从个人感情上讲,我相信你的话,但作为一个执法人员,我更清楚,法律是公正无私的,法律讲求真凭实据,你既然知道是谁杀害你的父亲,就应该把实情说出来,你要相信我们国家、相信法律一定会给你作出,公平、公正的裁决。”白三喜情绪逐渐恢复平静。刑小红提起钢笔,开始记录她所说的每一句供词:“去年12月29号,来喜把一百块钱交给妈,说是农机站发的半年奖,妈很高兴,说一定要用这笔钱,过一个丰盛的新年。吃晚饭的时候,爹满身酒气,提着酒瓶,摇摇晃晃撞进屋来。妈看到爹这副模样,很生气,掷下碗筷大骂∶“你这老不死,不在那骚狐狸家呆着,死回来干什么?”爹摔破酒瓶,大声骂道∶“操你娘的臭bī,老子喜欢住哪就住哪,用不着你老骚货管,滚!别惹老子生气。”爹平常不会招惹妈,更不敢这样凶狠的骂。璞坏袈钜欢伲椴幌旅孀樱?br>抓起饭碗向爹砸去∶“你这没卵旦的老狗,竟敢骂老娘,想造反吗?”爹被碗砸中,额上冒出鲜血,顿时大怒,冲上前扇了妈一个耳光∶“老子就是要造反,你能怎样?狗日的,老虎不发火当病猫。”妈从来没受过这种侮辱,当即掀翻桌上饭莱,滚爬地上,又哭又闹的撒野。来喜从凳上跳起来,一把揪住爹衣领,恶狠狠的说∶“你这老猪狗,一定是吃饱撑闷没事干,竟敢打我妈?你那几斤老骨头一定很久没动,生锈了,好!老子今天就给你松松筋骨,免得时间久了走不动。”爹忽然从腰间拔出一把杀猪尖刀,插在桌上,哈哈大笑∶“好畜生!来吧,给你老子松骨吧!如果老子皱一下眉头就不姓白。”来喜看到锋利的尖刀,面露怯意,嘴巴却硬∶“老猪狗,别以为你拿着刀子老子就怕你,你敢再撒野,我白来喜一样能杀你。”爹拉开衣襟∶“好,不愧是我白金龙的儿子,来吧!如果有种,就朝这里捅,老子如果后退一步就是龟孙子。”来喜被爹撩得兴起,双眼冒火∶“好!老子今天就剐了你。”说着拔起尖刀就要向爹刺去。妈连忙从地上爬起来,摁住来喜的手∶“来喜算了,别跟他一般见识,这只老狗喝醉了,在发酒疯,别理他。”爹哈哈大笑∶“想杀我?嫌我阻碍你们,想除掉我这块绊脚石?好啊!我就在这里,有种就把老子杀了,不然你们别想有好日子过,老子今天回来就没打算活着出去,在大喜家担惊,在这里受气,活得这样累,做人还有什么意思,老子早就不想活了,来吧,杀吧!你们不杀我,到时可不要后悔!终有一天,我要杀了你们这对狗男女,大家一起同归于尽!”爹说着哭了起来,随后又哈哈大笑,又哭又笑象疯了一样。来喜好几次要冲上前去揍爹都被妈摁住,但我发现,妈眼里射出一道恐怖的凶光。爹这时大叫∶“三喜,爹的好闺女,快拿酒来,爹要喝酒,快!爹要喝酒。”我早被吓破了胆,躲在墙角哆嗦,哪还敢答应。爹见我不答应,又催促几次。我还是不敢答应。妈忽然瞪着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把酒给爹,我不敢不听,从柜子里拿出一坛酒,递给爹,爹掀开盖子,牛饮一口,大赞好酒。一坛酒子下肚,爹醉得不醒人事。妈对我说∶“地下的饭莱不用收拾了,你先扶这只老狗上炕睡,记住别把他吵醒了。”说着把来喜拉过一边商议起来。来喜问∶“刚才为什么要阻止我揍那老狗?”妈说∶“你老子疯了,你怎跟他一起疯,你看不到那只老狗的凶样吗?一副拚老命的架势,刀子没眼,打起来误伤了你怎办?”来喜说∶“我倒不怕他,只是觉得奇怪,这只老狗,今天怎地这般神勇了,象不怕死的。”妈说∶“神勇个鬼,只不过是借酒壮胆罢了,酒气一过,还不是那副死熊样。我听人说,供销社好象出了大事,一定是建明要回来,那只老狗不能再呆在大喜家,所以才会喝酒搞成这个鬼样。”来喜晦气的说∶“有他在,这个新年又要白过,真他妈的扫兴!”妈恶狠狠的说∶“不能再让这只老狗疯下去,有他没我,有我就不能有他。”来喜问∶“妈说咋办?我听你的。”妈眼里闪着凶光∶“杀了他!”来喜吃惊的问∶“把他杀了?”妈说∶“你怕了?”来喜道∶“我怕什么,只是奇怪,妈这次怎肯下这个决心。”妈说∶“如果这只老狗不是太过份,我原本也不打算跟他计较,让他跟着大喜那骚货算了,想不到这狗杂种,给脸不要脸,刚才你也看到了,这只老狗竟然敢打我,老娘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不能再仁慈了,趁今晚搞定他,再过新年。”来喜问∶“杀他容易,但尸体怎样处理?弄不好,让人知道这可是杀头的事。”妈说∶“你不用担心,办法我已经想好,后山菜园有一口荒废枯井,到时我们就把尸体扔到井里,盖上石头,这就神不知鬼不觉了。”我听到他们商量杀人计划,吓得双腿筛糠,抖个不停。爹醉在梦中,不知死神己经逼近,捉住我的手,不停呓语∶“三喜别焦急,慢慢找,会找到好单位的,爹己叫大喜托建明帮手,你放心,很快就会有好消息的。”来喜听到爹说话,吓了一跳,看到是爹说梦话才放下心来,对妈说∶“妈,我看这事不能再拖,以免夜长梦多,现在就动手吧。”妈说∶“先别着急,天还没黑透,只怕有人看见,等今晚鸡叫三遍再动手吧。”来喜看着我,眼里充满杀气,问妈∶“三喜咋办,我怕她乱说,不如把她也杀了。”我听到要杀我,吓得哭了起来。妈打了我一耳光,目露凶光的说∶“你敢吵醒那老狗,老娘真的杀了你。”说着抓起一只破鞋塞进我嘴里,让我叫不出声来。来喜说∶“就这样放过三喜?只怕她会坏事。”妈看着浑身筛糠的我说∶“算了,你看这骚货,一听到杀字就吓个半死,这种怕死的人说不出什么来,不用担心。再说,同时失踪两个活人亦难说得过去,那只老狗是村里出名的酒鬼,还可以编说喝醉酒,掉进山谷摔死。三喜年青力壮,怎样编造?总不能说她被野狗叼去吧。算哪,就放过她这一回吧,等过了风头再说,如果这骚货真敢乱说,到时再杀她亦不迟。”妈拿出另一坛酒塞进我手里∶“你把这坛酒,给我全灌进那老狗嘴里,敢说个不字就宰了你。”看着酣睡梦中的爹,我心如刀割,爹是一个好父亲,在梦中还牵挂着女儿的工作,但我不但不能救活他,相反要帮凶害他,这跟畜生有何两样。我悲痛欲绝,但又不敢不听妈的话,不然她会把我杀掉,求生本能让我忘掉一切,甚至父女亲情。我双手颤抖,把酒送到爹的嘴边,爹本能的张开嘴喝进肚里。人说酒醉三分醒,爹这时竟然睁开眼,醉眼朦胧的说∶“三喜真是好闺女,给爹喝这样好的酒。”我暗自高兴∶“爹醒来哪!爹!爹!快醒醒,快醒醒,有危险。”然而爹头一歪,又睡死了,无论我内心怎样叫喊,都没有再醒过来。我的心在哭诉∶“爹,今晚你就要走了,三喜无能,救不活你,爹别见怪,你的养育之恩,三喜只有来世再报答了。爹,你再多喝几碗,今晚上路时就不会感觉痛苦了。”我心神恍惚,一合上眼就看到爹鲜血淋漓的惨状,我不敢入睡,这是爹在人世间最后一晚,我想陪他静静度过……鸡叫三遍,妈和来喜动手杀人,我吓得小便失禁,尿了裤子。妈嫌我碍事,踢我一脚说∶“滚到外面把风去。”我哆嗦滚下炕,回过头望了爹最后一眼,看到他已被妈用绳索套住脖子……我不敢看下去,连滚带爬逃出屋外。天很黑,起风了,很冷!然而我的心更冷,我很想放声大哭,但又不敢惊动邻里。这时屋里隐约传来打斗声,听到妈在尖叫∶“来喜快来帮手,妈就要支持不住了,快拿刀子戳他,怎么搞的,不是叫你准备好的吗?算哪!用镰刀劈吧,快点劈,别等他回过气来。”随后传来爹绝望的惨叫声∶“老子就算做鬼也不放过你们。”就在这时,一阵狂风卷起,吹得飞沙走石,把所有的声音全遮盖住。风沙过去,屋里己听不到任何声响,我知道一切都结束了,包括爹的生命……我的眼泪再次涌了出来,心里不断祷告∶“爹,永别了,你一路走好,以后每年清明,我都会多烧纸钱给你的。”过了不久,妈和来喜抬着爹的尸体走了出来,爹满头是血,双眼圆睁,样子十分恐怖,我把手塞进嘴里,不让自己哭出来。妈浑身是血,满眼凶光,恶狠狠的说∶“骚婊子,愣在这里干什么?还不进去把血迹擦干净,如果我回来时你还没清洁干净,把你也杀了。”说着瞪我一眼,和来喜一起抬着尸体向后山走去。我跑进屋里,看到满地是血,可以想象刚才打斗的激烈,我一边哭,一边擦洗四处飞溅的血迹。心里充满懊悔,我恨自已软弱,害了爹的性命。半小时之后,妈和来喜气喘喘走进屋来,来喜埋怨说∶“为什么不让我多扔几块石头,要是那老狗还未死怎办?”妈擦着脸上血迹∶“你听不到没声音了吗,还扔什么石头?我们还有很多事要做呢。”来喜问∶“现在我们该做什么?”妈说∶“先梳洗一下,然后换过衣服,再去大喜、二喜家,告诉她们爹失踪了,要她们帮手分头去找。”来喜担心的说∶“只怕她们不肯相信。”妈说∶“事到如今,我们已没有退路,只能这样做了。”妈和来喜洗过澡,连夜赶到大姊、二姊家去,临行前,妈把沾满血迹的血衣掷给我,阴沉沉的说∶“把它烧了,如果你胆敢捣鬼,小心你的狗命。”白三喜叙述着父亲被害的经过,眼里仍不时流露出惊恐神色。刑天问∶“张玉兰跟白来喜是什么关系。”“母子关系。”刑天心想,这个女人神情痴呆,一定是被父亲的惨死吓疯了。他耐着性子说:“你听清楚,我是问张玉兰跟白来喜,两人之间有什么不正当的关系?”白三喜终于明白刑天的意思。她说:“妈和来喜经常做灰事。”“母子?”“是的。”刑天没有再问,他经手办理的案件无数,其中涉及人伦的也不少,但都只是些表兄妹、堂姐弟、继父母之类的案件。有着真正血缘关系的案很少,“母子”,今天是首例,而因奸谋杀亲夫(父)的母子案,更是前所未闻,他想∶这到底是一件怎样的奇案?刑小红停止笔录,心里有着父亲同样的疑问。对“母子”这个犯罪名词,她只是在刑法教材上看过,虽然也知道在外国不乏这样的记录案例,但她不相信,在中国这个观念封闭的国度里,会有这种颠倒人伦的奇特现象出现。一直以来,她都认为“父女恋”已是的最高极限,“母子”只是一种想象,一种满足幻想的意淫,现实生活中不可能存在。如今竟然让她碰上,感觉就象探险家,意外发现宝藏一样令人兴奋,她很想知道,案中的母子到底是怎样的。她偷看父亲一眼,脸额一阵发烫,她想起十年前发生的事,那一晚的行为,算不算是?当然,可以换个文雅的说法,说是“父爱”。但无论怎样解释,都不可否定,她和父亲真实了。“”对她来说并不陌生,她曾查阅所有可以查阅的资料,寻求“”词义的解释,说真的,她并不反感,甚至爱上,因为这样可以让她联想到对父亲的爱。刑天不知道女儿在胡思乱想,当然也无暇细想这些。他问白三喜∶“张玉兰跟白来喜,是什么时候开始的?”白三喜摇摇头∶“不知道。”“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去年夏天。”“怎样发现?”“去年夏天,确切日期我已记不起来。那晚天气很热,半夜醒来,再亦不能入睡,正当我辗转难眠的时候,忽然听到来喜跟妈说话。来喜问∶“妈,你睡了吗?”妈笑道∶“傻瓜,妈睡着还怎跟你说话,这么晚了,为什么还不睡?”来喜说∶“天太热,睡不着,想跟妈操bī。”妈说∶“睡觉前才操过几轮,怎么现在还要,你不累吗?”来喜说∶“闷得慌,没事干,就想操妈的bī。”妈笑骂道∶“你真是一只馋猫。”来喜很高兴∶“妈你同意了?”妈说∶“对着你这个大屌王,妈能不同意吗?”来喜说∶“我过你炕好吗。”妈说∶“三喜睡在旁边不方便,还是我到你炕上去吧。”妈说着轻轻走下炕,摸黑来到来喜炕头,然后开始脱衣服。那晚月色很好,透过窗外射进来的光线,我清楚看到妈的,妈的nǎi子很大,只是有些下垂,象两包莜麦挂在胸前,很不好看,我不明白来喜为什么会喜欢,趁着妈转身的机会,我看到她的下体,不是很清楚,只看到黑黑一大片,我知道那些全是妈的阴毛,那东西乱乱一大团,很难看。就在我胡思乱想的时候,妈把脱好的衣服轻轻放在来喜炕前,转过身朝我看来,我吓得紧闭双眼,一动不敢动,妈以为我睡着,放心地替来喜脱裤子,她的呼吸很急促,似乎有点迫不及待。来喜的裤头被妈解开,裤子一下子掉到脚跟,我看到来喜胯间很多毛,乱蓬蓬长满四周,那根坏东西很大、很粗壮,长长的竖立起来,象一根舂麦大木棍。妈看见一下子忘了形,抓住迫不及待往自己嘴里塞。来喜则双手揉着妈两只松软肥大的奶房。”刑天黑沉着脸,打断白三喜的叙述∶“这些肮脏下流的情节,不用说得那么详细,你只要说以后发生什么事就可以,记住,粗俗下流的词语不能再说。”白三喜呆住了,脑子一时转不过弯,竟然不知怎样回答。刑天显得有点不耐烦,最终打破沉默,无奈的说∶“你继续地说吧,有什么说什么。”白三喜如释重荷,松一口气。“妈爬上来喜的炕头,岔开两条大腿躺着,来喜趴在妈的肚皮上,用手握住黄瓜般粗的坏根,塞入妈下身肉缝里……”刑天皱着眉头看着女儿,刑小红早已羞红面额,她虽己为人妇,并曾和父亲,感情上也接受这种行为,但听了白三喜的表述,还是感觉非常失望。在她心目中,“”是爱的化身,是神圣不可侮辱的……然而,白来喜母子畜生般的发泄,打破她对母子的美好幻想。她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追求完美的个性,使她对粗俗的东西有一种本能的抗拒。当警察多年,经她亲手记录的大案不少,但却从未遇到象今天这样辣手的问题,这算是什么供词?如果按白三喜所说完整记录,都快变成淫秽小说了。她手拿钢笔,看着记录用的便笺,不知如何落笔。刑天看着左右为难的女儿,笑问∶“怎么?不知道如何下笔?”刑小红尴尬地点点头,刑天严肃的说∶“事实是怎样就怎样记录,只要做到这点就行,既于内容,没什么好顾忌的,就象医生面对病人不会难为情一样,这是我们的工作,明白吗?”父亲一番话令刑小红茅塞顿开,顾忌全消,只见她提起钢笔,龙飞风舞,快速补上写漏的词句。刑天微微一笑,从衣服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根点着,深深抽吸一口,吹出一连串烟圈,继续听白三喜的讲述。“来喜把他的坏根塞入妈那地方后,好长时间都没说话,妈也没有说话,两人只是搂在一起呼呼喘气,来喜屁股一翘一翘,拚命在妈的肚皮上来回动弹,过了很久才停止下来。妈喘着粗气问∶“怎么停了?”来喜说∶“刚才实在忍不住泄了,要等一会儿才能再硬起来。”妈又问∶“你都尿在里面啦?”来喜点点头。妈有点不高兴∶“说了多少次,要你尿在外面,你就是不听。”来喜笑嘻嘻的说∶“尿在里面跟尿在外面有什么分别?妈也50多岁的人了,难道还会把肚皮弄大不成?再说,刚才你那样狂热,一刻喘息功夫也不给我,我又怎能支持长久?”白三喜说到这停下来,喝了口开水,继续说∶妈听了来喜的话,忍不住打他一下,笑骂道∶“难道你就不狂热?你的屌又大又硬,只差一点没把妈捅死,现在倒会说便宜话。”来喜听了只是嘿嘿的笑。妈说∶“你就好好歇息吧,不过,等一会儿可不许这么早泄,你爹那老不死,赖在家里,一个多月不出门,我都快要饿死了,来喜今天如果不喂饱妈,妈可要咬人了。”来喜问∶“妈要吃多少次才饱?”妈回答∶“最少也得四次才行。”来喜嘻嘻笑道∶“妈真能吃,怪不得你的bī会松垮垮的。”妈生气的说∶“我的bī还不是你插松的?还好意思说。”说完伸手要打来喜,来喜趁机搂住妈亲嘴亲nǎi子,妈让来喜亲得很兴奋,唔唔啊啊叫个不停。大概过了十分钟,来喜忽然放开妈说∶“我的屌屌又硬了,妈躺好别动,我来了。”妈听了很高兴∶“真的?呵呵,来喜你真来劲,这一回可要好好干,只是一定要记住,千万不能再尿在里面,万一有个差池闪失,妈的老脸就没地方搁了,所以还是小心点好。”来喜只是唔了一下不说话,接着就传来来喜急促的喘息和妈沉重的呻吟,我知道他们又干上了。事后,妈和来喜对我说∶“那晚你在偷看,别以为我们不知道,知道就知道,我们也不隐瞒你,只是,如果你胆敢向外人透露半点风声,把这事张扬出去,我们可不放过你。”来喜还抽出一把尖刀,在我面前不住晃动,吓得我连气都不敢喘。我这才知道,那晚装睡偷看的事被妈识破了,怕我守不住秘密,说漏嘴对他们不利,所以才连同来喜恫吓我。最终,妈还是不相信我,就在这件事发生一个月后的某天晚上,妈和来喜再做灰事时把我也毁了。白三喜说到这里,泪水象断线珍珠,掉个不停,情绪却出奇平静,只是偶尔传出几声轻轻抽泣。她擦去泪水,继续说∶“从那天起,妈跟来喜的灰事变得公开,就算在我面前也毫无忌旦,只要爹不在,他们就干,不论白天还是晚上,门还没关上便脱得一丝不挂搂抱一起,有时连炕也懒得上,滚倒地上就干,后来只要有机会,他们便不顾一切的,好象两条发情的疯狗。有一回田里翻地,来喜回家帮手。妈己半个多月没见来喜,看到来喜,比拾到天上掉下来的金元宝还高兴。我知道,来喜回来翻地是假,找机会跟妈鬼混才是真的。果然不出所料,来喜下田还干不上十分钟便扔掉铁锹喊累,妈心疼得不得了,掏出毛巾替他擦汗,来喜趁机搂往妈的腰,见妈没有反对,干脆解开妈的衣扣,伸手入怀,摸玩妈的。妈见来喜越来越过份,这才紧张的说∶“大白天,让人看见就麻烦了,妈答应你回家再干,好不好?”来喜说什么也不肯答应,强行扒开妈的裤头。妈不敢拒绝,又不敢光天化日下剥光衣服,最后只好穿着上衣,下体。同时,还把我赶到一边把风放哨。来喜象一头发情烧红眼的公狗,不等妈垫好屁股,迫不及侍爬上妈的肚皮,屁股一翘一翘,干起那丑事。妈既紧张又兴奋,忍不住呻吟起来,不过却没忘记催促来喜快点完事。但来喜却象吃错了药,老是不泄。妈急得浑身大汗,又怕来喜不高兴,所以也不敢过份催促,来喜假装不知,尽情地翘他的屁股。我看到妈身上的汗水越冒越多,最后变成刚从水中捞上来似的。来喜翘动的屁股忽地停了下来。妈问∶“尿了?”来喜趴在妈肚皮上无力地点头,妈如释重负笑了起来。来喜自从地里搞了妈,似是尝到甜头,上了瘾,以后有事没事,总爱拉上妈到田边地里打上一两回野战,用他的话说,这才有味来劲。来喜跟妈,就这样不分日夜的干,也不知他哪来的好精力,有好几回,玩了妈之后还说不顶瘾,不畅爽,妈已让来喜搞得精疲力尽,实在应付不了,为了脱身,便叫那畜生来搞我。我死活不肯,他们就撕光我的衣服打我,直打到我不敢反抗为止。我被来喜那畜生强奸,每一次,妈都在旁边笑着看,有时还帮那畜生整我。去年11月份中旬一个周末,来喜休息,刚从农机站回家,还没坐热屁股便缠着妈干那灰事。当时妈正在灶头煮饭,被来喜抓乳捏bī一番搅弄,顿时煮不成饭。妈怕饭煮糊了,便劝来喜多忍耐一阵子,等灶头熄火再满足他,来喜淫兴大发,说什么也不答应,妈让来喜缠得没有办法,看到我刚从地里收工回来,就象见到了救星。妈要我顶替她,先满足来喜的淫欲,我又累又渴,死活不肯答应。妈发起火来,放下灶头的活帮来喜整我,他们剥光我的衣服。我拚命反抗,来喜的yīn茎怎样也插不进我的身体,妈看到来喜急得满头大汗,恨我不遂她意,狠狠打了我几巴掌,我被打得昏沉沉不知事,妈用力按住我双手,要来喜趁机强奸我。正当来喜那畜生,发狂糟蹋着我的时侯,爹从地头回来,见此情景,气得跟来喜撕打起来。爹不是来喜对手,被来喜打了几拳,揍出一鼻子血,一怒之下跑到大姐家去了,爹走后,妈饭也不煮,和来喜一起死命的整我,有好几次,还把我打得昏死过去。白三喜擦去眼角泪水,抽泣道∶“来喜和妈不停的淫乱,并不时强奸我。来喜这畜生,有个特别嗜好,喜欢女人帮他舔卵吮屌。妈每次都会很顺从,只是吮累了便要我接口。来喜这人不讲究个人卫生,有时候一个星期不洗一次澡,那东西又腥又臭,让人恶心呕吐。妈不嫌脏,我却不可以,每次闻到那股臭味,我都会感觉难受得要死。我不肯吮舔,妈和来喜就往死里打我,我被他们打得没有办法,最后只好答应。我真的被打怕了,到后来,只要来喜需要,我便帮他吮舔,虽然他的yīn茎很脏很臭,但我也不再在乎这些,反正已经麻木了。去年12月28号,也就是出事前一天夜里,妈和来喜又在干灰事,搞了大半夜才歇息,睡觉前,妈对来喜说∶“今天大喜又回来了,还劝说我和你的事,鬼整的,这不是狗捉耗子多管闲事吗,当时我把那骚货臭骂一顿,还赶了回去。到现在,我想起心里还有气,大喜那骚货知道什么,还不是那只老狗跟她说的,我说来喜呀!我们真要想个法子才行,不然让你老子一张鸟鸦嘴到处乱说,我们的名声就更臭了。”来喜说∶“想让那老狗不开口的办法只有一个,就是象妈说的那样把他拾掉了。”妈说∶“这件事我亦想过,但总下不了决心,杀人毕竟是掉脑袋的事,妈还不想死,还想跟你快活多几年。”来喜问∶“那我们咋办?”妈叹气说∶“见一步走一步吧,如果那只老狗不是太过份亦就算了,跟他斗了几十年,妈也累了,妈已没有什么奢望,只要来喜不嫌弃妈,妈就心满意足了,至于那只老狗,就让他跟着大喜吧……”12月29号,爹从大姊家回来,跟妈和来喜吵了一架,最后悲剧还是发生了。”************刑天听完白三喜的叙述,问了一句∶“张玉兰跟白来喜的奸情,白金龙知道吗?”白三喜点点头。刑小红把供词记录递给父亲,刑天仔细看了一篇,然后站起来,走到白三喜面前,把记录递给她∶“这是你叙述的原始记录,你看看有什么地方需要修改的?”白三喜双手发抖,接过记录,逐字逐句从头看了一遍,摇摇头示意没有意见。刑天双手插在裤袋里,在审讯室内度着碎步∶“如果记录没有遗漏,你就在上面签个名、按个指印确认有效吧。”白三喜没有异议,一一照办,女警最后把白三喜带了出来。刑小红看着那份由自己亲手记录的供词,心里极不是滋味,刑天笑问∶“怎么?感觉很尴尬是吗?”刑小红俏脸微红,啐道∶“这女人脑子一定有问题,爸爸你看,她说的都是些什么供词?乱七八糟,还要我如实记录,感觉就象写淫秽小说,如果不是爸爸提审,换转跟别的男同事拍挡,那真是尴尬死了。”“嗯?跟别的男同事拍挡就尴尬,跟爸爸拍挡就不尴尬?呵呵,这是什么道理?”刑天笑咪咪的看着女儿。父亲的明知故问令刑小红更加羞困,轻轻捶打父背,撒娇道∶“爸爸就是喜欢捉弄人,如果再这样,我就不理睬你了。”刑天只是呵呵的笑,等女儿撒娇够了才说∶“这么一点点内容就感觉尴尬?真是傻闺女,精彩的好戏还在后头呢,你就等着看吧。”好戏还在后头?这算什么好戏。刑小红心想∶“这种猪狗一样的媾合,简直令人恶心,还说是精彩,也不知道爸爸是怎样想的。”她看着父亲不再说话。女警把第二个嫌疑人,白金龙老婆张玉兰带进审讯室。张玉兰的手下意识理弄一下凌乱的头发,一脸死灰颓坐椅子上。刑天跟往常一样,并不急于开口,而是趁犯人惊惶未定之际,仔细观察对方的表情变化,从中找出不易被发现的线索。张玉兰中等个子,是一位身体结实、体态略为丰满的中年女人。开始斑白的双鬓,证明她经历了无数的风霜洗礼,一副典型塞外农妇打扮,没有人会相信,这样一个外表朴实的女人,竟会是一个放荡凶残的淫妇。张玉兰低垂着头,回避着刑天敏锐的目光。刑天抽吸一口香烟,然后看着张玉兰的档案材料问∶“你叫什么名字?”“张玉兰。”“年龄?”“50!”“现居住址,文化程度?”张玉兰抬头看了刑天一眼,随后低声回答∶“沟门乡大牛庄,没读过书。”面对警察的连串提问,张玉兰竟然对答如流,丝毫不见胆怯。刑天不敢轻视,为了防止这个女人耍赖,于是直接了当的问∶“张玉兰,你知道为什么要拘审你吗?”张玉兰出奇的平静,回答更是出人意料。她回答∶“因为我跟来喜把他爹弄死了。”刑天感觉不可思议,原以为这个女人会百般抵赖,想不到却如此坦白,真是前所未有的事。这只能说,张玉兰早有接受今天结局的心理准备,所以才不狡辩砌词。刑天乘势追问∶“你为什么要杀害白金龙?”“那老不死经常喝酒误事,宁愿荒废田地亦不干农活,家里环境本来就不好,他还经常偷钱去喝酒,还打我,我受不了这口恶气,就和来喜把他往死里弄。”“用什么凶器?”“是镰刀,用镰刀劈的。”“谁劈的?劈了几刀?劈在什么地方?”“是我要来喜劈的,他劲大,老不死不是对手,来喜总共劈了四五刀,全劈在他爹头上。”“白金龙当时是否已死?”“当时没有呼吸,象断了气,但当我们把他扔进后山菜园那口枯井时,他忽然醒来,还妈呀妈呀的吼叫。”“为什么要把白金龙往枯井里扔?”“怕村里人发现,所以把他扔进枯井灭口。”“这是你的主意吗?”张玉兰点头说是。刑天追问∶“你说白金龙被你和白来喜扔进枯井时还没有断气,当时你们怎样做?后来又做了什么?”“我们把那老不死扔进枯井,发现他还没死,来喜很害怕,搬来石头往枯井里扔,我听到枯井的叫骂声停止,便对来喜说他爹已死,不要再扔,办正事要紧。”“办什么正事?”“为了制造假象,我和来喜分别赶到大喜、二喜家,告诉她们,那老不死疯病发作离家出走了,至今未归,要她们帮手四处寻找。”刑天翻看一下白大喜和白二喜的个人材料,问∶“她们反应怎样?相信吗?”张玉兰回答∶“我赶到大喜家,大喜说什么也不相信,一口咬定是我害死她爹,我见隐瞒不过,便把实情告诉了她,并要她帮手守密,大喜听了,骂我和来喜不是人,一定会遭报应,我很生气,骂她说,就算我和来喜死了,你这贱货也好不了。大喜当时又哭又骂,象疯了一样,还拿起扫帚,把我赶了出门。刚回家,便见来喜气喘喘的跑回来,我问他怎了,来喜说二喜根本不让他进门。我把大喜的事跟他说了,来喜很害怕,怕大喜把事情捅出去,我安慰他不要怕,说大喜不是傻瓜,她绝对不会自找麻烦,再说,她有痛脚被我们抓住,更不敢乱来。来喜这才安下心来。”刑天迫视张玉兰∶“白大喜有什么痛脚让你抓住?”“大喜跟她爹睡过,两人有路。”“你怎知道的?”张玉兰舔舔干裂的嘴唇,想了想才回答∶“去年夏天,那老不死到大喜家串门,女婿建明刚好跑差外省,大喜看到她爹到来,便很热情地用酒肉款待他,那老不死喝多两杯,趁机把女儿给糟蹋了,这事是大喜事后哭着对我说的,为此我还安慰了她好半天。”“你相信吗?”“相信,因为大喜把她爹屌子的特征,说得丝毫不差,就连上面有几颗痣,也说得清清楚楚,不到我不相信。”刑天道∶“按你所说,白大喜只是被白金龙强奸,并非你所说的有路,通奸跟强奸不同,难道你这也分辨不出来吗?”张兰玉低着头,略加思索才说∶“大喜跟她爹的灰事,我曾亲眼看过一回,是真的。自从听了大喜的话,我的心一直很不舒服,为此没少跟那老不死吵嘴,但他矢口否认,没有证据,一时间奈何不了他。奇怪的是,自从这事后,那老不死不但不有所收敛,相反还增加了串门的次数,而且大喜也象没事发生似的,绝口不再提她爹的事,但我从眼神可以看出,她跟那老不死的关系非同一般,这一来我更加疑心了。有一天,那只老狗借故惹怒我,还没被我骂上几句,拔脚便往大喜家跑。要是平常,我只道他们父女情深,诉说几句也是常有的事,所以一般都不会理会。然而,自从知道那老畜生糟蹋了大喜,心里便象插了根刺,放心不下,于是偷偷跟在后面,打算看个究竟。果然让我看到两人在菜园草堆旁干那灰事。”“当时你女婿在哪?”“他跑差去了。”张玉兰补充说∶“我女婿是县供销社职员,一年到头,难得有几天在家,家计农活,全凭大喜一人操持。那天,那老不死借故跑到大喜家,大喜正一个人地里干活,看到她爹,还没说上两句说,便被老不死拖到菜园,摁倒草堆子旁。”“他们看到你吗?”“当时是正午时分,天热得狠,他们只能躲在背阳处鬼混,有草堆阻隔,加上操bī忘了形,所以并没有看见我。”“你还看到了什么?”“我看到大喜下身那块骚肉,水淋淋湿了个透,中间一道大肉缝两边张开,那老不死趴在大喜胯间,贪婪舔吃着肉缝里的yín水。当时我的心很苦,嫁给这老不死三十多年,什么时侯这样对待过我?大喜是他的亲生闺女,却…这畜生。”张玉兰说到这,忍不住咬牙切齿骂了起来。刑天等她骂了一轮才问∶“你恨他们?”“恨!”张玉兰回答的非常坚决。“当时你想什么?”张玉兰嘴角泛起一丝不易被发觉的笑意∶“我想起了来喜。”“为什么?”“来喜是我的亲生儿子,心头一块肉,只有他才跟我贴心,那几个女儿,都是些不能离开男人的贱货、烂贷,没一个是好人。”刑天不想跟她扯得太远,直接了当的问∶“打死白金龙一事,你事先有没有跟白来喜商议过?”张玉兰点头道∶“商议过。”刑天吸了一口烟∶“商议什么?”张玉兰用手拢拢松脱的发髻∶“有一回,我跟来喜说,不如想办法把他爹了结算了,有他在,我的日子没法过……”刑天突然双目如电,迫视眼前这个凶残女人,他知道案情已转入主题。张玉兰不敢接触对方犀利的目光,低垂着头,有气无力地说∶“那老不死夜里不让我睡觉,欺负我,我恨他。”刑天追问∶“你说白金龙夜里不让你睡觉,欺负你,是怎么回事?”张玉兰蚊声道∶“他的屌子不能起头……”刑天问∶“你是说白金龙有性功能障碍,不能满你的性需求,是吗?”张玉兰的头垂得更低,但却不含糊的点点头。刑天冷不防说了一句∶“所以你就跟儿子白来喜,以满足自己的变态,是不是?”张玉兰被问得手足无措,愕然看着刑天,刑天不容她有喘息机会,再次追问∶“我在问你,你只须回答是或者不是就行。”张玉兰面无表情的点点头∶“是。”“干这灰事,谁的主意?”“是我。”张玉兰的回答,干脆利落,丝毫不用思考。刑天看着张玉兰,心想,这个女人真是小看不得,当即追问∶“你和白来喜总共多少次?”张玉兰努力回忆着,最后还是摇了摇头∶“这些年来,干的次数太多,记不起来了。来喜这孩子,跟我操bī没个准,如果不是站里休息,我们几天也操不上一次,要是碰上来喜休息在家,他一天就操我五六次。反正,只要有机会我们就操,刚开始时,来喜还不大适应,每次都是我主动爬上他炕头,有时碰巧他爹在家不方便,我们便到瓜棚里弄。天寒了,外面风大,受不了便到地窖里弄,来喜力气大,操bī劲道足,每次都把我操得舒舒服服,不象那老不死,还没靠边就泄了,尽扫兴。”张玉兰舔舔干裂嘴唇,继续说∶“到后来,来喜上了瘾子就不用我主动了,去年来喜进了农机站,那里离家远,一来一回几十里路,一个星期只能回家一次,操bī不再象以前方便,来喜却是个性子强的人,有时实在忍不住,便借同事自行车,赶十几里路,回家找我泄火。看着来喜满头大汗回来,精疲力竭赶回去的辛苦样子,我的心很疼,便卖了头猪,给来喜弄来一辆自行车。这样一来,便可以天天回家,又不耽误站里的事。每天来回几十里路,虽然辛苦点,但来喜说,只要能操bī,就算辛苦也值得。”刑天打断张玉兰的话∶“我是问你,你和白来喜,是怎样开始的?”张玉兰双眼闪动欲火,就象说书,滔滔不绝说了开来∶“自从那老不死跟大喜有一手后,便三朝五日往她家里跑,就算偶尔在家,也是心不在弦,每到晚上,宁愿睡在瓜棚,也不跟我同炕,我恨他,骂他,打他,甚至撕烂他的裤头抓他,但那天杀的狗屌却不起头。我又哭又闹,那老不死就跑到大喜家过夜,家里就只剩下来喜一人贴我心,我想,既然你能找大喜,我为什么就不能跟来喜好?从此以后,我开始留意来喜一举一动,他一身浓烈的汗骚味令我兴奋陶醉。来喜是一个粗人,平常做事不懂检点,一天傍晚,我从地里回来,发现来喜正在洗澡,我很冲动,忍不住偷看,却不晓得,自从这一回后,竟然看上瘾。从此每逢来喜洗澡,我便有一股冲动,不看不舒服,而且愈来愈希望他用粗屌狠狠操我的骚bī,越粗暴越好。只是来喜是根呆木头,丝毫不理会我的苦心,又找不到机会表白,只好苦苦忍着。皇天不负有心人,前年五月份的一个周未,那老不死又跑到大喜家喝马尿去了,名为喝酒,其实是趁女婿加班找大喜鬼混。这时我已看上来喜,那老不死是死是活,我也懒得再管,当时我很兴奋,浑身燥热燥热的,我知道机会来了。”张玉兰嘴角泛着微笑,一副甜蜜样子。刑天看得恶心,心想,犯人见尽不少,但象这种死到临头还亳不在乎的女人却是少见。他不想浪废时间,追问∶“我不是问这些,你别跟我们耍嘴皮,我问你,跟白来喜是怎样开始的。”张玉兰回答∶“那天夜里,我主动钻进来喜被窝里,来喜没有玩过女人,头一回很紧张,一时间不知所措,屌屌软软的,怎样也硬不起来,我很焦急,替他吮吸,同时还把他的手按在我胸口上,让他玩弄奶袋子。经过一番努力,来喜的屌屌终于起了头,我怕它不耐久,赶紧握住,塞入我的bī沟子里,那屌屌火烫火烫的,塞进bī里很充实很舒服。由于是第一次,来喜放松不下来,又不懂得控制,抽动不了几下便泄了火。我还没有过瘾,很失望。幸好来喜强壮,没过多久,他那软绵绵的屌屌又硬了起来,我怕他这一次控制不好,于是教他怎样干,但过不了多久,来喜又泄了,不过总算比第一次时间长了些。这一晚,来喜的屌屌总共硬了四次,才适应过来,我问他有什么感觉,这傻孩子,竟然说我的bī水太多,我笑说,如果妈的bī水不多,你操起来怎会舒服。他又说我的bī夹的太紧,我对他说,放松精神,别往那处想就没事。到第五次,来喜终于可以满足我了。”张玉兰恬不知耻的讲述着她的淫史,刑天不想听她罗嗦个没完,打断她的话∶“废话少说,你老实交侍,为什么要杀死白金龙。”张玉兰恨恨的说∶“我对那老不死早已失去信心,只要他不多管闲事,我也懒得管他,只是他却不识好歹,要告来喜强奸三喜,我才有了毁了他的打算。我不想这老狗把来喜害了,而且有他在,始终是件心事,操起bī来总不畅意。我想,要和来喜长期好,只有毁了那老狗才行。”“你有没有指使白来喜强奸白三喜?”“有。”“为什么要这样做?”“有一次干灰事,让三喜撞上了,我怕她嘴疏漏了底,于是便让来喜把她干了。”“以后呢?”刑天喝一口水,不紧不慢的问。张玉兰回答∶“以后,来喜又干了三喜好几次,直到她不敢再反抗,我才放下心来。”“你不知道这样会毁掉自已女儿吗?”“我知道,但我不能让三喜把我的好事砸了。再说,三喜这骚货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老帮她爹跟我呕气,还鬼迷心窍的喜欢上她的二姐夫。”张玉兰舔舔龟裂的嘴唇,刑天叫女儿替她倒了杯开水,张玉兰说声谢谢,接过喝了一口,继续说∶“那天地里回来,看到三喜被她二姐夫哄得脱光衣服趴在炕上,要不是我及时赶到,早让张有旺那小子吃嫩口了。我想,女大不中留,女人就是贱命,贼心外向……”“胡说八道!谁说女大不中留,谁说女人贱命,什么是贼心外向?语无论次,不知所谓!”刑小红听不下去,忍不住大声斥骂起来。张玉兰看着刑天,不敢作声,刑天对女儿说∶“这么激动干什么?不要激动嘛。”随后对张玉兰说∶“你继续讲吧。”张玉兰说∶“当时我想,与其让张有旺那小子吃嫩口,为什么不让我家来喜吃,三喜是他亲妹子,肥水不流别人田,自己人干总比便宜外人好,我把想法跟来喜说了,来喜很高兴……”************刑天问完口供,让张玉兰在供词上签名按印。张玉兰突然问∶“来喜呢?他没事吧。”刑天放下手中记录,看着她没作声,张玉兰象预感到什么,一脸死灰,绝望的叹口气∶“我有最后一个要求。”刑天问∶“什么要求?”“我想见见来喜,我要和他再睡一次,这孩子,每晚都要我帮他吮屌才肯入睡,现在我不在他身边,怕他睡不着。”刑天听得目瞪口呆,做梦也想不到,这个女人死到临头还会说这种毫不知耻的话,心里不禁骂了句“不知所谓”。他冷冷的说∶“放心,你们母子终会在一起的。”************张玉兰被狱警押了下去,刑天心情异常沉重,这到底是件什么案子?办案几十年,还是头一回碰上,虽不敢说后无来者,但说前无古人,恐怕一点也不为过。“爸爸,我看这案子是没法记录了。”刑小红拿着那叠记录,气鼓鼓的说∶“这都是些什么供词?乱七八糟,满纸bī、屌,比淫秽小说还下流,要是给领导看了,真不知会有什么反应,记录这种下流的供词真丢人。”“嗯,有条不紊,记录得不错,小红的业务水平愈来愈高了。”刑天看着女儿的笔录称赞起来。刑小红生气的说∶“我都快气死了,爸爸你还有心思说笑,真是的……”刑天放下笔录,看着女儿∶“爸爸理解你的心情,但这是工作,如实记录是我们的职责,知道吗?”刑小红道∶“但,这……”“好呐,负气的话就别说了,我们继续工作吧,现在该轮到男主角出场了。”刑天从烟盒里抽出另一根香烟,慢条丝理点上,深吸一口才说∶“把白来喜带进来。”白来喜见到公安,已经知道等待他的命运是什么。他避开刑天锐利的目光,局促不安的移动着身体,但很快又平静下来。“你叫什么名字?今年多大?在那工作?”“白来喜,今年二十二岁,农机站机修工,高中毕业。”刑天已掌握案情经过,也就不再跟白来喜绕圈子,话锋一转,开门见山的问∶“你杀死白金龙的事,事前跟谁商量过。”白来喜不停搓着双手,额上渗着汗水,哆嗦道∶“事前跟我妈商量过,把爹打死后,我和妈分别到二姐、大姐家去,假装寻找。我赶到二姐家,二喜骂我们全家没一个好人,我还没把话说完,便被她连推带打赶了出门。”刑天问∶“白二喜为什么要赶你走?”白来喜用舌头舔舔嘴唇∶“因为她恨我,恨我们一家。”“为什么?”白来喜支吾其词,不敢作答。刑天目光如电,迫视着他,严厉的问∶“回答我,为什么?”白来喜面额的汗水愈冒愈多,身体不停哆嗦,因为半天,却说不出所以。“因为你曾强奸过白二喜,对不对?”白来喜象只瘪了气的皮球,瘫软下来,有气无力的点点头。刑天问∶“你是怎样强奸白二喜的,为什么要强奸她?”白来喜看着刑天,又看看刑小红,没有说话。刑小红知道他的意思,说∶“你有什么话尽管说,我会如实的记录。”刑天严肃的说∶“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何去何从,你自已选择吧!”白来喜擦去面额的汗水说∶“妈告诉我,二姐夫想吃三喜嫩口,我受不了这份气,跑去找他算帐,张有旺那兔崽子怕我揍他,闻讯一早溜了,家里只剩下二喜一人。我这个二姐,性情非常古怪,从小到大,只喜欢一人独来独往,不理别人的事,亦不让别人理她的事。一直以来,我们姐弟的感情并不怎好。她看见我,一脸不高兴,问我来干什么,我说明来意,想不到她却说∶“我怎知道张有旺死去那里了,要找,到别的地方去找,你们的事自己解决,别来烦我,这些猪狗的事,我不想听亦不想理,你走吧,我还有很多活要干,没空也没有闲饭招侍你。”说着理也不理独自走了。当时我气歪了脖子,心想∶“你老公想吃三喜嫩口,你却哼亦不哼一声,相反怪责起老子来,三喜是你的亲妹子,你不帮她,还怪她不自爱,世上哪有你这种手指曲外的婆娘,岂有此理,今天不让你尝尝老子的厉害,你两公婆还不知道马王神原来是三只眼。”我愈想愈气,一路尾随,跟着二喜来到莱窖。二喜转过身,瞪着我∶“你怎还不走,赖在这里干什么?我不是说过没闲饭招呼你吗,你还是回去吃妈的软饭吧,你告诉妈,自己都管不好,就不要去管别人,你劝她先管好自已再说吧。”我听了很光火,大声骂她∶“骚婊子,老子操你的臭bī。”二喜哼了一声∶“对,我的bī臭,妈的bī香,你还是赶紧回去操你妈的香bī吧,现在她已洗得香喷喷,等着你去操呢。”我恶狠狠的说∶“你胡说什么?”二喜鄙视的说∶“若要人不知,除非已莫为。”我想不到她会知道我和妈的事,一时慌了神,结结巴巴的说∶“没有,我们没有……”二喜冷笑说∶“你们有没有,关我什么事,用得着跟我解释?哼,你是什么好东西?敢做不敢当,根本就不配做男人,走吧,回去找妈撒桥去吧,不要再赖在这里献丑丢人了。”二喜的冷嘲热讽,令我感到难堪,恼羞成怒的冲上前去,狠狠打了她一个耳光。二喜被我打得发晕,好一阵子才清醒过来,扔下手中莱干,扑上来,发狂地撕扯着我的头发。我受疼不过,拚命的推开她,无意中撞上她的nǎi子。可能是刚洗过澡,二喜没戴文胸那玩艺,所以触手处软绵绵的。二喜以为我故意占她便宜,更加生气,失去理性的撕打着我,招招狠毒要命。我让她打得火上,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把她摁倒在地,强行剥她的衣服。二喜身高有一米七四,比我矮不了多少,身体健壮,力气很大,所以要脱她的衣服很不容易。我撕她的裤子时,她发狂地咬我,还一把一把的扯落我的头发,我急红了眼,狠狠打了她一拳,把她打晕在地,这才能够顺利扒光她的衣裤。二喜两只nǎi子很大,比妈的还大一半,奶头有五分硬币那么大,紫黑色,样子怪吓人的。当时我很兴奋,屌子硬得发烫,抓住二喜的nǎi子死命的搓,那东西很柔软,玩起来手感很好。当晚月色不错,我能很清楚看遍二喜全身,她的骚bī很大,肉很厚,面积比我手掌还大。妈的bī我一只手就能把握,但二喜的却不行。而且毛太多,乱蓬蓬、黑压压一大片,连大腿根都长上了,好不容易才找到那条被毛遮蔽住的肉缝。把屌子插进去,没有什么紧迫感,这一点,妈比二喜好多了。二喜被我插得死去活来,又哭又骂,我不管她,只是发狂地操她。我知道已经势成骑虎,不干白不干,干脆操个痛快,也不知搞了多长时间,最后,二喜连爬起来的力气也没有了。她的声音嘶哑,泪水流干了,双眼怨毒的盯着我,咒骂道∶“你这天诛地灭的畜生,我一定要放长双眼,看你将来怎样个好死。”二喜的目光好恐怖,我又恨又怕,打了她一拳,踢了她两腿。她也不反抗,反而哈哈大笑,眼神更加阴森怨毒∶“畜生,你怕了吗?”我的确感到害怕,害怕见到她那可以杀人的目光。我的心跳砰砰加速,当下也顾不上反驳,提起裤子,一溜烟跑回家去,把事情经过告诉妈。妈并没有骂我,相反还说我做得对,只是要我日后少去招惹二喜。妈说,二喜是一个泼妇,天不怕、地不怕,这种女人烂到了底,少惹为妙。由于搞了二喜一晚,我的屌屌又精又泥,很不舒服,妈便亲自烧开水,为我清洗……”“你为什么要杀害白金龙?”刑天不想再听白来喜的废话,于是一针见血的问。白来喜颤抖加剧,双眼下意识看看四周环境,然后低垂着头说∶“在爹死前半年的一晚,妈叫我到她炕上操她,我们脱光衣服,正想干那灰事,爹突然从门外撞了进来,我们估计不到他会这时侯出现,一时间忙了手脚,受了惊吓,我的屌屌一下子软塌下来。妈正在兴头,被爹撞破好事,又恨又恼,虽然理亏,却丝毫不怯,以攻为守的大骂爹是狗杂种,老不死的畜生,坏了她的好事。爹看到我爬在妈身上,全身一丝不挂,已知发生了什么事,不觉又急又怒。他不敢骂我,却指着妈的鼻子破口大骂,骂妈老不要脸、臭婊子、千人插万人压的骚母猪。妈让爹骂得脸皮没地方搁,恼羞成怒,跳下炕,冲上前就要跟爹拚命,爹一把推倒妈,抬起脚,往她胸口乱蹿,妈被踢的滚来滚去,又哭又叫。我看到妈被打成这样,心揪着疼,跳下炕,一脚将爹踢翻,冲上去摁住他就打,爹不是我的对手,三两下功夫,就让我打得鼻青脸肿,爹骂我是畜生,我就一边打一边骂他老而不,打累了才歇手,爹又气又怕,爬起来,连夜跑到大喜家去了。妈从地下爬起来,顾不得拍去身上尘土,搂住我又亲又疼,夸奖我是她的好儿子,还要我马上和她干那灰事,我说爹刚走,只怕等会儿还会回来。妈说∶“他让你揍了一顿,今晚那敢再回来,就算他敢回来又怎样?难道可以阻止我们不成?老娘就是要那老不死看着咱娘俩怎样操bī,气死他。”我说∶“爹真的不会回来吗?”妈说∶“那个老杂种,这时恐怕早已躺在大喜家的大炕上了,又怎会再回来?”我听妈这样说,也就放了心,妈伸手捉住我的屌子,那东西早已硬硬的竖了起来,妈比我更饥渴,用一对nǎi子夹住我的屌屌,拚命的来回擦动,那种感觉,很舒服亦很难受,于是把她按倒在地……妈见状,知道我要爬她,急忙忿开两条大腿,我看到那块骚bī湿漉漉、水淋淋,yín水不住往外流,兴奋的把屌屌插进去,感觉滑腻腻,很爽很舒服。”刑天打断白来喜的话∶“这些不用再说,你只要交待以后的事就可以。”白来喜道∶“自从我打了爹,从此就起了歹心,我知道,爹撞破我和妈的灰事,一定不会就此了事。虽说我不怕他,但有他存在,感觉总有根刺,跟妈操bī,也不再象以往那样畅爽,我感到很烦躁,很想把爹干掉,又怕妈不同意,因此迟迟不敢下手。有一回,妈和我干完灰事,问我为什么闷闷不乐,有什么不开的事?我把想法告诉她,妈出奇的支持我,并说不用怕,如果出了事,她替我顶命。这一晚,我特别来劲,可能是放下心事缘故,一连操了妈四次,每次都把她操的死去活来,妈很累,却很开心,说这样的生活才过得滋润有意义。”刑天问白来喜∶“你跟张玉兰的,什么时侯开始?过程怎样?”白来喜表情木讷,象讲叙一个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故事。“前年夏天一个周未,爹象往常一样,一大早就溜到大喜家里喝酒,三喜被二喜叫了去,家里只剩下妈和我两人。要是平时,妈一定会大吵大闹,那天脾气却出奇的好,还亲自开灶,烧了几手好菜。当时我还感觉不到什么,吃饭时候,妈怕我饿坏似的,一个劲往我碗里挟菜,看到我吃的津津有味,很开心的说∶“慢慢吃,不要焦急,今晚只有妈和来喜两人,怎样吃都可以,你想要什么,妈都依你,妈一定不会让来喜饿着、失望的。”说完看着我,神经兮兮的笑了起来。我感到莫名其炒,停下筷子,看着她,傻乎乎的问∶“妈你咋啦?话说怪怪的,让人听不明白。”妈喝了点酒,挟起颗花生米放进嘴里,边吃边说∶“妈说的话你真的听不懂?”我摇摇头,妈不再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劝我吃菜,我更加奇怪,问她∶“妈,你今晚怎了?”妈笑咪咪的问我∶“妈对你好不好?”我不加思索的说∶“好啊!当然好了。”妈说∶“如果你爹不让妈开心呢?”我挠着脑勺,为难的说∶“这就难办了,不过只要能令妈高兴,我什么都依你。”妈很开心,眉开眼笑的说,只要我有这份心,她就放心了。妈忽然微咪着眼,脸带酒意问我∶“来喜今年多大?”我心里好笑,妈一定是喝醉了,怎会自己儿子多大都记不清楚的。我说∶“妈怎忘了?我今年快20了。”妈哦了一声,突然笑道∶“不知不觉,来喜已经是个20岁的小伙子,好,好,好,可以玩女人了。”我的脸“涮”的全红透,虽然我也喜欢听和说粗话,但从妈的嘴里说出来,感觉还是有些尴尬。妈却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笑道∶“傻孩子,怕什么,看你害羞的,不知道女人是啥样子,怎样娶媳妇?”我负气的说∶“现在连个女朋友都没有,还说娶什么媳妇,要造梦,时间还早着呢。”妈摇头说∶“未娶媳妇就玩不成女人?谁说的,真是傻瓜,你不知道玩女人的法子有很多吗?”妈充满挑逗的话,令我勃发,我兴奋的说∶“妈你有什么好法子?”妈笑得有点淫荡,色迷迷的看着我∶“你真的很想玩女人吗?”我尴尬的说∶“都20岁的人了,连女人味是怎的都不知道,说不想是骗人的。”我以为妈要帮我提亲,所以也就把心里话说了出来。妈一本正经的问∶“来喜,你说妈老不老?”我不明白提亲跟妈妈老不老有什么关系,于是不以为然的说∶“妈怎算老,象你现在这种年龄的女人,最成熟,也最吸引人的。”妈很高兴,放下碗筷,小声说∶“你不是很想玩女人吗?既然妈还不算老,妈就让你玩一回怎样?”说着站了起来,猛的拉开衣襟,露出一双跳跃不停的nǎi子。我感觉双眼发眩,口干舌燥,虽然也曾偷看过几个姐妹洗澡,但如此近距离接触女人的nǎi子却是头一回。妈双手棒着自己的肥奶,挑逗我说∶“来喜喜欢吗?只要你点头,妈就让你玩,随便怎玩都行。”我全身血液全往脑门里涌,晕乎乎,分不清东南西北,下身的屌子冒起头来。我知道,只要我点点头,妈就会毫不犹豫的把nǎi子塞进我手里。但我可以这样吗?她可是我的亲妈呀。妈可能不想把我迫得太急,掩上衣襟说∶“妈也不想迫你,来喜你先考虑一下吧,想好了再告诉妈,只要你愿意,妈不单让你玩nǎi子,就是陪你上床,给你操bī亦没意见……”( 可爱 http://www.mianhuatangxs.com/8_8319/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