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可爱 > 母戏
    淫母性戏第一夜

    游淑蕙:卅五岁,寡妇,短发,身材丰满,确有着娃娃脸,丈夫十年前发生意外后,靠收楼下一个便利商店的房租过活。

    王干修:十五岁,游淑蕙的儿子。

    在半废弃一个公园里,一个隐密的游乐建筑之中,有着避难用的地下室,空间不大,有如四个教室般大小,这个地下室,除了一些人知道外,没有人发现,它被一道铁门锁上,门附近又杂草丛生,因此不容易被发现,不过,却成了一个特殊嗜好的人聚集的地方。

    干修「吗,快点啦,要开始了。」

    淑蕙「知道了啦。」

    淑蕙和干修在走在公园里,一步步往隐密的地方前进,因为这天,有一场小孩和小孩的妈妈才知道的宴会,二人进入了地下室,里面已经有十多位小孩和其母亲,已经在场,等候着时间的到来。

    八点卅分,宴会开始了,该到的已经都到了,十七个小男孩和十七的小男孩的母亲,已经齐聚一堂了,这一天小男孩要玩的游戏,叫做交换母亲。

    所有的妈妈开始脱下衣服,直到自己一丝不挂后,从自己戴的皮包里,拿出一条特殊的内裤-贞操带,然后靠着墙壁,坐在地上,张开着大腿,让所有的小孩欣赏。

    淑蕙也是,贞操带放在自己的脚边,张开大腿,对着年轻的孩子展现自己最美也最淫秽的一面,坚挺的,浓黑的阴毛,以及女人的证明-yīn户。

    小男孩们争相欣赏他人妈妈的肉体,并评鉴着,八点四十五分时,孩子们拿着自己妈妈的贞操带钥匙,投入一个箱子里,然后,开始了抽签。

    「十一号,十一号在哪里?」当第一个孩子抽到时,便大喊着手上钥匙的号码。

    「在这里。」某一个妈妈举手后,站了起来,并拿起了脚下的贞操带,向有钥匙的孩子走去,并把贞操带交给了这男孩。

    男孩很快的把贞操带套在眼前这位朋友的妈妈后,并拉着那个妈妈的手,往角落走去。

    孩子一个接一个抽着钥匙,妈妈们也一个个离开了原位,被孩子拉到旁边去。

    过了不久,淑蕙听到了自己的号码。

    「八号,八号在哪里。」一个身材超胖的小男孩叫着。

    淑蕙举起手说「就是我。」

    淑蕙拿起贞操带,往那孩子走去,走近一看,却发现到胖男孩的脸,有如变态一样看着她,并仔细的打量着。

    淑蕙(好噁心的孩子啊。)

    淑蕙虽然这样想,但还是把贞操带交给了他,很快的,淑蕙也被套上了贞操带,被胖男孩带到旁边去。

    胖男孩「过来,快过来。」

    淑蕙「好,好的。」

    淑蕙坐在胖孩子的身边,心里作了准备,因为在场所有的妈妈们,都被身边的男孩子任意抚摸着身体。

    淑蕙看到男孩的手,慢慢的伸了过来。

    淑蕙(来了。)

    淑蕙感觉到,自己的被一个小小的手揉捏着,眼睛也看到了自己的rǔ头,被胖嘟嘟的手拉着玩。

    淑蕙「啊啊、、、」

    淑蕙发出了小小的声音后,随即被男孩玩弄着。

    九点了,所有的妈妈都开始穿上衣服,淑蕙穿上了自己的衣服后,贞操带还在身上,而只有持有钥匙的人,才能打开。

    干修「妈。」

    干修带着一个妇女,往淑蕙走了过来。

    淑蕙「干修。」

    干修「吗,我抽到昆淩的妈妈了。」

    淑蕙笑了一下,并对昆淩的妈妈说「你好。」

    昆淩的妈妈「你好。」

    干修「好了,我要带昆淩的妈妈回家了,再见。」

    干修高兴的离开了,昆淩的妈妈也跟在干修后面,离开了地下室。

    「喂,走了。」

    一个声音从淑蕙身后传了过来,淑蕙转过身,那个胖男孩就站在身后。

    淑蕙「好,对了,我就游淑蕙,是王干修的妈妈,你是?」

    胖孩子「我叫陈国光,是刘文嘉的孩子,好了,走了。」

    淑蕙「好。」

    淑蕙跟在陈国光身后,一步步的走向国光的家里。

    淑蕙被带到一个公寓里,打开门,淑蕙就进入了国光家中。

    国光「这里,这里,到我玩游戏的房间去。」

    国光打开了一扇门,便叫着淑蕙进去。

    淑蕙「好的。」

    淑蕙一进去,便看到一个淩乱的房间,地上满是色情书刊,还有不少是的刊物。

    淑蕙「好、、好多书啊。」

    门一关,淑蕙看到国光拿出了钥匙,在手上甩着,并用奸邪的眼光看着她。

    淑蕙「有、、有事吗?」

    国光「还装傻,快把衣服脱掉。」

    淑蕙慢慢的脱掉衣服,而国光在旁边,仔细的看他人妈妈脱衣服的情景。

    淑蕙「这、、这样可以吗?」

    淑蕙遮着自己的说着,国光流着口水,靠近了淑蕙。

    国光「好漂亮啊,伯母,来,我要打开你的锁了。」

    淑蕙看到男孩手上的钥匙,插入了贞操带的大锁里。

    淑蕙「要、、要开了。」

    「喀」

    淑蕙听的了金属的声音后,下半身的贞操带便直接脱落。

    淑蕙「讨厌。」

    淑蕙蹲了下去,把自己所有的女性特征给遮了起来。

    国光「伯母,你知道我们要玩的游戏吧?嘿嘿。」

    淑蕙「我、、我知道。」

    国光「那就开始吧。」

    淑蕙红着脸,慢慢的站了起来,遮掩重要不为的双手,也慢慢的移开。

    淑蕙看到国光直接往往下体看,害羞的说「不、、不要这样子嘛,啊!?」

    淑蕙感觉到有东西再播弄着自己下体的毛,往下一看,看到国光的手正在拍着体毛。

    国光「伯母,你知道这个月是要玩什么吧。」

    淑蕙「我、、我知道啦,是、、、玩别人的、、、妈妈。」

    国光「不对,是调教别人的妈妈,看看一个月可不可以把别人的妈妈抢过来,好有趣喔。」

    淑蕙红着脸「是、、是啊。」

    国光「伯母,你喜欢别人怎么玩你啊?」

    被国光这样一问,淑蕙显的不知所措「我、、我不知道。」

    国光「这样啊,那先干你好了。」

    淑蕙「啊?干我?」

    国光说出了不符合年纪的话,让淑蕙有点惊讶。

    淑蕙心想(干修会不会也已经这样了啊?)

    国光指着旁边的一张床说「伯母,你先躺在那个床上,等一下我脱完衣服后要干你,你准备一下……」

    淑蕙「好、、好的。」

    面对国光直接又坦率的话,淑蕙显的有点不知如何是好,当坐在床上时,发现到床上满是酸味。

    淑蕙「这张床好象有味道耶。」

    国光「喔,因为我都在这张床干别人的妈妈,所以有一点味道,好了,快躺下去,先把你鸡八弄湿,我要把鸡鸡插进去。」

    淑蕙听了,点了点头后,便躺在充满女人酸味的床上,国光很快的脱掉了衣服,摸着自己还没脱皮的yīn茎,上了床。

    国光「好了,把脚张开啦。」

    淑蕙「好。」

    淑蕙一张开双腿,国光就把手直接插进淑蕙的yīn道里。

    淑蕙「啊!?」

    淑蕙感觉到国光的手,正在体内进进出出。

    国光「伯母,好湿啊。」

    淑蕙听了,脸红了起来。

    淑蕙「这是、、、我、、、」

    国光「湿湿的才好插,好了,我要插了。」

    淑蕙看到一个小小的yīn茎,已经对准了自己浓密阴毛的神秘地带,小男孩仔细的把淑蕙的阴毛拨开后,插了进去。

    淑蕙「啊、、、」

    淑蕙因为下体传来的刺激,不自觉得发出了小小的声音。

    国光「伯母,我进去了。」

    淑蕙红着双颊说「我、、感觉到了。」

    淑蕙感觉到体内有着一个小小热热的东西,正不断的抖动着。

    国光「来,伯母,亲亲。」

    淑蕙「亲亲?」

    国光的脸靠近了淑蕙,淑蕙闭起眼睛,随后便感觉到一股柔软的东西,和自己的嘴唇相接着。

    淑蕙「嗯、、、」

    淑蕙感觉到一个热热的气息,直吹着脸颊。

    国光「伯母,你的嘴好软啊。」

    淑蕙「、、、、、」

    国光稍微摆动一下腰部,yīn茎淑蕙的yīn道。

    国光「伯母,你这里好舒服喔,热热的,又软,好好干喔。」

    淑蕙「谢、、谢。」

    淑蕙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说出谢谢二字。

    淑蕙看到国光那胖胖的脸,小小的眼睛,嘴边流出了一点口水的模样,有了一丝丝的噁心感。

    淑蕙(怎么会被这么噁心的孩子抽到呢?)

    国光搓揉了淑蕙的,完全的玩弄了淑蕙女人的特征。

    淑蕙「你,真会玩女人啊。」

    国光笑着说「还好啦,还不是干着玩的。」

    淑蕙「你几岁?」

    国光「我,我十四岁?」

    淑蕙「十四岁就这么有经验啊。」

    国光「还好啦,还不是干了一些朋友的妈妈,才会的。」

    男孩的腰部开始摆动,和淑蕙妈妈作进一步的,淑蕙妈妈的身体回应孩子的动作,开始抖动起来。

    国光「来,亲亲。」

    淑蕙再次和男孩亲吻起来,并且是在中,和男孩热吻。

    淑蕙「嗯!?!?」

    淑蕙感觉到国光的舌头,伸入自己的嘴里,并挑逗着自己的舌头。

    淑蕙(这孩子,连这也会。)

    淑蕙虽然想要躲,但始终被男孩的舌头逗弄着。

    国光「伯母,不要躲嘛,都已经被我干了,还躲干嘛。」

    淑蕙「、、、可是、、、」

    国光笑着说「哈哈,伯母会害羞吗?」

    淑蕙嘟着嘴说「你怎么这样说呢,人家还是会有点害羞嘛。」

    国光「那我教你,把嘴巴张开,舌头伸出来。」

    淑蕙「、、、、、」

    淑蕙不说话,只是照着小男孩的话,张开嘴巴,伸出舌头,男孩也伸出了舌头,并把舌尖触碰淑蕙妈妈的舌尖。

    淑蕙看了,不由的害羞起来。

    淑蕙(在这样下去,会被这孩子看不起吧。)

    小男孩亲吻了淑蕙的舌头后,便把淑蕙的舌头吸入自己的嘴里。

    淑蕙「!!!!」

    淑蕙感觉到舌头正在男孩的嘴里,并被男孩的舌头接触着,热热噁心的感觉,从心里涌出,随即收回了舌头。

    国光「干嘛?还没玩够耶。」

    国光边和淑蕙边说。

    淑蕙「刚、、刚开始,亲亲就好了,好不好。」

    国光「啊?伯母没玩过吗?」

    淑蕙(这小鬼。)

    国光「好啦,亲亲就好。」

    话说完,淑蕙便被亲吻,淑蕙在被吻时,感觉到被捏着,下体的动作依旧再进行着。

    淑蕙(好厉害啊,说不定,一个月后我会被这孩子征服呢。)

    淑蕙在被小男孩奸淫了十多分钟后,男孩才松开嘴,开始努力摆动腰部。

    淑蕙「啊、、、、啊、、、、」

    淑蕙的叫声没有很大,保持着理性,看着满身是汗的胖男孩,不断的奸淫着自己的身体。

    国光「伯母,要去了。」

    淑蕙「啊!!!!」

    淑蕙感觉到一点小小的热流,进入了体内。

    国光「呼,好舒服喔。」

    国光离开床边,往橱柜走去。

    淑蕙拿床单遮掩身体,也爬了起来。

    淑蕙「你要干嘛?」

    国光拿出一个拍立得说「要照相啊。」

    淑蕙「照相!?」

    国光顺便拿出了一本相簿说「你看,里面都是被我带到这里干过的人。」

    淑蕙翻了一下,里面有着不少认识的女人,左手扳开自己的下体,边对镜头百出胜利手势。

    国光「伯母,你也来。」

    淑蕙「一定要吗?」

    国光点了点头。

    淑蕙「好吧。」

    淑蕙也学着照片,撑开yīn唇,暴露下体,,这时,下体流出了小男孩刚刚射入的男汁。

    国光「要照了。」

    一阵散光后,一张照片便从底下出现,不久,便浮出了淑蕙的照片。

    国光「这样就有十个妈妈被我干过后的照片了。」

    国光把照片放入相簿,收藏在橱柜里。

    淑蕙光着身体,坐在地上,对着男孩说「你要怎么玩我呢?」

    国光想了想,说「还不知道耶,对了,你看这个。」

    国光又拿出了一本相簿,翻开给淑蕙看,淑蕙看了,大吃一惊。

    里面有许多的成熟女性,被孩子玩弄着照片,还有在深山里,被男孩牵着走的照片。撑开yīn户,被男孩们对着yīn户撒尿。被吊起来,任由孩子抽打也有,全身被蜡烛液滴满,却一脸愉悦的女人也有。

    淑蕙看了,心里不禁冷了一下,却有一丝丝的期待。

    国光「伯母,你的身体这一个月是任由我玩喔,这是游戏耶。」

    淑蕙红着脸说「我知道。」

    淑蕙看到国光拿起了贞操带,靠了过来。

    淑蕙「干嘛?」

    国光「要你穿啊,你这个月是要被我干着玩的耶,我不许你被别人干。」

    淑蕙听了,笑了一下,便站起来说「好啦,我知道了。」

    淑蕙看着男孩慢吞吞的把贞操带套在自己的下体,并把大锁锁上。

    国光摸了摸贞操带说「伯母,你这里只有我的钥匙才能解开喔。」

    淑蕙笑了笑说「我知道。」

    第一天的换母游戏,随着时间而结束。

    淫母性戏2

    第二日

    「起来了,伯母。」

    淑蕙听到了身旁有人在摇着她的身体,揉揉惺忪的眼睛,看着身旁的男孩子。

    淑蕙「天亮了吗?ㄣ、、、、」

    淑蕙伸着懒腰,脖子转了转。

    国光「伯母,你不用回去吧?」

    淑蕙「啊?是啊,我不用工作,靠收房租生活的。」

    国光「是啊,这次换妈妈干的游戏,所有的妈妈都是不用工作的,而且我们又是在放暑假,可以整天玩别人的妈妈。」

    淑蕙「那、、、你要怎么玩我?」

    国光被淑蕙妈妈这样一问,想了想。

    国光「不知道耶。」

    淑蕙瞄了一下地上的色情刊物,心想(不知道才怪,这么多黄色的书,看来我要有心理准备了。)

    国光翻箱倒柜,拿出了一串大大的球,淑蕙看了,脸抽搐了一下。

    淑蕙「这是、、、干嘛的?」

    淑蕙指着那串球,每个直径约二公分的球体,由一根绳子串了起来,共有四颗。

    国光「干嘛的?当然是玩你用的啊。」

    淑蕙自己也知道何谓成人玩具,自己也有了心理准备。

    国光「好了,打开内裤吧。」

    国光很快的解开了淑蕙妈妈身上的贞操带,拿起玩具,准备要塞入淑蕙的yīn道。

    淑蕙「等、、等一下。」

    国光「干嘛?」

    淑蕙红着脸说「我、、、我先去方便一下。」

    国光听了,高兴的说「是尿尿还是大便?」

    淑蕙看到国光的奸邪笑脸,起了不好的预感。

    淑蕙(这小鬼不会要看我上厕所吧?)

    淑蕙「大、、大号的,早上嘛、、哈哈、、」

    淑蕙苦笑着,以为说是大号就可以让男孩死心,但国光弟弟却指着墙角一个塑胶制成的东西,一个让小孩上厕所用的小鸭样式的马桶。

    淑蕙(什么时候有这个的?)

    在淑蕙惊讶之余,国光笑着说说「用那个吧。」

    淑蕙(天啊,让我死了吧)。

    淑蕙感到非常难堪,便说「啊,又不想上了。」

    淑蕙想要推拖时,国光却不怀好意的奸笑着。

    国光「伯母,这样不好喔,你等一下,我来帮你。」

    国光说完后,又再次翻箱倒柜,拿出了一根管子和一个大针桶。

    淑蕙惊讶的退后了几步。(这小鬼。)

    国光「干嘛,我都干过你的鸡八了,还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啊,而且,我把你带回来,不只是要干你,还要玩你,伯母也应该知道吧。」

    淑蕙「、、、、、、、、」

    淑蕙没说话,只看见小男孩把马桶拿到自己的面前,出去后,又拿了一桶水来。

    国光把注射器吸进了水后,对着淑蕙说「来,伯母,我帮你大便。」

    淑蕙(这孩子是受了什么教育啊?)

    国光靠近淑蕙妈妈,拉着她的手说「伯母,难道你不想玩了吗?别人的妈妈也在朋友家被玩呢,你要跟我一起玩一个月耶。」

    淑蕙苦笑着「不能玩别的吗?」

    国光「不行,我要玩这个。」

    淑蕙似乎知道自己在劫难逃,便死了这条心。

    淑蕙(我应该知道会有这个结果的。)淑蕙自己走到那个小马桶上,蹲了下去。

    国光「啊?我还没帮你灌水啊。」

    淑蕙红着脸,回过头说「不、、不用啦,我自己来就好,啊?」

    淑蕙一回头,看到国光正趴在后面,很仔细的在看着肛门。

    淑蕙「你在干什么?」

    国光「看伯母大便啊,快大吧。」

    淑蕙红着脸说「好、、好。」

    也许是心里的压力关系,淑蕙蹲了五分钟却没有任何东西出来,国光在淑蕙的后面,也没办法看到任何「异物」。

    「拉不出来吗?」国光不满的说。

    淑蕙难为情的回道「好象是。」

    国光拿起了注射器说「来,伯母,我帮你。」

    淑蕙「不、、不好吧,等一下说不定就出来了。」

    国光拍了一下淑蕙丰满的屁股说「我想帮你灌肠嘛,来,屁股翘起来。」

    虽然嘴里不情愿,但还是翘起屁股。

    国光「来了喔。」

    淑蕙感觉到一个硬硬的物体,在肛门附近戳动着。

    国光「伯母,你屁股也有毛耶。」

    淑蕙「讨厌啦,羞死人了,啊!?。」

    淑蕙感觉到硬物进入了直肠,身体也因为异样的感觉而抖动了一下。

    国光「伯母,我要灌水了。」

    淑蕙没有说话,闭起眼睛,静静的等候。

    淑蕙「嗯、、、、!?」

    淑蕙的腹部感到一阵冰冷,体内的寒气不断的由下往上窜升,不一会儿,下腹开始疼痛起来。

    淑蕙「、、、、好痛、、、」

    国光色眯眯的盯着淑蕙妈妈的肛门,肛门不断的颤抖。

    国光「伯母,你再忍耐吗?」

    淑蕙「、、、我、、、我、、、」

    淑蕙说不出来,只是全力忍耐着便意,没注意到国光小弟弟由拿起了注射器,狠狠的插入已经绷紧的肛门。

    淑蕙「啊啊!?」

    冰冷的水又再次的大量注入。

    淑蕙「不要、、、、」

    淑蕙这时感觉到说出了不好的话,因为对有虐待倾向的人说不要,等于是增加他的,果然,淑蕙看到国光把已经空的注射器又再次加水。

    淑蕙「嗯啊、、、」

    淑蕙妈妈咬着牙齿,尽力忍耐着。

    国光抚摸淑蕙妈妈的臀部,并拍打着。

    国光天真的笑着说「伯母,你好乖喔,我灌你灌的真顺利,你有玩过这个吗?」

    淑蕙「没、、没有、、、、咕、、」

    淑蕙蹲在小马桶上,脚因为肛门太过用力而发抖着,一步也无法移动。

    国光「快大便,快大便。」

    国光边说边打淑蕙妈妈的屁股。

    淑蕙「不要、、我、、啊啊啊啊啊啊啊」

    淑蕙妈妈的惨叫声,夹带了一股恶臭和秽物,从体内发出。

    淑蕙「嗯、、嗯、、」

    淑蕙妈妈羞红着脸,瘫坐在小马桶上。

    国光用左手拖住淑蕙妈妈的下巴,慢慢的把淑蕙妈妈的下巴抬了起来。

    淑蕙「嗯!?」

    国光温柔的给淑蕙一个吻。

    淑蕙羞红着脸说「你、、怎么可以在这个时候亲人家、、」

    国光「因为你很可爱啊。」

    淑蕙听了,脸更红了起来。

    国光「来,我来帮你擦屁股。」

    国光拿出卫生纸,手慢慢的靠近淑蕙妈妈的臀部。

    国光「来,抬起来。」

    淑蕙「、、、、、」

    淑蕙没有说话,默默的提起了屁股,国光顺着股沟,慢慢的,轻轻的擦拭着淑蕙妈妈充满黄褐色秽物的肛门。

    淑蕙「啊、、」

    国光故意在肛门部位稍微用力,让淑蕙妈妈忍不住叫出声音。

    国光「好了,乾净了,起来吧,伯母。」

    淑蕙妈妈站了起来,国光便把马桶盖盖上。

    国光「等一下再清理,嘿嘿、」

    淑蕙「那个、、、」

    国光「怎么了?」

    淑蕙「我、、、刚刚还有、、、、尿尿、、、、所以、、、」

    国光听了,又抽出了卫生纸。

    国光「我知道了,伯母的小妹妹还有尿尿对不对?」

    淑蕙妈妈点了点头,国光不怀好意的靠近淑蕙妈妈。

    国光「来,张开大腿,我帮你。」

    淑蕙「、、、、、好、、、」

    淑蕙稍微蹲着,让下体完全呈现出在国光这个孩子面前。

    国光「哇,好多尿啊,来,我帮你。」

    淑蕙「啊、、、、啊啊、、」

    国光故意刺激阴核,并把手完全贴在淑蕙妈妈的阴部,淑蕙的下体,已经在国光的手心上。

    国光「嘿嘿、、、」

    国光用力摩擦,每次都故意在刺激淑蕙。

    淑蕙「啊啊、、、不要、、、这样啦、、啊啊、、」

    淑蕙这时在哀求着十五岁的孩子,不要玩弄她,这时国光的手,变的温柔起来。

    国光「我知道了,来,躺下来,我慢慢的弄。」

    淑蕙躺在地上看到这小孩子眼光都投注在自己的女阴上,也很识趣的把腿张开。

    淑蕙「嗯!!??」

    国光再次趁着淑蕙妈妈不注意,吻了下去,淑蕙轻轻的推开他。

    淑蕙「不要、、这样、、,这时候不要亲我、、、好不好、、」

    国光把手伸进淑蕙妈妈的大腿上,温柔的抚摸着。

    国光「因为伯母很可爱嘛,亲亲也很好啊。」

    国光的一番话,让淑蕙心里起了一点变化。

    淑蕙「我很可爱、、我大你廿岁耶,已经是个老太婆了。」

    国光「不会啊,来,跟我亲亲嘛。」

    国光肥厚的嘴唇,靠近了淑蕙妈妈的脸。

    淑蕙心想(要来了,快要、、亲到了、、、)

    淑蕙妈妈虽然看到国光的嘴唇不断的靠近,内心虽然在挣扎,却没有躲开,很快的,卅五岁的淑蕙妈妈跟十五岁的国光弟弟,便在寝室里接吻起来。

    国光边吻着,边抚摸淑蕙妈妈的大腿,并慢慢的往上移动。

    淑蕙「等一下、、、、」

    国光「怎么了,伯母。」

    淑蕙羞涩的说「不、、不要叫我伯母、、」

    国光「那要叫什么?」

    淑蕙「、、、叫我淑蕙就好了、、、」

    国光淫当的笑着说「淑蕙,来,亲亲。」

    淑蕙闭起眼睛,在毫无抵抗的情况下,让一个孩子亲吻着她,并任意的玩弄着自己的下体,柔软的阴部,已经成了这孩子的玩具,在孩子的手中,任意揉捏。

    国光「来,我们来干炮。」

    淑蕙「是、、、吧。」

    国光「随便啦,来,打开腿。」

    淑蕙「好、、」

    淑蕙张开双腿,被玩弄到湿漉漉的阴部,已经开启。

    国光「哇,好湿喔,是被我弄到湿的吗?」

    淑蕙听了,红着脸说「怎、、怎么这样说呢?」

    国光「是不是ㄚ。」

    国光插入一根手指,并在里面蠕动着。

    淑蕙「啊、、、是、、是被你弄湿的、、」

    国光「淑蕙,好乖喔。」

    国光又再次的亲吻了淑蕙妈妈。

    淑蕙看到一个胖胖的孩子下面,挺立的一根短小的ròu棒,虽然没有拒绝,但已经开启的女阴,渴望着这个青涩年幼的男根,正敞开大门等候着。

    国光「喔、、」

    淑蕙「啊、、」

    一个卅五岁的寡妇,和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再次的发生了肉体关系。

    国光「好、、好舒服喔。」

    淑蕙「啊、、、啊、、、、、嗯啊、、」

    国光不断的抽动yáng具,淑蕙也发出了女人该有的反应,在一个未成年的孩子下,淑蕙享受了身为女人的快乐。

    国光「伯母、、不对,、、淑蕙,我要射了、、」

    淑蕙「我、、我也快了、、就、、、就射进来吧、、」

    国光深深的插入后,身体不断的颤抖着,淑蕙也感受到年幼的身体,正在她体内留下种子,淑蕙也喷洒出大量的aì液,以示回报。

    国光「淑蕙,好爽喔。」

    淑蕙「是啊、、的确、、很舒服、、」

    国光趴在淑蕙妈妈的怀里,并用手揉捏着淑蕙妈妈的rǔ头。

    淑蕙「啊、、、、」

    国光「好硬喔。」

    淑蕙修红着说「这也是、、、你个关系啊。」

    国光「淑蕙,你来亲我。」

    淑蕙「啊?、、、、」

    淑蕙慢慢的靠近国光的脸,主动的亲了下去。

    淑蕙「恩、、」

    淑蕙不知不觉的抱住了身上这个肥胖的小孩,献上自己的嘴唇,小孩不断的抚摸着她的双乳,yáng具也停留在她的体内,孩子的jīng液,也在她体内慢慢的往深处扩散开来。

    不久,国光肚子发出了声音。

    国光「我肚子饿了。」

    淑蕙「啊,那我们去吃东西吧。」

    国光离开淑蕙的身体,穿上衣服,淑蕙要拿卫生纸擦拭自己充满男精的女阴时,被国光阻止。

    国光「不要擦掉,直接穿衣服啦。」

    淑蕙「可是、、这样很脏耶。」

    国光「那我不要去吃了,我要继续玩。」

    淑蕙妈妈柪不过他,便说「好啦,我穿衣服就是了。」

    淑蕙直接穿上了内裤,并把衣服都穿在身上。

    国光「走,去吃麦当劳。」

    国光拉着淑蕙妈妈的手,走在大街上,任谁都会以为,是妈妈带着孩子出来逛街。

    国光「你怎么走的这么慢啊?」

    淑蕙妈妈羞红着双脸说「因为一直有东西流出来啊,都是你的、、东西啊。」

    第二日完淫母性戏3

    第三日淑蕙妈妈在朦胧的意志里,隐约感觉到有东西压住身体,但身体却有如飘然的感觉,让她有如置身云中。

    淑蕙「啊、、、嗯啊、、、好舒服、、、」

    淑蕙妈妈发出有如小猫般的细微声音,睁开眼睛,看到一只熟悉的臃肿脸庞。

    国光「喔!你醒了喔。」

    淑蕙「啊、、你在干嘛?」

    淑蕙睁开眼睛,看到国光弟弟正在对她侵犯着。

    淑蕙「啊啊、、别这样、、我、、」

    国光「快好了、、、,喔喔喔喔。」

    淑蕙妈妈在国光的晨间偷袭下,很快的身体再次的被沾,但淑蕙妈妈却有点生气。

    淑蕙「怎么可以这样啦,我还没准备就。」

    国光「我要叫你起床,看到你那里湿湿的,就顺便干了下去嘛。」

    淑蕙「一定是你不规矩,我才会、、、、」

    淑蕙妈妈还没说完,国光弟弟便用嘴唇,堵住了淑蕙妈妈的嘴。」

    国光「早安,淑蕙。」

    淑蕙红着脸,嘟着嘴说「、、、、、、、怎么可以这时候吻人家、、、」

    淑蕙妈妈这时还没发现到,她已经将年仅十五岁的国光当成了爱人了。

    国光「好了啦,快去煮东西给我吃啦。」

    淑蕙「好啦,真是的。」

    淑蕙妈妈光着身体,走到厨房去料理早餐,对淑蕙妈妈而言,在这,已经没有穿衣服的必要了。

    国光吃着淑蕙妈妈准备好的「爱妻餐点」,边跟淑蕙妈妈说「等一下我要出去玩喔。」

    淑蕙「??去哪里?」

    国光「去一个地方,中午会回来,你待在家里不要走喔。」

    淑蕙「好啦,我会在这里等你的。」

    国光淫笑着说「要湿湿的等喔。」

    淑蕙脸红了起来「你这孩子。」

    国光吃完后,立刻就穿衣服离开,淑蕙妈妈一个人留在家里,收拾餐桌后,,看着电视,等国光弟弟回来。

    在门口的转角处,一个妙龄的长发女性,穿着一件短衬衫和裙子,站立在那里当国光弟弟靠近时,那名女性脸红了起来。

    国光「久等了,王伯母。」

    王伯母「你、、好、、、」

    国光「好了,走吧。」

    王伯母「好、、」

    妙龄的王伯母,跟着国光,搭车来到一个的动物园。

    国光和王伯母付了门票,进入到里面,直接到贩卖部门里的一个地方,走楼梯到顶楼去,顶楼有一道门,一个加了电动锁的门。

    国光按了电铃。

    「谁啊?」

    国光「是我啦,快开门。」

    「有带人来吗?」

    国光「有,伯母,快说话啊。」

    王伯母「有,我就是。」

    「好,进来。」

    门开启了,国光和王伯母进入了这楼曾内,看到里面有三个小男孩,和四个成熟的女人。

    其中某个男孩看到王伯母就说「妈,你也来啦。」

    王伯母「是啊。」

    里面的男孩有王国威、林有直、陈绍康等,都是国光的好朋友。

    女人部分,有吴伊妹(王国威的妈妈,国光所带来的女人)、陈雅(林有直的妈妈)、陈瑞芳、赵瑞霞和方芳芳(张凯义的妈妈),都是年约卅多岁的女人。

    林有直「好了,我们走吧,都弄好了,张凯义已经先去了。」

    一群人往动物园的最深处去,到一个没有开放的设施里面,林有直打开这设施的大门,让一群人进入,便把门锁上。

    一群人来到一个空旷的场地,看到一个全身的女人是陈绍康的母亲,林仪祺,大腿和小腿被绑起来,像狗一样趴在地上,脖子还套着一个项圈,绑着链子,而拉着链子的,就是一个叫张凯义的男孩,在场地的另一边,确有着十条大型犬在吠叫着。

    林有直「张凯义,我们来了。」

    张凯义「我等很久了耶。」

    张凯义拉着女人,往他们走来。

    林有直回过头来说「好了,你们叫自己的女人脱衣服,东西在那里。」

    林有直指旁边的一个桌子,上面放满了许多的项圈和链子。

    女人们很快的把衣服都脱了下来,裸在孩子面前换上难为情的装扮,不到五分钟,这些妈妈马上就像狗一样,嘴里叼着链子,爬着到孩子身边。

    国光从王国威的妈妈嘴里,接过链子,并摸着王国威妈妈的头。

    国光「好乖好乖。」

    其他的男孩手里也拉着女人的链子。林有直更是拉了赵瑞霞和方芳芳这二的女人。

    五个孩子拉着六个女人往狗那里走去,只见狗不断的狂叫,一群人也到了狗的身旁。

    陈绍康「好了,谁的先。」

    孩子们望着身边的妈妈们。

    这时方芳芳(张凯义的妈妈)发出了声音。

    方芳芳「汪。」

    这时所有的人都看着方芳芳。

    方芳芳再次发出了声音「汪。」

    国光「张凯义的妈妈要先上耶。」

    王国威「真不错啊,有志愿的。」

    林有直「是我教的好啊。」

    林有直得意的说。

    张凯义「我妈被你搞到这么不要脸啦。」

    方芳芳胀红着脸说「你这孩子怎么这样说妈妈呢,真是的。」

    林有直「好啦,去给狗干吧。」

    林有直用力打了一下方芳芳的屁股。

    方芳芳「汪。」

    方芳芳慢慢的爬向最旁边的一只大狗,并把屁股对着它,但不是立刻靠近,而是跟狗有一小段距离,让狗闻着自己私处的气味。

    狗很有力的闻着张凯义妈妈下体的气味,用力到距离有五公尺的孩子们和其它的妈妈们都可以听到。

    林有直拿出了预先准备好的数字相机。

    林有直「张凯义他妈是我的,我要拍她。」

    陈绍康「这么好,我也要。」

    林有直「一个女人拍个十二张,我有二个记忆卡,应该够用。」

    方芳芳「啊啊!!」

    方芳芳叫出声音时,所有的人都靠近,看到狗正在舔着张凯义妈妈的yīn户。

    林有直拍了一张后说「芳芳,你鸡八已经湿了,准备好了吗?」

    方芳芳「是,啊啊、、我准备好、、啊啊、、给狗干了、、」

    众人目光在方芳芳,方芳芳脸也显的害羞和快乐。

    王国威「你们看,狗的鸡鸡翘起来了。」

    一群人看到狗下面有着一根红紫色的ròu棒,尖端不断的流出粘粘的液体出来。

    林有直「好了,往后退给狗干。」

    方芳芳「好。」

    张凯义的妈妈不断的后退,狗跳到她身上不断的摆动下体。

    林有直「等一下。」

    林有直故意在狗快要插入时,阻止方芳芳。

    张凯义「干嘛?」

    林有直「我要照你妈快要被狗干的样子,对了,你也过去你妈那里,顺便照你。」

    张凯义「你的鬼点子真多啊,等一下我也要照喔。」

    林有直「好啦好啦,好,母狗,把脸转过来。」

    张凯义的妈妈照着林有直的话,把脸转向林有直。

    林有直「好,这样就可以照到你和你妈的脸以及狗的鸡鸡。」

    一个女人像狗一样,趴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胀红着脸,对着发情的狗翘起屁股,身后的狗不断的挥动涨大的yáng具,女人对着镜头笑着,表示已经准备好要在自己孩子面前,把身体让给狗宣洩。

    很快的,这光景被拍了下来。

    林有直「好,后退。」

    方芳芳「是。」

    张凯义的妈妈慢慢的后退着,狗抓住芳芳妈妈的身体,不断的把yáng具捅着芳芳妈妈的屁股,意图进入芳芳妈妈的体内。

    芳芳「啊啊、、、」

    张凯义的妈妈发出了呻吟时,一根粗大的yáng具已经进入她的yīn户里。

    国光「进去了吗?」

    林有直说「对啊,已经给狗干到了。」

    芳芳妈妈已经完全被狗拉住,在狗的热情拥抱下,享受着的欢愉,在自己的孩子面前,表现出平常在家里看不到的表情。

    其他的妈妈们不断的看着这个光景,想到这就是不久候自己的模样,下体便开始分泌出液体来。

    林有直「好了,张凯义,看我把你妈妈调教的如何了。」

    张凯义「?」

    林有直对着方芳芳说「喂,把平常教你的话说出来。」

    方芳芳「是、、啊啊、、是的、、、」

    方芳芳在狗的剧烈侵犯下,开始说话了。

    方芳芳「我、、啊、、我叫方芳芳、、、、、是、、是有直主人、、、养的母狗啊、、、、、、、所以、、、我正在被狗干着、、、、、、、啊、、、、、」

    林有直「舒不舒服啊?」

    方芳芳「啊啊、、、好、、舒服、、、因为我、、是母狗、、所以、、被公狗干的好舒服啊、、、、、。」

    张凯义「真不错,把我妈搞到这样了。」

    林有直「反正你妈发誓要跟我,所以就学a片一样,搞你妈妈,顺便教你妈妈说脏话。」

    张凯义的母亲,不断的侵犯晃动的柔软胸部,下体的交沟,不断发出肉与肉拍打的声音,在狗的热情下,方芳芳发出了炙热的喘息,和动人的声音,脸庞更因为被发情的公狗所侵犯,而显的更加的抚魅动人。

    林有直「这女人真色,被狗干了,还一副欠干的样子。」

    林有直说完又拍了一张,这时,张凯义的妈妈因为和狗的剧烈,已经全身是汗水了。

    方芳芳「啊啊、、、恩、、、啊啊、报告、主人、我、、我快要高氵朝了、、、、」

    林有直「我知道了。」

    林有直马上跑到方芳芳妈妈的后面。

    方芳芳的身体刹那间僵直了起来,随着身体的颤抖,下体也喷出了许多的液体出来。

    林有直这时按着快门,捕捉到她被狗干到高氵朝,喷洒aì液的模样。

    林有直的妈妈「你这孩子把她玩到这么听话了啊。」

    林有直「还好啦,妈妈你呢?」

    林有直的妈妈看了一下王国威说「这个、、」

    王国威笑笑说「还没有啦,下次会搞你妈搞到到比她还溅。」

    林有直的妈妈「啊、、」

    王国威摸了摸陈雅(林有直的妈妈)的下体,并把手身进yīn道内抠挖了一下。

    王国威「你看,你妈也出水了耶。」

    所有的男孩都笑了,只有那些女人尴尬的红着脸,低下头去,因为她们也湿了。

    方芳芳妈妈被狗干了十多分钟后,这时突然又说了。

    方芳芳「开、、开始变大了,啊啊、、嗯啊啊啊、、、、」

    张凯义的妈妈,脸上突然显露出痛苦的表情后,随即缓和下来。

    林有直「连屁股了吗?」

    方芳芳「是的、、、恩、、、开始有东西流出来了、、」

    方芳芳在众目睽睽下,让狗在体内shè精着,更在自己的孩子面前,用子宫接受狗的精子。

    林有直「很多吗?」

    方芳芳摸摸腹部说「好多,、、、而且不断的进入,恩、、又来了、、、啊啊、、进来了好多、、、、。」

    张凯义的妈妈在所有的人面前,不知羞耻的报告狗在她体内shè精的状况,完全不在意被狗侵犯。

    国光淫笑着说「真厉害,被狗干还这么说。」

    林有直「什么话啊,公狗干母狗很正常啊,对不对,母狗。」

    方芳芳「、、啊、、是、、、、我这只母狗、、、被公狗干、、是、、很正常的事、、啊啊、、、」

    张凯义的妈妈就这样被狗shè精了十多分钟。

    方芳芳「有变化了、、便小了、、、」

    方芳芳感觉到狗yáng具的突起物变小,马上说了出来,林有直这时已经准备好要拍照了。

    方芳芳「出来了啊啊、、」

    张凯义的妈妈体内,被狗射入了大量的jīng液,随着狗yáng具的拔出,这股洪流正准备要宣洩出来。

    狗yáng具一抽出,方芳芳妈妈已经被撑开的yīn道,随即有着腥臭的秽物喷出,很快的洒向地上,形成一个水洼。

    方芳芳「呼、、」

    张凯义的妈妈似乎是有点累了,马上趴在地上。

    林有直又拍了一张后,对张凯义的妈妈说「很好,你被狗干的很累了,休息一下吧,等一下还要被干一次呢。」

    方芳芳「是、、」

    一个妈妈被狗侵犯的戏已经结束了,接下来,就是其他的妈妈轮番上阵,轮流被眼前发情的公狗群干着。

    过了三小时候,所有的女人都已经被狗干过一次了,妈妈们也没有把jīng液擦拭掉,反而排成一排,让自己的孩子和其他人的孩子欣赏,欣赏自己妈妈被狗侵犯后的流精模样。

    林有直,好了,剩下四只狗是留给在这里有小孩的妈妈留的,来,各自带着自己的妈妈找一条狗干。」

    林有直、王国威、林有直、陈绍康、张凯义四个小孩各至拉着自己的妈妈。

    林有直「吗,你要哪一只。」

    林有直的妈妈红着脸说「随便都可以。」

    王国威「那只比较好呢?」

    王国威的妈妈「那只,那个短毛的大丹犬。」

    陈绍康「、、、、、、」

    陈绍康的妈妈「好了,别想了,随便找条狗给我就好了。」

    张凯义「妈,刚刚你真下流啊。」

    张凯义的妈妈回说「要你管,谁叫你要和朋友玩这个变态游戏,害妈妈被搞到这负德行。」

    张凯义「你自己也说好的啊,不是很爽吗?」

    方芳芳「不要说那么多了啦,妈妈又想要了,快带我去。」

    张凯义拉着宛如母狗的母亲,往最大一条狗走去。

    张凯义「这只如何?」

    方芳芳「看起来不错。」

    四个妈妈们被自己的孩子拉着,拉到发情的公狗身旁,就近让自己的孩子看亲生妈妈被公狗拥抱、侵犯的模样。

    不到一下子,四个妈妈都已经就位,被狗奸淫着身体,四个女人在空旷的场地,灰暗的天空下,在自己孩子面前,舍弃自己的妈妈身份,成为一只发情的母狗,任由公狗随意的侵犯,随意的让狗yáng具摩擦自己的yīn道肉壁,随意的,并随意的让狗jīng液进入子宫,但这些妈妈们,却很认真的享受着身为女人的快感,在亲生孩子面前。

    国光的妈妈因为不想要这样玩,所以没有在场,国光也自讨没趣,身边拉着二个其他人的妈妈,也没有兴趣玩她们那充满狗茎液的yīn道。

    国光「有直,我上次跟你要的东西在哪里。」

    林有直「在桌上。」

    林有直小弟弟说完,上回过头看自己的妈妈。

    国光「我先走了喔。」

    林有直「喔,记得锁上喔。」

    国光「好,国威,等一下我不待你妈妈了,你自己带回家。」

    王国威「好。」

    国光拿起了一个袋子,便离开了淫声四溢的场所,回到自己的家里。

    淑蕙「欢迎回来。」

    淑蕙在客厅说着,国光则是拿出了一个诡异的东西出来。

    淑蕙「这、、这是什么?」

    淑蕙看到二个塑胶yáng具、一条塑胶绳和一个皮革带,便有不好的预感。

    国光淫笑说「这是给你用的,来,把衣服脱下来。」

    淑蕙「你的鬼点子真多啊。」

    淑蕙虽然这样说,却听从国光弟弟的话,把衣服脱了下来,并很主动的翘起屁股。

    淑蕙「要放到我里面对不对。」

    国光「没错。」

    国光先拿出一个较细的yáng具,对准了淑蕙妈妈的肛门。

    淑蕙红着脸「啊、、轻一点喔、、恩。」

    淑蕙感觉到一个异物进入肛门,缓缓的伸入体内。

    国光「好,再来。」

    另一个较大的yáng具,也进入了淑蕙妈妈的yīn户。

    国光「好了,在来是这个。」

    淑蕙「这是什么?」

    国光「这个可以套住这二个色色的玩具。」

    国光把塑胶绳套在淑蕙妈妈的下半身,这时,淑蕙看到自己想是穿上绳子内裤一样,几乎没有遮掩身体的功用。

    淑蕙「好痛,干嘛这么用力拉啊?」

    国光用力拉着塑胶绳,并把皮革套套在淑蕙妈妈的腰上。

    国光拉拉绳子说「好了,你看这个。」

    淑蕙「?」

    淑蕙低下头看,看到塑胶yáng具的后面有着一个铁环,塑胶绳子穿过了铁环后,套住了全身,塑胶绳有着很强的伸缩性,完全陷入了淑蕙妈妈的yīn户里。

    淑蕙「有点痛耶,太紧了吧。」

    皮革套后面有二个铁环,国光拿起了一个锁,紧紧的将它锁上。

    淑蕙「干嘛锁上啊?」

    国光「因为这个就是要这样啊,你可以尿尿,但大变一定要我来解开喔。」

    淑蕙「干嘛不弄贞操带弄在我身上就好了啊,反正我这一个月都是你的,你还怕我跑掉啊。」

    国光摇摇头「你走路看看。」

    淑蕙「走路?」

    淑蕙一抬起脚,下体宛如有刀在割着yīn户,让淑蕙疼痛起来。

    淑蕙「好痛,这是什么,好痛啊。」

    国光淫笑说「这个绳子会让你那里痛,而且、、」

    国光按下一个开关,淑蕙妈妈脸马上红了起来。

    淑蕙「啊啊、、」

    淑蕙妈妈蹲了下去,体内传来了马达的声音,和有异物蠕动的感觉。

    淑蕙「怎么、、这样啊、、、」

    国光「喜欢吗?这样你可以不断的被搞,来,还有这个。」

    淑蕙看到国光拿出了一条成人纸尿裤。

    国光「来,穿上它。」

    淑蕙妈妈被国光弟弟穿上了纸尿裤后,显的有点尴尬。

    淑蕙「干嘛这样。」

    国光「怕你一直出水,弄湿我家啊。」

    淑蕙「你这孩子,怪点子真多,啊啊、、、、」

    淑蕙妈妈似乎有点不适应,被yáng具搞到坐在地上,无法移动。

    淑蕙「啊啊、、快关掉、、、啊啊、、、」

    国光「等一等就会习惯了啦。」

    国光一边欣赏着不断蠕动着淑蕙妈妈,一边想着(我一定会让你跟王国威妈妈一样,当我的宠物。)

    淑蕙妈妈就这样被二个玩具不断的玩弄着。

    第三日结束。( 可爱 http://www.mianhuatangxs.com/8_8319/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