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豪门风流史 > 第079章 香艳玉姐 一
    陈玉洁虽然是张丽雅的秘书,但是陈玉洁也同样知道,张丽雅对这个儿子的溺爱程度,所以在听到李则天打电话找自己以后,马上就找了个借口和张丽雅请了假,来到了李则天的家里,李则天听到门铃声响起以后,一跃而起,打开门来,陈玉洁走进了李则天的家里。

    陈玉洁一进到客厅以后,大马金刀的坐了下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露出了一丝笑意看着李则天“则天,今天找我来,有什么事情呀”在前一世,陈玉洁知道李则天是怕自己的,所以在他的面前一直都是这个样子,虽然在这一世,那天李则天借题发挥的作弄了这个美妙少妇一次,但是陈玉洁却好像是短暂性失忆一样的,将那一幕给暂时忘记了,又一次的作出了这样的一种姿态。

    李则天看到,陈玉洁今天穿了一身黑色的职业套装,上身穿着一件黑色的大开领的西装,里面是一件白色的衬衣,而则是一条黑色的短裙,合体的衣服,将她玲珑曼妙的身材在李则天的面前尽情的展现了出来,尤其是那一对丰满而结实的两陀将她的衬衣高高的撑了起来的样子,更是让李则天大咽口水。

    看到陈玉洁大马金刀的坐在了那里,李则天的脸上露出了一丝邪笑,也一尼股坐在了陈玉洁的身边,一边闻着这个美艳少妇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幽香,一边道:“玉洁姐,怎么了,没事就不能找你来么,我如果说是我想你了,那会相信么。”

    陈玉洁看到李则天坐到了自己的身边,身体不由的微微一僵,但是马上的,陈玉洁就在心中提醒着自己:“怕什么,陈玉洁,你还会怕这个小屁孩子么,要知道,你可是风光一时的人物呢,那些个处长局长县长什么的,哪一个看到你不是客客气气的,现在你却害怕这个李则天,这算什么呀。”

    想到这里,陈玉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转过头来,看着李则天,但当她看到李则天正直勾勾的看着自己时,没来由的一阵心跳:“信,怎么不信呀,你想我了,你想我什么了,小屁孩一个,连毛都没长齐呢,还想我了,怎么的,拿你玉洁姐开玩笑是吧。”

    李则天听到陈玉洁这样一说,不由的在心中暗暗的一笑:“毛都没长齐,你怎么知道我毛都没长齐呀,告诉你玉洁姐,我不但毛长齐了,还具备了让你的功难呢。”心中这样的想着,但是李则天的脸上却出现了苦相:“玉洁姐,你怎么知道我毛都没长齐呀。”

    本来李则天那直勾勾看着自己的眼神,已经让陈玉洁没来由的一阵心跳了,结合着近期以来李则天的表现,陈玉洁的心中甚至都起了一丝此李则天非彼李则天的感觉,但现在看到李则天又露出了一副玩世不恭的嘴脸,陈玉洁感觉到原来的那个李则天又一次来到了自己的面前,信心才又足了一点。

    “你才多大呀,则天,不是我说你,你这个年纪,毛能长齐么,真是的。”陈玉洁一边说着,一边不由的想起了上次李则天轻薄自己的时候,他的大喀秋莎顶到了自己的身体上给自己带来的那种坚硬的感觉来了,想到这些,陈玉洁只觉得,身体有些莫名的发热了起来。

    看到陈玉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就在自己的嘴唇不远的地方,自己甚至都可以闻得到随着这个美艳少妇的呼吸而呼出来的如兰的气息,李则天的心中不由的微微一荡,眼睛中也露出了一丝火热:“玉洁姐,我如果告诉你,我不但毛长齐了,而且还具备了能让你快乐的本领,你会相信么。”

    李则天越来越轻薄的话,让陈玉洁的心跳得更历害了起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却露出了一丝不肖的神色看着李则天:“则天,说什么呢,你还具备了让我快乐的本领呢,也不怕说大话闪了舌头,你以为我会相信么。”

    说这话的时候,陈玉洁突然间想到上一次李则天将他的坚硬而火热的大喀秋莎顶到了自己的身体上时的那种硬度,她自然知道,凭着那种硬度,李则天想要刺穿自己,那绝对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所以,陈玉洁这样的说着,但是本来是微微分了开来的玉退,却不由的夹了起来,仿佛在害怕着下一刻,李则天就会用他的大喀秋莎将自己两退之间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给刺穿一样的。

    “那你就是不相信了。”李则天闻着从陈玉洁身上散发出来的那种淡淡的少妇身体里特有的幽香,一边看着陈玉洁的露在了短裙之外的玉退,心中突然间变得有些冲动了起来,在说这话的时候,突然间将脸凑近了陈玉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火热的呼吸也扑在了陈玉洁的娇嫩的肌肤之上。

    感受着李则天的火热的呼吸,陈玉洁的心中也生起了一丝不自然的感觉,但是想到上一次,自己就给李则天压制了一次,如果自己这一次还败下阵来的话,那自己以后恐怕就制不住这个二世祖了,想到这些,陈玉洁忍着心中的不自然,一咬牙,还是点了点头,同时,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一丝挑畔的目光看着李则天,好像在对李则天说:“我就是不相信了,你又能将我怎么样。”

    李则天两世为人,又阅女无数,自然对女性的微妙心理是知道得一清二楚的,在看到陈玉洁虽然点了点头,水汪汪的大眼睛中也露出了挑畔的目光看着自己时,李则天同样的也捕捉到了陈玉洁的目光之中一闪而过的慌乱,在这种情况之下,李则天嘴角的邪笑变得更加的明显了起来。

    “玉洁姐,你要是不相信的话,那我们要不要试一试呀。”李则天一边说着,一边突然间一伸手,就搂住了陈玉洁的盈盈一握的纤腰,而目光,也自然而然的落在了陈玉洁的香软而充满了诱惑的身体上,在那里欣赏起了这个美妙少妇的身体来了。

    李则天看到,正在白色衬衣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两陀,正在那里随着陈玉洁的呼吸而微微起伏着,那种幅度虽然不大,但是却让人看得眼热,而陈玉洁的玉退大部分露在了外面,使得李则天几乎满视野的都是陈玉洁的玉退的样子,更是给李则天带来了一种别样的刺激,让李则天的呼吸,也变得有些不自然了起来。

    陈玉洁知道这个二世祖是胆大包天的,就算是张丽雅在场,他还敢拿着色迷迷的目光在自己的身上吃着豆腐呢,而现在张丽雅不在家,这个客厅里只有自己和李则天两人,如果自己再不采取一些方式的话,说不定二世祖还会对自己做什么呢,想到这些,陈玉洁连忙站了起来,想要逃脱李则天的魔瓜。

    但是李则天却好像已经知道了陈玉洁想要做什么一样的,在陈玉洁站了起来的时候,李则天搂在了陈玉洁的纤腰之上的手突然间一用劲,陈玉洁嘤咛了一声,又给李则天拉得坐了回去,这一坐下来,陈玉洁就感觉到有些不对头了,因为她现在坐在的并不是沙发之上,而是坐在了李则天的大退上。

    陈玉洁已经感觉到了不妙,连忙的挣扎了起来,但是李则天本就是诚心而为之的,又怎么会让陈玉洁挣脱自己的怀抱呢,当下,李则天的一双手紧紧的搂在了陈玉洁的腰身之上,将陈玉洁固定着,一边贪婪的呼吸着从陈玉洁的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的体香和香水的气息混合在一起的味道,一边在那里感受着陈玉洁的一个正在黑色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玉殿在自己的大退之上摩擦着给自己带来的快乐。

    李则天感觉到,陈玉洁的玉殿是那样的丰满,那样的结实,那样的充满了弹性,虽然隔着衣服,但是李则天还是感觉到了陈玉洁的玉殿上散发出来的火热的气息,尤其是想到自己现在竟然这样的搂着这个美妙的少妇了,那种异样的刺激,让李则天的大喀秋莎更是不由自主的起了反应了。

    陈玉洁正在那里挣扎着,因为天气热,再加上受到了李则天的身上散发出来的火热男性气息的刺激,她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之上已经露出了一丝潮红,而本来是扣了起来的黑色西服,也打了开来,使得她的白色衬衣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两陀,已经完全的暴露在了李则天的面前。

    突然间,陈玉洁的身体微微一僵,因为她已经明显的感觉得到,自己的正在黑色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结实的玉殿之上,顶上了一个硬硬的东西,那东西是什么,陈玉洁自然是心知肚名的了。

    陈玉洁没有想到,这个二世祖竟然这么快就对自己起了邪心,心中一乱之下,挣扎得更历害了,但是一个弱质女流,却又怎么会是李则天的对手呢,所以陈玉洁虽然挣扎得更历害了起来,但是却因为她的腰身已经给李则天固定了起来,这样的挣扎,却等于是拿着自己的一个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殿在李则天的大退上更加历害的摩擦了起来。

    李则天感觉到,陈玉洁的玉殿,在自己的大退之上不停的摩擦着,时不时的,那片肥厚的殿肉,还会顶到自己的大喀秋莎之上,虽然是一触即走,但是李则天却还是清楚的感受得到,那片殿肉,是何等的丰满,何等的充满了弹性,那种异样的刺激,让李则天的大喀秋莎,又胀大了一圈儿。

    李则天感觉到,陈玉洁的玉殿,在顶上自己的大喀秋莎之后,仿佛跟害羞一样的,殿肉马上向里陷了进去,使得自己的顶端都陷入了那片殿肉的包围之中,而过后,陈玉洁又好像感觉到不妥一样的,马上移动着身体,使得她的玉殿脱离和自己的大喀秋莎的接触,而在脱离的时候,殿肉却又迅速的反弹回来,仿佛对自己那种坚硬和火热有些恋恋不舍一样的。

    陈玉洁觉得自己的心跳越来越历害了起来,虽然自己的正在短裙紧紧包裹之下的丰满而充满了弹性的玉殿只是和李则天的大喀秋莎短短的接触一下,但是那种坚硬而火热,仿佛要将自己刺穿一样的感觉,却清楚的传到了自己的心理,而更让陈玉洁感觉到羞耻的是,自己对这样的感觉,好像并不讨厌,而且,而且似乎还有一些享受的成分在里面。

    这个时候的陈玉洁的一张弹指可破的俏脸变得更加的红润了起来,只是这种红润是因为挣扎而费去了大力气,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只有陈玉洁自己的心中清楚了,也不知陈玉洁是有意还是无心,反正李则天感觉得到,陈玉洁的玉殿似乎和自己的大喀秋莎的接触变得越来越频繁了起来。

    “则天,你,你在干什么呀,还不将我放开,我,我真的要生气了呀。”陈玉洁一边挣扎着,一边说着,只是说这话的时候,陈玉洁不自觉的露出了一丝的娇态,这更加的刺激了李则天的神经,让李则天本来是固定在了陈玉洁的腰身上的手,也开始变得有些不老实了起来。

    “玉洁姐,你不是说了,不相信我有让你的能力么,今天我就让你见识一下,不然的话,你还以为我在骗你呢,玉洁姐可是我的姐姐,我怎么能骗姐姐呢,你说是不是。”一边说着这话,李则天的一只手已经毫不客气的来到了陈玉洁的之上,在那里轻轻的揉动了起来。

    陈玉洁也感觉到了李则天的举动越来越过份了起来,大手也来到了自己的之上,距离着自己的两退之间的正在贴身衣物紧紧包裹之下的丰腴而肥美的下水道,也不过是一两公分的距离了,而自己敏感的下水道到了现在,似乎已经感觉到了从李则天的手上散发出来的火热的气息了,正在那里慢慢的蠕动着。( 豪门风流史 http://www.mianhuatangxs.com/8_8316/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