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从1983开始 > 第七百一十八章 12月
    《无名之辈》是部虎头蛇尾的电影。

    前面搞多线叙事,收尾的时候明显收不回来,只能强收,变得混乱尴尬。但不妨碍这是一部好片子。

    前一半尤为精彩,女主失禁哭泣痛骂那场戏、在阳台上拍照那场戏……直接戳进脑海,挥之不去。

    许非挪到这个时代,要做很多改编。

    比如里面的微信,得变成短信,再旁白配出来。还有陈建斌的协警身份,90年代是没有协警的,叫合同制警察。

    八九十年代两次严打,治安混乱,当时地方警力不足,就招了一批龙蛇混杂的人做合同警。

    后来大部分通过考试转成公务员了,当然还有一些历史遗留问题,不细说。

    原剧本在结构上有问题,房地产老板那条线完全是废线,根本不用花篇幅描述,做个背景交代就好。

    还有结尾一帮学生冲出来打架,尬的要死。

    许非尽量使其自然一些,别这么突兀。老实说,《无名之辈》有观影门槛,不适合这个年代的多数观众。

    但也不绝对,比如把《大话西游》捧上神坛的那些大学生,就可能会喜欢。

    而且他不为票房,只为演示一下国内的类型片教学,让别人看看,故事片原来还能这么拍!

    为什么不拍石头?

    石头出现太早就可惜了。《无名之辈》商业+文艺范,演技的份量很重,可以冲奖的。

    ……

    凌晨。

    张国师花了一宿看完剧本,难掩此刻心情。

    貌似讲了一个沙雕的搞笑故事,实则是一群小人物挣扎无奈的现实。他又联想到当今社会转型,贫富差距云云,愈发觉得深刻。

    好本子啊,不愧是三级美术师!

    《有话好好说》之后,自己的创作激情消褪不少,《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没有那种沸腾的感觉。

    现在又找回来了。

    ……

    没过几天,葛尤也看到了剧本。

    看的哭天抹泪,这就是许老师说的带劲的戏。喜欢的不得了,恨不得立即开始准备,请老师学口音云云。

    葛尤戏路不宽,但也没有那么窄。

    早期《烈火金刚》《黄河谣》《霸王别姬》《活着》,风格都不一样。后来拍贺岁片,人为的越来越窄。

    许非有意让他别磕死在贺岁片里头,多多尝试,比如《风声》。

    《无名之辈》这部戏,他可以演陈建斌的角儿,形象么……

    《卡拉是条狗》。

    …………

    莫名其妙的,公司流传起许总手里有个好剧本,张艺某执导,演员极其吃重。

    这本子也确实内部传了一圈,大部分战战兢兢,表示不敢演。尤其那个女角色,哇,只有一个头能动。

    唯独段龙这类戏疯子瘾头极大,想比划比划。怎奈许总尚未开口选角,只能憋着。

    这些年轻人签约公司,明白老板对电影、电视剧的态度。

    严肃剧,是给刘贝、王志闻这些准备的。娱乐剧,才是给自己留的。如果表现好,或者有意往演技派发展,也可以跨到严肃剧里。

    电影就不一样了,每一部都具备意义,不是随便拍的,要求也严。

    明白这一点,某些人就自我安慰的做一条咸鱼:我还是拍电视剧吧,电视剧挺好的。

    以前公司的剧,有一个五人制审核团。三人同意就可以立项,闹不准的上报许总。

    后来逐渐吸纳人才,加自己培养,形成以赵宝钢为首的九人团,包括管琥、孔升、侯洪亮等。

    许总鼓励创作,将制度放开。

    不再集体审核,采取单一的制片人/导演负责制。比如一个制片人有创意,找西瓜写剧本;或者西瓜有创意,找他们商议。

    当一个项目形成,负责人就会在一块大黑板上,写上剧名+自己的名字。

    意思是,这部戏我在做。

    如果连续两部不尽人意,削减资金;连续三部,或劝退,或剥夺独立立项的资格。压力相当大,电视剧部堪称天下最忙的地方。

    此刻,黑板上新添了几部戏名:

    《武林外史》《乌龙闯情关》《浪漫满屋》《新女驸马》《明星制造》《新聊斋》。

    办公室内,各制片人都在跟自己的团队研究:

    “《武林外史》,黄海兵、陈昆、王燕、胡婧。《乌龙闯情关》,陈昆、曹影、胡婧。《浪漫满屋》,潘越明、周逊、曾璃。”

    “这三部不用想了,许总钦点的人选。

    《新女驸马》,酒瓶装新酒,故事还是那个故事,重要看谁演。我觉得黄奕很适合,眉宇间有股英气,穿男装会很帅。

    公主么,周逊怎么样?”

    “想屁吃!《大明宫词》《人间四月天》《浪漫满屋》《初恋五十次》,周逊戏约都排到后年去了!”

    “胡婧吧,蛮娇俏可爱的。”

    “胡婧戏太多了吧?”

    “她这形象出来就能红,就该多捧一捧。”

    “那就她吧,好了,《新女驸马》我们组接了!”

    诸如这般讨论,各领各的崽。

    《新聊斋》是西瓜自己编写的,单元剧,角色众多,各种套路大杂烩。因为签的新人太多,这一部戏都能塞进去。

    有点《欢喜姻缘》那意思。

    …………

    12月中,第35届台湾金马奖举办。

    《风声》的大陆演员,许非一个都没让去,因为提名名单一出来,他就晓得不用看了。

    《天浴》,导演陈冲,主演李小鹿,就是做头发的那个李小鹿。

    讲XX时期,一个女知青为了获得回城名额,不断出卖肉体,被各种男人玩弄的故事。

    这年头的金马奖,保守派和改革派内部角力,导致整体风格不统一,乱的很,评选也经常恶心人。

    就像今年。

    蔡明亮直接退出,侯孝贤狂喷,还有影后的骚操作。

    《天浴》已经拿下最佳影片、导演、男主,女主投票时,李小鹿跟刘若英同票。同票颁给两个人不就完了?

    不!评审为了让《天浴》大满贯,把影后给了李小鹿。又临时设了一个“评审团特别奖”,给了刘若英。

    太恶心人了!

    如果是十年后的金马奖,许非敢压《风声》,但现在有《天浴》这种题材的,用屁股想就知道。

    结果不出所料,李小鹿成了金马奖最年轻的影后。

    大概也是最没存在感的影后,《天浴》是禁片,陈冲被禁导,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得奖这消息。

    颁奖后,侯孝贤开始喷评审。

    他跟刘若英遭遇一样,《海上花》入围的是最佳影片,却拿了个莫名其妙的评审团大奖。你当你是欧洲三大啊,还评审团大奖?

    总之湾湾那边吵杂一片,许老师没空搭理。

    他刚把剧本送审,《初恋五十次》过了,那两部没过。( 从1983开始 http://www.mianhuatangxs.com/6_6114/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