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猛卒 > 第八百五十九章 易州急信
    一名骑兵疾奔至土门关前,张弓搭箭,将一封箭信射到关城上,有士兵拾起箭信,交给了李万全。

    这封信不是郭宋所写,而是大将杨猛所写,要求李万全在半个时辰内投降,否则大军将夷平土门关。

    以李万全现在的处境和身份,还轮不到郭宋给他写信劝降。

    李万全准确说是朱滔的家将,他当年还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孤儿,被朱滔父亲朱怀珪收养,长得后练了一身好武艺,成为朱怀珪的亲兵首领。

    朱怀珪死后,他先后得到了朱泚和朱滔兄弟的重用,可以说,朱家不仅对他有养育之恩,还有知遇之恩。

    沉默良久,摇了摇头道:“朱氏三代都待我不薄,我若投降,还有什么颜面去主公?”

    他刷刷几下,将劝降信撕得粉碎,厉声喝道:“只要有我在,休想跨过关隘一步!”

    时间一点点过去,约定的时间过了,土门关守军依旧没有投降的意思。

    杨猛大怒,喝令道:“投石机准备!”

    巨大的投石机被百余名士兵推动着轰隆隆向前靠近,两百名士兵手执大盾护卫推车的士兵。

    李万全一直便在恒州出任兵马使,没有跟随朱滔进入河东作战,从未见过铁火雷的威力,连同他手下士兵也没有人见识过,只是偶尔听说过铁火雷这个名称,是晋军很厉害的一种武器,但究竟怎么厉害?他们都没有任何概念。

    “弓箭手发射!”李万全一声令下,千余名士兵乱箭齐发,密集的射向渐渐靠近的投石机。

    李万全并不担心西面的敌军,西面是居高临下,道路狭窄,用滚木礌石便可封锁山道。

    主要是东面比较危险,但东面半山道靠近关隘处也比较狭窄,无法展开大规模进攻,兵力多未必有用。

    密集的箭矢被晋军士兵用盾牌挡住,投石机继续前行,距离关城只有六十余步了。

    士兵们固定住了投石机,数十名士兵开始拉动抛竿,几名士兵将一枚重达两百斤的大型铁火雷放入投兜,郭宋刚刚颁布了铁火雷使用规则,明文规定,只能在攻防城池关隘和水战时使用铁火雷,土门关正好在允许之列。

    关城上箭矢如雨,一名火器营旅帅用火折子点燃了火绳,待燃到红线时,旅帅大喊一声,“发射!”

    士兵剪断了拉绳,‘嘭!’一声巨响,抛竿挥出,一枚体型巨大的黑色铁罐冒着青烟向关隘内飞射而去,关隘上的士兵发一声喊,纷纷蹲下,铁火雷射进了关隘内,

    与此同时,所有的晋军士兵同时趴在地上,紧紧堵住了耳朵,片刻,只听见一声惊天动地爆炸,大地在晃动,这声强烈的爆炸让晋军士兵的心脏都仿佛停止了跳动,只觉天空的砂石和血肉扑簌簌落下。

    好一会儿,士兵们才慢慢抬起头,眼前的一幕让他们呆住了,土门关已经消失了一半,另一半的关墙也坍塌了,露出里面支离破碎的建筑,里面到处都是残缺不全的尸体,竟然看不到一个活着的士兵。

    这枚大型铁火雷堪称杀伤力最大的一枚铁火雷,直接炸死震死超过千人,重伤三百余人,也几乎是震碎了内脏,无法医治了,一千八百人的关隘内,幸存下来的士兵不足百人,他们是躲在房间里才得到幸存,不过这百人也全部失聪了,听力遭到了永久性的损害。

    没有了土门关,刘光辉率领一万五千军队从井陉杀出,迅速和主力汇合,使郭宋亲率的军队达到五万人,他没有停留,立刻挥师东进,向定州杀去........

    信都县,姚锦的三万军队依旧按兵不动,他们信都县南部二十里处扎下大营后,便再也没有动静,对信都县没有进攻的迹象,对朱滔军队也没有出兵决战的打算。

    对峙了将近十天,朱滔开始感觉到有些不太对劲了。

    他这种不对劲的感觉来自井陉,朱滔也得知大将卢金锁逃回幽州的消息,赵州随之失守,而赵州北部就紧靠井陉,所以这段时间,朱滔一直在等井陉的消息。

    除非晋军就止步了赵州,否则井陉那边无论如何都会有消息传来,但晋军会止步于赵州吗?

    朱滔的第二种不安来自于郭宋,他当然知道郭宋已经到了河北,但信都县的晋军主帅大旗依旧是‘姚’字,说明郭宋并没有来信都,难道他还在洺州?

    朱滔觉得不太可能,郭宋就是靠统兵打仗起家的,他来河北就是为了亲自带兵打仗,怎么可能坐镇洺州?那还不如坐镇长安。

    想通了这样,朱滔却愈加害怕了,郭宋现在会在哪里?把其他各种可能排除后,郭宋只能去一个地方,那就是赵州。

    这时,有士兵禀报,“王爷,伯常先生回来了。”

    朱滔大喜,连忙道:“速速请他来我大帐!”

    伯常先生叫做李伯常,祖籍辽东营州,他父亲是一个参商,叫做李达,常年在契丹和靺鞨等地收购人参,后来娶了一个渤海国的妻子,便在渤海国定居下来,李达妻子生下了两个儿子,取名李伯常和李仲常,李达因为买卖人参发了大财,对儿子的教育投入了很大的本钱,还把长子李伯常送去幽州读书。

    父亲去世后,家产一分为二,次李仲常继承了父亲的事业,仍旧定居渤海国,长子李伯常却不想回去了,他得到一大笔钱,便在大唐四处游历。

    建中二年,李伯常在长安参加了科举,考上了明经科,在蓝田县做了一年县吏,觉得无聊,便辞职返回了幽州,他已经三十岁了,被人推荐给了朱滔当幕僚。

    李伯常的精明能干和足智多谋渐渐得到了朱滔的重视,尤其李伯常能说一口流利的契丹语,几次替朱滔出使契丹,为朱滔得到契丹战马支持立下了汗马功劳,渐渐成为朱滔的谋士。

    李伯常已经四十岁了,跟随朱滔也有十年,他还娶了朱滔王妃的表妹张氏为妻,和朱滔有了一点亲戚关系,这次他是替朱泚出使营州回来,直接从营州赶来信都县。

    “伯常先生,你回来得太及时了。”

    朱滔把李伯常迎进大帐,便急不可耐道:“形势有点不妙啊!”

    “形势确实不妙。王爷应该立刻返回幽州。”

    朱滔一怔,“先生为何这样说?”

    李伯常不慌不忙道:“王爷还记得我年初劝王爷之事吗?”

    朱滔有点想不起来了,半晌问道:“不知先生指的是哪件事?”

    “就是郭宋为什么去年不直接灭了李武俊?”

    朱滔顿时想起来了,年初李伯常给自己说过,郭宋去年已经大败李武俊,完全可以一股作气灭了他,夺取李武俊的五州地盘,但郭宋却退回洺州了。

    李伯常的意思是说,郭宋特地留李武俊作为诱饵,诱引自己大军南下,当时自己并不接受他的分析,还是坚持认为郭宋是因为战备不足才退兵回去。

    这个认知极为重要,它关系到能否起动和兄长策划已久的南北夹击,更重要是,郭宋已经夺取洺州,也是要染指河北了,留给他们的时间不多,所有朱滔急切地想推进统一河北战略,便忽视了李伯常的提醒。

    从现在的局势来看,还真有点像李伯常说的那样,郭宋留下了李武俊作为诱饵。

    但他又觉得有些不对,自己和大哥策划统一河北多年,不管郭宋是否灭了李武俊,这场南北夹击之战都势在必行,郭宋去年留下李武俊不攻打,岂不是有点多余?

    朱滔却忘了一点,郭宋并不知道他和朱泚之间的战略,也是最近发现朱泚军队有异动,调船北上,郭宋这才隐隐猜到几分。

    “伯常,现在再说这话也没有意义了吧!”朱滔听他又提旧事,心中略略有点不快。

    “不!这件事是整个时局的关键,就看王爷能不能接受我的观点?”

    “好吧!就算是诱饵,那又如何?”

    “王爷,如果信都县是诱饵的话,那么郭宋的目标恐怕就不仅仅是李武俊了。”

    朱滔腾地跳了起来,一把抓住李伯常的手腕急声道:“你该不会说,郭宋率军去攻打幽州了吧?”

    “卑职刚才说局势严重,其实就是这个意思!”

    就在这时,帐外有亲兵高声道:“王爷,易州有紧急消息!”( 猛卒 http://www.mianhuatangxs.com/6_6102/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