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盖世 > 第七百四十九章 师弟?
    眼前的罗睺鬼王,居然是巫毒教的上一任教主,和他前世有师徒之实的罗玥!

    虞渊神情怪异,肢体都有些僵硬,愣在那儿,好半响没反应过来。

    “前,前辈,你认识我?”

    罗睺鬼王不断平复着,剧烈摇荡的魂魄,不可思议地,看向虞渊,去求证:“难道说,前辈其实在浩漭天地,并没有处在外域星河?”她眸中皆是困惑。

    她到现在还认为,另有一位神魂宗的巨擘,借虞渊在观察着她。

    借虞渊,一口揭破她的身份来历。

    “罗,罗师姐……”

    许久许久以后,虞渊才声音艰涩地开口,他调整了一下思绪,站在煞魔鼎内部,朝着罗睺鬼王轻轻鞠身,“并没有别人,没有你所想的神魂宗的前辈,我就是我,只是虞渊!”

    发现罗睺鬼王,竟然是罗玥后,他就不打算装神弄鬼,佯装另有高人暗中窥察。

    单凭,罗玥和上一世他的关系,他就有信心说服罗玥!

    “师姐?”

    罗睺鬼王脸色骤冷,一股凛冽杀意,从她消瘦的魂影传来,她嘴角扯出了一个,令虞渊不寒而栗的笑容,“我可记得,我那好师弟,是如何对待我,才成为巫毒教,现任教主的!”

    “你,居然是出自巫毒教!”

    谈话间,罗睺鬼王竟轻轻抬手,掌心一团绚烂的七层霞光,迅速凝聚,“有没有和巫毒教有关,我一试便知!”

    虞渊哑然。

    他瞬间意识到,罗玥和现任巫毒教的教主,怕是有深仇大恨。

    一看罗玥欲要出手,他不及犹豫多想,急忙道:“我的传承,来自药神洪奇!”

    “药神!洪,洪师傅!”

    罗玥猛然一颤,掌心刚凝炼的一团七彩霞光,顿时爆灭开来,“洪师傅,洪师傅消逝了三百年,转世失败后,早就魂飞魄散!小子,洪师傅去了那么久,怎么可能收你为徒,教你炼药之术!”

    洪奇的名头,显然要有效太多,让她立即就罢手了。

    “师傅,虽然早已不在人世,但他转世前,暗中做了很多布置。”虞渊满脸的诚恳,“我得来的炼药之术,来自于碧峰山脉的阴风谷,在那儿,有他老人家留下的后手。我是通过师傅的一本记忆典籍,知道你和师傅的关系。”

    “师傅说了,你虽然出自巫毒教,是被安排过来偷学技艺的,可师傅在内心深处,还是认可你。”

    “他,真的是将你视为弟子来对待!”

    这番话,倒不是胡说八道。

    虞渊自知,在内心深处,他的确将罗玥视为半个徒弟来对待。

    若非他自知命不久矣,不知道转世能否成功,他当真会从巫毒教手中,将罗玥抢夺过来,收为亲传弟子,悉心教

    (本章未完,请翻页)

    导炼药之术。

    “此言当真?”

    罗玥骤然激动起来,那具灵体魂影,再次剧烈摇曳起来,“洪,洪师傅当真在心底,视我罗玥为弟子?我罗玥何德何能,怎会得到洪师傅的认可啊!我当年在洪师傅身旁,是教主下令,要我暗中揣摩洪师傅的炼药之术。”

    “这么多年来,每每想起洪师傅不避嫌的教导,我就良心自责!”

    “我罗玥,怎配得到洪师傅的青睐啊!”

    这位恐绝之地新晋的罗睺鬼王,说起洪奇时,羞愧自责的,竟然一副泫然欲泣的模样,如承受了多年的心理负担,忽然抓到宣泄口。

    “祖安在青鸾城救我,不是因为我修炼神魂宗的秘法魂术。而是因为,我是他的徒弟!”虞渊继续解释,“你也知道,祖安和我师傅的关系有多铁。”

    “我当然知道。”罗玥轻轻点头。

    呼!

    鼎中的虞渊,从芥子手镯内,将炼药的丹炉“流焰”唤出,扬起来给罗玥看,“此丹炉,想必罗师姐是认识的吧?”

    “流焰!”罗玥轻喝。

    从她将真正相貌显露,虞渊一口道出她的名字,再说起碧峰山脉阴风谷,还有祖老怪时,罗玥就相信了大变。

    丹炉“流焰”一出,罗玥再没有丁点质疑,立即就相信了虞渊的所有话。

    虞渊,乃药神洪奇的弟子。

    而她,竟被药神认可,也被药神视为弟子来对待!

    不枉费我,荣登巫毒教教主之位后,和那钟赤尘连番冲突,最终落得这么一个,阴神遁入恐绝之地,改修灵鬼之道的下场。

    “师姐,你怎么沦落为改修鬼道?”虞渊悄声道。

    罗睺鬼王得知眼前的虞渊,居然是药神洪奇的弟子,立即就觉得虞渊变得亲切起来,关于她的一段不为人知过往,也被她娓娓道来。

    她荣登巫毒教教主宝座以后,明里暗里,追查过洪奇消逝的事。

    钟赤尘对外所说的,洪奇炼药失败,魂飞魄散而亡的说辞,她是压根不相信的。

    她通过一些蛛丝马迹,猜出洪奇的死亡,定然和钟赤尘有关。

    其实,在内心深处,她也是将洪奇视为师傅对待的。

    所以在后面,巫毒教和药神宗时常发生冲突,在她的授意下,巫毒教的几位长老,暗中坏了钟赤尘好几件大事。

    甚至于,让钟赤尘突破自在境中期的时间,都因药材不足,被迫延缓了十几年。

    她的所作所为,终于彻底激怒了钟赤尘,被钟赤尘一番筹划后,进行了反击。

    钟赤尘的反击,异常的激烈阴损,说服了她的师弟,夺取她的教主之位,令她体内挤压多年的毒素,在某一刻全面爆发。

    她精研毒药,以自身为毒丹进

    (本章未完,请翻页)

    行凝炼,侥幸借毒丹进阶自在境以后,本体真身其实已被剧毒侵害的快要撑不住。

    没她那位师弟坑害,她其实也不可能在境界上,再有什么进展。

    师弟的陷害,令她阳神碎灭,本体真身积蓄的毒素,彻底地爆发出来,远遁千万里外藏隐后,阴神则逸入恐绝之地。

    她自知,她的血肉身体被剧毒侵害,腐朽而亡乃是必然命运,只好转修鬼道。

    又担心,会被她师弟发现,被钟赤尘认出来,她的阴神便在恐绝之地变幻了容貌,改了名,自称为罗睺。

    她落得今天的境地,一方面是修行时急于求成,挤压太多毒素在体内,以剧毒合道,从而勉强跨入自在境。

    结果就是,肉身毒素没梳理好,在一个临界点爆发了。

    但她,成为巫毒教教主后,一直和钟赤尘做对,终于激怒了现任的药神宗宗主,集中精力去暗算她,也是一个方面。

    “肉身因毒素侵蚀,阳神碎灭,一道阴神遁入恐绝之地。而且,也是被同门师兄弟陷害,才落得这么一个下场。”

    虞渊听完后,眼神闪烁不定,神情怪异。

    没想到,这位前世的半个徒弟,和自己的遭遇,有如此多的相似处。

    不愧是,被自己调节出来的半个传人!

    “我那师弟,现在和钟赤尘,只是井水不犯河水,相互不喜。”罗玥低低轻笑,“可我为教主时,钟赤尘想要得来的药材,都被我暗中夺取。他有两个弟子,外出游历时,身中剧毒而亡。”

    这番话,罗玥说的相当快意,“没我阻扰,他的境界和战力,比现在还要高。”

    话到这儿,她眼神黯然,“可惜,钟赤尘修炼上的天赋,还是比在炼药上强,依然给他修到了自在境后期。”

    “我那师弟,没有步入我的后尘,吸取了教训,顺顺当当地跨入到自在境。”

    “这两位,一个药神宗宗主,一个巫毒教的现任教主,都是自在境大修,我便是成为了鬼王,魂体走脱出去,也拿他们没辙。”

    “除非,我能成为传说中的鬼神!”

    她陡然激动起来。

    “师姐,我背后没有神魂宗,也不能代表神魂宗。”虞渊深吸了一口气,神色肃穆,“但我在恐绝之地,会尽我所能助你一臂之力。”

    罗玥渐渐冷静下来,嘴角一扯,笑看脚下那白骨堆,“他?”

    “和我有协议的,他从陨月禁地而来。”虞渊犹豫了一下,才重新说道:“师姐,他还能活下去吗?”

    “本就没有死。”罗睺轻哼一声,从头上七彩光幕中,扯下一道森白魂影,塞入那白骨堆内,道:“看在我师弟的面子上,白骨,我就当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

    (本章完)( 盖世 http://www.mianhuatangxs.com/6_6045/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