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乡村小说 > 爱,这样出声 > 生花突然袭击来到我的城市
    第1章第一卷

    第32节生花突然袭击来到我的城市

    与生花对聊,让我走回到自己的专业。他谈及的那些名著,那些作家们,我也都有自己的一份评价。

    而这些在与薛伟的日常聊天中却是不可能的,他知道自己的业务我不会感兴趣,所以很少谈起,而对文学他天生就没多大兴趣。

    我们间最多的话题是关心时事,议论每天发生的大大小小的新闻事件。

    知道这些很空,无关我们的工作和情趣,但是这是目前唯一可以连通我们共同兴趣的桥梁,我们除了精心呵护,没有其他选择。

    严格讲,这么做对双方也许都是痛苦的,都有自己的专业,都还是期待与对方谈谈自己熟悉和真正关心的话题。

    一触及自己的专业,就让人情不自禁念及昨天的大学生活来。如果我们永远不离开学校,总按那张轮流使用寝室表的安排进行我们的AA,该多浪漫多惬意啊。

    为什么要毕业,要为钱忙碌?现在两人虽然仍在一个城市,但早分晚聚,一天中的大半天时光两人都处在人为的离散中。哪里像在大学时,咱们几乎可以随时粘合在一起。

    将来如果有了孩子,是不是更会分散我们爱的注意力,更会让心里经常涌起一种不是孤寂的孤寂?

    想想未来,似乎不是梦想的幸福,而是一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可怖。

    一天刚上班,忽然接到生花的电话。

    “今天我中午请你吃饭,别说已经有安排喔”

    “你不是在G市么,是请我网上就餐吧,咯咯咯”

    “我早班飞机才飞到的,现找了家宾馆先歇会儿,中午咱们边吃边聊……”

    他的这个举动颇让我惊喜,这些日子经常为他睡不着觉,他难道心有灵犀?居然在没有任何预兆的情形下,神不知鬼不觉地突然飞来了,只有他这样性格的人才懂得浪漫,才会制造浪漫。

    虽然一心想着能与他见面,今天他主动送来见了,心里又忐忑难宁。

    他仅仅是为见一面,握个手来的么?

    他刚才特意强调已经住在宾馆,是不是在向我暗示着什么?

    虽然梦里已经许多次与他相拥了,甚至与他进行了十分亲密的接触,但是,那毕竟是梦。如果今天情不自禁,与他怎么样了,会是个什么结果?

    薛伟又与他进行一场鼻青脸肿的厮打,还是不再相信我对他的忠诚而坚决提出分手?

    还没做什么就先自己把自己吓着了,今天约的是中午时间见面呢,薛伟怎么会知道?

    对,今天这个时间即便发生点什么,薛伟也不会知道。他不知道,我不说,不就没事儿了?

    知道自己这样想是很危险的,只要揣着这样的想法去与男人约会,女人一般都会很容易被推入泥淖的。但是,似乎有一种神力在左右着自己,让自己按照这个思路进行运作。

    很巧,今天的穿着与那天去旋转餐厅时一样,镜子中的自己看上去确实风姿绰约的。至于是否性感妩媚,那得问男人了。

    下班出门前,往腋窝洒了几滴香水,并略施了些粉黛。

    上到电梯中,感觉周围认识不认识的人都向我投来一种不知是忌妒还是反感的眼神。

    赶到生花说的那家宾馆,他正在大堂沙发上等候。

    他好高喔,我穿着高跟鞋,头都才到他耳垂下。

    “盛编辑,见到你啊我就想到诗经那句: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大作家,你也是谦谦君子,玉树临风”

    “我是由衷地感叹,你是应景啊,哈哈哈”

    “我也是由衷的,真的”

    “我怎么听着心里虚虚的呢”

    “那只能说你还没有被真正懂得欣赏你的人欣赏过啊”

    “盛编辑真会说话,让人听起来感觉暖暖的”

    “听谁这样说过,作家一般善于安排自己笔下的人物的喜怒哀乐,却不怎么会安排自己的人生和生活”

    “从来没听第二个人这么说过,必定是盛编辑语录”

    “咯咯咯,确实是本人刚刚杜撰的,你是不是这个样子呢”

    “确实有点像,你看,说是请你吃饭,现在还没有想好究竟去哪儿呢”

    “那不如就在宾馆餐厅叫点饭菜,去你房间边吃边谈?”

    天啊,我怎么又主动给别人出这样的点子。

    本意是尽量减少被熟人朋友撞见的机会,但是这样做也会被对方误读误解的啊。

    如果今天要是真的发生点什么,完全是我主动送肉上的砧板——( 爱,这样出声 http://www.mianhuatangxs.com/6_6022/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