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苏厨 > 第八百零五章 誓师
    第八百零五章誓师

    不说苏油和石薇在军中救治伤员,联络感情,郭逵和赵禼,关于进军方略,又发生了分歧。

    赵禼的意见,是乘兵形未动,部队修整之机,抚辑两江峒丁,以厚赏择其壮勇,让他们去宣讲政策,招徕携贰,隳其腹心,然后以大兵继之。

    郭逵不听。

    之后赵禼又欲使人赍敕榜,入贼中招纳,郭逵依然不听。

    赵禼固请,最后官司打到了苏油这里,因为赵顼旨意里说得清楚,将领有疑,由枢密副使苏油决断。

    军帐之中,苏油在监督郭逵和赵禼服药。

    赵禼还在生气:“我没生病!”

    “没病也得吃,这叫预防!”

    俩老头同龄,都比苏油大二十多岁,因此苏油虽然是最高行政长官,但是只能充当调剂的角色。

    苏油硬是将药片给赵禼服下,这才说道:“赵公你也是蜀中人,当知道我们蜀中有句老话——你看着别人碗里,小心别人看着你锅里。”

    “先不说峒丁堪不堪用,我们就说那些峒首的忠诚度。”

    “用了他们,你能保证一有机会他们就不反水?”

    “所以还是大军压境,服的投降,不服的剿灭,这才是王道。”

    见老头又要反驳,苏油说道:“别急别急,我的意思是,在我们能够控制的范围内,你这个建议还是很可行的,但是如今不能指望我们能力范围以外。”

    “比如广源州,现在已经在我们的军力压迫之下,伪朝广源州观察使刘纪,已经遣人来信暗输情款,他的目的不过是自保。”

    “李朝内部,那也是矛盾重重,朝中文臣,对李乾德……嗨,那就是一个十岁的孩子……对伪太后黎氏任用宦官掌控朝政军权,早有不满。”

    “如今李常杰与宗亶已经撤退,就丢下刘纪五千人,既然赵公有这样的建议,那就命燕达带兵前去招降好了。”

    郭逵说话了:“老赵我不是不想听你的,实在是……我们可是几千里外过来的客军!”

    “命燕达前出收复广源,大军就得整体前移,就必须占领太平寨,否则燕达就是孤军。”

    “但是一旦下令,这大战可就算开打了。”

    “陛下那里要我们速战速决,可如今士马尚未恢复啊。”

    赵禼不同意:“以往征安南,大军到此,怕是已经折损三成,如今我军尚全,怎么能说尚未恢复呢?”

    苏油摇头:“赵公此言差矣,军士们不是将帅奏章上的一个数字,他们是一条条活生生的人命。”

    “让他们能够在战场上杀敌,而不是病死在行军路上,这本来就该是帅臣的职责。让生病的将士勉强上战场,我是不同意的。”

    说完又对郭逵拱手:“郭老,不过赵公所言也在理,如今天气已经可以进兵,经此一场,将士们对军中防疫卫生条例,也算是有了深刻的体会,想来之后的非战减员,必将大大减少。”

    “肥皂我已经改小了,这帮兵油子,还打着带回老家发卖的主意,现在我给他们改成火柴盒子那么大,薄薄一片,让他们发不了这个财!”

    郭逵笑了:“老赵,看到没?为了让军士们用肥皂洗澡,明润他就会想办法把肥皂改小;他们不习惯喝开水,明润就搞出那什么……过滤器。他不会去逼他们,他只会自己想办法。为什么?他把军士们当人。”

    “你们读书的措大啊……总是把军士们的性命看得太轻易,这就是我为何要高看明润的一眼的缘由。”

    “你不能因为大军到此能比以往保全了两成半,就作为我军损失得起的理由吧?好不容易将儿郎们全须全尾地带到了这里,要是还能全须全尾的带回去,岂不是更好?”

    见赵禼面有愧色,苏油赶紧打圆场:“赵公他也不是这个意思……郭老啊,大军也的确该动了,不然陛下那里,我们谁都扛不住。”

    郭逵问道:“如今军士恢复了几成?士气如何?”

    苏油拱手:“军士尚有数百需要医治,其余基本恢复。士气的问题嘛,交给我好了!”

    郭逵点头:“那便依你,秋中进兵!”

    ……

    熙宁九年中秋,宋军都头以上将领八百人,在邕州城南誓师。

    秋风猎猎,金菊堆簇。

    山丘之上,是五万多个坟茔,中部是一座祠堂——苏忠勇祠。

    祠堂内有一座小神龛,供着苏缄神像,神像后是一扇座屏,上面刻着苏缄当年去镇江祭拜堂兄苏绅陵墓时,写下的一首诗作。

    “五里平郊烟霭村,泪流坟土泣英魂。近年忠义心如铁,不负平生教育恩。”

    苏油带领军中骨干,在山丘下祭殿亡灵。

    灵棚两侧,是苏油亲书的一副挽联。

    尽瘁抚危城,血泪山河,三代瑰英纾国统。

    歼身匡大义,铭旌史册,千秋凛烈继忠魂。

    三杯酹过,苏油转身看着身前肃然的将校。

    “山丘之上,有五万八千无辜的魂灵,我的族叔,族兄,嫂子,侄儿,也在其中。”

    “千年以降,自秦朝开桂林,南海,象郡以来,交趾,就是我华夏故土。”

    “两汉时,那里是交趾郡,是九真郡,是日南郡。”

    “直到五代南汉,三郡才被军阀割据,迁延至今。”

    “大宋以其鄙远,尚优抚之。”

    “不意狼子野心,逐年蚕食我大宋国土,数百里尚不知耻足,竟悍然兴兵,犯我疆土,屠我黎民!”

    “我大宋何辜,与此宵小恶贼为邻?!”

    “看看山丘上吧,五万八千亡灵,他们有什么理由被屠杀?!”

    “他们本来应当还在这片土地上平安地生活——父老们在陌野上劳作,主妇们在厨房里炊羹,娃子们在山野间放牧……”

    “等家中呼唤传来,他们应该高高兴兴地赶着水牛,羊群,洗干净腿上的泥,回家团聚,一家人和和美美,吃上一顿或许并不丰盛的晚餐。”

    “可是如今,他们全都躺在了这里,永远冷冰冰地躺在了这里!”

    “是谁给了伪越这样的胆量?让他们可以肆无忌惮地夺去我大宋子民的生命?!”

    “山丘上趟着的那些人,他们不是军人,没有武器。”

    “他们就如同你们的父母兄嫂,侄女侄儿一样,只是普普通通的百姓而已!”

    “他们只是在入侵者要占领这片神圣国土之时,勇敢地站了出来,说了一声,不!”

    “然后,残暴的侵略者,就对他们挥舞起屠刀!”

    “屠刀能吓倒我们吗?今天,我们就要踏进交趾的地盘,和邕州死难百姓一样,同样站在那些卑鄙无耻的豺狼面前,继续说一声,不!”

    “我们要挺起胸膛告诉他们,真要是有种,请你们再次举起屠杀过我大宋百姓的屠刀,冲着老子们来!”

    “我们要请求他们,真要是有种,千万不要放下武器,千万不要讨命求饶!”

    “我们要请求他们,一定要抵抗到底!”

    “直到我们的利刃,砍下他们的头颅!直到我们的刺枪,插进他们的心脏!”

    “我们要请求他们,就像对我大宋无辜子民那样,继续嚣张跋扈,继续丧心病狂!”

    “千万不要跟老子们客气,有什么本事,尽管来!全冲着老子们使出来!”

    “我们,就是来要回这笔账的!”

    指挥都头们拔刀欲狂,红着眼睛狂喊:“复仇!带我们复仇!”

    “荡灭不臣,讨还血债!”

    郭逵站在苏油身边,白须飘拂,铁盔下的老脸冷若冰霜。

    见到士气已经昂扬到了极点,老头大手一挥:“回营,集结,出兵!”( 苏厨 http://www.mianhuatangxs.com/4_4167/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