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乘龙佳婿 > 正文 第六百三十七章 十万个为什么
    东宫朝贺,并不是文武百官全都参加——毕竟慈庆宫正殿比文华殿还略小一些,而文华殿更是比奉天殿小几倍都不止,所以这儿压根容纳不了太多人。能来这里朝贺的,除却兼了东宫官的文武群臣,以及皇族宗室而已。

    至于文武百官,回头还有一次上表笺恭贺东宫太子荣膺册命的过程。

    只是,往日大多数情况,都是当弟弟的诸皇子恭贺长兄皇太子,奈何三皇子根本就不是长兄,弟弟更是只有光杆司令四皇子一个。于是宗室朝贺的时候,作为长辈的江都王这些人都不用出席,因此诸王也就只剩下了小狗小猫两三只。

    没错,为了避免出岔子,皇帝特意挑了和三皇子四皇子平辈的宗室来东宫朝贺,而且还是年纪甚至比四皇子小的那种!

    此时此刻,六个七八岁的小孩子跪在地上,四皇子煞有介事地带领他们大声嚷嚷道:“小弟郑锳,兹遇兄长皇太子荣膺册宝,不胜忻忭之至。谨率诸弟诣殿下称贺!”

    因为江阁老去位而荣膺太子太师的孔大学士只觉得嘴角直抽抽。而一直都是太子太傅的吴阁老满脸笑容,赞许地连连点头。

    他旁边的太子太保张钰,那是千般滋味在心头,脸上除却僵硬还是僵硬。其他几个兼了东宫三少,詹事府少詹事等等官职的,就连刚刚被皇帝塞了个詹事的刘志沅,那也是好容易才让自己死板着一张脸,没有露出太过分的表情。别看人小,全都是宗室,谁也不能笑话!

    而等到衣着整齐的东宫侍读们列队上前拜见时,看见那浩浩荡荡几十人的队伍,想到天子放出还要选一批东宫侍从在慈庆宫,侍奉太子读书的风声,也不知道多少人在心中琢磨,自己是不是要反对,如果反对的话又该怎么去召集其他人一同反对,可这事太难了。

    因为据他们所知,别说皇帝放出风声,首先在国子监率性堂选人,于是原本就是国子监六堂之一的率性堂顷刻之间成为香饽饽,当初还嫌弃在国子监读书是鸡肋,如今学官们又闹出这样一个大笑话的官员们顿时纠结了起来。

    明明知道国子监已经烂透了,可就因为率性堂出身的佼佼者可以被选入东宫侍从,于是就趋之若鹜?这是不是太丢脸了?

    就连已经要挪出国子监,曾经被无数人弃若敝屣的半山堂,也因为皇帝准备鼓励人求学上进,额外拨出了四个名额,据说已经有十几家消息灵通的打算把自家儿孙送过去。

    至于九章堂……剑走偏锋的九章堂早早就占下了颇多东宫侍读的名额,毕竟想当初三皇子就竭尽全力考进了其中,从学于张寿,甚至和很多人都是同学。可你家就算真有人算学天赋上乘,这下一次招生还要等到明年呢,有本事那也考不进去啊!

    此时此刻,打头行礼的陆三郎和齐良出身不同,那兴奋和激动却一模一样。略靠后半个身位的纪九也已经热泪盈眶,至于其他人,不论出身尚可的还是出身寒微的,不论往日和三皇子说过话的,还是没敢和人有过交流的,总而言之,那都是动作僵硬到犹如提线木偶。

    如果不是一旁还站着张寿,抬起头就能看见这位老师,也不知道多少人会浑浑噩噩多磕一个头,又或者少磕一个头……

    于是,等到一应礼毕,孔大学士几乎是逃也似的逃出了让他非常难受的慈庆宫正殿,其他东宫官也是大部分走得飞快,顷刻之间,刚刚挤得满满当当的地方,就只剩下了四皇子这个熊孩子带领的五个宗室孩子,此外就是九章堂众人。

    倒也不是其他官员没有一个愿意留下来,而是一看慈庆宫正殿中这种留下的人员配置,就连身为太子少保的户部陈尚书,张寿的师兄,就连和张寿关系不错如刘志沅,也按照仪制跟随其他人一块退了。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留下的话,就拉高了整个慈庆宫众人的年龄水平。

    毕竟就算一直以中年人自居的陈尚书,和张寿在一起就觉得老了,更何况和那些连十岁都没有的宗室孩子混在一起。

    而眼见讨厌的老大人们都不见了,四皇子顿时喜气洋洋地大声嚷嚷道:“太子三哥,我刚刚问过弟弟们了,从今往后,他们也会留在东宫侍读。他们虽说资质不如我们兄弟还有九章堂这些同学,但儿时学九九歌也都是一遍会背,算学天赋都不错,加减乘除算起来贼快!”

    他一边说一边看向了张寿,满脸自信地说:“刚刚我们进来拜谒之前,我亲自考的他们,老师你要相信我,粗浅的算学考问,我还是能胜任的!”

    几个孩子全都是皇帝这些年出宫期间一一看过的,家中长辈也是皇族当中的安分守己派,因此这会儿不但没人抢着说话表现,反而一个个都规规矩矩站在那儿,显得颇为沉稳,倒是反衬得四皇子这个年纪更大的一点都不稳重。

    可四皇子才不管这些,他只知道现在自己虽说还没有弟弟和妹妹,但这么一群规规矩矩的弟弟在,他终于也可以摆一摆做哥哥的威风了。因此,他非常理所当然地拉着一个个宗室上前,热情地介绍起了众人,又软磨硬泡让张寿亲自考问,也好验证他的眼光。

    这其中,恰有江都王的一个嫡亲侄儿郑钥。和海陵县主口中那些并不喜欢出人头地,执掌权柄的嫡亲哥哥们不同,这个小孩子虽说有些木讷,但张寿随口考了几道复杂加减题,人给出答案的速度快而准确,甚至对九章算术中的鸡兔同笼问题亦是能随口答上。

    这就很不容易了,须知这题目虽说有诀窍,可人终究是比四皇子还小!

    然而,被张寿考问了三道题之后,长相并不出奇,除却答题之外就很沉闷的郑钥突然开口问道:“老师,我一直听说您算学造诣很高,更是葛老太师的关门弟子。那您能不能告诉我,天上群星真的能指点吉凶祸福吗?如果可以,为什么钦天监不能从星象中算准?”

    “而如果不可以预示吉凶祸福,钦天监又连星象和日蚀等等都算不准,那么钦天监还有什么用呢?那我们学习算学又有什么用呢?难道就只用来查账稽核吗?又或者编制军情传递的密文吗?如果仅仅只有这么一点用,那算学又怎么能让那些读经史的士大夫服气呢?”

    谁都没想到,就在这朝贺东宫的日子,一个本来就好似跟在四皇子身后凑数的年幼宗室,竟突然问出了这样的问题。

    一想到如果这个问题是刚刚当着孔大学士等人之面问的,那会带来多大的影响,陆三郎就一阵阵后怕。他也顾不得郑钥是宗室,纵使父亲只是个镇国将军,那也不是好欺负的,立时冲上了前去,疾言厉色地呵斥道:“岂有此理,你才学了多少算学,就敢说算学没用?”

    眼见纪九摩拳擦掌仿佛打算跟着陆三郎展开反击,而齐良正在劝着其他那些义愤填膺的人,而郑钥身边的其他几个年幼宗室无不慌慌张张地和人拉开距离,仿佛生怕遭了池鱼之殃,四皇子眉头倒竖,赫然正怒不可遏,可郑钥却依旧满脸认真,张寿却不由得笑了。

    “算学有什么用,这个问题问得很好。”

    张寿明白,这年头的读书人不能说没有质疑精神,因为听上去仿佛是守旧复古的各种古文运动,其实是为了反对俗滥文字,提倡的是文以载道,赋予文章更深刻的思想内容,实际上质疑反对的是当时最主流的文章潮流。而这种质疑,唐朝有,宋朝有,历史上明朝也有。

    但总体来说,在这年头的经史学术界,那是不提倡质疑的。经典的圣人学说不容置疑,而那些大家注释的经史也同样不容置疑。至于学生对老师的质疑……那就对不住了。

    大多数情况下,欺师灭祖,目无师长……林林总总的大帽子都会朝人扣下去。

    因此,张寿打手势示意众人不要反应过激,不慌不忙地说:“日落星沉,其实和吉凶祸福没什么关系,但是,这其中也蕴藏着真理。比方说,我曾经在半山堂给大家演示过的浮力实验,看似只能够验看金银成色,又是否内有夹层,但你们是否知道,那还有别的用处?”

    “众所周知,木材可以漂浮在水面上,而铁块却会沉底,而铁块哪怕打成薄薄一层铁皮,放在水面上同样也会沉底。但如果不是铁块,也不是铁皮,而是四四方方,接缝处天衣无缝,不会进水的无盖铁盒子呢?这样的铁盒子是否可以浮在水面上?”

    “而同样众所周知,在高处丢下铁球和羽毛,铁球瞬间着地,羽毛却可能随风飘走,可如果在高处同时丢下很重很大的铁块,以及小小一颗铁球的话,又是什么先着地?”

    “天圆地方,那为何于港口远眺大船入港,会先看到船帆,然后再看到船身?”

    这种十万个为什么似的问题,曾经在半山堂呆过的三皇子和四皇子一点都不陌生,而九章堂的众人因为一开始接触的就是算学,后来又加入了相对浅显的物理,所以也同样对张寿这样的讲解很熟悉。然而,对于一群小孩子来说,这些为什么就让他们非常兴奋了。

    用刚刚张寿这种说话的方式来说,那就是……同样众所周知,小孩子本来就是最喜欢问为什么的!

    哪怕富贵人家的孩子因为读书开蒙早,见识多,于是懂事得早——这和穷人的孩子早当家是两码事,一个是早知世事艰辛,一个是早知天下广博——所以这群宗室孩子们能够压住心里的不安和好奇,在刚刚朝贺东宫时表现得犹如大人,可这会儿他们一个个忍不住了。

    顾不得这儿是慈庆宫,父母耳提面命叮嘱他们要恭敬,就有一个孩子忍不住问道:“那老师刚刚那些问题有答案吗?”

    “当然知道。”张寿呵呵一笑,却是丢出了一个钩子,“但只能告诉你们一部分。”

    陆三郎的眼睛已经瞪得贼大,甚至开始左顾右盼,寻找某种他常常见,但在这慈庆宫里可能会有,但也很可能没有的东西。但他很快就发现,从前腼腆羞涩的三皇子,此时此刻那脸上流露出了一缕略有些狡黠的笑容。而下一刻,他就明白,这狡黠的笑容是为什么。

    因为就在张寿刚刚对郑钥问出那一堆为什么,随即又被一群宗室孩子们问为什么之后,恰是有几个身材健壮的汉子搬进来一块九章堂学生们再熟悉不过的东西——几块黑板!

    而接下来,仿佛也早有预料三皇子会有这种准备的张寿,笑吟吟地从其中一个汉子手中接过了白笔,继而就对郑钥微微颔首道:“你刚刚问我算学有什么作用,那么,现在我给你用算学演示,铁盒子如何能够在水面上浮起来。”

    见张寿用xyz标注铁盒子的长宽高和厚度,然后计算制作铁盒子的铁皮面积,随即用天工坊中测得的粗略精铁密度,开始计算铁盒子的重量,要浮在水面上所需的浮力,继而预设浸没在水中的深度,开始倒推铁盒子浸没在水中的体积……九章堂中众人倒是反应稳定,但一群出身宗室的孩子们,都被那白板上的算式给彻底弄晕了。

    天可怜见,就算后世的小孩子们,也绝不会在七八岁的年纪接触这样艰深的内容!

    然而,写几个公式,就转头看一看众人反应的张寿,却发现那个提出疑问的郑钥,那个江都王的侄儿,正死死盯着白板,仿佛只是徒劳地想要理解这些陌生的东西,又仿佛不论是懂还是不懂,至少要把这些公式都牢牢记下。

    当然,也有可能是一个天才正抓住了那灵光。

    当张寿写完面前的白板,大略推导出了一个公式之后,他就随手把炭笔递回给了一旁的大汉,这才轻描淡写地说:“也就是说,在理想的状况下,在水中能够浮起来的东西,不仅仅是木头这样的轻质物体,也可能是钢铁巨舰!如果加上我在文华殿经筵上演示的装置……”

    这一日,当这群出身宗室的小孩子们离开慈庆宫时,不是失魂落魄,就是兴奋莫名。张寿在他们面前描绘的东西,如果是那些三观已经稳固的大人,自然一定会当面怒骂,甚至有人会斥之为妖法,可孩子们天生会相信一切飞天入地,无所不能的奇迹。

    每个人都觉得,原本只当是小心翼翼陪太子读书,结果挺有趣的!而且,他们将来的老师承诺,以后可以随便问为什么,如果他答不上来,大家可以一起探讨!

    顶点( 乘龙佳婿 http://www.mianhuatangxs.com/3_3787/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