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黑骑 > 正文 第1138章 考核落幕 下
    直升机到达的理论时间是由野生区沿路的无人侦察机记录计算的,北哗书事先安插了相关负责人暗中控制监控,删除有关他们的直升机的监控录像并实时传输后续的监控消息,就是为了暗度陈仓,在负责考核收场的直升机到达前将吴奇灭口。

    这提早的整整20秒是北哗书没有想到的,他第一反应就是他安插的暗线所做的行为被逮住了,否则无法解释为什么两三分钟前一直没有问题,到最后直升机却突然提早了20秒,甚至连若世安也在直升机上!

    “难道这从一开始就是柔和派设下的陷阱!”

    北哗书表面上强装冷静,实则心里已经乱成一团乱麻。若世安是何许人物,悬鹰军队的创始人兼初代领袖,离任后成为了至高先驱委员会常委。这个老人要是想查,峰崖的“夜枭”一定会为他马首是瞻!而他北哗书的情报都是从“夜枭”来的,行动被“夜枭”出卖给若常委,被柔和派布局,细想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只是柔和派究竟想做什么?如果是为了除掉他,那若世安就没必要帮他挡下吴奇给他的致命一击。如果是为了保护吴奇,那故意陷吴奇于危险之中又是何必。

    两者结合,北哗书只得到一个答案。

    两架直升机缓缓降落到地面,若世安率先踏上大地,而后两列医护人员陆续下了直升机,赶往受伤考生所在的地方。

    他们这些医护人员才是随身携带医疗工具组件的真正医疗人员,而北哗书带来的人中只有一小部分是医护人员,剩下的全是伪装成医护人员的亲信,他们随身携带的东西也不是医疗工具而是强风制造机。如今真正的医护人员到来,这些北哗书的部下无一不被若常委的气场远远震慑,乖乖束手待在原地。

    “北哗书少将,你可知我们悬鹰军纪严明,对违反军纪者一律从严处理!对待尉官晋升校官的考核都是让秋垣少将亲自监督。而你身为高级将领擅闯考核场地,私心对考生下杀手,依我看这北魔军团,你也没必要再回去了。”

    若世安大地一番话给北哗书的故作镇定来了一记致命性的打击。开什么玩笑,北魔军团可是至高三院北边驻军中战斗力和立功次数皆数一数二的军团,而且是他北哗书一手带领成长至此的。

    北魔的将士们都对他北哗书无比忠诚,对北境军团长无比敬重。他有句话不敢当着若世安的面说:北魔军团若是突然失去了他这个领袖,新上任的军团长几乎是不可能镇住那些桀骜又骁勇的战士!

    “怎么了这样看着本常委,是对本常委的判决不服?”若世安瞪大铜铃般的眼睛,强硬地对上北哗书的视线。论气势,北哗书或许能挣扎一下,但他把北哗书压倒也只是时间问题。

    “哼!”北哗书冷静下来,一字一句地道,“若常委,我承认我出现在这里有问题。但您出现在这的理由,你我都心知肚明!吴奇他主动攻击其他20名考生,下手极其残忍,甚至有几名考生失去了宝贵的性命,连秋垣将军这般为人温和正直的人都看不下去,才会用武力阻止吴奇。而结果您也知道,吴奇他把秋垣将军都打到了重伤昏迷!”

    北哗书一根食指直接向吴奇指过来,一副义正言辞的姿态道:“他不过是一个凭关系走后门的考生,不仅不收敛行事还如此嚣张跋扈!无论是站在秋垣同僚的立场上,还是站在肃正悬鹰军纪的立场上,我都必须出手,阻止这个少年恶魔!”

    北哗书一番慷慨激昂的言辞似乎为自己找回了些许气势,就连他那些束手不动的部下都不自觉地热血上涌,一双双眼睛重新焕发神采,愈发坚定自己跟着北哗书将军做的是一件正确的事。

    若世安则冷淡地听完北哗书慷慨激昂,然后三根手指随意一挥。

    三道半透明的巨大光墙豁然出现在北哗书的左右后方,北哗书刚一反应过来三道光墙就已凝实,成为了隔绝空间的界壁!

    “北将军,你好像还是不明白你自己的处境。只要本常委完成多段“断空壁垒”的封闭,就能瞬间将让所处的密闭空间化为真空,”若世安无视北哗书那透露震惊的眼睛,声音不高却有无人敢忤逆的威严,“你,需要我再像以前那样教你怎么做事吗?”

    此时此刻,旁观的可不只有吴奇。有北哗书的亲信,有若世安带来的人,如果算上山林之王“苏”的话,远处还趴着一个。

    被如此多的目光注视着,北哗书感到自己的肩膀上压了一副极为沉重的无形十字架。他当然能听懂若世安的意思,但是他的立场和态度不仅仅代表他自己,背后还有北魔军团全体将士的期待与已故的北境军团长父亲的脸面。

    “我......我......”

    北哗书握紧了双手,骨节分明的双拳上青筋一根根突突弹起。

    最终,他还是垂下了高傲的头颅。

    “我明白了,若常委。您让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

    若世安严厉地看着北哗书的脸,停顿几秒后皱纹松弛、嘴角上扬。

    “这就对了。北哗书,你父辈有功,自己努力,其实我是看好你的。哪怕你犯了重大的错误,但我也不是要夺你的军权,革你的职务。你只需要继续当好你的少将,成为激进派阵营内维护吴奇的生命安全与晋升之路的人即可。”

    北哗书抬起头来,似不敢相信若世安的要求就这么简单。

    “当真,只有如此?”

    “本常委说一是一,说十是十。当然前提一定是你能完满地做好‘十’。”

    若世安挥手解除了围绕北哗书四面的“断空壁垒”,缓缓走到北哗书身前,然后贴着他的耳边耳语了几句。

    只是这几句话,北哗书眼瞳里的神采几次变换,连他后续投向吴奇的眼神都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 黑骑 http://www.mianhuatangxs.com/3_337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