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超凡贵族 > 正文 第666章 绝地反击的大可汗
    巨石要塞的牧师对战局的经过所知有限,他只是按照光辉骑士团的传讯,请求兰德尔殿下支援特斯蒂尔大团长设立的集结点,并提供了一张地图。

    牧师为维克多和他的随从安排5只最好的角狼坐骑,备足了干肉、面饼、水和粗糖。由于卡里古拉的块头太大,他只能步行,纳尔森和四名炼金士兵则骑乘角狼。

    其实,特斯蒂尔的集结点距离死亡之门不算远,维克多带领扈从步行赶路能更快抵达目的地。但他的目标并非西顿汗国腹地的集结点,而是遥远的东境防线邓肯要塞。前方的形势不明,维克多必须好战斗的准备,这时候就得尽量节省扈从的体力,以应付最糟糕的局面。

    第二天的黎明之前,维克多抵达集结点。

    这是个数千人规模的临时营地,位于一处河湾,附近有收割后的麦田,泥土也经过了翻耕,麦田混乱无章的布局和粗放的农垦技术明显是地精的手笔,营地内的兽皮帐篷也是半人马的风格。

    所有的一切都表明,这个集结点原本属于某个半人马部族的营区。

    维克多和随从跳下坐骑,角狼抖了抖身上的露珠,被营地卫兵牵出去进食。营门外面的空地上堆放着半人马和地精的尸体,一些角狼、剑螳和独角狮在里面专挑肥嫩的血肉撕咬吞噬,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血腥味。

    营地内的士兵大多穿着纳维尔王国的精良甲胄,也有一些人的皮甲上描绘兰特帝国的雄鹰纹章。他们的脸上看不见扫平这处半人马聚集地的喜悦,每个人都沉默寡言,神情凝重,有一种暴雨将至的压抑气氛。

    卫兵引着维克多,还没走到营地中心的篝火堆,特斯蒂尔与几位殿下就出来迎接。除了雷克斯国王和纳维尔的两位黄金骑士,维克多还见到了尼奥韦斯特。

    双方互致问候,围着篝火坐下,维克多听完特斯蒂尔的叙述,逐渐了解事情的经过。

    半个月前,南大营的半人马分成两股,成功突围,朝西顿汗国的腹地转移。可是,它们的危机才刚刚开始,因为它们极度缺少补给,沿途也找不到食物。

    如果把西顿汗国划分为东部西部,曾经最强盛的黑蹄部族就占据了西顿汗国的西部领土,其余的六个半人马部族要抢夺的也正是这片区域。随着黑蹄部族的崩灭,西顿汗国广袤的西部区域成为真正荒野,再没有地精奴隶种植青麦,田地荒芜,杂草丛生,青麦变成野麦,谈不上什么产量。

    半人马大军进攻撒桑帝国东开拓领,与人类联军对峙一年多,西部区域能吃的青麦,能捕的猎物早已枯竭。它们全体撤离的时候,首先要穿越西部无粮区。

    食物补给永远是军队行动的首要问题,无论进攻,还是撤退。

    举个例子,一头成年花斑虎需要80到100平方公里的领地,如果领地中出现两只花斑虎,它们必然要相互厮杀,否则两只花斑虎都要饿死。半人马虽然杂食,可它们的食量比人类大的多,几百只半人马穿过食物贫瘠的荒野还能在路上找到点吃的,几万只半人马的队伍那只能吃土了。

    所以说,大规模集群行动不是半人马的长项,它们的后勤组织能力太差了。

    其实,半人马体魄强健,饿着肚子也能跑到食物丰沛的东部领地。然而,光辉骑士团早就围绕半人马的粮食问题制定了剿灭其主力的整套战略战术,让北营与南营的半人马合流,主要是为了消耗半人马主力的粮食。可以说,英勇战役是餐前开胃菜,在荒芜的西部绞杀半人马战士才是狂欢盛宴。

    二十多万精锐骑兵,两人三马,携带二十多天用量的豆子、面饼、粗糖、干肉,尾随两股半人马大军向东移动,找到机会就吃掉落后的小股半人马,半人马掉头决战便立刻散开,时聚时散,正是封臣军队最传统的狼群战术。

    半人马大军想加速甩掉追兵,它们饿着肚子只会死的更快。为了保存战斗体力,半人马的行军速度降到了低点,原本只需十来天就能穿越食物匮乏的西部荒野,它们走了半个月,距离东部还有几百公里的路程。

    半人马需要食物,需要休息,行军时间拖得越长,它们的处境就越危险。反过来,东开拓领联军尽量纠缠半人马主力,为巨石要塞援军扫荡东部半人马领地争取到了时间。

    人类骑兵带了补给,他们的战马可以吃草。半人马吃草能补充多少体力?人类军团的形势良好,半人马似乎陷入了绝地。

    不出所料,它们的军队散掉了。

    半人马大军先是分裂成部族,部族又分裂成小股小股半人马,各自转移,各自找食物,能跑掉多少就跑多少。

    半人马团伙想找点吃的也并不容易,许多饥饿难耐的半人马盯上了人类,只要歼灭一股人类追兵,什么都有了。有的半人马积极求战,有的半人马就能安安稳稳地跑回老巢。所以,半人马团伙撞见人类追兵,嗷嗷地冲了过去。狂野的半人马猎手宁可战死,绝不饿死。

    这正合人类的军团的心意。半人马如果在平原上集群冲锋,任何一支人类骑兵都挡不住,它们几百一股、几十一股,对付起来容易的多。战兽骑士团带两支辅助骑兵队,可以轻松歼灭几百只半人马,如果遇到黄金阶半人马千夫长,就召唤高阶骑士和神职者进行围杀。

    随着半人马团伙越来越分散,人类军团也不得不分出更多骑兵队伍,在广袤的荒野上相互猎杀。

    按照维克多的从电影中学到经验,战争打成这个样子就叫打烂战。

    可千百年来,人类骑兵对付半人马不都是这么打的吗?

    普通的子爵领主只有几百名封臣士兵,他们自幼接受的军事训练,专打“烂战”。他们协同配合的作战能力和野外生存能力是维克多这样的外来者无法想象的。

    不过,封臣士兵的“烂战”经验再丰富也有无可避免的缺陷:各自为战,指挥失灵,找谁都找不到。

    这并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半人马的情况也一样一样的。至少人类军团还会在后面设立几个临时集结点,各骑兵队可以回去休整、疗伤、更换战马、交割战利品,汇总战报。半人马啥也没有,它们都不敢停下来,停下来就挨饿。

    好吧,没最烂的,只有更烂的。

    烂战的风险随机发生,你知道自己会碰上什么玩意?

    转折发生在六天前,一支撒桑骑兵队发现了一大股半人马,数量超过三千。双方遭遇的结局不言而喻,逃脱的骑兵把消息传递给了血狼骑士团。血狼骑士凭经验就知道,摸到了一条大鱼,准备召唤高阶骑士和高阶神职者围剿这股半人马。可是,血狼骑士团已经分裂成了四股,撒桑皇帝和大公各领一支。血狼家族的两位黄金骑士先后就位,但另外两支血狼骑士和辅助骑兵队还没有抵达,其他的战兽骑士团离的就更远了。

    腓特烈带领血狼骑士团缀在这股半人马的后面,这时候,一匹半人马突然离开队伍,独自向这半支血狼骑士团发起冲锋!

    血狼家族的凶暴战士早就向腓特烈皇帝发出预警,可战场上哪里没有危险?

    这只半人马冲锋的速度无与伦比,超出了大地黄金骑士的能力范围,逃跑或追击,都无法应付。

    它顶着强弓重弩,直冲腓特烈皇帝。随行的高阶牧师给腓特烈加持了五级神术——神圣庇护,腓特烈临时获得了传奇阶的战力。就当他准备迎战的时候,那只半人马通体转为澄黄色,它竟然是觉醒了大地之甲天赋的传奇阶半人马!

    传奇半人马突然改变目标,它转向了另一侧的腓特烈大公。

    高阶牧师的反应迅速,又强行施展了一个神圣庇护给腓特烈大公。在双方碰撞的一瞬间,腓特烈大公的秘银斩首剑劈在它的身上,大地崩裂,泥土化为齑粉,他自己也挨了半人马的一记重击。

    腓特烈大公陨落。

    传奇半人马击垮对手,冲破血狼骑士的阻击,冲向精力枯竭的高阶牧师。腓特烈皇帝带领麾下的血狼骑士围住了它,双方缠斗周旋的过程中,那支半人马队伍呼啸而至,加入战斗,其中有为数不少的凶暴半人马统领和几头半人马千夫长。

    最终,数量占优的半人马获得胜利,腓特烈皇帝陨落,高阶牧师陨落,五位白银骑士陨落,半个血狼骑士团几乎被全歼,只有个别骑士和少量骑兵侥幸逃脱。

    随后的情报的显示,传奇半人马带队在原地休整,处理完战利品,全队掉头朝西挺近,沿途歼灭多个骑兵队,解救并收拢半人马团伙,势力越滚越大。最新的消息显示,半人马大可汗聚集了一万多半人马战士,进入东开拓领。此时,它们应该抵达了撒桑帝国的东境防线,兵临邓肯要塞。

    冰冷潮湿的夜风压得篝火黯淡苍白。特斯蒂尔呼出一口白雾,转头对维克多问道:“殿下,对接下来的局势怎么看?”

    特斯蒂尔下令暂缓扫荡半人马领地的军事行动,侦骑四处,集结各路骑兵队就足以说明问题。

    现在是水之季的一月,但凡没有收割的青麦,也都烂光了。半人马各部族雄性战士缺少;粮食补给,又被人类骑兵缠在荒芜的西部区域。打,打不过,跑,跑不掉,它们已陷入了绝境。

    半人马大可汗的队伍是唯一能在小规模缠斗,正面击败骑士团的半人马,但它们似乎无法挽回半人马部族的悲惨命运。西顿汗国广袤无边,总面积接近500万平方公里,西部区域占了一半。

    十几万半人马和20万人类精锐骑兵分散在辽阔的荒野上,相互攻杀。半人马可汗能碰到多少人类骑兵队?又能搭救多少半人马战士?

    它们以战养战是不错,可搜索猎物的时间越长,聚拢的半人马越多,它们的食物就越少,处境就越艰难。

    传奇半人马最明智的选择是不管其余的半人马团伙,带领手下直接去汗国东部就食。可它选择收拢半人马战士,进攻撒桑帝国的核心腹地!

    骑兵队应付不了半人马集群,人类军团必须集结兵力。这样一来,其他的半人马团伙压力骤减,多数都能逃到东部区域。

    不过,传奇半人马的队伍仍然面临食物短缺的局面,它们唯一的活路是击穿东境防线,扫荡撒桑帝国的东部腹地。可是,东境防线的防御体系完善,岗哨相连,营垒密布,有重型器械,十五万守备军,八万机动骑兵。一万多半人马战士想完好无损的渗透东境防线,绝无可能。

    维克多甚至能够想象,它们为了掠夺食物强攻营垒,死伤惨重的结局。即便少量凶暴半人马成功突破东境防线,它们活着逃出来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传奇半人马选择绝地反击,死中求活,一力承担西顿半人马的命运,所以它是半人马大可汗。

    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会如它所愿吗?

    特斯蒂尔下令集结骑兵,是必要的政治姿态,至于他会不会放过零散的半人马团伙,全力救援东境防线,维克多对此很是怀疑。

    腓特烈皇帝和大公双双陨落,撒桑帝国内部将掀起滔天巨浪。特斯蒂尔选择回师求援,时间上就来不及,也无法改变巴塞留斯皇族光复铁山帝国的事实。光辉骑士团唯有用半人马的尸骨堆砌辉煌的胜利,才能稳住接下来的大局。可是,坐视传奇半人马在撒桑帝国腹地肆虐,不肯救护民众,这个责任谁敢承担。

    金眼伯爵的态度至关重要,以他的背景、声望和在这场战争中立下的非凡战功,他要是咬着这件事情不肯松口,特斯蒂尔家族会很被动。

    可是,岗比斯的主力援军、兰德尔家族培养的下一代骨干、维克多唯一认可的情人吉莉安.契布曼大小姐,还有和维克多暧昧不清的罗兰.奥古斯特殿下都在东境防线,维克多能善罢甘休吗?

    维克多并非高阶骑士,他与剑圣德拉文一样的感性,这是他们的独特魅力,也是他们的某种缺点。维克多会有什么反应,特斯蒂尔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维克多盯着篝火看了半天,把目光投向雷克斯国王,笑问道:“堂兄,你遭遇传奇半人马会怎样?”

    雷克斯傲然说道:“半人马哪有什么武技,我不一定打得动它,它肯定打不到我,最后就是拼耐力。”他顿了下,嘿嘿笑道:“这个么……我多半拼不过它,又跑不过它,恐怕要栽在它的手上。”

    维克多点点头,说道:“高阶骑士贴近世界本源,是真正意义上的超凡生命。传奇半人马的种族天赋虽然强大,可凭借黄金骑士的武技,腓特烈皇帝和大公两人联手也能和它周旋,甚至逼退它。”

    “问题在于高阶牧师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是怎么犯错的?是半人马大可汗让他的犯下了错误,孤身冲击血狼骑士团,令其心存疑惑,给腓特烈皇帝加持神圣庇护,以防万一;半人马大可汗突然改变目标,避开严阵以待的黄金骑士,锁定腓特烈大公,并展现传奇种族天赋,高阶牧师震骇之下,根本就没有思考,强行施展第二个神圣庇护,加持腓特烈大公。”

    “突然增强的力量,腓特烈大公需要一点点时间调整,但传奇半人马已经冲到了他的面前,他只能选择硬拼,而不是运用超凡脱俗的武技和对手较量。他拼不过传奇半人马,腓特烈大公陨落,腓特烈皇帝失去强援,高阶牧师又精力枯竭,数千只半人马全力突击,腓特烈皇帝被半人马强者围杀,血狼骑士团遭遇灭顶之灾。”

    众人的神情更显凝重,这个道理大家都懂,从兰德尔殿下的嘴里说出了却有着莫名的意味。

    维克多转向特斯蒂尔,问道:“这是半人马大可汗的智慧,还是它的心灵直觉?”

    特斯蒂尔摇了摇头,说道:“这只半人马就是白尾部族的地母宠儿,白尾半人马的领地在西顿汗国的最东边,白尾半人马几乎没和我们交过手。它不了解黄金骑士和高阶神职者。这肯定不是智慧,是心灵之触。”

    维克多的嘴角牵出冰冷的笑意,淡淡说道:“它是个强大的对手。”

    金眼伯爵只谈半人马大可汗的实力,绝口不提局势的发展。特斯蒂尔隐蔽地看了纳维尔国王一眼。外表粗豪的雷克斯心领神会,拨弄了一下篝火,开口道:“维克多堂弟,我就直说了。巨石要塞战区的补给点设在死亡之门附近,我很清楚那边有多少粮食补给。我们现在筹措粮草,集结兵力,至少需要2个月的时间才能远援助几千公里只外的东境防线。那时候,该发生的事情都发生了,我们去也没有作用。”

    “这边还没能联系上巴塞留斯公爵率领的北线军团,我相信巴塞留斯公爵收到消息,鹰狮骑士团、铁壁骑士骑士团还有迅龙骑士团立刻就会回援东境防线。他们有7位殿下,再加上奥萝克希娅殿下和奥古斯特殿下,东境防线的实力足够对付半人马大可汗。”

    维克多冷冷说道:“它有心灵之触,没那么容易对付。它会掌握时间差,不是吗?”

    特斯蒂尔想了想,说道:“我的意见是,巨石要塞战区按原计划行事,光辉骑士团方面,我已经传令,让克拉克和另一位黄金圣骑士回援东境防线,其余的人继续歼灭半人马团伙。罗兰.奥古斯特公主只要坚守邓肯要塞,避开半人马大可汗,阻击它的手下,应该没有问题。即便半人马大可汗带领少数凶暴手下深入帝国腹地,它们也难逃一死。我们可以回头再收拾它。”

    你根本不知道罗兰的胆量有多大,她惦记这只半人马已经很久了……维克多默默嘀咕,感到头疼。他的目光落在存在感微弱的尼奥韦斯特身上,质问道:“陛下,您做了什么?又准备做什么?”

    尼奥韦斯特抬头,迎着维克多暗金异色的眼眸,说道:“血狼家族两位殿下陨灭的时候,我距离他们还很远。等我追过去,我目送半人马离开。那些半人马数量众多,实力强横,我的独角兽骑士团经历过东部三行省战争,现在只有200多人,我损失不起。”

    兰特皇帝的说话方式还是那么直接,维克多竟无言以对。

    他又继续说道:“我可以自己去支援东境防线,对付半人马大可汗。但我不信任罗兰,也无法信任你。你去,我就不去。你不去,我才去……我认为,你不会希望我去的。”

    “尼奥韦斯特陛下,您的运气可真不好。您应该认真考虑一下,我当初给您的建言。”

    维克多长笑一声,从小凳子上站起身,手扶剑柄,淡淡说道:“我现在就要去东境防线,宰了那只传奇半人马。另外……‘地母宠儿’不是还有一只雌性吗?”

    “别动它……我不希望再有变化了。”

    维克多带着随从,离开了营地。他们的身影渐渐消失在黑暗的夜色中,雷克斯国王忍不住问道:“兰德尔殿下最后说‘别动那只雌性半人马’…….他这是什么意思?”

    特斯蒂尔沉默许久,叹了口气,苦笑道:“我只了解一些……可我和你都缺乏最直观的感受。”

    尼奥韦斯特见黄金骑士都看向自己,张了张嘴,最后却没头没脑地说道:“我和你们说不明白……我就不讲了。总之,别动那只雌性,最好放她走。”末了,他又老实地补充了一句,“反正,我不会动那只雌性。”

    这是被尼奥韦斯特给鄙视了……黄金骑士们尽皆无语。( 超凡贵族 http://www.mianhuatangxs.com/3_3163/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