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权倾南北 > 正文 第二三一五章 但愿有生之年
    尉迟贞眨了眨眼,嘟着嘴。

    显然表示刚才那一下还不够。

    一直在旁边翻阅内府财政报告的乐昌,翻动纸张的声音越来越大。

    尉迟贞的脸颊顿时微微发红,刚刚都忘了皇后还在旁边呢。

    当下她清了清嗓子,低声说道:“臣妾认为,华夏之所以为华夏,在于礼仪与文化超过周围蛮荒部落、超过茹毛饮血之胡人。因此只要陛下以华夏之礼仪和文化教育胡人,则自然可以使其为大汉所用,甚至可以通过通婚,化胡为夏。”

    李荩忱微微颔首,这个时代所谓的胡人,实际上也就是西域的那些小国家,顶多再加上和中原多少还有些往来的波斯人。

    当然了,在此之前,实际上羌人、氐人这些现在几乎都已经快融入汉人之中的族群也算是胡人。

    教化这些不管还认不认为自己是胡人的西方族群,让他们融入华夏文化圈子,自然就能够让这些人更倾向于和大汉站在一起,而再通过通婚的话,自然就能够把他们彻底化为华夏人。

    双方之间本来就有太多的往来,无论是贸易上、婚姻上还是文化上,因此随着大汉的强势崛起,民族融合是势在必行的。

    实际上王世充本人就是这种民族融合的产物。

    李荩忱早就已经打算这么做,他感到欣慰的是,自家小秘书也能够理解自己的想法,这意味着现在有着这样想法的也不只是自己一个人。

    大汉将从南北朝时期的割据、封闭之中走出来,用自己的刀剑去征服不臣,用自己的双臂去拥抱朋友。

    乐昌忍不住在旁边细声说道:“路漫漫其修远兮,陛下莫要走得太快了,恐怕不是所有人都会同意的。”

    李荩忱颔首,他知道乐昌的提醒也是善意的,当然自家老婆也不可能害自己。

    乐昌这是在表示,陛下还是不能忽略从南北朝乱世之中走出来的这些人,到底还是会有很多因循守旧之思想的,若是走得太快,反而有可能触动很多人的利益。

    “有生之年吧。”李荩忱笑了一声。

    乐昌对于李荩忱的这个说法感到惊讶,饶有兴致的盯着他。

    “怎么了?”李荩忱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

    乐昌不由得笑道:“古往今来众多帝王,往往在有了自己的想法之后就会忍不住去全力推行,最后免不了揠苗助长,甚至反而引得朝野上下一片不满,国家分崩离析,亦有可能。而陛下似乎看上去并没有那么急迫。”

    李荩忱错愕,旋即揉了揉尉迟贞的脑袋,在尉迟贞不满的神情中解释道:

    “欲速则不达,朕虽然有很多想法,但是也知道这个国家刚刚从废墟之中站起来,一切的发展都需要时间去实现,一切的伤口都需要时间去愈合,所以着急也没有用,着急之后只会给自己添麻烦。如乐儿所言,保不齐还有可能引来二世而亡的祸患。”

    顿了一下,李荩忱一摊手,感慨道:“要是连二世都撑不到,那岂不是更丢人。”

    “陛下说什么呢!”乐昌忍不住啐了一口,“这大汉,陛下不珍惜,妾身等还珍惜呢。陛下带着我们一手缔造大汉,这就跟我们的孩子一样,陛下如何忍心这样咒它!”

    旁边的尉迟贞亦是叉腰,颇有几分兴师问罪之意。

    李荩忱一时语塞,朕就开个玩笑,你们不要上纲上线好不好?

    乐昌也察觉到李荩忱的无奈,语气缓和下来,握住李荩忱的手:“陛下之苦心,臣妾明白,但是这些话总归还是不要说。妾身等一并攘助君上,如何能让这大汉二世而亡?”

    旁边的尉迟贞也跟着点头。

    “你是应声虫么?”李荩忱觉得好笑。

    尉迟贞则举起小拳头挥了挥:“陛下竟然能说出这种话,妾身自然要坚决拥护乐儿姊姊。”

    “你乐儿姊姊已经投降了。”李荩忱的手开始不老实。

    尉迟贞刚想要表示你胡说,就听见乐昌“嘤咛”一声,软在李荩忱怀里,眉目之间,纯(一声)情涌动。

    尉迟贞张了张嘴,无话可说。

    乐昌则轻轻捶了李荩忱一下。

    这家伙耍无赖。

    李荩忱则笑着说道:“你们的心思,朕能够理解。放心,一切尽在掌握之中,朕不会让天下,也不让你们失望。”

    乐昌柔柔答应。

    李荩忱揽着她,又张开另一边手臂,尉迟贞很乖巧的靠上来。

    李荩忱低声说道:“朕已经把江山打下来了,只要能够把江山坐稳了就是,之后这天下又会如何发展,朕只能提点、只能勾勒、只能规划,但是绝对不会操之过急,若是见不到,那便见不到了,又何必强求呢?”

    其实李荩忱的内心中本来就没有渴望着自己能够亲眼看到大汉实现什么近代化之类的。

    作为一个后来者,他很清楚现在的大汉将会一步步的走向何方,因此他并不在乎自己是不是最终能够看到结果。

    近代化又有什么好看的,保不齐那个时候污染很严重,洛阳啊、建康啊之类的,再被冠上“雾都”的称号,真不是人呆的地方。

    他所需要做的,就是结束南北朝的分裂和内乱,然后勾勒好蓝图,让大汉顺着自己所规划的路线向前走就是。至于能够走到什么地方,又会不会走出和李荩忱想象之中不一样的道路来,那李荩忱关心,但是并不强求。

    看不到就看不到了。

    儿孙自有儿孙福,老祖宗都已经做到这一步了,你们要是还能把路走歪了,那朕也没有办法。

    乐昌含笑道:“夫君从不让妾身失望。”

    李荩忱则故作严肃的说道:“今天恐怕要让乐儿失望了?”

    乐昌顿时紧张的看向他:“怎么?”

    “今天晚上朕答应了沈姊姊的。”李荩忱一本正经的说道,“自然就没有办法陪皇后了。”

    乐昌登时一笑,还以为是什么呢,本宫也不可能总是霸着你······

    乐昌还没有说,李荩忱就已经先试探性的问道:“要不······一起?”

    尉迟贞默默撇过头去,今天她打算加班。

    “啊!”李荩忱发出低呼,接着倒吸凉气,也不知道被拧到了哪里。( 权倾南北 http://www.mianhuatangxs.com/2_2505/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