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修真小说 > 剑叩天门 > 正文 第919章 赤瞳少年
    说是就在眼前,但其实这座城池,距离李云生跟东方渝还有一段距离。

    他们与这座城池之间,隔着一条黑稠如墨,散发着浓重腐蚀气息的河。

    这条环形河,一直像是一条黑色的锁链,将整个阎狱捆缚其中。

    虽然这条黑河,与城外的血河相交,但两者却是泾渭分明地,以那城门的位置为界限,井水不犯河水。

    就在两人所乘小舟,进入那黑河区域时,东方渝忽然惊异的发现,小舟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融于黑水之中。

    好在就在小舟完全消融时,青龙将她跟李云生一起托起,悬浮于水面之上。

    “这水有问题,我感觉他不止是能够吞噬小舟,连我的真元都会被起吞噬。”

    东方渝有些紧张地抓着李云生的衣袖,望着那平静无波,但诡异莫测的黑水。

    “嗯,我们好像掉入陷阱了。”李云生点了点头:

    “阎狱最大的防护不是那城墙,而是这条归墟之力所凝聚的河流。”

    在那黑水吞噬小舟时,他就已经认出了这黑水的真面目——归墟之力。

    这种力量,他之前在昆仑金顶时,已经在几名鬼王身上感受过。

    “归墟……之力?”

    东方渝显然没听说过这个名字。

    “这是阎狱鬼王独有的一种力量,不但能够吞噬伤害修者身体,还能吞噬一切以真元为基,施展出来的术法。”

    李云生抬手将一滴归墟之力所凝聚的黑水吸上来,一面给东方渝解释道:

    “我原以为这种力量不常见,却是没想到阎狱用它造出了一条河。”

    说完他摘下脸上的无相面,露出那张还算俊朗的脸,然后转头看向东方渝:

    “戴上这个面具,接下来,我估计会很忙。”

    东方渝明白李云生的意思,当即也没多问,只是点了点头,便接过了无相面。

    “龙老,小姑娘就拜托你照应一下了。”

    看东方渝戴上面具,李云生用神魂传音的方式与轩辕乱龙沟通了一句。

    “放下吧,这个小姑娘底子比张帘儿好多了。”

    面具中的轩辕乱龙回应了一句。

    而东方渝则被脑海中突然出现的声音吓得睁大了眼睛。

    “握紧手里的伞,然后听从龙老的安排。”

    李云生又嘱托了一句。

    “嗯……”

    东方渝刚想回应一句,李云生已然破空而去,出现在了她前方的百余丈外。

    她的身子先是一沉,随后又被朽木生花伞上涌出的一股轻柔力道扶起。

    “谢……谢谢。”

    东方渝知道,这又是朽木生花伞在帮自己,当即到了一声谢。

    而朽木生花伞,也像是在回应她一般,撒下一片浓郁的灵力覆盖住东方渝全身,令她不由得精神一震。

    与此同时,她脑海中又出现了轩辕乱龙的声音:

    “长生木如此待你,你身上莫非有天衍一族的血脉?”

    东方渝已经知道,脑海之中的声音来自于面具,当下也没太过惊讶。

    她一面将目光看向李云生,一面在脑海中尝试着回答道:

    “我小时候的确是听过一些传闻,说是东方家有天衍族的血脉,不过年月久远,大家也只当是传闻了。”

    听她这么一说,轩辕乱龙反倒是沉默了起来,似乎是在脑海中回想着什么。

    也就在这时,东方渝的眉头忽然一跳,眼神变得锐利了起来。

    她先是看到一道道黑影带着恐怖的威压从天而降。

    而后又见到那宽阔的黑水水面上,一具具枯骨,成群结队地从水底爬出。

    只眨眼间便已经密密麻麻地占据了整个黑水水面,

    在从水底爬出之后,这一具具散发着森森骨气的枯骨,开始俯身疯狂地吞咽着黑水。

    随之而来的,那一具具枯骨身上的血肉,开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了起来。

    与此同时,那十几具从天而降的身形,也跟着站在了水面上空。

    跟那一具具枯骨所化的身影不同,这一具具从天而降的身形,一个个足有两三丈高巨大无比。

    一如他们先前所遇到的那个巨大鬼怪。

    这些鬼怪大抵都是兽首人身或者人首兽身。

    但它们又跟东方渝他们妖族不太一样,无论是面孔还是身形,都散发着冷冰冰的死气,丑陋而恐怖,就好似在水中浸泡了千百年一般。

    不过马上东方渝又发现,在这十几道容貌恐怖的丑陋身形的前方,还有这四位与李云生身形差不多的人影。

    这四人两男两女,容貌俊朗清秀,年纪也跟她差不多,甚至面庞看起来比她还要稚嫩。

    正当东方渝抓着朽木生花伞在远处仔细端详着这四人时,四人中站在最左侧的那名方脸赤瞳少年男子忽然冷哼了一声:“谁给你的权利,盯着本尊看的?”

    几乎在话音落下的同时,他手指一弹,一滴归墟之力凝聚的黑水化作无数道细如毛发的飞针“嗡”的一声齐齐射向东方渝。

    站在东方渝前方的李云生自然看见了这一幕。

    不过他并未出手,依旧只是神色淡然地盯着那四人。

    “砰!”

    只眨眼间,那细如发丝的十几道黑针便已经来到东方渝的跟前。

    只不过在即将要射中东方渝时,朽木生花伞上飞旋出一道碧绿色的雾气,直接将那十几根飞针挡在外面。

    “下雨了?”

    对此毫无察觉的东方渝有些好奇地仰起头,恰好看见几滴黑色的“雨滴”顺着伞架流淌下来。

    “不妨事。”面具中的轩辕乱龙笑了笑:“你就站在此处看戏,当时长长见识。”

    “好的。”

    东方渝认真地点了点头。

    不过刚刚弹出那滴黑水的赤瞳少年,此时的脸色却是非常难看。

    他原本是想借此机会逼迫李云生出手的,却不想连那不起眼少女手中的一柄伞的击不穿。

    “之前在城楼上跟我说话的,就是你吧?”

    李云生云看向那赤瞳少年道。

    “是又如何?”

    赤瞳少年冷着脸回看向李云生。

    “我来找阎君,还请几位通报一声。”

    李云生很是认真地看了眼赤瞳少年以及他身旁的三人。( 剑叩天门 http://www.mianhuatangxs.com/1_1979/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