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东晋北府一丘八 > 正文 第二千二百二十七章 谍者之路终不归
    刘敬宣冷笑道:“只怕,这个贼女人又是用的易容术吧,真正的双儿在哪里?”

    刘裕叹了口气:“阿寿,她就是真正的双儿,若非如此,阿兰又怎么可能给他们知道行踪,下狱受苦呢?双儿,你真的以为害了我,就能救出你家公主了吗?”

    双儿捧着自己的断肘之处,紧紧地咬着嘴唇,也不顾那淋漓的鲜血,直视刘裕,而刘敬宣有些意外,讶道:“这不太可能吧,双儿可是跟了阿兰十年以上的,洛阳的时候就在她身边了,情同姐妹,怎么会…………”

    刘裕冷笑道:“对于这些谍者,是没有人间亲情可言的,就象阿兰给慕容垂从小训练一样,名为兄妹,实际上就是最严格的上下主从关系,这种谍者,跟我们军中兄弟不同,她们需要互相监视,因为,她们效忠的是整个慕容氏燕国,而不是个人,双儿,你虽然跟阿兰从小一起长大,但从一开始,你就只听命于燕国皇帝,从慕容垂到慕容宝再到慕容备德,这么多年来,阿兰的一举一动,你都要向慕容氏的皇帝报告,包括这次私放刘敬宣,也是你上报的,我说得没错吧。”

    双儿恨声道:“这些组织的机密,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公主已经背叛了大燕,连这些都…………”

    刘裕的眼中冷芒一闪:“天下所有的谍者组织,情报机要,都是差不多的运作方式,你们燕国这套,也是跟我们中原汉人学的,只是阿兰明知你是来监视她的,对你仍然是以诚相待,任何事也没有瞒过你,因为她自问无愧于家族,无愧于燕国,我今天留你一命,也是看在阿兰的面子上,不然的话,你现在已经没命了!”

    刘敬宣恨声道:“弄了半天,原来是这个女人出卖的兰公主,出卖的我们,可恶,不杀此女,我不甘心!”

    他说着,大刀一挥,就要上前,刘裕伸手拦住了刘敬宣:“罢了,她大概也是被人教唆,只要杀了我们,阿兰就会给放出来,可是双儿,你为什么会这么傻,我跟你家公主的感情,你难道不知道吗?你以为我们也只是基于利益基础上的这种合作?没有真情吗?你以为你杀了我,阿兰就会高兴?”

    双儿咬牙道:“我不管,我只知道,就是因为你们这些汉人,公主才会落得这样的下场,只有你们死了,她才有救。刘裕,今天我失手,没有杀得了你,但是你和刘敬宣今天都别想逃出去!我会在下面,等着你们的!”她说着,仰天一声惨笑,“陛下,公主,双儿尽力了!”

    一声咬破蜡丸的声音响过,双儿的身子,无力地倒下,最后那充满恨意与不甘的表情,定格在脸上,而在倒下的那一刻,她那整张美丽的脸,已经变成了青黑之色,而从鼻孔与嘴角流出的血液,也变成黑紫状,她的双眼圆睁,突出眼眶,刘敬宣看了为之脸色一变:“好厉害的毒药。”

    刘裕叹了口气:“谍者之路,终是一条不归路,她的家人在慕容氏手中,所以行动失败后,必无生理,断手之后也是无用之人,肯定会受尽折磨而死,还不如这样来个痛快,我本意想放她一条生路,让她能留在晋国活下去,可没想到,她还是选择了自我了断。”

    明月的声音冷冷的响起:“一个失手的探子,一钱不值,唯一的作用就是死给组织里其他人看,让他们知道失败的下场。刘裕,算你机灵,躲过了这次刺杀,不过,连她都知道,你这回插翅难逃,我们有的是人,有的是时间,你这次绝对逃不出了。”

    刘该狞笑道:“兄弟们听好了,不必急着上前,远远地放箭就行,他们两个不是大罗金仙,总有力竭的时候,第一个射中刘裕的,赏百万钱,封候!”

    刘裕哈哈大笑:“晋军的兄弟们,你们都听到了吗?你们都看到了吗?这个老贼,刚才还说我勾结南燕,可现在我亲手废了南燕派来刺我的杀手,这个谎,还撒得下去吗?他刚才说杀了我可以赏钱封候,这个候,是哪家的?大晋的,还是南燕的?”

    刘该厉声道:“这个候,是大楚的!刘裕,你起兵叛国,害得陛下远走江陵,早就是不赦之罪,这个燕国刺客,只是跟我们暂时合作而已,我们真正效忠的,是大楚的皇帝陛下,众军听令,不要听这刘裕耍嘴皮子,灭了他,重重有赏!”

    刘裕厉声道:“大家都听到了吗,这个刘该,早就背叛了北府军,背叛了大晋,谁都知道桓玄带着那些荆州兵将,在我们北府军守护的地方作威作福,多位北府旧将,被他诛杀,活着的有国难报,有家难回,你们以前都过过孙将军,刘将军,竺将军,高将军他们,这些为国立下过汗马功劳的旧将,死不瞑目,你们是大晋的将士,还是桓楚的兵?”

    一个亲兵扔下了手中的大弓,大声道:“我等不愿从贼!”

    他的话音未落,一道白光闪过,只见明月的身形,如鬼魅一般地闪过他的身边,他的脖子之上,顿时闪过了一道细细的红线,双眼圆睁,手刚要抬上去摸脖子,刚刚举到胸前,脑袋却是如同一个熟透的西瓜,从脖子上滚了下来,无头的尸身,断颈之处血如泉喷,直接栽倒到了地上。

    在他身边三步左右的明月,收剑入鞘,眼中闪过一丝冷厉的杀意:“再有动摇军心,畏缩不前者,就地斩杀,如此人下场!”

    刘裕怒目圆睁,厉声道:“贼女人,伤我北府手足,我杀了你!”

    他一声虎吼,身形暴起,直奔看台之上的明月而去。刘该顿时反应了过来,抄起大弓就对着刘裕射去:“我就不信,你一个人可以对付我们这么多人!”

    而跟着刘该的动作,那百余名黑衣杀手也纷纷抄起弓弩,对着刘裕射击,可是刘该的亲卫们,却是个个怒容满面,看着明月的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他们紧紧地握着拳头,一股无声而可怕的力量,正在酝酿。

    刘敬宣仰天长啸:“北府兄弟,你们永远不会一个人战斗,出来吧,杀贼!”( 东晋北府一丘八 http://www.mianhuatangxs.com/1_14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