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4卷 那一束狗尾巴草 第13章 若无缘;若有缘
    钱子项一见陈浮生偷着乐就来气,这找到大靠山就无法无天的小崽子。嘴上却不得不忙不迭答应黄丹青不再大动肝火,保证忠实贯彻对敌人才秋风扫落叶对儿子必须和颜悦色的家庭头条方针政策,等黄丹青走出书房,老爷子确定她下楼后才沉声道:“你别不当一回事情,龚红泉这个名字既然能传到我耳朵里,就说明你露出一点蛛丝马迹都有可能万劫不复,你竟然还敢跟我说他是死于皇甫徽羽那个疯女人的狙击,你知道沿海省份一场枪战意味着什么吗?到时候省公安厅查不出,极有可能就是公安部直接下来抓人,胡闹!你别以为是在小孩子过家家,要是你手下边的人拿狙击乱跑,今天就是有你干妈护着我也要把你骂得狗血喷头!”

    陈浮生哪敢掉以轻心,如果不是黄丹青救场,一身冷汗的他衣服都可以拎出水来,正色道:“老爷子你放心,我不会吃饱了撑着拿着制式武器耀武扬威,家里有两把从龚红泉方面缴过来的手枪,我回头就销毁掉。”

    钱老爷子较为满意地点点头,皱皱眉头,突然压低声音道:“留一把就够了,防身。害人之心不到万不得已不可有,防人之心却是时时刻刻不可无。”

    陈浮生如释重负,轻轻笑了笑,看来老爷子怒归怒骂归骂,还不全都是因为在乎关心自己,彪悍到让老爷子夫纲不振的干妈也说过老爷子只对青眼相加的后辈才会发火,寻常不成器的根本就正眼都不瞧,陈浮生在老爷子的示意下坐到椅子上,道:“老爷子,我这也是为民除害嘛,龚红泉犯下的事判刑都足够枪毙好几次了,万一被他漂白成功,岂不是给人民群众留下巨大隐患。而且我现在做什么生意都是完全合法,指不定过两年就能拿南京市十大杰出青年呢。”

    “兔崽子。”钱老爷子笑骂道,终于不再板着脸。

    “这不骂您自己吗,老爷子?”陈浮生挠挠头道。

    “滚,少在我这里碍眼,下楼陪你干妈去,我要打个电话跟一个学生关照一下。你小子给我老老实实为江苏省经济发展建设出钱出力。”

    老爷子大手一挥,陈浮生端着茶杯走到书房门口的时候,拨了一半号码的老爷子突然含有深意道:“浮生,只要是走白道,现在你就别怕给我这个老头子添麻烦,我在江苏经营了半辈子。所谓交情交情,就都经常交换才有感情,我是在这个位置上坐死了,不想再往上爬,也不可能摔倒,只有别人求我的份,没我求别人的时候,这样也不好,所以你低调做人大胆做事,尽管拉虎皮扯大旗,你只要不出省去上海浙江或者北方闹事,我还不信谁能拿政斧拿官帽压你。”

    “谢老爷子。”陈浮生憨笑道,百感交集。

    钱老爷子摇摇手,低头继续拨号。

    在楼下陪黄丹青外加一个东北老乡保姆唠嗑将近一个钟头,陈浮生终于能够离开小楼,周小雀和樊老鼠坐在卡宴里面守候在省委大院外头,现在陈浮生进这守卫森严的大院已经不会被卫兵拦下,这让他充满成就感,涌起一股澎湃的自豪,驾驶着那辆a4,陈浮生偶尔会想是不是十几二十年后某一天富贵那家伙也能住在这一类地方。

    接下来该去哪里?

    不是说陈浮生已经空闲到手头上无事可做,只是事情太多,经常让他有无从下手的头疼,轻轻唠叨着“抓主要矛盾抓主要矛盾”,陈浮生刚想要准确去帮秘书高缘解决一起不能放在台面上声张的纠纷,就接到钱老爷子一个电话,说是让他去机场送一送乔麦,说是她要乘两个半钟头后的航班去内蒙古包头,陈浮生答应下来立即赶往禄口机场。

    乔麦坐在候机大厅,很刺眼醒目,以至于陈浮生一走进去就看到她,还真是个不管身在何处都能脱颖而出的知姓美女啊。她身穿一套红色呢绒外套,内搭黑色职业套装,这番装扮颇像网络上沸沸扬扬的“奥巴马女郎”,只不过乔麦更加骄傲冷艳。

    她脖子里围着一条特地挑选没有明显logo的路易威登灰白色精致围巾,一只奢华拉杆箱放在脚边,鹤立鸡群,她的气场强大到身边两个位置都没有人敢坐。

    陈浮生发现她,她也第一时间看到陈浮生,而且没有半点惊奇,似乎一直就在等待陈浮生的送行。

    陈浮生坐到她身边,笑道:“怎么不跟我打声招呼?”

    乔麦笑道:“我跟你很熟吗?”

    陈浮生无言以对。不熟?连丧尽天良的霸王硬上弓都做完了。熟?现在才第二次见面,就算是连床上运动加在一起才不过相处了两个钟头。

    陈浮生没话说,乔麦是不想说,两个人就耗着。

    半个钟头,陈浮生屁股都挪来挪去好几次,因为不能抽烟,憋得慌。而乔麦还是八风不动古井不波的牛叉姿态。一个钟头后,陈浮生干脆抬头观察机场大厅的灯光,看天花板数柱子,这是他这段时间以来少有的游手好闲。

    “你不无聊?”乔麦终于打破沉默。

    “还好,主要是你身上的香味不错,闻着舒心。”陈浮生笑道,他就怕乔麦一直这么僵持下去,在张家寨群殴乱战中陈浮生培养出在乱局中沉着应对的可贵本能,却不适合重剑无锋似的对决,乔麦要是不张嘴,陈浮生那点花言巧语也只能是贻笑大方,但乔麦一开口,他就有突破口,整个人精神抖擞,那神采就想要立即抱着乔麦去大床上翻滚。

    “我想去买本书在飞机上看。”乔麦率先起身,刚想要去拉拉杆箱,却发现陈浮生已经早早握在手里,微微一笑,两人走向机场书铺。乔麦对畅销书从来无爱,只用了不到两三分钟就挑中一本放在角落的《人生的休止符》,然后搭上两本繁体的《明镜》周刊,她掏出钱包的时候陈浮生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外之势抢先付账,让收银服务员都目瞪口呆,乔麦被陈浮生一系列动作逗乐,笑道:“不讲究面子,喝不惯红酒,装不来贵族,我估计带领带都嫌脖子被勒紧,我看你以后怎么混上流圈子。”

    “下流的上流圈子不混也罢。”陈浮生笑道。

    “那我请你吃点东西,我不想欠你什么。”乔麦直截了当道,她挑了一家咖啡厅,直接让服务员把菜单交给陈浮生,后者的英文水准只限于经济学术语,对咖啡一窍不通的他即便认识那些单词也不明白意思,中文英文都一样,胡乱点了杯普通价位的咖啡,乔麦让他再叫一些甜点,陈浮生就硬着头皮又叫了几样,乔麦自己则没有点单的**,对于这种喝咖啡都只喝科纳的女人来说,精致的生活拒绝一切粗制滥造的食物和用品,包括人。

    “喝不惯?”乔麦见陈浮生喝咖啡的忐忑模样不禁笑问道。

    “怪。”陈浮生坦白道,他对食物要求不高,只要能填饱肚子就都可以下咽,对他来说就是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但这不意味着他的味蕾强韧到麻木,他吃不惯苏帮菜的鲜甜,也不是很适应糖重色艳的上海菜,更对曰韩料理深恶痛绝,印度咖喱和必须拿刀叉的西餐对他来说更是洪水猛兽,乔麦一语中的,他在上流圈子也许永远是那个格格不入的土包子。

    “听说你要和富二代们一起参加第二期的党校培训?还是陈春雷部长给你开的后门?”乔麦切入正题。

    “算是走后门吧,本来报名和审核都已经结束,我成了插班生。”陈浮生笑道,对于党校培训他是十分好奇和期待,这段时间他也通过各种渠道了解了一下这个由省委组织部牵头统战部等跟上脚步的重大培训,除了最早展开的党校学习一项,还有导师帮带、基地培训和国企挂职三种,其中陈浮生最感兴趣的是国企挂职。

    “从实用角度来说,党校学习是最无聊和最枯燥的无用功,无非是什么中国革命史,社会主义建设史,能让人打瞌睡,但从人脉积累角度来说,却最值得重视,古代同一批考上进士的学子都会互相走动,现在也差不多,例如北大清华的第某某届毕业生,尤其是省委和中央这两个高级别的党校学习,同一期格外是同一班的学生,交情很容易拉拢起来,陈浮生,如果一个寝室甚至是一个班的‘同学’都熟不起来,那你就真是对不起钱老爷子和陈副校长了。”乔麦提醒道。

    “我一定注意。”陈浮生受益匪浅道。

    “华西村的老书记跟钱书记是老朋友,算是你老爷子的半个兵,到时候前者肯定会去给你们上课,你不妨厚着脸皮做一回牛皮糖黏上去,会有好处的。”乔麦笑道,她只要了一杯柠檬水,浅浅喝一口。

    陈浮生点点头,突然放下咖啡杯,直直凝视乔麦那精致如粉彩瓷器的脸庞,一本正色道:“你真的不能留下来?”

    乔麦撇头望向别处,苦笑道:“我能留下来吗?”

    陈浮生靠着椅子,点燃一根烟,再度陷入无话可说的境地。

    乔麦悄悄深呼吸一口,打开拉杆箱里,拿出那只定制的达芬奇人体绘画钢笔,连同那本描述西方墓志铭的《人生的休止符》一起交给陈浮生,笑道:“知道你一手毛笔字很有磅礴气息,想必钢笔字也不会太差,给我写一两句话吧,不过最好别是什么‘一帆风顺’‘万事如意’。”

    陈浮生接过笔和书,缓缓落笔,字体工整。

    “笔送给你,我从小到大最大的遗憾就是没有拿过一次书法奖项,因为实在没天赋。”乔麦只是拿过那本书,没有看陈浮生写了什么,看了看手表道:“我要去登机了,我还知道你是一个不肯浪费一分钱一粒米的吝啬鬼,所以踏踏实实吃掉所有东西,不需要送我。”

    留下一支钢笔的乔麦起身就走,没有回头。

    陈浮生抽着烟,充满惋惜。

    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

    等陈浮生风卷云涌消灭掉一杯咖啡和甜点回到车内,开出机场,乔麦乘坐的飞机也冲入云霄。

    她轻轻打开书本,两句话,一勾一画,一丝不苟。

    坐在临窗位置的乔麦合上书本,托着腮帮,怔怔出神。

    “若无缘,三千大千世界,百万菩提众生,为何与我笑颜独展,惟独与汝相见?

    若有缘,待到灯花百结之后,三尺之雪,一夜白发,至此无语,却只有灰烬,没有复燃?”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