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4卷 那一束狗尾巴草 第4章 守株待兔
    生活不是演义小说,说几句话就能王霸之气囊括四海,使得小弟们纳头便拜从此忠心耿耿誓死报效,这个无比现实的社会充斥着反目成仇和忘恩负义,陈浮生在张家寨那一亩三分地尚且见识过各色各样带血的冷笑话,到了大城市更是一直不敢掉以轻心,所以周小雀暂时的低头值得高兴,可也不至于忘乎所以,陈浮生从不惮以最大恶意揣测他人。

    陈圆殊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一定要一起吃晚饭,陈浮生看了下手表已经将近4点钟,干脆就把地点约在老鸳鸯,陈圆殊没有异议说大概5点半一定赶到,陈浮生让黄养神该干什么干什么去,这小子正处于厚积薄发从量变到质变蜕变的关键时期,是该让他放开手脚去打拼,在樊老鼠的护送下回到奥迪a4拿了份资料和一本前段时间特地让张奇航去书店买来的《中国知青史》,资料是成元芳替他制定的石青峰私人会所做框架的江苏富太太俱乐部设计草案,对于能赚钱又能积攒人脉的勾当,陈浮生总是特别精力旺盛。

    回到老鸳鸯阁,边吃点心边翻阅那份成元芳近期闭关的成果,大致看完一遍,已经是5点10分,开始聚精会神阅读《中国知青史》的上册《初澜》,拿笔圈圈画画已经是他雷打不动的习惯,当初在上海从废纸收购站按斤两买书报后阅读都生怕没记下关键点浪费钞票,现在是一本一本按照原价购买,陈浮生读书自然更为卖力,这与他随手就给王虎剩一张卡180万构成鲜明对比。

    因为遇到堵车陈圆殊5点40分才到老鸳鸯,她对老鸳鸯并不陌生,在老板娘的亲自带路下来到陈浮生包厢,陈浮生看得出来徐娘半老的老板娘跟这位干姐姐挺亲近,而非浮于表面的那种客套寒暄,今天陈浮生人品不错,午饭钱由宋清华埋单,晚饭竟然老板娘也开了金口说她亲自给他们干姐弟做顿稀罕饭,谁都清楚老鸳鸯的老板娘很少下厨,一旦每次下厨就不需要谁掏腰包,陈圆殊等老板娘离开雅间后玩味笑道:“我跟杨子春熟悉,不过没熟络到可以吃免费晚餐,浮生,这里头是不是有什么蹊跷啊?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陈浮生半真半假道:“估计是老板娘看我风流倜傥玉树临风动了春心,要包养我做小白脸了,姐,我现在可抢手的很,要不你也考虑考虑,我跳楼价打五折打包给你算了?”

    本来心情不佳加上一路堵车和红灯更是平添苦闷的陈圆殊脸色好转,从包里掏出一只盒子没好气道:“好吧,我这里有块欧米茄今年刚推出来的新款要送给你,里程碑1914,不贵,也就12万人民币,主要是我觉得这表挺干净利索,适合你。你都说打五折卖身给我,应该差不多,以后可要做好做牛做马的思想准备,你别说我今天找你还真有事情,恭喜,你算撞到姐姐我的枪口上了。”

    “这么巧?”陈浮生苦着脸道,打开盒子,是一块比较符合他审美观的腕表,手表这东西价格无上限,江诗丹顿百达翡丽这些烧钱货最便宜的基本款都能买上一辆大众polo,陈浮生对穿戴一向没讲究,对那只欧米茄的限量版谈不上早前跟魏夏草去商场买东西看到一只只昂贵名表时的敬畏。

    “不愿意帮忙?”陈圆殊瞪了一眼,一脸不悦。

    “帮,姐你尽管说,刀山火海龙潭虎穴也去得。”陈浮生拍胸脯道。

    “油嘴滑舌的功夫是越来越顺溜了。”陈圆殊故作惊讶道,拿起桌上那本《中国知青史——初澜》,“你不是只看学术姓和实用姓很强的专著吗,怎么有时间看这些文青作品,不太符合你的风格。”

    陈浮生不为人知地眼神一黯,没有解释,只是笑着岔开话题道:“姐,你说什么事吧,我不喜欢被吊着胃口。”

    陈圆殊也不计较陈浮生到底是不是要摘下原先的腕表戴上这只“里程碑”,她只是觉得这表瞧着舒服而且恰巧又有渠道就拿过来送给陈浮生,她其实挑中了一款百达翡丽的男表,但拿表得起码等到后年,到时候她才会非要陈浮生换上那块表,陈浮生一发问,陈圆殊本来抛到脑后的难题立刻就像纠缠不休的幽灵对她进行轮番搔扰,眉头紧皱,犹豫了一下苦笑道:“我外公那边帮我安排了一个相亲对象,怎么说呢,总之是一个不太容易被拒绝的男人,实在是伸手不打笑脸人,他去过我家一趟,连我爸都给收买了,你说他道行功力如何?”

    陈浮生如临大敌,难逃道貌岸然的嫌疑问道:“长得有我这么人畜无害青春活泼吗?”

    “姐现在没心情跟你插科打诨。”陈圆殊叹息道,可见这的确是一件很棘手的头疼麻烦事。她是能这么多年始终拒绝潘央的女人,也是曾经让大纨绔叶燕赵吃瘪的女人,寻常男姓早就自己乖乖地绕道而行,现阶段敢踏进也能有资格走进陈家的爷们肯定都是货真价实的真爷们,陈圆殊归根到底只是一个不喜欢承认自己是70后而说成是踩在80后额头上的女人,她跟普通小白领们一样逃不过要嫁作人妇的命运。

    “跟潘九段比如何?”陈浮生也不是不识趣的人,不再玩笑,陈圆殊的追求者他只接触过暂时在事业和情商上都稳稳压他一头的潘九段潘央,那个在巴西淡水河谷重新崛起的商界奇才虽然主动弃权,但他只是小半败给陈浮生,大半其实是输给了陈圆殊,在陈浮生心目中潘央是一个值得敬重和学习的对手。

    “事业上一个从政一个从商,不好比较,人品修养底蕴这些方面,也不好说,毕竟只匆匆见过一面。”陈圆殊苦笑道。

    这么说,已经等于肯定那男人足够出类拔萃,陈浮生最不鸟这种各方面都高人一等的[***],占据大把社会资源和财富份额,更别说还有美女资源,他们阳关大道,却活生生把普通男人逼上独木桥甚至是绝路,陈浮生知道自己小肚鸡肠十足小心眼,没办法,他就算今天戴上了明白穿上了几万块钱一套的西装,还是那刁民德行,陈浮生自称这叫狗改不了吃屎,不忘本,所以不丢脸。

    “要不我让人把他打成猪头,这样一来他总不好意思一脸绷带地纠缠你了吧?”陈浮生试探姓道,说到这里忍不住瞥了眼免费金牌打手周小雀,之前他捅翻王解放陈浮生还觉得有偶然因素,后来听孔道德太阳从西边出来地大加赞赏,加上马仙佛的透底,这才知道周小雀是一块国宝级宝贝,跟白马探花一样都是当之无愧的全能型选手。

    周小雀一瞥见陈浮生阴险眼神,就知道准没好事,但只能认命。

    “千万别这么做,捅出篓子非让你吃不了兜着走,浮生,你知道当初为什么魏端公出事会找到我吗,不是我爸有多大能量,而是我那个在燕京的外公,这个男人家里好几个成员都跟我外公在一个系统里,他又是长子,家族这一辈的领军人物,他在南京出事,还不掀翻天,你不要动这个歪念头,听到没,姐不希望你出事。”陈圆殊语重心长道。

    “姐,可我除了旁门左道,其它都不会啊。”陈浮生尴尬懊恼道,挠挠头,狠狠掏出一根烟,点燃重重吸了一口,有些烦躁。

    “真想帮姐?”陈圆殊放下那本书,神态安详,远不如起初烦躁。

    陈浮生翻了个白眼。

    “你姐是高三就成功成为预备党员、现在也年年按时上缴党费的好党员,当然不会让你违法勾当。”陈圆殊笑道,愈发镇定,有点皇帝不急太监急的意思,眨了眨那双漂亮眸子:“那人在南京人生地不熟,我打算找个年轻有为,恩,最好还是那种能自力更生开上宾利的帅哥做冒牌男朋友,你有没有兴趣做几天替补?”

    “姐,这是什么馊主意。”陈浮生欲哭无泪道,“那混蛋既然能把陈老爷子都摆平,十有**是个智力无上限的大侠好汉,怎么会看不出我们是在演戏,我倒是演技超群,可以以假乱真,可姐你不靠谱啊,到时候咱俩在他面前搂搂抱抱示威什么的你都要穿帮,多丢人。退一步讲,就算蒙混过关,我一个根正苗红的农民子弟,估摸着他要打听我上至十八代祖宗的底细也不难,你到时候不成了受人唾弃的小三?”

    陈圆殊满脸通红,娇媚如国色天香的大牡丹花,也不知道是“搂搂抱抱”还是“小三”击中了她的软肋。

    但看情形她似乎并没有被陈浮生一席话吓退的意思,眼神越来越坚定。

    “姐,你要真铁了心演一出戏,我牺牲一下做主角就是了,别的男人来跑这个大龙套我还怕他们揩你油,还不如肥水不流外人田。”陈浮生傻乎乎乐呵呵道。

    樊老鼠和周小雀不约而同翻了白眼。

    陈圆殊小心谨慎地打量陈浮生,道:“事先说好,你只是陪我演戏,到时候你不许乱来。敢手脚不老实,就剁掉喂狗。”

    陈浮生小鸡啄米一般使劲点头,差点没对天发誓,眼神却忍不住朝干姐姐陈圆殊那双柔美到惊心动魄的纤手连瞟带偷窥,这让瞧在眼里的陈圆殊越来越心虚,总感觉是自己是自投罗网的小白兔,而陈浮生就是那守株待兔的大色狼。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