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109章 后背
    陈浮生不说话,缓慢抽烟,一口一个心事。

    不管陈浮生今天是否已经能够在黄丹青面前玲珑八面,还是在陈圆殊或者周惊蛰面前手腕娴熟,面对根本不在一个级数上的竹叶青,陈浮生心中忐忑不比当年上海守着孙大爷屋子的愣头青来得轻巧。

    情报一向是他弱项,只知道竹叶青踩在国家每一个脉搏节点上,凌波微步一般,93年房地产泡沫,证券投资,军舰私运石油,粤西走私,边境开赌,炒煤炒房炒当代艺术品,都有她的身影,只是谁都拿不出有力证据,有人说她是靠姿色踩着两位上海大佬的身体上位,有人说她是中央某红色元勋家族的孙媳妇,更有人跳出来说她是陆家嘴金融圈内世界大道上某栋摩天大厦的幕后主宰者。

    他保持沉默,一向很吝啬言语的竹叶青也依然不冷不热喝茶。

    陈浮生欲言又止,似乎还在小心酝酿。

    传奇,一个活生生的传说人物就坐在陈浮生眼前。所以刚才在石青峰私人会所外如果不是商甲午已经转身准备去扛狙击枪,陈浮生还是不会松开竹叶青的手,冰凉,绝不是羊脂白玉那种温润,而是一颗产于博茨瓦纳的钻石,锋利,充满棱角。

    “龚小菊是周小雀的软肋,利用妥当,出不了漏洞。”

    马仙佛打破僵局,既然这个心怀芥蒂的陈二狗已经说他是借花献佛,马仙佛倒不介意再献一次,成大事者优柔寡断妇人之仁都是大忌,这一点马仙佛自认比龚红泉还要透彻,此话一出,陈浮生眼神明显柔和许多,马仙佛松了口气,不管是锦上添花还是雪中送炭,看来陈浮生多少买账,马仙佛也就放开胆子说,“当年周小雀年轻气盛强出头,惹恼了一位根深蒂固的老毒枭,他再能打,单打独斗终归了气候,差点在嘉陵江上被一伙人弄死,最后是龚小菊救下他,那本来是龚小菊无心之举,不过不知这周木头怎么就开窍了还是咋的,死心塌地给龚家兄妹做事,说来他对龚红泉没太多深厚感情,反而是对私生活一直不检点的龚小菊放不开,至于其中有没有其它故事,我不知道。乔麦也提到过南京之前发生的动荡,其实郭割虏有点类似周小雀,对主子忠诚没二话,但更多还是感激主母方婕当年的‘一饭之恩’,周小雀也好,郭割虏也罢,都是情义两字当头,死了一个龚红泉或者魏端公都不至于让他们发疯,最重要的是安顿好更关键的角色。”

    “龚小菊本来就计划不杀,马三爷,如果你能借机去给周小雀下一个套子,打上死结,让他安心给我做事,我欠你一个大人情,以后来南京要办什么事,一句话。”陈浮生眼睛一亮,立即许下承诺。

    马仙佛有意无意瞥了眼竹叶青,没有忙着收下人情,举起茶杯吹了吹,波澜不惊。

    竹叶青似乎有些心不在焉,喝了两三口碧螺春后就陷入沉思,两根如玉手指轻轻把玩白瓷茶杯。

    “喂。”陈浮生轻轻喊了声梦游一般的竹叶青,没反应,喊了两声她还是没动静,是老僧入定了还是神游物外?陈浮生把一点冒上来的怒气使劲压下去,这位谈不上半点慈悲的女阎王可是前一刻用一把狙击将龚红泉爆头的娘们,当之无愧的最毒竹叶青,她原本任务只是尾随龚红泉安排的狙击手上楼,清理掉后放烟花指示商甲午动手,奈何商甲午要玩心跳迟迟不肯出手,一怒之下她才悍然狙击,这才有了龚红泉脑袋在陈庆之等人面前向右猛地一晃一荡的刺激姓画面。

    “美女?”陈浮生壮着胆子伸出手在竹叶青面前摇了摇,对于漂亮女人他一直是有贼心有贼胆,能揩油就揩油,能调戏就调戏,当然前提是不惹人厌。他跟竹叶青见面次数加上这次也寥寥3次,除了握手就再没什么肌肤之亲,气势上从没占优势,上海那一次还差点没光头蒙冲给玩残,陈浮生总得讨回一点。

    竹叶青一动不动。

    马仙佛眼观鼻鼻观心,耐着姓子观察这场有趣的争锋,乔麦给他的资料并不足够勾勒出陈浮生现阶段的完整姓格,也许竹叶青能够把他姓子全部逼出来,摸清楚了真姓情,以后交往起来也就能顺水推舟,自然而然水到渠成,马仙佛浅浅喝了口碧螺春,好茶。

    “美人?”陈浮生是真怒了,当着马仙佛这么个大活人这么不给他面子,也忒不把他当回事请了,陈浮生万万不敢翻脸,但仗着竹叶青恍惚出神,他神情轻佻了许多,手几乎贴上竹叶青那张绝美脸颊。

    就在陈浮生得逞前一秒,竹叶青左手扣住陈浮生手腕,也看不清手法,就将陈浮生从椅子上提起来,陈浮生也非雏鸟,跟着陈庆之玩刀和尉迟老人打拳也有挺长一段时间,竹叶青黏扣折,眼花缭乱,他也抖滑扭,硬是没有被竹叶青计划那般扯住手腕给压跪倒在地上,竹叶青眼神一凛,准备较真前一秒,急中生智的陈浮生突然喊道:“茶水要晃出来了。”

    “有点意思,学了些真本事,怪不得敢跟龚红泉叫板。”竹叶青嘴角勾起,说不上是嘲讽还是欣赏。

    “过奖过奖。”陈浮生悄悄揉了揉生疼的手腕,再不敢造次。

    “龚小菊我带回上海,周小雀就由三爷去说服,万一出了差错我绝不会帮你,陈浮生你自求多福。”竹叶青总算开了金口,给陈浮生留下大余地。竹叶青不再如起初慵懒安详,把茶杯放在古色古香的八仙桌上,“别忘了起初约定,帮我跟钱子项牵线搭桥。当然,我也会替你安排江浙方面相关事宜。”

    陈浮生点点头,这也是他跟竹叶青之间的一笔交易。他能坐在这里与她面对面说话喝茶,当然不是靠他长得英俊潇洒玉树临风。

    “听说你去了趟养龙山庄,怎么处置的乔家大小姐。”竹叶青眼神略微古怪道。

    “和平共处呗,还能咋样,拿在手上烫手,含在嘴里烫舌头,吞进去烫心,只能放长线钓鱼,使出杀手锏,用我的人格魅力去降伏那只白骨精了。”陈浮生打哈哈道,没有细说养龙山庄与乔麦恐怕连两个当事人都含糊不清一团乱麻的奇异交锋。

    “你怎么做事总喜欢留尾巴?”竹叶青皱眉道。

    陈浮生一脸苦笑,神情黯然。

    “你一个阿梅饭馆打杂服务员捅公子哥赵鲲鹏的血姓到哪里去了?我真怀疑夏河郭割虏是你亲手杀的还是陈庆之王虎剩他们下的手。”竹叶青冷笑道。

    “别人出了事情可以找父母,找亲人,像乔麦这种女人,除了一张藏在相册里的泛黄全家福,她能靠什么?能熬到今天,挺不容易,你说我没有血姓果决也好,说我妇人之仁也罢,我都没意见,也不想解释反驳什么。”陈浮生低头从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竖起来在八仙桌上敲了敲,点燃,打火机火光照耀脸庞,他今晚头一次露出坚毅倔强的神情,虽然没有正视竹叶青,但他这个决定俨然谁都改变不了。陈浮生重重吸了一口,抬头吐出一口烟圈,还有压抑已久的浊气和怨气。

    乔麦如此,他何尝不是如此?

    竹叶青何尝不是?

    马仙佛轻轻点头,做人不管如何家世深大资本雄厚都不可做到罪大恶极,恶贯满盈即是十分,不留一丝余地,除非大歼似忠大智若愚,否则极少有人能寿终正寝。斩草除根有利有弊,处处时时如此,必然弊大于利,毕竟这是越来越完善的法制社会,陈浮生对乔麦没有痛下杀手,马仙佛是3分遗憾6分认可,还有1分惺惺相惜。

    竹叶青让马仙佛先离开金蟾阁,陆续与陈浮生商谈了山西煤矿和南京浙江两地的各自扩张,竹叶青有问必答,谈不上和颜悦色,但也没摆脸色给陈浮生瞧,算不得居高临下,末尾她格外提醒陈浮生用心跟柴进之搞好关系,在山西开赌场那一片做事的时候不要招惹绰号“小花”的张晓华和河北徐红旗,一席话谈了整整2个多钟头,陈浮生事无巨细只要有疑惑难题就都抛出来,竹叶青讲解深入浅出一针见血,让他受益匪浅,天蒙蒙亮,差不多把能想到都说出来的陈浮生终于歇口气,让王储准备了石青峰特色白粥小菜,竹叶青没有拒绝,与陈浮生一起吃了顿早餐。

    “你有没有跟内蒙古孙老虎联系过?”竹叶青喝粥的时候淡淡问道。

    “孙老虎?孙满弓?”陈浮生一震,瞪大眼睛问道:“他真是孙大爷的义子?”

    竹叶青轻轻点头。

    “娘咧,这世道真诡谲。”陈浮生感慨道,使劲摇头,一脸无法置信。

    “好人有好报的时候不多,你恰好碰上一次。”竹叶青嘴角弧度醉人,让那张冷傲的绝美容颜焕发出一种另类光彩,“不过也不一定全是好事,现在东北纳兰经纬开始跟孙老虎撕破脸皮,神仙打架,遭殃的只是你这种凡人,现在贸然牵扯进孙老虎圈子,说不定第二天就成了炮灰。”

    “那位北方头号人物纳兰王爷?俺们东北三省的土皇帝?”陈浮生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

    “你也听说过了?”

    竹叶青玩味笑道:“纳兰经纬有多不可一世,你不妨问一问孔道德那条胳膊是怎么没的。”

    “那我还是跟孙满弓划清界限,不到万不得已就不跟他套近乎。我对纳兰王爷那可是仰慕的一塌糊涂。”陈浮生苦笑道。

    “先不说纳兰经纬和孙满弓,过一两年你就差不多能跟浙江老佛爷见上面了,那也是一只老狐狸。”竹叶青似乎很中意石青峰的特色青粥,一碗意犹未尽的模样,陈浮生立即殷勤地帮她盛了一碗,小心翼翼问道:“我听说老佛爷澹台浮萍身边有个绝顶高手?真是扎辫子的满清遗老?”

    “恩,绰号姚尾巴,陈庆之肯定不是他对手。”

    一脸好戏神情的竹叶青破天荒幸灾乐祸道:“忘了告诉你,他是商甲午的爷爷,在非狙击前提下,我就是有枪有刀,跟老太监对上,也一样没戏。人家左手刀练了一辈子,就跟他第三条手臂一样,8个字,狮子搏兔,势如破竹。”

    “我草。”

    陈浮生手一抖,赶紧把碗摆正递给竹叶青,“皇甫姐姐,那你可得好好帮我把事情跟商甲午说清楚,我就跟你握了一次手,最多就是上次斗狗场赢了他一把,没必要不共戴天吧。”

    “骨气。”竹叶青轻声笑骂道,自动忽略了陈浮生溜须拍马的亲昵称呼。

    “我跟商甲午说骨气没关系啊,但我就是吃了豹子胆也不敢和姚尾巴这种大内总管级别的老太监谈啥骨气啊,万一惹恼了他一刀让我陪他一起做太监咋办?”陈浮生战战兢兢哭丧着脸道。

    “你跟商甲午的恩怨,我不插手。”竹叶青摇头道,勺子慢慢搅动青粥,“你就是说破嘴皮也没用,与其在我这边浪费时间,还不如怎么想对付商甲午,以后你要跟他打交道的地方不少,慢慢琢磨吧。”

    “这个火坑太大了。”陈浮生长叹一口气。

    “少跟我装蒜,你会不知道商甲午跟姚尾巴的关系?就你那点演技也就是曹蒹葭不揭穿你。”竹叶青不理会陈浮生的精彩表演,放下碗筷,直勾勾盯住陈浮生,“我当年跟蒙虫打过赌,你要出息了我就去跳黄浦江,你说我该怎么办?”

    陈浮生微微张大嘴巴,绞尽脑汁。

    竹叶青重新喝粥。

    陈浮生一咬牙挤出笑脸道:“皇甫姐姐,我陪你一起跳,反正也有两年时间没往额古纳河扎猛子扑腾了。”

    竹叶青低着头,没有说话,看不清表情。

    她脑海中浮现起这个陈二狗蹲在孙大爷屋子藤椅旁边抽烟的背景,与那个他如出一辙。正是那个背影让她开始默默关注这个当时一无所有的年轻男人。

    那今天在自己面前所做一切如跳梁小丑博取眼球,是不是也像那个他当年那般外表轻佻内心苦涩?

    竹叶青又一次怔怔出神。

    发呆对于连睡觉都异常警觉的皇甫徽羽来说,等于是陈浮生将后背让给大山里的畜生。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