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100章 金刚不败
    “你这么聪明,知道怎么最让我生不如死。”

    陈浮生离开卧房前帮乔麦捡起被他丢了一地的杂乱衣服,整齐叠好放在床头,“我在楼下等你。”他并不后悔这次震怒下的荒唐举止,他被乔麦拿枪顶着脑袋的时候,第一时间便记起在上海被赵鲲鹏拿复合弓瞄准的凄凉境地,那一次他做了丧家之犬灰溜溜流窜到南京,这一次他绝不允许自己在途中再次跌倒。大床上冲动的牲口行径,恐怕是陈浮生唯一能把乔麦这种软硬不吃偏执狂从牛角尖里拎出来的凶悍法子,杀了乔麦?不敢,也不舍得。

    乔麦多出类拔萃的一个孩子啊,坚强到11岁的时候父亲畏罪自杀母亲进入精神病院都没有崩溃,依然在那一年早早将小学课程全部自学完毕,上天赐予她一颗iq将近140的脑袋,让她一帆风顺考进普林斯顿大学,并且在门槛极高的门萨俱乐部总部内大放异彩,也让她过早就承受生活的艰辛和坎坷,每个星期都要去青龙山医院陪疯癫母亲的乔麦从11岁到19岁出国承受了整整8年的背后指点和白眼嘲讽,其中辛酸,和那个小女孩倔强面具后的真相,当年威风八面的乔八指不屑去体会,对乔麦家庭印象模糊的乔六更不会懂,懂的只有一个人,就是乔麦的婶婶,那个间接被陈浮生逼疯然后逼死的可怜女人,只有她扮演起乔麦母亲的角色,她就是乔麦所有冰凉回忆中唯一的一抹暖色,支撑着乔麦在崎岖道路上前行,哭给她一个人看笑给她一个人看懦弱胆怯给她一个人看,这样乔麦才能做那个谁都打不败的女人给整个世界看,然后她死了,于是乔麦的世界就彻底崩塌了。

    乔麦也不想像一个疯子一样乱咬陈浮生,但她不咬陈浮生,就天天做噩梦,某些时候,她其实还是那个一打雷下雨就抱着被子蜷缩到角落颤抖的孩子而已。乔麦抹掉眼泪,穿好衣服,谁也不知道她是戴上了面具还是放下了负担,拿起床头相框凝望了几分钟,蹒跚着下楼,那个畜生了一回的男人竟然还有心情在厨房忙着做蛋炒饭,系上围裙,换上了拖鞋,很不符合乔麦印象中城府狡诈的阴沉形象。

    她靠在房门口,不理会樊老鼠夹杂一丝玩味笑意的虎视眈眈。

    陈浮生做完一锅蛋炒饭,让樊老鼠给黄养神和余云豹都各自送去一份,然后独自坐在厨房餐桌上吃起来。

    “给我一碗。”乔麦轻声道,略显憔悴。

    陈浮生分给她半碗蛋炒饭,一个对她知根知底的男人,一个对他也差不多一清二楚的女人,一个一个钟头前想要持枪杀人的女人,一个做了次十足畜生的男人,就这样在外人看来气氛尴尬当局者却融洽地吃起蛋炒饭,算不上好吃,很家常,陈浮生吃饭素来很快,半碗蛋炒饭迅速吞进肚子,乔麦不急不缓,脸上瞧不出大悲恸。

    “枪里没有子弹。”陈浮生点燃一根烟。

    “我知道。”

    乔麦平静道:“龚红泉给我的子弹被我拿出来了。”

    “为什么?”陈浮生苦笑道。

    “需要理由吗?你完全可以杀我,大不了再让钱老爷子收拾一次残局,你为什么不杀,我问你理由了吗?你完全可以不救魏冬虫,你给过我冠冕堂皇的理由了吗?你可以侮辱了我之后得意洋洋,却冒险再给我一次更大的机会,你这么吃饱了撑着,需要理由吗?”乔麦依然语气平和,细嚼慢咽那份常人想破脑袋也猜不到会吃进她嘴里的蛋炒饭,“你两次收外卖的时候楼道暗,就等邮递员走远了才关门,这又需要理由吗?每次过节去给郭割虏坟上敬酒,这也需要理由吗?”

    陈浮生手中烟头被三根手指掐断,挠了挠头,捡起烟头丢进垃圾篓,苦恼道:“乔麦,你还是给我一个理由吧。”

    “可能是我一不小心忘了装子弹,可能是我活腻了想一死百了,可能是我想证明能忍着不朝周惊蛰等大美女下手的你姓能力没有缺陷。这么多理由,够了吧。”乔麦抬起头盯着陈浮生缓缓道。

    “我语文一直不好,所以不擅长言语上绕圈子,但数学一直马马虎虎,以前挺自信自己的推理能力,跟你才见面一个多钟头,就发现自己脑子转不过弯了。”陈浮生感慨自嘲道。

    “我是不可理喻的疯子,你跟我有太多共同语言不是好事。”乔麦笑道,像一朵被风雨摧残过的凋零玫瑰,虽然残缺,但还倔强执着地带着刺。吃完蛋炒饭,乔麦伸出手,陈浮生很自觉地递给她一根烟和打火机,乔麦点燃那根第一次尝到的绿南京香烟后,问道:“你会下象棋吗?”

    陈浮生点点头,可惜到现在为止都没能赢媳妇一局。

    “那你一定下得很臭。”乔麦的眼睛习惯姓带着锋芒,生活就是这样,不擅长进攻就只有被动防守,她如果不强势,早就被这个世态炎凉的人生给生吞活剥。

    “是挺臭。”陈浮生又下意识去伸手跟乔麦要打火机,讪讪一笑,自己主动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点燃香烟,没好意思重蹈覆辙再给她挖苦一次。

    “你这种人下棋肯定喜欢在掌控不住局面的时候就引向乱战,一背水一战顿绞杀,输了干脆,赢了是赚。”乔麦靠着椅子。

    “我这次就不称赞你聪明了。”陈浮生叹息道。

    “我做不来小蜜金丝雀,而且我知道我也斗不过你妻子曹蒹葭。你让我强忍着恶心呕吐扮演横刀夺爱的第三者,你头疼睡不踏实,我也心不甘情不愿,所以好意心领了。陈浮生,你放心,今晚的事情,我不会告诉曹蒹葭,因为我说了她也不会跟你一哭二闹三上吊,你是什么样的男人,我尚且清楚,何况她,所以我不做这个落了最下乘的泼妇。”乔麦抽烟也很生猛,显然是老烟枪,打趣道:“她有身孕,你这两个月憋坏了吧?”

    陈浮生脸皮再厚也经不起乔麦如此摧枯拉朽的锋利言语,只能保持缄默,似乎除了床上,与她交锋只有处于劣势的份。

    “你在想什么?”乔麦见陈浮生只顾抽烟问了一句她不符合姓格的废话。

    “想你会不会下一秒做出让我无法接受的疯狂举止。”陈浮生一本正经道。

    “我收回这个很没有营养的问题。”

    乔麦苦恼道,结果又问了一个似乎更没有营养的问题,“你做出这种令人发指但又男人本色的行为,**部分占多少比例?”

    陈浮生瞠目结舌,半天给不出答案。

    “刚才的爷们风范跑哪里去了?”乔麦冷笑道。

    “丢了制怒是一半,那个啥是另一半。”陈浮生老老实实回答,靠着名贵红木椅子,仰起脑袋吐着烟圈,饱暖思银欲,他现在都有一辆奥迪a4一辆卡宴两部车,房子也有两栋,少说也是资产身家将近半个亿的有钱人,可在男女事情上一直束手束脚,这还是那个在张家寨天天扳着手指惦念着黄花闺女洗澡哪一天该洗澡的陈二狗吗?还是那个一进入大城市就被一对对波涛双峰和一具具s型身材勾引得两眼发直的农民吗?陈浮生陷入沉思,试图找出一个所以然。

    “才一半啊。”乔麦唉声叹气道,似乎有点遗憾。

    “那占七分,成不?”陈浮生小心翼翼道。

    乔麦一笑置之,托着腮帮,叼着烟,“其实我一开始也想配合你,被强暴了哭哭啼啼,跑到你那个漂亮媳妇那边吵吵闹闹,骂你畜生不如,竟然快做父亲了还在外面欺负咱良家妇女,这可比你设置的金屋藏娇套路有威力多了,当然,也俗套很多。”

    “我媳妇说了,要糟蹋白菜,必须是水灵的,否则她一定饶不了我。”陈浮生突然收敛起先的茫然和附和,虽然言语听起来荒诞不羁,但在乔麦耳朵里,想必却是另一番滋味。陈浮生坐正身体,大口抽烟,侵犯占有乔麦这个事实,他一开始就没打算隐瞒曹蒹葭,对他来说世上没什么善意的谎言,错了就是错了,做了就是做了,事后被打被骂是另外一回事,他不想对一个同床共枕的媳妇撒谎。

    “你打算主动坦白?”乔麦瞪大眼睛。

    陈浮生毫不犹豫地点头。

    “你也是疯子。”乔麦不敢置信道。最后长呼一口气,伸了个懒腰,“看来咱们是一路货,下象棋消灭对手每一枚棋子的快乐并不输给最终获胜的成就感。既然这样,咱们就不俗套到底,你走吧,别对我说什么要负责的话膈应我,我也不会玩撕心裂肺那一套,不就是被你这条土狗咬了一口嘛,咬咬牙也能接受,我周围那群畜生还不敢咬我呢,最后我保证再不插手你跟龚红泉之间的事情,我等你被大袍哥玩死,或者一统南京见不得光的大场子。”

    “我要你插手。”陈浮生摇头道,一脸凝重的阴笑。

    “陈浮生,我不可能帮你对付龚红泉,你过分了。”乔麦皱眉道。

    “我只是让你帮我收集一点龚红泉在渝城方面的肮脏内幕,以后我有用,这不算破坏规矩。”陈浮生眯起眼睛道。

    “不违反我的原则,但我无能为力,因为我立即要去内蒙古。”乔麦玩味道。

    “你该不会是继续等下一次痛打落水狗的机会吧?”陈浮生疑惑道。

    “正解。”乔麦微笑道。

    “你就不怕多来几次,怀上我孩子?”陈浮生神情古怪道。

    乔麦做了一次深呼吸,一个字一个字从牙缝里挤出来,“陈浮生,你不要逼我反悔,立刻翻脸不认人。”

    陈浮生见好就收,准备离开这栋四合院,微笑道:“那你看着我怎么把龚红泉那条翻江龙剥皮抽筋。”

    乔麦内心震惊,这个男人一向细微谨慎不说大话,这意味着什么?虚张声势空城计?还是真有万全之策,真有雷霆万钧的底牌?

    “那个打火机?”陈浮生站起身眼神不忘飘向乔麦手中的打火机。

    乔麦瞪了一眼,陈浮生只好就此作罢。

    陈浮生离开前把剩下的小半盒烟放在桌上,最后说了句:“乔麦,不管你现在是跟我做戏,还是真打算要等待时机再度朝我落井下石,都好好活着,咱俩都是没了爹娘的苦孩子,要以后真有一天我输在你手上,我认。”

    陈浮生离开养龙山庄后,乔麦抽着廉价烟,把玩着粗鄙不堪的**打火机,想象那个男人疤痕交错的后背,喃喃道:“陈二狗,你快要金刚不败了。”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