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98章 聪明的乔麦,傻傻的麦兜 上
    南京养龙山庄一套两进四合院,乔家大小姐坐在古色古香书房阅读一份资料,她也有圈圈画画的习惯,几十页的《思源经纪海南住宅及别墅竞争市场后续分析报告》,乔麦从晚上7点一直看到现在凌晨,乔家资金在海南的投资在她回到江苏后就开始紧锣密鼓地部署。

    除了青睐海南省地产,她还有两次大手笔,一项是疆省棉市场,还有一项则是对内蒙古恒业集团的赌博式投资,没有人知道这个海外归来的漂亮女人为何会对西部沙漠里的一家企业青眼相加,有人问起她也只是笑言沙漠里有黄金。

    揉了揉太阳穴,乔麦喝了口微凉的咖啡,她亲手研磨的科纳咖啡豆,国内除了大的私人会所很难喝到正宗的科纳咖啡,因为它名气不如被小资炒滥了的牙买加蓝山,而且产量稀少,最关键是到了国内也难免在各个渠道不掺杂水分,乔麦放下印有粉红麦兜头像的咖啡杯,将材料放进抽屉,靠着椅子闭目养神。

    她求学时代就始终很努力,即使优越的智商让她可以出六分汗水就能考入最顶尖的学府,她也会拿出十二分力气去做当之无愧的状元,而且是那种让第二名望尘莫及的第一。喝光咖啡,乔麦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卡佛的英文版《大教堂》,准备一鼓作气通宵看完第7遍,她能有今天的成绩,跟阅读《大教堂》一样都是拼出来的。

    乔麦猛然抬头,望向轻轻推开的书房檀木门门口方向。

    紫檀没有大料,俗话说十檀九空,是讲紫檀树木成材后内心会腐朽,所以这扇仅仅由三大片紫檀木拼接而成的门尤其珍贵。这套四合院是养龙山庄的镇庄之宝,当初被乔八指用作包养最上乘妖娆金丝雀的地点,后来被乔麦霸占,愣是没人敢吱声,她认为原先装饰风格过于流俗,就重新改造一番,檀木门也是后来换上的。

    一个男人进了房间四处张望,啧啧称奇,本来乔麦靠着椅子右手捧《大教堂》,左手玩一支精美钢笔,笔身绘达芬奇人体结构机械图,看到那个最不应该出现在养龙山庄的男人,乔麦停止旋转钢笔,冷漠道:“陈浮生,我国宪法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住宅不受侵犯,禁止非法搜查或者非法侵入公民的住宅。信不信我告你。”

    “告我可以,你手先别忙着动。”陈浮生不以为然道,眼睛死死盯着乔麦刚想把钢笔放在桌上的手,手指纤细,纤弱到让人觉得不适合弹钢琴,尤其是李斯特的帕格尼尼大练习《钟》这一类,仿佛弹奏一半就会折断她的手指。

    乔麦很反常地没有动弹,只是盯着陈浮生这个她人生中第一个试图杀之后快的彪蛮敌人,这是她第一次面对面观察陈浮生,也是陈浮生第一次见到乔麦的庐山真面目,私闯民宅的某人丝毫没有违法乱纪的觉悟,打量书房,由衷感叹道:“书房真漂亮,一看就知道主人有品位有文化。这房子也好,四合院,我现在做梦都想能自己有一套。就是位置稍微偏了点,一个人住不嫌太宽敞?不做亏心事才能不怕鬼敲门,换做我,没媳妇陪着也不敢一个人去钟山美庐睡觉。”

    乔麦见陈浮生并不像一条丧失理智的疯狗,没有丝毫玉石俱焚的念头,轻轻松了口气,刚想要放下手中的《大教堂》,陈浮生立即制止道:“别动。”

    乔麦鄙夷道:“真不知道你这么个胆小如鼠的家伙怎么接班魏公公的庞大基业,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武力值几乎为零,别墅里也没有一名保镖,你是怕我找手机报警?我给你五秒钟,你报警给我看看?”

    “我怕你掏出炸弹来跟我同归于尽行不行?”陈浮生不以为然道,他对乔麦的鄙弃不屑根本无动于衷,再虚荣撑死了也就是让张有根见识一下四个轱辘的奥迪a4,再要面子也不会跟一个处心积虑要置她于死地的女人客气。

    乔麦很安静地望着陈浮生,如同看待一样标本。她之所以喜欢手里那支钢笔,不是品牌,纯粹只是喜欢最伟大的通才达芬奇老先生将人体视作机械去解构剖析,最终完成绘图。这符合理科生乔麦的姓格,一切都喜欢量化,狂热的数据流支持者,感情也不例外,她当然了解陈浮生,恐怕除了不知道陈浮生喜欢什么体位的姓爱姿势,大体上称得上无一遗漏。

    “你跟龚红泉见过面没有?”陈浮生搬了张椅子坐在乔麦对面,黄养神在院子里望风,樊老鼠则守在书房门口,擅长开锁的余云豹已经回到轿车里。陈浮生自己本就是穷乡僻壤黑土地里摸爬滚打出来的男人,没太多讲究,对鸡鸣狗盗之辈从不排斥,不过他现在开始有意无意增加张奇航这一类新鲜血液,因为不希望江湖草莽气息过重,他暗地里也期待张奇航一伙小山头成员可以制约黄养神,这就是他从书上学来的平衡术,很实用,有良姓竞争才能迸发出潜力。

    “见过。”乔麦意料之外情理之中地老实回答。

    陈浮生已经杀上门,再就这个问题撒谎,乔麦认为很白痴也很无聊。

    “谈了什么?”陈浮生盯着乔麦,漂亮,优雅,骄傲,该死的孔雀女,如果她是花瓶,就是只斗彩八开光瑞兽瓶,陈浮生很看不惯她那种美貌和智慧兼得后就不可一世的清高姿态,一对比立即觉得还是自家媳妇好。

    “你觉得我会说吗?”乔麦微笑道,依旧只能捧着书拿着笔。

    “那你觉得我会没办法让你说吗?”陈浮生皱眉道。

    “即便说,真假还是由我来定,既然这样,我说还是不说,意义大吗?”乔麦露出一副看似无辜其实面具后泛着冷笑的表情。

    “没关系,你先说,我觉得像真话,咱们喝咖啡慢慢接着聊,我估计你这种用什么东西都奢侈精贵的女人咖啡也不会差劲,我还没喝过好咖啡。如果说不像真话,抽耳光,抽了还不说能让我相信的真话,就拖上床,我这边不缺雄姓生物,能玩到天亮。”陈浮生平静道,他是一个悲观主义者,所以脑海里已经开始纠结于让黄养神还是余云豹侵犯乔家大小姐的问题,往常他一定不忍心对一个水灵女人做此等惨绝人寰的恶事,但他一个目前对金钱比对女人饥渴数倍的狠人,被人阴了一把断了最大财路,一晚上就是两百万的营业额泡汤,什么事情做不出来。

    “你敢那么对我,我之前对你造成的麻烦,以后会加倍附加在你身上。”乔麦脸色冷冰冰道。

    “我这个人小鼻子小眼睛小心眼,视野窄,眼光短,看不到你说那么遥远,是你把我逼到这养龙山庄这四合院,不要奢望我有好心情跟你绕来绕去玩太极拳,乔麦,你教人潜藏进理发店等几个月就为了扎我脖子,我能理解,虽然我并没有亲手拿走你们乔家半条人命,但涉及到龚红泉,没有讨价还价的余地,我知道,你聪明,谈判技巧也好,揣摩心理也罢,都比我强,但我笨人有笨法子,最后重申一次,惹火了我,老子真的会做一回畜生。”陈浮生身体前倾,脸色狰狞道。

    “你不会。”乔麦面无表情道。

    陈浮生阴森森道:“你要赌一把?”

    乔麦点点头。

    疯了。

    陈浮生一阵头大,咬牙切齿,没想到还有比他更不怕鱼死网破的疯子。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