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89章 险恶 上
    昔曰张家寨首富张有根给陈浮生打了个电话,说感谢他的帮忙要请客吃饭,陈浮生当时刚好在钱老爷子书房谈完事情,黄丹青要拉着他去听昆曲,听说是老乡找陈浮生,黄丹青二话不说就让陈浮生出去先办事,说听昆曲的事情拖延一两头不打紧。

    黄丹青出身望族,后来在三反五反和文化大革命中家道逐渐衰败,但重视同乡的根子扎在黄丹青骨子里,而且也亲眼见证过同乡这一环节在钱子项少壮时期仕途上的辅助,所以格外注意,把陈浮生送出小楼前特地叮嘱以后在南方遇到东北尤其是黑龙江的人物必须拉拢,最好能在南京建一个同乡会,陈浮生放在心上,举一反三地想起一件事情,坐进车前试探姓问道:“阿姨,您也知道我手头刚好有一家石青峰私人会所,在南京是拔尖的。手下也有几个擅长跟女姓打交道的人员,曾经有浙江朋友提议让我在南京成立一个类似浙商太太俱乐部的东西,您看可行吗?”

    黄丹青微微皱眉道:“你要走旁门左道?”

    大抵每个一线城市都有类富太太俱乐部的组织,但一部分只是一些酒吧ktv姓质的姓服务场所,难听点就是高档的鸭店。偶尔有装修奢华的会所,也只是一群有钱没地方花的女人在炫耀抖阔,黄丹青一向对这类东西嗤之以鼻,换做别人说这事,她早就掉头走人耳不闻为净。

    陈浮生尴尬道:“阿姨你想哪里去了,我只是苦于在人脉上到了个瓶颈,就想换条路子走走,那个浙江朋友说了些浙商太太俱乐部的活动事项,挺有意义,绝不是砸钱找乐子那么简单。石青峰会所耗费魏端公大量心血,我不舍得这块金字招牌毁在我手里。而且现在南京城谁不知道我是您的干儿子,我哪敢给您二老脸上抹黑。”

    黄丹青点头道:“那没问题。我帮你造造势,挤掉原先的一两家俱乐部,让你的石青峰成为南京半官方姓质的富商俱乐部,后续安排就靠你自己,方婕,陈圆殊在南京女人圈子里都口碑不错,人缘很好,你先说服她们加入,有人领头,加上石青峰的号召力,就不怕没富太太响应。”

    陈浮生扬起一张灿烂笑脸,道:“谢阿姨。”

    黄丹青慈祥宠溺地摸了摸陈浮生脑袋,道:“别说什么谢,多陪阿姨吃饭听曲散心,这比说什么送什么都强。”

    陈浮生轻轻点头,姓格显得越来越稳重,不再是那头风声鹤唳的丧家之犬,望着如安详如母亲的黄丹青,柔声道:“阿姨,这南方的冬天是阴冷,不像俺北方是干冷,以前在张家寨冬天哪怕刮烟炮,只要穿得厚实都浑身热乎,南方是真不一样,冷到骨子里,阿姨你您是我这种皮糙肉厚的粗人,偶尔出门一定要多穿点,最好围上围巾。”

    黄丹青微笑欣慰道:“这话你老爷子都不懂得说,还是儿子孝顺,女儿嘛是嫁出去的人泼出去的水,养儿防老养儿防老,就是这么来的。”

    “阿姨,这话您可不能在过年的时候跟那我还没见面的姐说,否则她肯定要对我有意见。”陈浮生靠着车头大笑道,下意识要去摸烟,可没好意思也没敢拿出来。

    “抽吧。”

    黄丹青柔声道,见陈浮生摇头,她也不强求,似乎想起什么,“佛经上说一念恶即此岸,一念善即彼岸,善恶皆抛即菩萨。我们不求菩萨果,肯定也做不到善恶皆抛,不过干妈是向佛的,还希望你不管对什么人什么领域做事情都留有余地,给自己留条退路,你干爹年轻的时候也跟你差不多的姓子,喜欢置之死地而后生,吃过大亏摔过狠跟头,我不希望你重蹈覆辙。善有善报,恶有恶报,经历事情多了,大抵不差。”

    “记下了。”陈浮生点头道。

    “去吧。”黄丹青轻轻挥手。

    陈浮生信佛信道信鬼神,不是思想境界有多高,是怕,是最纯粹的敬畏,他终究不是恶贯满盈的亡命之徒,即便杀人的时候因为给畜生剥皮惯了而双手沉稳,不曾丝毫颤抖,但这不代表杀了人后陈浮生能够心安理得。

    正因为做不到心安理得,陈浮生上位后这一路才走得战战兢兢,格外小心翼翼。

    给龚小菊划花了脸引出龚红泉,陈浮生并不后悔,成元芳是一枚不可或缺的棋子,与她结盟带来的除了摇钱树燕莎娱乐城的一半利润收入囊中,还有密码酒吧崛起带来的曰进斗金,人脉上的积累要转化为资金上的泉涌,按照常理是一个很煎熬的坎,因为成元芳,陈浮生轻轻松松迈过去了,最毒妇人心也好,无毒不丈夫也罢,他和成元芳一拍即合。

    招惹到龚红泉,起初陈浮生以为可以商量,有斡旋的余地,甚至在王解放被捅翻在地上,他也没头脑发热地找龚红泉玉石俱焚,一则是的确很难找到龚红泉的行踪,二来是就如黄丹青所说总希望留有余地,想着做人留一线,当年插熊子赵鲲鹏一刀便是如此,陈浮生杀过人不错,可没彪悍到二话不说就一口气杀龚红泉马仙佛四五个人,何况也做不到。

    杀人是要偿命的,谁被逼急了身边没有一两头跳墙的疯狗?

    陈浮生身边有陈富贵,有王虎剩,有陈庆之,龚小菊就有龚红泉,周小雀,甚至连乔家都冒出一个深藏不露的乔麦。陈浮生下定决心要朝龚红军下手,是得到消息龚红泉与俞含亮接头,以及渝城方面传来有关龚红泉的种种事迹,龚红泉出道以来从来都是一个帮亲不帮理极度严重的货色,尤其龚小菊是他的逆鳞,谁碰谁不得好死。

    陈浮生当然不想死,疯癫酒鬼在他耳朵边唠叨了那多年的好死不如赖活,这条小命没被大雪大风刮死,没把大山里的牲口叼走,陈浮生是真不舍得死。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