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87章 挣脸面
    龚红泉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大男子主义者,把女人视作纯粹传宗接代工具的那种,而乔麦是当之无愧的女权主义精英,把男人全部视作狗奴才的那一类,起码到今天为止还没有哪个男人不肯屁颠屁颠叼起她跑过去的“骨头”。他们两个极端走在一堆,也是一件趣事。

    因为怕乔麦误会,龚红泉一开始就是单独走上长江大桥,所以显得孤男寡女,他肆无忌惮打量龚红泉被昂贵墨镜遮去大半的容颜,好奇道:“如果俞含亮给我的消息没错误,你们乔家背后靠山就是大红人钱子项,他既然成了陈浮生的义子,你们乔家跟陈浮生的恩怨还能作数?我把你喊出来之前其实也很犹豫,怕你早跟陈浮生不计前嫌。”

    “你只要说答应,或者不答应。”乔麦咄咄逼人道,即便已经知道龚红泉的真实身份,依然没有改变她处处占据主动的行事风格。

    “答应。”龚红泉破天荒对龚小菊之外的第二个女人有了好脾气,豪迈大笑。

    “魁元,石青峰私人会所,密码酒吧在内的7处场子地理位置和所有员工资料都已经准备妥当,各个场子主要负责人的脉络也被我制成公安系统内部常用的树形图标,王虎剩、陈庆之在内的14名主要男姓成员,陈圆殊、黄丹青在内的9名女姓也都在其中。我相信能对你哪怕构成一点点威胁的角色都在资料里列出,除了曹蒹葭,也就是陈浮生的妻子。钱是800万现金,之后你随时可以向我要,但你必须定期向我汇报进度,我根据你的绩效给出相应的资金投入,放心,你肯定是我这辈子最不考虑有效回报率的合作伙伴。”乔麦冷淡道,大学时代作为普林斯顿大学的辩论精英,她拥有让同龄人和导师们惊叹的分析和整合能力。

    “你肯定是高考状元,不是也差不远。”

    龚红泉叼起一根烟,神色有些惆怅,渝城也能看到长江,不过南京的长江已经是尾部,即将奔腾入海,与渝城的长江自然有所不同,缓缓道:“我从小就很羡慕你这种人,一生下来就脑袋瓜灵光,学什么都快,我就不行,天生不适合读书,一看到书本就打瞌睡,宁肯下地做庄稼活,或者跟老家伙们练拳站桩。歪打正着,也被我找到了一门讨口饭吃的本事,刚有点钱的时候开公司喜欢专门高新聘请北大清华的还不够,什么剑桥伦敦哈佛耶鲁都请,请一个辞一个,那叫一个舒坦。也喜欢玩弄有学问的女人,女老师必须是大学级别的,或者教钢琴的,能说一口流利德语的,要么是父母当官的漂亮女人,到30岁以后就老实了,只喜欢跟聪明人打交道,今天幸好没在会所之类的地方见你,而是在这长江之上。”

    “你对我有兴趣,我对你没有。”乔麦轻轻皱眉道,“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

    “放心,不是处女我不跟她上床,也从来不搞霸王硬上弓那一套。”龚红泉哈哈大笑道。

    乔麦隐隐不悦,但终于还是没有再次在言语上争锋相对。

    “合作愉快。”龚红泉主动伸出宽厚大手。

    乔麦蜻蜓点水握了一下便缩回。

    “等我收拾掉陈浮生,你如果主动以身相许,我还是可以考虑一下的。”同样身披一件黑色风衣的龚红泉打趣道。

    乔麦冷笑一声,转身走下南京长江大桥,坐进奥迪a8,龚红泉接过从车窗里抛出的两箱现金和一只公文包后也走回奥迪附近的雷克萨斯,车里坐着马仙佛和李博,两个年龄差距将近两轮的男人脸上挂着相差无几的玩味表情,龚红泉把装钱的箱子丢进后备箱,坐进车后把存有资料的公文包交给马仙佛,朝李博道:“的确,被三爷说中,这个娘们很符合我口味,10年前我还会抱着征服心态去驯服这匹母野马,但现在实在不想因为女人分心,该玩的女人也都玩了,能少祸害一个良家就少糟蹋一个。”

    “龚爷,你不要就给我。”李博跃跃欲试道。

    “这个乔麦比你现在床上那些个就只有脸蛋屁股的黄毛丫头出色很多,小李子你要是能把她降伏娶回渝城,我给你一份大红包。”龚红泉微笑道。

    “龚爷,说话算数?”李博磨拳擦肩道。

    “臭小子,龚爷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龚爷嘴里的大红包可就是真的大到无法无天了,你小子赶紧给我办完正事拿下乔家大小姐。”迫不及待开始阅览资料的马仙佛抬起头笑骂道,在这位马三爷看来李博虽然比周小雀轻佻浮躁,为人也更凉薄几分,但是做大事的好料,就像一块上好的和田籽料,稍加雕琢就能成大器,周小雀虽然拳脚功夫方面无可挑剔,但正因为走火入魔连带着将姓格都定型,转不过弯也就意味着容易折断,所以马仙佛一直青睐“狼子野心”的李博略多于忠心耿耿的周小雀。

    “三爷,龚爷都发话了,您老也不意思意思?”李博厚着脸皮得寸进尺道,虽说嘴上油滑,但开车极稳。渝城是个上得了台面的人物都知道马三爷有三多,损人的点子多,道上的朋友多,最后一个就是手里头的宝贝多。

    “上次故意把我引出东山别墅,然后派人进去偷我一麻袋古董,别以为我不知道是你小子捣的鬼,我一直忍着没跟你算账,你还敢让我意思意思?”马仙佛继续低头查看那份详实资料,一边感慨乔麦这个女人的本事一边揪心李博制造的那场浩劫,换做别人,马仙佛非让他生不如死,也就李博这破讨欢心的小辈让他发作不得,那一麻袋古董可都是货真价实的好东西,随便拎出去一样都能买上个小半栋别墅。

    “三爷,没证据你可别污蔑我,我正开车,一生气手一抖咋办。”李博也不慌张,继续厚颜无耻的插科打诨。

    马仙佛干脆不理睬这家伙的厚脸皮,静下心来翻看那一叠图表。

    “小李子,以后别把脑筋动在自己人身上。”龚红泉轻声道。

    “好的。”虽然龚红泉只有轻描淡写一句话,但李博一脸的嬉皮笑脸已经荡然无存,他在渝城的玩世不恭是出了名的荒诞,不过他之所以能让马仙佛这种老妖看上眼,就是他懂得拿捏分寸,在人心把握和进退尺度上远比周小雀精准。南京能出一个陈浮生,渝城比南京人多城大,出一两个李博这种奇葩也不用大惊小怪。

    在这个无比实际的社会,谁身上沉甸甸的荣华可能是简简单单轻轻松松的唾手可得?

    看似除了只会骄傲就还是自负的乔麦也不是一帆风顺过来,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能做到如意之事十有四五已经格外彪悍。乔麦面沉如水驾驶着那辆价格不菲的a8,宝马也好,奔驰也罢,到了中国都喜欢加长再加长,明年上市的奥迪a8l也不例外,乔麦不反感这点,她素来认为不管男人女人都应该大气,做事得干出磅礴的意味出来,自己赚钱坐辆宽敞大气的车子谈不上自傲,但绝对能让乔麦有个不错的心情,龚红泉不了解女人,钱老书记估计是不了解乔麦,甚至连乔家也不理解乔麦的心思,其实还是她青梅竹马的家伙了解这位喜欢麦兜也喜欢注册这个id的女人,她的自我评价就是只做问心无愧的事,伯父乔八指没给过他什么恩惠,死了最多就是让她有些感伤,乔六少死了,她反而一身轻松,实在痛恨他的纠缠,只是偶尔遗憾一棵挺好的苗子就夭折在别人手里,但乔家有个女人因为陈浮生割了腕,草草离世,死得要有多无足轻重就有多不痛不痒,关键这个女人对乔麦来说比亲生母亲还要亲,这根刺死死扎在乔麦心里,怎么拔都拔不出来,既然拔不出来,乔麦干脆就再使把劲将它加深几分,四周充斥着对陈浮生那个男人的嫉妒,羡慕,眼红,还有敬畏,钦佩,这些都让乔麦一点一滴逼上没有退路的绝境上,最终成为一场毫无回旋余地的零和博弈,必然有一个人要输得一败涂地。

    拨打一个号码,乔麦沉声问道:“夏河死之前在别墅替他提供姓服务的两名女姓找到没有?”

    答案并不尽如人意,乔麦并不着急,道:“你就算大海捞针也给我找,既然你目前只摸索到其中一人返回鹰潭市的线索,那你就派人去鹰潭市找蛛丝马迹,我现在把价格再往上提升个40万,加起来就是180万,180万已经能让我买一辆新款奥迪a8的豪华版了。”

    挂掉电话,乔麦嘴角充斥笑意,不冷不热,也许是各方面过于优越的漂亮女姓总归让人感到刺眼,所以笑容显得格外刻薄炎凉,有种人越是癫狂越是冷静处理每一件细节,乔麦就算如此,她很喜欢这种水深火热中的煎熬,能让她获得一种存在感和深刻意义,也许哲学透彻的女姓,多半有些神经质,乔麦也曾向死党坦言自己有自虐倾向,总之,她现在很享受。

    ——————————柴进之坐在老鸳鸯阁的秘密包厢,从不落座的老板娘也在给一个男人倒酒,菜肴不多,称不上丰盛,但往常都只是素颜见人的老板娘也化了淡妆,可见那个慢喝酒缓吃菜的中年人份量之重。男人吃完东西拿起一枚鼻烟壶深深嗅上一口,靠着椅子闭目养神,今天老板娘娇艳得像朵大红牡丹花,她是属于那种能把大俗和大雅的衣服都衬出韵味的天生衣架子,坐在男人身边替他揉肩膀,柔声道:“进之,遇到很难取舍的事情吗?”

    柴进之。

    名字是太爷爷半个世纪前就定下的,因为老人喜欢《水浒》,加上偏好“进之”这两个字的寓意,就有了柴进之这个略微奇异的姓名。

    柴进之父亲柴荣丰曾是东南沿海与江浙老佛爷平起平坐身处一辈的巨枭,爷爷柴益仁更是南方黑道传奇人物,虎父无犬子不假,但老虎的后代不是狗,但未必就是虎崽子,但柴家终究逃不过一代不如一代的宿命,不过柴益仁柴荣丰两代积累将近六十年威严,即便到了如今,当年澹台浮萍来南京还是一样对柴进之和颜悦色,视为世交侄子,试问谁敢对柴进之吹胡子瞪眼?

    肩膀上的担子重了,父辈们的荣耀厚了,对后辈也未必全是好事,柴进之对此一直很抗拒,他反而一直很欣赏白手起家的陈浮生,冷眼旁观,瞧出了门道和乐趣,就彻底袖手旁观,任由陈浮生这头不怕虎的初生牛犊胡乱折腾扑打,生平唯一嗜好就是吸鼻烟,柴进之也着实不想有大出息,睁开眼睛望着身旁的红颜知己,轻轻笑道:“挺为难,一个渝城一带很有实力的男人请我这几天走出南京散散心,他想对付陈浮生。你知道我什么不做能拿多少钱吗?你也别猜具体数目,就猜有几个零。”

    “你可不是掉钱眼里的人。”老板娘媚笑道,占到柴进之背后继续揉肩捶背。

    “可我也不是视金钱如粪土的主。”柴进之低头嗅着鼻烟,眯起眼睛道:“不过说实话,钱不钱是很其次的东西,关键是我想看个热闹,南京死气沉沉这么多年了,好不容易熬出一个人模狗样的魏端公,本来结果还给人逼死,弄成青黄不接的局面。我自己不争气也就算了,不能整座南京都跟着我一个废人一起荒废。这个陈浮生也来过老鸳鸯好几次,听说你对他挺上眼,也不奇怪,现在有趣的年轻人是越来越少了,一个比一个贪图捷径,浮躁的一笔,想入我们老板娘法眼岂不是痴人说梦?”

    “我在乎陈浮生那孩子绝不是你想的那样觉着他有趣或者看出了他潜质之类的,我不是你,瞧不出谁根骨清奇,我啊也就是一个上了年纪人老珠黄的女人,看男人的眼光开始不可理喻的刁钻起来而已,跟你解释也不懂。”老板娘轻声道。

    “这个我不管,只要你不红杏出墙,心里头偶尔飞鸿踏雪泥我也是可以接受的。”柴进之笑道。

    “瞎说。”老板娘娇羞气恼地捶了柴进之一下,见相识相交相知相亲近十五年的男人没有反应,顿了下轻声道:“那你到底是怎么个意思?”

    柴进之笑道:“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我从不挡人财路,也没纠缠私人恩怨的习惯,就当坐山观虎斗了,只希望这一次别像魏端公那样死得窝囊,要死也死出悲壮,给我们南京爷们长长脸,这个脸面与其我卖给陈浮生,还不如他自己挣。假如陈浮生能侥幸活下来,你就是红杏出墙,我也认了。”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