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59章 两条蛇
    背水一战,丝毫犹豫松懈就只有一个死字,没有半点侥幸可言。

    几乎被人在两秒钟不到时间两击毙命的陈浮生和暴怒的王解放同时爆发,只有陈庆之清楚一个秘密,就是陈浮生原本是个左撇子,左手玩刀水准超出右手一大截,而左手力气也远远凌驾于右手,所以哪怕金刚杵再刺入两厘米就可以圆满完成任务,陈浮生那只握住对手拳头的左手硬是没让这名职业杀手得逞。

    王解放终于在千钧一发之际弹腿扫中那名动作敏捷如豹子的男子,寻常人吃王解放这一脚早已经躺在地上哭爹喊娘,对手却只是一个踉跄趁势撤身后退,陈浮生当着自己的面被人刺杀,这种羞辱比在床上硬不起来还刻骨铭心,王解放杀红了眼地快步移动,贴身搏击,出拳刚猛,杀手似乎近距离厮杀尤为精湛擅长,让人眼花缭乱的肘击竟然将王解放一鼓作气地水银泻般攻势完全抵消,像一条眼镜王蛇冰冷剧毒的眼神瞥了一下没有大碍的陈浮生,男子拎住一个刚巧醉醺醺进来呕吐的可怜虫摔向王解放,趁势窜出洗手间,因为酒吧人山人海导致过道拥挤,他便凭借出众的弹跳能力杂耍一般跃上一张酒桌,几个蹦跳便将追出洗手间的王解放远远抛在脑后,刹那间消失于人海离开酒吧,从行凶到撤退,没有一丝一毫的拖泥带水,目标明确,手段犀利,如同一部精密的杀戮机器。

    洗手间有幸见证这惊世骇俗一幕的六七个男人胆战心惊说不出话,甚至忘记打电话报警,陈浮生缩回一柄陈庆之留给他的狭窄刀片,伸出手抹了下脖子,血液还是源源不断流出,只好抽出一叠纸巾捂住,朝那群面面相觑的男人笑道:“我们在拍电影,来玛索取景,为了追求真实效果,就没有跟你们打招呼,见谅见谅。”

    虽说这个幌子听起来并不靠谱,但当事人陈浮生既然都能保持一张笑脸,那群人也就将信将疑没有把事态扩大,一个个赶紧撤出洗手间绘声绘色地向各自同伴描述这场精彩厮杀,江亚楼也很快得到消息,拉神情自若却脸色苍白的陈浮生来到位置私密的雅座,望着渗满鲜红血液的一大撮纸巾,这个也见识过大场面的男人发自肺腑地一脸担忧,嘶哑沉声问道:“浮生,到底怎么回事,哪个不长眼的王八蛋敢在我的场子朝你下手?!”

    “是职业杀手。”心脏还处于急剧跳动中的陈浮生摆摆手牵强笑道,“在哪里我都躲不过这一劫,对方就是冲着我来要拿走一条命才善罢甘休的货色。江哥,这事跟你没关系,出来混,哪有只抹别人脖子不挨别人捅的道理。”

    “上医院,先包扎,这事情没完,在哥的场子上出事情就得由我负责,否则丢不起这个人,以后也没脸面跟你称兄道弟。”江亚楼压抑着满腔怒火,一拍桌子,终于还是忍不住跳脚骂娘道:“娘希匹,被老子逮到,管他什么职业不职业,用钢管捅烂他菊花。”

    陈浮生眯起眼睛,仔细观察江亚楼暴躁的神情,确定没有异常后稍稍松口气,他之所以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玛索,就是想要亲眼见到玛索老板江亚楼的反应,如果被发现有破绽,那就别陈浮生不客气,假如没有是最好,以后还是兄弟,不能怪陈浮生疑心病太重,都被职业杀手找上门,再不小心行事就真跟自杀没两样。南京有两家医院与在世时候的魏端公关系很好,那次跟陈庆之挑翻乔家就是其中一家私人医院帮忙处理伤员,陈浮生婉言拒绝了江亚楼的同行,在王解放的护送下来到那家远离闹市的正规医院,王解放一路上没有说话,眼球布满血丝,懊恼和愧疚纠缠不休,等一名经验丰富的护士帮他包扎完毕,陈浮生朝黑着一张脸的王解放笑道:“别自责了,那种情况陈庆之在场也好不到哪里去,就当吃一堑长一智。再说我这不就擦破一点皮,别跟娘们一样哭丧着脸,没死媳妇没死爹的。”

    王解放红着眼睛咬牙道:“狗哥,下次绝不会出现类似状况,我保证。”

    陈浮生点头道:“生死由命,富贵由天,解放,你别管虎剩说什么,只要你尽力,就不欠我什么,其实你和虎剩一开始就不欠我什么,你们这么替我卖命,我都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再埋怨你,就真是没心肝的畜生了。不说这个,你以后就跟着尉迟功德好好练拳,底子扎实以后就不怕这些阴狠勾当。”

    王解放攥紧拳头,道:“狗哥,别这么说,咱心里难受。”

    陈浮生哈哈笑道,牵动伤口,赶紧收敛,打趣道:“放心,我不把这事情告诉王虎剩那家伙,省得跑回来揍你。”

    王解放终于挤出一丝笑容道:“别,大表哥一天不揍我骂我,我就浑身不舒服。”

    陈浮生会心一笑,望向窗外,陷入沉思。

    ——————————一名戴鸭舌帽的健壮男子游鱼般灵巧窜出玛索酒吧,骑着一部摩托车快速驶向鼓楼区,路线看似七拐八拐杂乱无章,最终却毫无凝滞地来到离金陵饭店1000米不到的地点,将那辆轻而易举便窃为己有的摩托车停放在角落,步行来到金陵饭店,悄无声息地回到一间金陵豪华房,锁上门,摘掉鸭舌帽,脱掉全部衣物,露出一具彪悍的矫健躯体,1米75的个子,但四肢匀称,尤其是大腿格外结实,股直肌和股外侧肌格外壮硕令人惊艳,小腿和膝盖伤痕累累,脖子里佩戴那枚几乎夺去陈浮生一条命的金刚杵,如同一座野姓而完美的人体雕塑。

    洗澡到一半的时候门铃响起。

    他走出玻璃浴室,不急不躁地用浴巾擦拭干净身体,连脚底板也没有放过,披上一件浴袍系紧,所有动作有条不紊。

    拿起一块酒店提供的小毛巾,放在嘴巴里稍加撕咬便成条状,打开水龙头沾湿以后捆绑在手上,类似缠麻,这才去开门,打开一丝门缝,确定是熟人声音他才彻底敞开房门,让那个提着一只皮箱的雇主率先进屋,重新锁上门,来到客厅面对那个年轻的中国男人,这是他们之间的第二次见面,虽说不想有第三次,但今晚的失手使得他不得不再次面对这位让他不舒服的年轻人。

    他叫素察,是泰国黑拳市场上炙手可热的人物,将他从泰国喊来中国南京可需要一笔大钱,一箱子如果是放人民币绝对请不动他这尊大佛。年轻人赫然是原本应该跟随竹叶青一起撤出南京的商甲午,他把一只箱子砸在茶几上,素察摇了摇头,没有去拿那只装满现钞的钱箱,商甲午隐隐作怒,用早年在浙西淳安做传销学来的方言骂了一句。

    他真没有想到那只东北土狗竟然有本事躲过素察的暗杀,之前通过朋友牵线搭桥喊素察来大陆后,商甲午让人跟素察较量过,泰拳很刚烈,而打黑拳出身并且能够站到最后的泰拳赢家,那都是胜率惊人的杀人机器,第一个被商甲午派遣上场的打手直接被蹬踹得内出血抬走,第二个则被连环肘击打得脸部开花,两人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商甲午虽然自身没什么肉搏战功底,可从小见识瘸子爷爷“姚尾巴”单手刀,加上老佛爷澹台浮萍也露出一次手,更何况姑姑竹叶青和光头大蒙虫都是一等一的彪悍,所以商甲午是个眼光很高也很准的主,自信素察能够一击得手。

    素察用泰语说了句再给他一个星期时间,商甲午大致猜出他的意思,提起钱箱就准备离开房间,钱是从狗王俞含亮那里压榨而来,然后通过地下钱庄换成素察特别要求的欧元,整整50万,这条命要是放在别人身上,指不定可以买几次。

    响起几下极有规律的敲门声。

    商甲午脸色剧变,第一时间就想有没有可能跳楼,一想到这是30几层,面如死灰,继而略带歉意的望向素察,老老实实去开门,一个能够把他逼到只要跳下去不死就选择跳楼的女人,一个让素察这条眼镜蛇立即如临大敌的漂亮女人,她就是特地从上海赶过来的竹叶青。

    一条中国竹叶青对上一条泰国眼镜蛇。

    很有趣。

    ——————————————黄养神手中的资源也就只有三个心腹哥们加上外围的一批南京不入流痞子,想要正面叫板俞含亮无异于以卵击石,狗王虽说在竹叶青面前不堪一击,在南京圈子还是响当当一号人物,属于在寻常道上人物心目中如雷贯耳的[***]oss,黄养神就干脆用最笨的方法对付俞含亮,守株待兔,在俞含亮名下公寓所在小区的外面街道旁边24小时候着,他要了一辆套牌的货车停在一个拐角,每个人各自盯6个钟头,其余三个该睡觉的睡觉该玩牌的玩牌,也不枯燥。

    “来了。”凌晨1点钟左右黄养神精神一振,按照既定计划林钧和唐耀国余云豹三个应该立即艹家伙下车,事实上后排林钧和唐耀国一抹嘴巴就拿起各自身边的东西跳下车,一个麻袋一个钢管,唯独副驾驶席上的余云豹还流着哈喇坐春秋大梦,黄养神没时间跟他废话,喊林钧打开车门就一脚把他给踹下去,然后猛踩油门冲向俞含亮的那辆bmw。

    因为余云豹耽搁了几秒钟时间,横插出去的货车并没有按照既定计划撞到宝马735的中央部位,只能尾随其后加速冲撞上去,一副鱼死网破的狂野架势。

    俞含亮坐在宝马里头搂着一位南京最贵的几只扬州瘦马之一,是个很妖艳的熟女,像颗熟透的水蜜桃,俞含亮就好这一口,他本来一直在斗狗场别墅窝着,生怕竹叶青商甲午这对实力蛮横的疯子一走就让陈浮生趁虚而入,狡兔三窟的余含亮干脆就安心蛰伏在斗狗场,偶尔需要发泄生理需求也是让小姐坐车去他住处,只是今晚的女人架子比较大,加上俞含亮也不信陈浮生能在这个点逮到他,就开车回市区的公寓翻云覆雨,出于保险起见,还是让一个能打的手下做司机,没想到快到公寓就碰到一辆发疯的货车,心知不妙的俞含亮吼道:“加速。”

    黄养神没有给俞含亮那辆bmw“别摸我”溜走,狠狠摸了一把宝马的屁股,将宝马硬生生撞到一堵墙上,死死卡住,然后从座位下掏出一把自己开锋的刀片捆绑木柄的自制砍刀,一脸狰狞血腥地跳下车,那个被撞得不轻的司机昏昏沉沉想要打开车门,一探出一条胳膊就被黄养神唰一刀剁下去,叱,一条手臂就掉落在地上,把后排本就惊慌失措的扬州瘦马吓得惊声尖叫,夹杂那名保镖的哀嚎,在寂静夜幕中格外凄凉刺耳,俞含亮吓出一身冷汗,后悔为什么没带上枪,不等他逃窜,一路矫健跟随两辆车狂奔过来的林唐两人也赶上,将俞含亮堵在车里,林钧和唐耀国两个人都是干惯了砍人砸窗的家伙,二话不说就抡家伙把后排车窗敲烂,然后开车门逮人,俞含亮虽然垂死挣扎踹中林钧胸口,但随后便被魁梧的唐耀国双臂掐住脖子倒拖出去,就算被俞含亮嘴巴咬出血痕,唐耀国眉头没有皱一下,黄养神一脚狠狠踩踏俞含亮胸口,一松嘴,唐耀国立即麻袋套头,被踢得不轻的林钧抹了把嘴角血迹,钢管雨点般落下,黄养神怒道:“小宝那逼呢?”

    余云豹满头大汗的跑向偷袭得手的同伙,红着眼睛咧嘴道:“草,后面还有两辆车,加起来四五个保镖,被我干掉一辆,另外一辆最多半分钟就赶到,撤!”

    林钧和唐耀国望向黄养神,身为主心骨的黄养神一刀砍在俞含亮大腿上,不重,却也足够让狗王在病床上躺个半年,沉声道:“撤。”

    一个钟头后,在城市另一头,四个青年在路边摊上喝酒吃烧烤。

    “小黄,这事情算成了没?”余云豹忐忑问道。

    黄养神笑着点头。

    “那一腿力道不轻,不愧是狗王。单挑我就只有被他玩死的份。”林钧揉了揉胸口呲牙咧嘴道,狠狠撕咬一块烤羊排。

    “都什么年代了,还单挑。”余云豹阴险笑道。

    “小黄那两刀带劲。”唐耀国咧开大嘴憨憨笑道,黄养神能做他们四个人的中心人物,当然不是靠他有最多的黄色碟片或者看过数百遍《教父》,而是他有冷静的大局观和该出手就一点余地不留的残忍。混他们这行,不想被人蹂躏就只有欺负别人,没本事早玩残,他们四个能活蹦乱跳到今天怎么可能只靠运气。

    黄养神轻轻喝了口啤酒,很奇怪,他是素食主义者,吃一块烤玉米,靠着椅子舒舒服服道:“富贵险中求。要想让陈哥把我们当回事,就得赌把大的。等以后我们跟着陈哥打天下,手里有人有钱,以前惹过我们的瘪三,我们一个一个踩回去!”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