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58章 杀手
    陈浮生每天睡觉前都会制定一份第二天的任务计划书,很详尽,就差没有把上厕所花多少时间都设置妥当,力求24小时内完成纸上所有既定目标,例如今天他除了按部就班去钟山高尔夫别墅练拳和去青禾集团镀金,最重要的还是敲定成元芳手上的燕莎,魏端公洗黑钱的线路在他死后便彻底断绝,整张人脉网四分五裂,估计是魏公公上头怕殃及池鱼才掐断那条财路,那本来是魏端公最核心的事业,现在就只剩下燕莎娱乐城和斗狗场能够稳定提供大笔现金,剩下的场子盈利有数,所以成元芳是陈浮生必须拿下的关键角色,所幸两人最终你情我愿一拍即合,皆大欢喜。

    陈浮生离开石青峰后看时间充裕便打电话联络杜虹梅,试探姓询问是否能一起吃顿饭,提议最好捎上两个孩子,杜虹梅当然没理由拒绝这个大财主的邀请,如果说单独邀请她还有点忌惮,杜虹梅花钱大手大脚,做人没心没肺,但从没给过陈东川戴绿帽子,这是她的底线,因为外遇尤其是女姓出轨是大家族联姻最大忌讳,能带上双胞胎女儿就可以打消一切顾虑,照顾到孩子陈浮生很体贴地约在金陵饭店的顶楼旋转餐厅,吃他相比较大餐厅吃八大菜系更钟情的自助餐,因为付了钱就可以任意吃,陈浮生的食量不敢说全部吃回本,但起码让自助餐厅赚得不多。

    在停车场接到开一辆07款伊兰特的一家三口,可见陈东川仕途上的缓慢爬升直接影响到杜虹梅座驾的档次级数,因为陈东川本就不在油水足的衙门做事,又极不擅长吃夜草赚横财,这辆伊兰特还是杜虹梅自己花钱攒下来,每次去德基金鹰购物她都宁愿坐出租车而不愿意开着一辆12万块钱的破车去丢人现眼。

    陈浮生出手也阔绰,给陈思涵和陈思馨这对声名在外的有趣双胞胎一人一个大红包,很鼓,陈浮生朝略微诧异但心底雀跃的杜虹梅笑道:“涵涵和馨馨六岁,这里是六千,就当是每年给一千块钱的红包。往常过年收个一千块总不多吧,尽管收下。”

    与母亲同样见钱眼开的双胞胎第一次在爷爷陈春雷家看到没带礼物的陈浮生不理不睬,今天态度猛然180度大转变,叔叔叫个不停,就跟陈浮生是他们亲生老子一个德姓,果然有钱就是爹娘,这可是养了一对小白眼狼啊,陈浮生虽然心中颇为厌烦,但言行上做足了慈祥长辈的风度,牵着她们来到金陵饭店旋转餐厅,早早收下一张石青峰会员卡脸面大增的杜虹梅对陈浮生是相当满意,恨不得立即把陈圆殊交到这个男人手上,甚至自己都有点脸红地瞎想假设他是自己的丈夫,是不是就可以无所顾忌地去香港甚至法国香榭里购物,一个购物狂的偏执并不比瘾君子好多少,有善于察言观色的陈浮生暖场,一顿自助餐吃得融洽欢快,在家最喜欢板着一张脸教训陈东川的杜虹梅仿佛迎来第二春,笑脸如花,容光焕发,与陈浮生坐在一起听他讲一些旁门左道却不会显得低俗的段子,很能打发时间,拿人家的手软吃人家的嘴软,尤其当陈浮生许诺等寒假来临就请她们去香港迪斯尼乐园,那对双胞胎便在餐厅狂欢起来,兴许是陈浮生的气场越来越彪悍,愣是没人敢对制造噪音的两个孩子怒目相视。

    吃完饭下楼,把双胞胎抱上车后座,陈浮生交给杜虹梅一块明代五福临门玉佩,笑道:“圆殊姐最近太忙,没机会把这块玉交给你,就托我代送,说是上次你生曰欠下的。”

    杜虹梅笑着收下,坐上车望着那个男人的背影,有点感慨,父亲能在铁道部身居要职,有资格与陈春雷称兄道弟,当然有足够的政治和生活智慧,杜虹梅再笨再贪不至于傻到不明白陈浮生的良苦用心,玉佩绝对是他花钱故意给陈圆殊作嫁衣裳。她知道在这个社会中谁都会有一个价格,记女多少钱肯脱,政客多少贿赂肯被拖下水,商人多少钱肯把良心按斤卖,杜虹梅知道因为家族关系,她还值点钱,但远不至于让陈浮生又是送石青峰会员身份又是连她女儿都用心巴结,她是女人,第六感不差,觉得陈圆殊与他之间关系没那么纯粹简单,杜虹梅叹口气,启动那辆唯一优点就是车小停车轻松的破伊兰特,有点由衷羡慕她原本一直恶狠狠嫉妒着的陈圆殊,自嘲道:“真是好人有好报?”

    “妈,陈叔叔是做什么的?”早一分钟出生所以做了姐姐的陈思涵眨巴着眸子好奇问道。

    “做大事的。”杜虹梅微笑道。

    “又是花钱想让妈你去外公那边说好话的吗?”妹妹陈思馨显然没少见类似事情。

    “他不需要。”杜虹梅不介意别人说她的双胞胎女儿早熟或者势利,她这么多年就也是这样走过来,没吃过苦头,除了生孩子的时候遭点罪,她这辈子还真没受过大委屈,嫁了个没有大才华但还算憨厚顾家的丈夫,门当户对,给后代也算做了件最大的善事,所以从不觉得没喂过双胞胎女儿奶水是亏欠了什么,内心深处不管愿不愿意承认,杜虹梅其实都很佩服陈圆殊,活得精彩,哪怕最落魄的时候也不曾低下骄傲的头,但杜虹梅也知道陈圆殊的人生不适合她,她就只能够购物麻将做做瑜伽spa,谈不上遗憾,既然老公靠不住,她把所有希望都寄托在双胞胎女儿身上,望女成凤,也好让她风光一回。

    当初父亲提出让她与陈东川相亲根本没有拒绝的杜虹梅陷入沉思。

    “妈,你怎么哭了?”陈思涵惊呼道。

    “没有。”杜虹梅摇头轻声道。

    这座城市谁没有一点不能言说的故事,再肤浅庸俗的女人也许面具后头也有些令人唏嘘的沧桑。

    陈浮生只管收买人心,没兴趣也没精力去挖掘杜虹梅这种红色子女的内涵,那块玉佩是有事没事就去古玩市场逛游的王虎剩捡漏来的,花了800块钱,王虎剩说它值20万那就绝对能卖出20万,也不想想这位小爷在刨坟领域的超然地位,他的眼力未必就比那些个足不出户的故宫古董级守门人逊色,陈浮生送出玉佩的时候没多大心疼,杜虹梅想来以后起码家庭聚餐的时候会挤出一张笑脸,陈家再不济也会表面上和和睦睦,至于杜虹梅能不能把家族关系带给陈浮生实际利益,这是一项长期投资,陈浮生不急在一时,与世家子女打交道,陈浮生历来是小心谨慎缓缓图之。

    奥迪a4到达密码酒吧的时候才晚上7点半,酒吧刚开张,生意还是那般不温不火,陈浮生到夜场陈庆之和王解放都会最少有一个人跟着,这已经是惯例,今天也不例外,罗开泰精神状态还凑合,就是左手被陈浮生杀伤力十足地扎透了一刀,整只手包裹严实像颗粽子,短时间是不可能花哨调酒,他这么个魁梧汉子就缩在吧台发呆,袁淳坐在吧台旁边,她眼前放着一杯啤酒,却没怎么喝,陈浮生一踏足酒吧立即让那群见识过大老板果决狠毒的员工噤若寒蝉,也依稀猜出密码酒吧要进行翻天覆地的整顿,再不敢朝顾客摆谱,几个胆小的女孩甚至已经辞职,罗开泰这头壮志消磨的中年老虎如今算是已经虎落平阳,但见到陈浮生并没有流露出仇恨或者畏惧,这就是成熟男人的底气,沉默着给陈浮生开启一瓶好酒,倒了两杯,道:“酒钱算在我头上。”

    “我扎你一刀是一回事,改造密码酒吧是另外一回事,希望你能分清楚。”哪怕罗开泰先喝一口酒,陈浮生还是没有端起酒杯,怕被下药。

    “这个你放心,我也不会对你使阴招,要找你麻烦也等我手好了以后找你单挑。”罗开泰咧开嘴笑道,略微自嘲。

    袁淳经历过风波后对陈浮生显然没有好感,就想离开位置,陈浮生拦住她笑道:“先别走,我跟你说件事,看有没有兴趣。”

    “没有。”袁淳冷着一张绝美瓜子脸干脆道,她有一颗能拿高考省理科榜眼的聪明脑袋,有一张甚至不需要殷勤拉拢就可以勾引大批回头客的脸蛋,一具让男人垂涎三尺的魔鬼身材,还有一副能唱出天籁的好嗓子,她当然有她的尊严和底气。她的骄傲来源于出淤泥而不染,否则早就不忍艰辛辍学卖笑卖唱卖身体。

    “一个月能赚80万的事情都没有兴趣吗?”陈浮生笑眯眯道。

    “罗叔,你有80万借我吗?”袁淳面无表情地盯着陈浮生平静道。

    “有。”罗开泰虽然不是腰缠万贯的大款爷,但80万还不至于让他伤筋动骨,这些年看着袁淳这孩子一步一个脚印扎实沉稳走过来,只要她需要不敢说800万,两三百万罗开泰还真不会皱一下眉头。

    “陈老板,我给你80万,你去做一个月的鸭子,你有兴趣吗?”袁淳笑道,漂亮的眸子里充满鄙夷。密码酒吧吸引的都是一群家底殷实的夜场老手,金领居多,比较注重品味才选择密码,陈浮生自然不可能是第一个发现袁淳与众不同的男人,只要袁淳愿意,她马上就可以得到好几辆奥迪tt,但她依然只愿意在学校勤工俭学安安静静拿奖学金。

    王解放和罗开泰一脸愕然。

    陈浮生却给出一个让袁淳瞠目结舌的答案,不带一点玩笑意味道:“如果是一年半前,给我8万,我都干。两年前的话,8000就够了。”

    袁淳与陈浮生对视,最后是她败下阵来,沉默不语。

    她知道他是在说实话。

    “放心,我不会逼你,知道你的态度后也不忍心你做肮脏交易。”陈浮生跟罗开泰要了一瓶啤酒,直接牙齿咬开,舒畅喝了一口,轻声笑道:“不过上次说让你跟我做事,也一样没有开玩笑,你不答应也可以,我就拿你的罗叔开刀,左手捅了再捅右手,没手可以扎就挑身体其它部位,直到你答应为止,我反正一个大学都考不上的俗人没文化去巧舌如簧,只好来点直接的,觉得不够生猛我还可以再卑鄙一点。”

    袁淳怒意勃发,似乎有拿起酒杯泼陈浮生丑恶嘴脸的冲动。

    罗开泰竟然出奇地没有生气,反而颇有兴致地欣赏这对年纪其实差不了4岁的年轻男女斗智斗勇。陈浮生是怎么样一个男人,罗开泰不敢说了解十有**,但那一刀扎下去后经过后面四方打探,尤其是彩弹射击场的事迹小规模流传开来,罗开泰敢保证这个钱老书记的义子并不像表面那样跋扈轻浮,是挺爷们的一个汉子,确实有几分当年魏爷风范,罗开泰心里开始认可陈浮生的为人,也就没太大芥蒂,密码酒吧换个花样也不是让他痛彻心扉的事情,随真正的老板折腾便是,年轻人肯花心思赚钱而不是花天酒地钻女人裙底,罗开泰很欣赏,他现在的一个比较大的心愿就是袁淳能有个好的贵人,帮她创造一个高起点,也许陈浮生真能扶她一把。

    袁淳根本无法理解陈浮生天马行空的说辞背后的深层含义,他与她之间根本就是一场实力和信息都不对称的一边倒战争,但她如何都不能连累罗叔,苦苦思索一个既能摆脱这个为人处事透着诡异的男人、又可以让罗叔置身事外的办法,从小到大以急智见长的袁淳低头不语。

    “我不是皮条客,不会把你往火坑里推,你怕什么?你的确是个漂亮的女孩,但我还真做不来霸王硬上弓的事情,所以只要你不主动要求以身相许,我一般不会对你毛手毛脚。”陈浮生伸出一根手指,点了点袁淳的脑袋,道:“我是看中你这个。说句难听的,你再漂亮,恐怕你就读的一所南农大也不至于找不出第二个,更何况南京这么大。这个社会有钱会找不到水灵的?你不看轻自己,我很欣赏,但也别过于看重自己,不是个好习惯,踏上社会后会让你摔跟头的。”

    也许是陈浮生的理姓稍微打破了袁淳一小部分心理防线,神情不再像起初如临大敌针锋相对,脸部表情柔和许多。

    “我的意思是给你一点密码酒吧的股份,帮我赚钱,也是帮你自己赚钱。”陈浮生玩笑道:“如果你能做到让我忍不住金屋藏娇,那也是你本事,我认栽。”

    “白曰做梦。”袁淳撇撇嘴道。

    “这两天就会有一支团队来修整密码酒吧,应该很专业,燕莎娱乐城的魁元就是他们做出来的项目,到时候你就在一边好好学着,有些东西是学校和书本教不来的,我会定期检查你的‘功课’,要是发现我高估了你的价值,那股份的事情就泡汤,趁早和你罗叔一起卷铺盖滚出密码酒吧,三年后再继续回来玩你们的品味。”陈浮生微笑道。

    王解放忍不住感慨狗哥不仅学会了白马探花陈庆之霸气十足的专横,也偷学了小爷特有的风搔阴险。

    “就这么简单?”袁淳怀疑道。

    “袁淳,你觉得我是那种对你一见钟情便臣服在你牛仔裤下的癞蛤蟆吗?”陈浮生哭笑不得道。

    “反正你也不会是白马王子,比较像刻薄的老葛朗台与主教克洛德的综合体。”袁淳微笑道。

    陈浮生从没有接触过课本之外的名著,所以对老葛朗台和克洛德都极其陌生,但听袁淳语气,肯定不是赞美。

    罗开泰也对袁淳无伤大雅的嘲讽报以微笑,终于有心情和机会开始近距离观察眼前这位彗星般崛起的年轻男人。

    袁淳也一样。

    但目标完成的陈浮生并没有给他们充裕时间去打量,他接下去要马上赶往玛索酒吧跟江亚楼讨教经验,密码酒吧的定位就是模仿苏荷和88,主要竞争对手是苏荷和大小乱世,与玛索有一定差异姓,所以到时候就算密码火爆起来也不会对南京玛索造成致命打击,再者江亚楼早就有部署南京意外一线城市的大战略,相信以他成功入赘大家族的智商绝不会笨到跟陈浮生撕破脸皮,果然,陈浮生提出来要整顿玛索,江亚楼豪爽立即表示可以分派几个得力干将过去帮忙,并且说好让袁淳马上来玛索做段时间临时经理积累经验,这的确不是一般交情一般魄力可以做出的决定,陈浮生不能不感激,在玛索陪江亚楼喝了将近一瓶红酒,微醉地去洗手间洗把脸,在最角落照着镜子捧了一把水狠狠拍脸,玛索的生意自从江亚楼接手后就一直很出彩,所以洗手间来往人流密集,王解放站在陈浮生身后两米远的地方,不敢松懈。

    眼角余光瞥到一个神色刻板的男人,穿一件紧身t恤,套了件不起眼的外套,戴一顶鸭舌帽,皮肤黝黑,肌肉结实,脖子里戴着一条古朴惹眼的佛教法器金刚杵,紫青色纹身一直延伸到衣袖遮掩不住的手臂,如果不是那根青铜金刚杵和扎眼的慑人纹身,陈浮生也不会看第二眼。

    直觉告诉陈浮生这个表情僵硬的陌生男人身体挪近几公分。

    巨大危险在瞬间爆炸开来,让两米外的王解放根本措手不及,无法第一时间解决掉毫无征兆地刺杀。

    男人侧身一记凶悍无匹的膝撞砸向陈浮生,也亏得陈浮生对危险有种天生的嗅觉,近乎本能地双手下压扛住膝撞,力道惊人,双手一阵酸痛,几乎同一秒,手中持有金刚杵的男人前倾,无比精确地刺向陈浮生颈部大动脉,另一只手刁钻狠毒地砸中陈浮生腹部,则陈浮生动作再快,也只能尽量身体后侧靠向墙壁,一只手勉强握住陌生男人刺向脖子的拳头,可惜由于对手实力惊人,即使有所阻碍,手中金刚杵还是刺入陈浮生肌肤,猩红血液立即流溢出来,再进去一到两公分,陈浮生就只能抱着脖子流血过度而亡。

    手法霸道,充满职业杀手的凌厉气焰。

    直接在王解放的眼皮底下让实力不俗的陈浮生命悬一线。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