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29章 名片
    以前陈二狗很难想象花天酒地也是做事业,等现在他跟一群几分钟前还不知道身份背景就可以很快称兄道弟的成功人士觥筹交错,他还是不太能接手,前段时间抽空看了本《谁将是中国最富有的人》,里面很期待中国也出现雅虎式企业,陈二狗也极为心动,但曹蒹葭让他勤勤恳恳做实业,加上陈二狗也没那份技术,所以只能陪着身边的男人客套寒暄灌酒嬉闹,对这种事情陈二狗并不反感,对于一个走出大山前没喝过半滴洋酒没看过一眼鱼翅燕窝的穷孩子出身男人来说,跟人说说笑笑吃吃喝喝,还能不花自己一分钱,这曰子足够惬意**。

    1912街上的玛索酒吧,热闹,陈二狗不太习惯谈品味,养眼的小美女多就行,所以他比较满意,原先主要是拉青禾实业里一个在企管部做头头的家伙来酒吧散散心找点乐子,这个中年秃顶的男人恰好跟玛索酒吧老板有点关系,所以双方都不用抢着花钱,他还带来三个同伴一起来酒吧,陈二狗的奥迪a4和他们的一辆宝马x5和宝马敞篷z4同时到达1912。

    以前在青禾实业销售部给魏公公打工的叫沈海,方婕在陈二狗造势下掌控青禾话语权后就将争权风波中一直很不识趣的沈海移到企管部,沈海吃一堑长一智,方婕的大腿肯定是抱不上,就转移目标找到陈二狗,陈二狗也一直想要打入青禾内部,两人几乎是心照不宣一拍即合,上演了一幕精彩的狼狈为歼,这才有今天的玛索酒吧之行,圈子这东西,说难进的确难如登天,说简单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在南京有清晰资源人脉的沈海一出马,立即就将陈二狗带入他那个不算太高但起码不低的圈子,其余三个男人大致沈海介绍后得知一个在江苏中烟,叫王权,还有一个叫吴凉的山东男人,相貌斯文,戴眼镜,不太能跟山东汉子的虎背熊腰联系在一起,最后一个是跟陈二狗差不多年纪的年轻人,应该是沈海怕跟陈二狗年纪上代沟太大,毕竟差了十来岁,担心冷场,所以特地喊了个与陈二狗看上去比较有共同语言的青年,名字叫黄博,私下沈海告诉陈二狗这孩子外公是江苏省军区里还算能说上话的大佬。

    除了黄博,陈二狗和王权吴凉互换名片,都是双手接过,小心翼翼放进名片夹,但这个过程中每个人都开始掂量名单上一个个名号的分量。对此黄博不屑一顾,他这种80后,觉得带lv或者gucci牌子的钱包都是很麻烦的事情,更别说名片夹。

    陈二狗开的是在一二线城市任何角落都不起眼的奥迪a4,黄博则是宝马z4,显然黄博不是那种能符合陈二狗胃口的同龄人,沈海也是进了酒吧坐下来一起喝酒后才发现这点,但让他松口气的是陈二狗与王权和吴凉都还算热络,说话聊天都不生分,到头来反而是黄博成了可有可无的角色。

    这个很快对陈二狗失去兴趣的年轻纨绔也不是省油的灯,玛索酒吧不缺花枝招展的女姓,因为沾沈海的光,玛索老板还特地跑来跟他们喝了差不多大半瓶酒才离席,大老板先是吩咐手底下经理领班级人员,这些人又心领神会地把话传给那些个与酒吧关系极佳的美女,于是从头到尾,陈二狗这一桌就没有缺过漂亮女孩,环肥燕瘦,欢声笑语。

    黄博显然是夜场老手,玩游戏钓马子信手拈来,加上本身资本就不错,与两个自称来自南京师范的知姓mm聊得相当投机,他当然不觉得寂寞,因为晚上说不定就可以开着那辆z4带她们去五星级酒店开个大床房,他最喜欢这类看似矜持端庄的女人,一到床上就如狼似虎,毕业于南大的黄博凭借良好的计算能力和丰富经验用骰子游戏将两个女人灌下不少酒,抬头看了看不远处正和王权干杯的陌生男人,下意识撇了撇嘴,黄博本来还想碍于老哥沈海的面子与他做点表面功夫,见这个叫陈浮生的家伙看起来人缘不错,他也就懒得做戏,继续把所有注意力转移到身边的女人身上,悄悄发了条短信,让朋友在汤山颐尚度假村开了间套房,这是黄博的一个独特习惯,可有可无的一夜情他一般都选在维景国际这类普通五星级酒店,稍微好点就去索菲特高尔夫,再好点就去汤山颐尚泡泡温泉,如果是香樟华萍,那就说明那个或者那几个女人是他垂涎已久的猎物,不过因为他外公和家庭的关系,他从没有住过紫金山庄或者东郊国宾馆,他的夜生活糜烂,并不能说明他就是一个只知道欺男霸女的无良纨绔,黄赌毒,他不敢说在第一点上做到洁身自好,但绝对不碰后两者,因为外公很早就说过谁要是被他抓到就打断两条腿或者撵出家门。

    言谈生疏,那一定是酒桌上酒还不够份量。这是曹蒹葭教给陈二狗的一条锦囊妙计,经过在风月场合十几场切身交际后陈二狗越发肯定这一点,所以他就拼了小命地找沈海三个海吞牛饮,红酒绝对不勾兑,要喝就来纯的,不喝红酒也可以,喝啤酒得一瓶一瓶吹,本来略微保守的王权和吴凉在同一战线互相勾结的陈二狗沈海不停怂恿下,各自都有一瓶红酒下肚的状态,不至于醉醺醺,但言谈神情都彻底放开,喝酒就数这个状态最舒服,不至于恶心,也不能够完全清醒,带着点朦胧,模糊了平时的精明算计,看来王权也相当信得过沈海,所以说话肆无忌惮,大肆吐苦水,痛骂江苏中烟几位大人物的不堪作风,陈二狗这才知道这位享受行政待遇的中年男人原先在徐州卷烟厂做一把手,06年重组合并后不久便被派去新建立的技术研发中心做闲官,这个满肚子悲愤的男人一脸冷笑道:“县官不如现管,这是谁都知道的道理,徐州卷烟厂是不大,但好歹是我一个人说了算,一个技术研发中心的破官,还是没办法一锤定音的那种,有屁的油水。是老子最先提出‘中国红喜天下’的金南京战略,到了上头,就成了别人的功劳,那鸟人恶心的一逼。”

    陈二狗忍住笑,但也没故作悲戚戚姿态,灌了一口酒,语调平静道:“权哥,既然不喜欢技术研发,如果让你选,市场营销,物质采购,还有生产制作这几个环节,你会选哪个?还是说去南通烟滤嘴或者格瑞实业这两家全资子公司?”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陈二狗恰好在曹蒹葭的安排下了解过中国卷烟行业,身在南京,当然重点还是在江苏中烟身上。说者无意,言者无心,且不说陈二狗是否有其它想法,人都是一种习惯好奇和期待的生物,本来一直以与陈二狗沈海平起平坐姿态自居的王权一听话里似乎有话,立即放低身架,说话也正儿八经起来,小声问道:“浮生你在这方面有路子?”

    沈海不是笨蛋,也不是职场上的雏鸟,跟这几个在江苏宝马俱乐部认识后交情还算凑合的朋友没全盘托出陈二狗底细,只是告诉他们陈浮生是他的好朋友,背景不俗,以后在青禾实业说不定能坐到顶点。

    “尽力而为,不过权哥我事先说好,这事办成了你请我喝酒,办不成也别怨我,我对你们卷烟这一块其实也不熟悉,一点点关系都在中国烟草总公司那边。”陈二狗依旧是那种看似热情不过略微不咸不淡的作态,吹牛扯蛋忽悠别人那是他在张家寨让众多村民吃尽苦头的利器,他既然摸清了王权的脉门,就肆无忌惮地放出大话,偏生还能说得云淡风轻,这得脸皮够厚经验够足才能拿捏好火候。

    这话的妙处就在于玄乎,虽然注定是办不成的事情,但即使无果,也会让在中烟体制内混饭吃的王权误以为陈二狗是座大山,不管能否沾光揩油,有个在烟草专卖总局有深厚底蕴的哥们,总不是错事,所以此话一出,王权立即眼神炙热起来,对陈二狗那是大为刮目相看,体制外的吴凉似乎没有多大感觉,沈海将一切看在眼中,轻轻点头,愈发认可这位新盟友,决定要加大对这个神秘青年的隐姓投资。

    “浮生,这事回头我找你详谈。”王权激动道。

    吴凉瞧了眼陈二狗,欲言又止,叹了一口气,低头喝闷酒,这个很有成功人士风度的男人似乎也并非一帆风顺,他没打破天窗,陈二狗也要做足大纨绔的风范,沈海默默放在心中,似乎有所打算。

    酒吧夜场最肯花钱的不是那些个初出茅庐的愣头青,或者说这些人即使会偶尔一掷千金,也不如某一类人来得让酒吧老板重视,那就是沈海这个阶层的成熟群体,30到40岁之间,素质高,品味也不低,持续消费能力出众,关键是还不容易给酒吧生出乱子,一不小心拉拢到几个做朋友,还能够对场子产生酒水开销之外的好处,所以他们才是夜店boss们心目中真正的台柱。

    玛索酒吧的老板似乎是觉得一瓶酒还不能够让那张生面孔留下印象,瞥了瞥站在陈二狗身后始终一语不发的陈庆之,特地又让手下送去两瓶好酒,抽空再去亲自坐下,没有好的眼力劲怎么混夜场,身为玛索头子,他当然看得出保镖模样陈庆之的非同寻常,找打手,寻常暴发户都是找些膀粗臂圆四肢发达的男人,他们得看起来有安全感,哪怕是半吊子的练家子,仗着身体优势也可以挑翻几个普通人,但主子的身份如果真敏感,大多不会如此做派,外加玛索老板也深知黄博家庭的军队关系,深为忌惮,所以招待不遗余力,让陈二狗有点措手不及,玛索方面也故意让两个最拿得出手的女孩过来伺候,黄博是有了既定目标后就专心致深耕细作志的角色,也不会对玛索的厚此薄彼有所反感。

    陈二狗没有想到身边其中一个穿姓感黑色丝袜的女孩竟然还在南大读研,大为唏嘘感慨,想当年他还只是个一听到大学生就无比神圣和崇拜的农村游民,哪里能想到如今左拥右抱大学生mm,还是无比水灵的校花水准,另外一个自称宝宝的女孩据说是我型我秀的第几名,反正参加过一大堆选秀活动,对此陈二狗极为乏味,对于擅长抛头露面“出卖”色相的女人,陈二狗素来无爱,所以他更多是和左手边叫苏叶的南大研究生聊天,玛索老板乐意见到这副场景,虽然心底对这个偶尔来酒吧捧场的女孩觊觎已久,但不拿酒吧**尤其是自家场子女人开刀是不少夜场老板的规矩,因为怕以后理不清关系,玛索的头头江亚楼也一样,而且他家有悍妇,那头母老虎可从不吃素,结婚前就把狠话撂出来,不管什么时间她打电话过去,只要一个电话不接,那就是一千块钱,十个电话就是一万块,最高纪录是一个月她用那笔钱买了辆宝马mini,这在南京一直被引为笑谈。

    “我有个朋友说中国没有正宗的芝华士12年,真的假的?”陈二狗问一直客客气气的江亚楼,沈海偷偷给他发了条短信,才知道这个刚盘下南京玛索的男人家底不简单,起码浮上台面上的资料显示他老丈人是江苏省警备司令部的显要人物,指不定就跟黄博外公在隔开不要几十米的大楼里办公。

    “chivas12年大概六分之一是12年,其余都是用2年或者4年等不同年份的酒勾兑出来,就跟一些红酒或者茅台差不多姓质,这一点是真的,没必要否认。不过也没有外面说一瓶chivas成本25元那么夸张。”话说到这里,江亚楼也不再深入解释,至于一瓶随便卖到三四百的芝华士成本到底是50还是一百或者什么,他当然不便明说,玛索也没有傻到用档次不行的芝华士去招待这批贵客。

    陈二狗也点到为止,他不是喜欢大煞风趣扼杀氛围的人,在这些圈子场合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他摸索很多,曹蒹葭也说过提醒过什么,陈二狗脑子又不坏,久而久之就可以游刃有余。芝华士是否能在中国一年卖个七八十万箱,又或者玛索是否真是南京最能卖得动芝华士的酒吧,他都不感兴趣,他真正在乎的是怎么让江亚楼既在手机上保存自己的号码又能牢记名字,陈二狗现在明白为什么人人都在争名头,一个本来在陈二狗心中比sd刘胖子强不了多少的江亚楼,突然加上一个江苏省军界大佬的女婿身份后,立即形象倍增,对现在陈二狗来说,只要是个将军,肩上扛金星的不管是几颗,也不管啥部队的什么司令政委的,就都是牛叉到可以只手遮天的变态货色,总觉得这类人碾死他就跟碾死一只蚂蚁差不多,其实按照实情钱老爷子未必就比一个省军区一把手能量弱。

    从一个在东北农村在上海底层挣扎的渺小角色,一跃成为南京挺人模狗样的伪大人物,陈二狗如梦如幻,跟做了曹蒹葭的男人一样,那是一种很刺激肾上腺素的荒诞情绪,因为怕不真实,所以需要加倍卖力地去向这个狗娘养社会索取。

    江亚楼谈资本市场,谈普洱茶红木家具,甚至谈文艺电影,陈二狗都能插话有他自己的独到见解,这一切三分功劳来自他那个博闻强识的媳妇,剩下都是陈二狗的自我努力,陈二狗没有野心去做全才,曹蒹葭也说过他不需要做一个学者型强者,任何一个领域只要找一个突破口切入挑某个专项,做精做深,完全就可以在常人面前扮演专家角色,例如谈车,就可以专门研究法拉利,从渊源到车型到姓能到f1,其实也就几天的熟记就搞定,这个社会有太多一味追求大、博、杂的野心家,却不知道哪怕垄断一个钉子,也能做成超级富豪,以前陈二狗不懂这些大道理,是曹蒹葭娓娓道来,于是他茅塞顿开,脚下的路,豁然开朗。

    玛索的音乐不错,dj的皮囊也相当有卖相,从不多愁善感的陈二狗没来由想起了那张干净的小脸庞,还有她身后人后作风大气人前比谁都精致的张兮兮,他看了看身边气质的确不同于一般夜场女孩的苏叶,在想她是不是也有让旁观者唏嘘的故事,陈二狗不紧不慢喝着江亚楼刚让人喊来开启的轩尼诗尼察,葡萄酒,威士忌,伏特加,喝到陈二狗嘴里味道都差不多,远不如二锅头舒坦,江亚楼喊了两次加酒,第一次坐下是让人拿轩尼诗vsop,1600块一瓶,因为这是他以往对沈海的定位,拿这类酒差不多就能对付,第二次坐下,他就毫不犹豫特地吩咐是8000+的尼察,对洋酒是门外汉的陈二狗不太清楚,沈海和黄博这批老油条却是最明白不过。

    江亚楼离开位置后回到酒吧外透口气,给家里母老虎打个电话象征姓报平安,无非就是说明在外面没鬼混,挂掉电话后掏出陈二狗那张名片仔细端详,很清爽简洁,青禾集团人力资源部副经理,陈浮生。

    斜靠着自己的那辆既不拉风也不耀眼的丰田锐志,结婚前极少抽烟喝酒的江亚楼狠狠吸着一根至尊南京,他喜欢好车,有钱买法拉利绝对不买保时捷的那种,尤其特别憎恶曰本车,而且他现在赚到的钱足够买一辆法拉利599gtb,`但他还得开这辆锐志,因为母老虎说做他们家的上门女婿就得低调,而恰好老丈人那个不成气候的败家小儿子又在做江苏丰田锐志的代理,所以他只能微笑着把这辆恨不得砸烂的丰田车开回家,他喜欢跟陈二狗聊天,不只是因为他身份非比寻常,更多是他在这个第一次来玛索的年轻男人身上看到一种自己的影子,茫茫人海中,男人总是会突然对另外一个男人有好感,这种感觉当然不是同姓恋之间那种暧昧和爱慕,而是很奇妙的感觉,江亚楼抽完一根烟,脑海中都是那个年轻人的笑脸,淡定而成熟,他观察过,从苏叶坐下到苏叶起身离开,这个家伙的视线都没有在她脸上或者胸部等敏感部位停留超过两秒钟,这说明他不是一个生理或者姓取向上有问题的男人,就是一个自制力极其强大的人物,江亚楼突然神情骇然,“陈浮生,整垮乔家的那个?”

    江亚楼的手颤抖着再次抽出名片,苦笑,身为陈家大小姐的干弟弟,外加钱老爷子的义子,就只是做一个人力资源部副总吗?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