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22章 磅礴
    张家寨的黄昏刻板而单调,几声狗吠,袅袅炊烟,一身破碎棉絮的老人蹲坐在破败房子前的白桦木墩子上,这幅画面他已经看了很多年,喝一口自制的烧酒,抽一口极烈的青蛤蟆旱烟,眯起眼睛,望着即将落入长白山脉的夕阳,身旁一个约莫六七岁的孩子正在陪两头土狗玩耍,老人望着身形单薄的孙子,呢喃道:“浮生,最让东北虎忌惮的畜生,不是皮糙肉厚的黑瞎子,也不是600斤的野猪王,而是上了山的守山犬。”

    孩子虽然瘦弱,却一股子横劲,跟两条狗打架,在地上打滚扑腾,不远处一个稍大的孩子坐在泥房子门槛上,身子骨异常结实,托着腮帮傻笑。那两条狗有灵姓,下嘴很轻巧,不会伤到孩子,老人砸吧砸吧着旱烟,哼起《霸王别姬》,憨傻孩子似乎喜欢听老人哼京剧,跑到白桦木墩子旁坐下,聚精会神,一曲毕,孩子问道:“爷爷,你今天特别高兴,是在山里给浮生采到好参了?”

    “有朋将要自远方来。”老人喝了一口酒道,摸了摸这孩子的脑袋,眼神慈祥,“富贵,我要送你一样东西,以后爷爷要是哪天一闭眼躺进那座坟墓,就由你来照顾你娘和你弟弟,富贵,还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吗?”

    结实孩子点头道:“可以被所有人当作傻子,但不能对自家人犯傻作孽。”

    “记住是一回事,做是另外一回事。”老人喝了一口烧酒后,醉眼朦胧,一抹嘴,望着跟两条狗玩得忘乎所以的小孙子,抬头仰望暮色苍穹,笑容苍凉,“做聪明人有何难,卖弄技巧心思,顺势而为,都能做人上人,只可惜人来世上走一遭,谁不是赢都变做了土,输都变做了土。我们人啊,愚笨一点,嗔痴一些,也未尝不可,能拿起不如放下,能杀人不如救人。这些道理不值钱,但等活到我这把岁数,再不懂就真是魔障了。”

    孩子眨巴着眸子,似懂非懂。

    一个古稀老人背着行囊风尘仆仆赶到张家寨,终于找到村子最上方的破败房子,抽旱烟的老人站起身望向那位脸色枯黄的远方来客,这位行色匆匆远道而来的老人解开大行囊,掏出一对包裹有麻绳的巨型牛角,递给陈浮生爷爷,道:“加上这样东西,李家从此不欠你什么。”

    “坐下来喝口水?”陈富贵爷爷微笑道。

    干枯如一杆苦竹的老人摇摇头,恭敬道:“担当不起,怕折寿。”

    “这孩子叫富贵,你看怎么样?”陈浮生爷爷也不强求,拉过陈富贵。

    “是八极拳的好料子,你只要肯教,再给他30年时间,我也不是他对手。”老人随手捏了捏陈富贵的骨骼,感慨道:“可惜现在已经不是武夫当国的时代,以后更不会是。”

    “不管有用没用,能打过李银桥都是本事。”陈浮生爷爷豪放笑道,“咱陈家这两代注定雄才辈出,我降伏不住陈龙象,总得躺进棺材之前替陈家列祖列宗做点什么,否则下去以后我没脸面见他们。”

    “他是?”老人望向正与分别取名青牛白雀的两头守山犬玩耍的陈浮生,再看地面,脸色微变。

    因为没钱买太多纸笔,泥房子前有一片空地铺满爷孙三人从额古纳河一点一点淘来的细沙,一根棍子就能书法,老人起初没在意,走过去仔细一瞧,一看吓一跳,竟然是《老子河上公章句》段落,一字一句一勾一画,异常严谨,“勇于敢所为,则杀其身。勇于不敢所为,则活其身。”字字筋骨雄劲,虽然笔法而言稍显青涩,但胜在意境壮阔,羚羊挂角。

    老人望着不理睬他们三人只顾着与两条土狗打闹的孩子,走过去,不等老人靠近陈浮生,两条守山犬立刻虎视眈眈如临大敌,老人不为所动继续前行,绰号白雀的守山犬扑向老人,结果被白发苍苍的老人一黏一勾一带便甩出去老远,陈浮生爷爷喝住要有所动作的青牛,老人停下脚步,望向脸色病态苍白的孩子,那张不善言笑的苍老脸庞依旧枯黄,沙哑道:“是你写的?”

    孩子吹了一声口哨,白雀立即窜到他身旁右侧,青牛雄踞左侧,孩子死死盯住这个张家寨之外的老头子,对于那个稚嫩岁月他来说,跟老酒鬼亲近的人,多半不讨他喜欢。老人啧啧称奇,回头望向抽一口旱烟灌一口酒、许多大人物心目中的老神仙,道:“这孩子叫什么名字?”

    “浮生,陈浮生。”

    早已经达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境界的老人破天荒得意道:“这孩子生下来的时候一只养了三年不曾鸣叫的大白鸡终于出声,当真是我有[***]招不得,雄鸡一声天下白。都说三岁看老,这孩子一出生我就中意,要不是打小身子骨弱,用药三分毒,拖累了他,否则给他30年时间,哼哼,就是阎王爷拉我,我也死活不肯归西,非活个100岁来看他的成就。陈龙象?两个陈龙象都比不上一个陈浮生!”

    “命数这东西。”送牛角来的枯瘦老人唏嘘道。

    陈浮生爷爷也是神色黯然,继而洒脱,道:“说一千道一万,归根究底能活着就是幸事,儿孙自有儿孙福,我不瞎艹心,只要陈家不断香火,就足够。”

    “以后如果有机会,我给你捎些蛟河烟。”老人没有坐下来歇口气喝口水,便沉重地离开张家寨。

    两个老人心里都清楚,吃不准哪一天就两只脚都踩进棺材,这辈子十成是再见不到面,至多就是谁给谁上坟洒几杯好酒。陈浮生爷爷坐回木墩子抚摸那对巨大牛角,富贵坐在附近托着腮帮,望着那个叫李银桥的干瘦背影,疑惑道:“爷爷,蛟河烟是什么东西,也是烟草?”

    “蛟河烟以前是贡品,遗臭万年的慈禧老佛爷就抽它。以前我有个羊腿骨烟袋,人家山西内蒙就那样,抽的时候点一盏灯,因为只装一小撮烟,抽一口就吹一口烟灰,所以叫‘一口香’。”陈浮生爷爷笑道。

    “那个老爷爷是做什么的?”陈富贵好奇道。

    “等你以后走出黑土地,就知道中国60年代有支部队代号是8341,关于这个名字的由来,谁说都不准,只有爷爷清楚,等你知道8341后就自然而然知道李银桥。中国地大物博,藏龙卧虎,千万别做井底之蛙,没有谁可以天下无敌,永远是一山还有一山高。”老人由衷感慨道,把牛角交到孩子手中,“这对牛角我会帮你做张弓,以后好进山狩猎,如果浮生要跟去,你别拦,但千万小心护着他。”

    孩子使劲点头。

    老人摸了摸这个根骨雄奇的孩子脑袋,笑道:“富贵,30岁之前别跟浮生提起‘龙象’这个名字。那个男人扶不起咱陈家,还得靠你和浮生,他不服气,我就由他做去。你们兄弟以后一定要相互搀扶,浮生只要能熬过18岁这个大坎,不出意外26岁将走出这个村子,28岁以后就能助你一臂之力。趁我没死,我要养你一身跋扈气焰,到时候来一个一鸣惊人。”

    “至于浮生。”

    老人微笑道:“有磅礴大气,我就不信他搏不来60年荣华。”

    ——————————————————陈二狗断断续续给曹蒹葭讲述儿时的零星回忆,一壶茶喝尽,已经凌晨1点半,当陈二狗偶然李银桥的时候,没有丝毫倦色的曹蒹葭眨巴着秋水眸子,盯着陈二狗玩味道:“我要向你坦白一件事情。”

    “恩?”陈二狗一头雾水,眼睛开始不老实地在曹蒹葭身上转悠,垂涎三尺,这身材,这曲线,这脸蛋,陈二狗就算**一晚后就死翘翘也心甘情愿,更何况他不停自我暗示都是自己的老婆再不宠幸宠幸根本就是暴殄天物,要遭天打雷劈的。

    “我7岁的时候就听说过陈浮生这个名字,知道东北有这么一个很小就知道写《老子河上公章句》的小屁孩。这些都是从李银桥爷爷嘴巴里得知,那个时候他在我家天天跟我唠叨那个孩子是如何璞玉如何了得,将来又注定是怎样的不可一世。”曹蒹葭笑容灿烂,国色无双。

    “不信,天底下没这么巧的事情。”陈二狗撇了撇嘴道,心中却是震惊不已。

    “不信拉倒。”曹蒹葭也学他撇了撇嘴,挺有夫妻相。

    “真有这么回事,那他知不知道我爷爷以前是哪里人做什么的?”陈二狗迫切道。

    “没说。”曹蒹葭摇摇头。

    陈二狗大失所望,唉声叹气。继而一笑,嘿嘿问道:“那你现在有没有看出我身上有啥王霸之气?或者上位者风范气势什么的?”

    “听真话还是假话。”曹蒹葭微笑道。

    “假话,越假越好。”陈二狗厚颜无耻道。

    曹蒹葭对此无可奈何,没有跟陈二狗一起瞎闹,陈二狗死皮赖脸的泼皮功夫算是戳中她软肋。

    “媳妇,时间不早了。”陈二狗笑眯眯提醒暗示道。

    曹蒹葭不为所动,捧一本书一本正经阅读。

    “媳妇,熬夜是女人的天敌,你不想三四十岁就做黄脸婆吧?”陈二狗笑着威胁道。

    曹蒹葭心如磐石。

    “媳妇,月色如此迷人,我们一起躺下说点悄悄话谈谈心吧?”陈二狗那可怜巴巴的语文水平也就只能做到这种地步。

    曹蒹葭八风不动,心如止水。

    “媳妇,你别逼我出杀手锏。”陈二狗恶向胆边生。

    “拿出来就是。”曹蒹葭抛了个媚眼。

    陈二狗突然一把抱住曹蒹葭,一把鼻涕一把泪道:“媳妇,俺憋了差不多一年,你就行行好,可怜可怜俺吧。”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