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20章 配角
    陈二狗跟富贵和王虎剩这一伙爷们拼酒吃肉侃大山的时候,人数上丝毫不逊色的一窝女人便在80平米的房子里闹腾,曹蒹葭到底是在人民大会堂大红地毯上跟一群同龄人钻桌子打滚过的人,没有被这阵势镇住,端茶送水,客套寒暄,滴水不漏,方婕虽然内心多少有点埋怨这对小两口没把紫金山那栋别墅作为婚房,但这小房子的装修布置很符合她审美观,坐在椅子上喝着她今天特地送来的几斤特二级碧螺春,看似随意唠嗑道:“蒹葭,你是燕京人?”

    “从小在燕京长大,但不是地道的燕京人,我太爷爷其实是南方人,在河南结婚生子,就扎下根,后来到我爷爷这一代才全家一起进的燕京。”曹蒹葭如实回答。

    “父母做什么?”方婕不如陈圆殊那般忌讳,问问题不讲究隐晦含蓄,从某种程度上说她事必躬亲艹办了这次婚礼,加上与陈二狗的渊源纠葛,也能算陈二狗半个家长,的确比陈圆殊更适合问这些问题,这句话一出口,除去要看牢双胞胎女儿的季静,陈圆殊和周惊蛰都竖起耳朵,显然谁都好奇曹蒹葭的身份,陈二狗当下是算不得权柄跋扈,但要做他的女人,光有胆量没用,她们都心知肚明二狗不会接受一个不谙世事的小家碧玉,刁狠如魏端公也是在彻底坐稳位置后才敢娶花瓶传宗接代。

    “我妈在神华集团工作,我爸是军人,在卫戍3师做一名普通指导员。”曹蒹葭微笑道,想起在张家寨跟陈二狗那次刻意的掩饰,虽说当时她母亲离职称作下岗不假,但平调至大型央企神华集团任第3把手,恐怕怎么都跟陈二狗脑海中的下岗职工不搭调。在中国,国字辈或者华字辈打头的企业往往都有不俗背景,尤其那些沾上军方背景的更加牛叉,至于中国核工这一类,谁要是不长眼地去招惹,纯粹找虐。

    “神华集团,这家央企可不小,15万员工,在中国500强排名怎么都在前50,最近我们江苏张家港两个项目就跟神华在合作,这点陈圆殊最清楚不过,因为这位陈家大小姐恰好有个青梅竹马的朋友在一家神华下属公司做,而且她自己也是不少央企的经济顾问。”方婕笑道,不忘替陈圆殊美言几句,对于这位潜在的盟友,方婕当然是不遗余力地拉拢,政治上按照老爷子一辈的经验无非就是打压一些提拔一些联手一些,阵营和圈子是很有用的东西,不能小觑。

    “我朋友在国华电力工作,刚做上党组成员。他本来想来参加今天的婚礼,不过因为不巧刚好要参加厂网分离这项政策的制定,所以脱不开身,他的导师是提出电改‘1+6’方案的经济学家齐曙光,对他比较器重,而且他在电力改革领域也颇有建树,发表了不少论文,所以才有这次机会。”陈圆殊说话小心谨慎,在没有摸清曹蒹葭底细之前她还是不愿意推心置腹,毕竟这个女人不是根基浅薄需要别人扶一把的陈浮生。

    “他是不是叫管叙?”曹蒹葭笑道。

    陈圆殊一脸错愕。

    “我妈最近提到过他几次,管叙刚好是她进入神华后重点栽培的嫡系之一,你们也清楚大型央企都逃不过一朝天子一朝臣。”曹蒹葭因为没有身在南京这个局中,所以说话行事都简单磊落许多,再者她也觉得有必要像陈富贵在婚宴上那般敲山震虎一样,对这几个手中掌握不小能量的暗示一下,曹蒹葭的家族势力只会对陈二狗的人生产生阻力,但她不介意扯虎皮做大旗震慑震慑不明真相的家伙。

    方婕和陈圆殊面面相觑,改朝换代她们都明白,可南京的风云人物怎会过于清楚神华的内幕。陈圆殊突然脸色剧变,因为圈子里谁都知道管叙近期疯狂崇拜一个叫傅颖的女人,不是因为这个女人漂亮,按照管叙的话说这个女人是那种坐着副部级位置、拥有省部级实力却有国副级野心的疯子,她的强大最直观表现就是往常低调内敛的管叙被她几次谈话后彻底癫狂,一个公认挺憨厚的好男人逐渐变得城府厚黑,往常不屑玩的花招心机开始层出不穷,先是通过借刀杀人把国华电力2把手拖下水,接下来就动用齐曙光的关系成功进入电改核心系统,陈圆殊光是想到这个,就对那个轻描淡写便能够改变一个男人禀姓的女妖魔感到恐怖,管叙还说起过这个空降到神华集团的[***]oss,只是在前一家央企高层内斗中延缓了进入国家电网或者gc的步伐,庞大的神华只是一个跳板而已,虽然傅颖未曾承诺给管叙什么,但管叙已经死心塌地为她卖命,每次说到傅颖,这个至今单身的钻石王老五都会绽放出一种近乎迷信的崇敬神色,陈圆殊对此敬而远之,生怕被感染,只是没想到这个能在数家央企辗转腾挪的女强人会跟眼前恬淡澹泊的女人牵扯上关系。

    感到人生安排匪夷所思的陈圆殊试探姓问道:“蒹葭,你母亲是不是叫傅颖?”

    曹蒹葭点点头,她母亲跟她外婆姓,单名一个颖字。

    傅颖猛不猛,曹蒹葭做女儿的最有发言权,答案是“不是猛,而是极其的猛。”曹家恐怕连曹蒹葭爷爷都镇不住这个彪悍的儿媳妇,唯有老太爷才压制得了她,这一两年老太爷身体每况愈下,傅颖跟曹蒹葭父亲被两个家族苦苦维持的脆弱婚姻也濒临破灭,对此曹蒹葭不责怪母亲的霸道,也不埋怨父亲从头到尾的一味妥协,这场婚姻注定是一场葬送四个人幸福的悲剧,她反而希望父母早点分开,各自寻找20多年一直没有放下的人。这也是傅颖激烈反对曹蒹葭南下的根源,她从来不相信一个强势的女人跟一个脆弱的男人能结出善果,如果不是曹老太爷发狠话,她早就动用能量把那个打破她20多年精心布局的陈浮生打入十八层地狱,外人很难想象一场婚姻带来的巨大利益和对两个家族也许是百来号人的地位巩固,老百姓也很费解为何大家族长辈喜欢艹纵婚姻,普通人都喜欢将问题简单化直线化,不明白那些狐狸的良苦用心和情非得已,陈二狗这横插一脚,破坏了李曹两家的联姻,直接一点说就是让曹家下属几个从事煤化工和热力供应的旁支家族在损失不下十个亿,作为核心的傅颖能不恼怒?李家何尝是一盏省油的灯,两个各自家族最优秀的继承人出现裂隙,李家立即就做出回应,傅颖本来早就进入gc也就是中国兵器工业集团做2号人物,结果李家从中作梗,黄了。接下来,曹蒹葭一结婚,恐怕就是李家更大的报复,以及曹家除老太爷跟曹野狐之外对陈浮生这个人的巨大迁怒。

    这些事情,曹蒹葭暂时还不想告诉母亲中脆弱到像新生儿的陈二狗,李家,曹家,神华集团,gc,将军,这些词汇,如果一股脑全压在刚刚起步的陈二狗肩膀上,她怕会压坏他好不容易能轻松一些的肩膀。

    11点半左右,女人们都陆续撤出房间,一起走下楼的时候方婕悄悄拉住陈圆殊好奇问道:“傅颖是谁?”

    “神华集团的总经理。”陈圆殊苦笑道。

    “官不小,肯定还不到50岁,就做到跟我们父辈平起平坐,家里后台很大?大到什么地步?”方婕心一惊,不过脸色如常。

    “不清楚,管叙也不了解,按照他的说法这个傅颖似乎很忌讳反感背景这一套东西。”陈圆殊摇头道。

    “能不能查一查?”方婕轻声道。

    陈圆殊沉默许久,等走到楼梯口,才开口道:“我尽力而为。”

    方婕带着魏夏草坐进车,启动车子驶出小区,魏夏草笑道:“妈,这个陈浮生真有能耐。”

    “怎么说?”方婕正沉浸在军人陈富贵惊世骇俗谈吐和曹蒹葭非同寻常家世中,一听与陈浮生关系逐渐和谐但还不至于亲昵的女儿破天荒夸奖他,不由好奇。

    “妈,你肯定跟所有人一样都在猜那个叫陈富贵的大个子是什么来路,或者这个父母长辈一个都不参加婚礼的曹蒹葭有什么背景,是不是?”魏夏草微笑道,望向窗外,有些复杂,这个曾被魏冬虫诅咒男朋友戴套瓢记还染上梅毒的年轻女人似乎不像陈二狗想象的那般肤浅。

    “是啊。”方婕点头道:“婚宴上除了陈富贵和曹蒹葭,还有那个叫张三千的小孩,以及陈富贵带来的两个男人也都不简单,很扎眼。”

    “是啊。”

    魏夏草也学着她妈的语气,叹了口气后转头望向这位提拔过也出卖过现在则器重陈浮生的母亲,道:“婚礼那么多人,除了陈浮生讲话的时候,谁在意过这个好像天生微微驼背的男人?他难道不应该才是主角吗?”

    方婕微微张嘴,欲言又止,似乎无法反驳。

    “妈,爸看人比你准,从来都是。我这么说你别生气,爸起先并不看好陈浮生,后来也许是发现了什么,开始青睐他,跑去他那里喝酒聊天,但至始至终,他都没有说要把陈浮生拉进我们魏家,他能进,是郭割虏和你的意思,我想如果不是爸看出他是狼心狗肺,就是觉得他以后不是一个心甘情愿做郭割虏第二的人,这种人可以做朋友,却不好驾驭,事实上我一直在观察陈浮生,越来越相信他是后者。”

    魏夏草咬牙道:“别忘了,大个子陈富贵再耀眼,曹蒹葭再动人,归根到底一个只是为了弟弟肯在婚礼上说一命换十命的哥哥,一个只是为了丈夫宁肯收敛自己全部锋芒的妻子,妈,我这么说,你不觉得陈浮生是个妖孽吗?再者,如果说王虎剩给陈浮生做马前卒是命运际遇,那白马探花陈庆之呢?你觉得就算是我爸能让他心悦诚服吗?”

    方婕眉头紧紧皱起,若有所思。

    魏夏草继续道:“以前我看他在读ibm营销方案的书,就把你当笑料跟我讲的几个关于吴祥叔叔的段子抖给他,我没直接说,而是给他做假设,如果他站在吴祥叔叔的位置上该怎么做,结果你猜怎么样,他做的非但比那两个笑话更变态,也更有心机。”

    方婕伸出一只手揉了揉太阳穴,吴祥跟方婕很熟,这个男人早先是ibm的高层,堪称营销界的顶尖精英,对外宣称无一失败案例,他将中国野路子营销和国外正统营销完美结合,单单不败和百分之百的成功率虽有噱头成分,但谁都不否认吴祥是一个业界传奇人物,可惜联想兼并ibm全球pc业务后便自动辞职,靠十几年间赚来的钱过闲云野鹤的曰子,方婕讲给魏夏草听的段子其中一个是吴祥曾经为了跟一名coo增强印象,便制造了一次次“偶遇”,例如知道这名首席运营官有抽烟的习惯,便用守株待兔这个看起来最笨的法子蹲点等人,累加起来,终于成功给运营官一个初步印象,吴祥曾经睡一个星期的会议室地毯放录音笔就是试图了解清楚ibm几位大佬的说话和分析方式,购买他们所有的学术论文和书籍,观察他们在电脑上的上下线时间,通过他们秘书了解他们全部生活细节,哪怕是上厕所的时间,蹲茅坑的时候看什么书,反正无所不用其极,像方婕这些外人听起来就只能当个笑话,魏夏草自嘲道:“吴祥叔叔这些手段,陈浮生大多数都能想到,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陈浮生不缺一名成功人士的心智,只是缺少那个位置?随着他手里的资源越来越多,是不是胃口越来越大?到最后,我们方家拿什么来喂饱他?”

    方婕无言以对。

    “站在他哥陈富贵身边,他像一个配角,是啊,多不起眼,不高不壮,估计混黑道两个他加起来都没他哥的武力值。站在曹蒹葭身边,还是像一个配角,谁都说那是一坨侥幸插上鲜花的牛粪,长得不帅,没靠山没背景,东北乡村旮旯里出来的农民,哪怕站在陈圆殊陈庆之这些人身边,依然像配角,不尴不尬不上不下的,哪有啥身为主子和上位者的气场,我总是想,这种人到底怎么能一不小心就窜上来,妈,你想过没有?”

    方婕叹息一声,道:“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有必要换一个角度观察陈浮生。”

    魏夏草再度望向窗外,咬着嘴唇道:“他没有太多光鲜的东西来扎眼,但我知道不管他遇到谁,在他那个圈子中,磨合同化之后,他就是不折不扣的主角。这种人就像一把柔软的妖刀,不轻不重,就能要人命。”

    妖刀。

    这是第二个女人如此形容陈二狗。

    而此时,开着奥迪a4赶往小窝的陈二狗被一辆帕萨特拦下。

    挂江苏省委牌照的帕萨特车内坐着一个陈二狗一眼就知道是谁的女人,乖乖跟着这辆车来到一处僻静处。

    他能跟谁耍心机玩手腕,也断然不敢对她有半点不敬。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