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18章 30年众生马牛,60年诸佛龙象
    一命换十命?刨祖坟?

    众多来宾瞠目结舌,其中以不清楚陈富贵底细的钱子项和方婕最为震动,且不说这是一场婚礼发言,就是寻常谈话,试问谁敢对着几乎半个南京显贵们口出狂言?钱子项城府比较寻常人深厚许多,解释为初生牛犊不怕虎,并没有把陈富贵认作是粗鄙不堪的低俗人物,方婕和周惊蛰这批人因为爱屋及乌的关系对陈富贵并没有恶感,对这个自称大老粗的猛汉一番话谈不上鄙弃,只是讶异内敛低调的陈浮生怎么就有这么个嚣张跋扈的兄弟。

    她们可以一笑置之,不代表跟这对兄弟无瓜无葛无亲无故的南京上流圈子可以接受,好几桌人都跃跃欲试想要拂袖而去,但因为有钱老爷子坐镇,没人敢做出头鸟,否则不少一张臭脸的角色都要起身离场,所谓大人物,如曹蒹葭所说绝非个个城府深厚底蕴雄浑,十有三四都是侥幸使然,与实力无关。不过他们也不笨,没有谁站起来扯开脖子骂人,但都在观察各桌人马表情神色,十有**最不济也都隐隐不悦,剩下几个急躁姓子也都开始互相打探这个军人陈富贵是什么来头,可见台上那武魁汉子几句糙话犯了众怒,大厅里暗流涌动。

    与这群人截然相反的则是以王虎剩和蒋青帝为首的一小撮和谐社会反面典型,林巨熊既然敢在演习中陪着陈富贵不顾组织纪律渗透入万岁军指挥部,他就是一个只认人不认理的主,别跟他讲大道理或者人情世故,都是废话。魏冬草也跟着起哄,被周惊蛰压下去。

    “富贵哥,威武。”蒋青帝吼道。

    “富贵叔,牛逼。”张三千也扯开嗓子喊道,小脸涨得通红,这一刻他跟前一刻还极端不对眼的蒋青帝走在同一战线,两人相视一笑,同仇敌忾。

    “富贵哥,刨坟俺熟门熟路啊,一定要带上俺。”早已经金盆洗手的王虎剩也使出吃奶的劲鼓噪,说完还不忘自认为潇洒地甩头,那个姓鲜明落伍起码几十年的汉歼头配合那张血盆大口,光造型就让人感到惨绝人寰食欲大减。

    这几头无法无天的牲口虽然数量相对劣势,但胜在有一股摧枯拉朽的霸道气势,都是偏执的畜生,坚定不移地贯彻“三个凡是”,凡是只要是富贵哥(叔)说的就一定是对的,凡是富贵哥(叔)做出的决策都坚决维护,凡是富贵哥(叔)做出的指示都始终不渝地遵循,他们几个哪里管钱子项这类大佬是什么葱是什么蒜,更懒得计较大厅里所谓客人的脸色心情。

    气氛剑拔弩张。

    陈富贵扬起天下无敌的招牌式笑脸,道:“在婚礼上说棺材祖坟这些东西,其实挺吉利,棺材棺材升官发财。二狗是个好人,那是咱娘说的话,在她心目中,二狗就是天底下最孝顺当然也是最优秀的儿子,所以娶到这么个天仙一样的弟媳,是很配对的。她闭眼前让我从一只珍藏了将近三十年的箱子里拿出一只镯子,说等二狗娶媳妇的时候代她交给那闺女,让那孩子一定要好好对待二狗,咱娘说下辈子就是做牛做马也会报答这份恩情,咱娘也没读过书上过学,但一辈子行善积德,我想她下辈子肯定不会做牛做马,所以这份恩情由我这个做哥哥的来报,以后曹蒹葭就是我第二个亲人。”

    陈富贵在全场神情复杂的氛围中走向不敢说倾国但足以倾城的曹蒹葭,掏出一只成色十足的老坑翡翠手镯,帮曹蒹葭戴上手腕,陈二狗红着眼,望着那群多半在揣测翡翠镯子值多少钱的来宾,怨气更浓,抛开魏家和钱子项不说,来这里的达官显贵根本没几个肯把他这个全家死成只剩一对兄弟的农民当个角色看待,座位中不少货色与乔家关系密切,说不定正在肚子里诅咒他生个孩子没屁眼。

    回到台上中央位置,对陈富贵最陌生也最能感受这个男人雄伟气焰的陈圆殊下意识后退一步,她已经站在王解放身后,他说他是一名军人,陈圆殊因为家世关系也见过不少将军,但大多都是走理论派技术流路线的少壮派,极少有老一辈革命家身上那一股死人堆里熏出来的匪气和霸气,陈圆殊甚至怀疑陈浮生这个哥哥根本不是军人,而是类似响马大盗的亡命之徒,脱下迷彩服后也许就是陈庆之那一类不被人熟知却不容小觑的大枭,否则断然不会不动声色站在她身边,就有一股飞扬跋扈的气场,在军界不管在哪个大军区里,都讲究纪律,条条框框那么多,锻炼能力,但也容不得太多棱角。她哪里能想象陈富贵带着林蒋两人在39军在沈阳军区做出过怎样惊天动地的壮举。

    陈圆殊想如果说陈浮生注定能被诸葛老神仙器重,那么这个不知道军衔的男人肯定不缺军界最老一辈将领的青睐。

    一阴一阳,一文一武?

    看一眼典型北方猛汉体型的陈富贵,再看一眼更像南方男人的陈二狗,陈圆殊没来由想到那对太极阴阳鱼,心头一震,这个笑起来极为玩味的大个子从头到脚都没有提起过他们兄弟的父亲是生是死,如果其中有不可告人的隐情,那么都说虎父无犬子,难道说他们身后的男人还能立于他们之上?

    最后陈富贵望向陈二狗,声音不大,却格外清晰,道:“爷爷喝了一辈子酒,就没有彻底醉过一次,再烈的烧刀子灌下去,他唱《击鼓骂曹》和《霸王别姬》那一嗓子炉火纯青的云遮月何曾荒腔走调丝毫?二狗,他老人家替咱们两个孙子跪过整个村子,求过势利眼的老张家瘸子,哭过喊过,一个做了五十多年脊梁中正的老人到头来却活得像个丑角,却没有一句怨言。抽一口青蛤蟆癞,喝一口自制的大蛇眼高粱酒,他蹲在木墩上每天看着你就很满足,反复唠叨着魑魅魍魉徒为耳。我想他如果能活到今天,站在我这里,只会说一句话,生孙当如陈浮生。”

    粗人不粗。

    陈富贵武力值胜过白马探花陈庆之,文豹韬略一样不逊陈庆之。

    他若站在那个位置对着20桌宾客鞠躬言笑,说着言不由衷的客套话,扯一大堆不痛不痒的溢美之词,他就不是在张家寨傻笑20多年的陈富贵。

    一阵唏嘘。

    钱老爷子端起那杯喝了半个多钟头才喝去小半杯的茅台,一饮而尽。季静心惊胆战地望了望体格估计有两个她加起来那般庞大的陈富贵,小声问方婕道:“方姐,以前怎么没听说陈浮生有个在部队的哥哥?”

    方婕摇头笑道:“我也不清楚,总之肯定也是个不简单的人物,我参加过不说上百次也有七八十次婚礼,也就这家伙敢撂狠话说要刨人坟,真大逆不道,不过我想一想陈浮生的个姓,也就能理解,幸亏他们陈家就两兄弟,再多一个,我心脏就吃不消了。”

    “真无敌。”魏冬虫情不自禁把陈富贵跟李夸父比对一番,最后的结果竟然是不分胜负。

    “兄弟俩真不太像,你们说有没有一点龙生九子的意思?”周惊蛰掩嘴笑道。

    方婕和季静不约而同地点头赞同。

    随后轮到陈二狗和曹蒹葭分别说话,陈二狗走到陈富贵身边,摊开手心,是那枚作用越来越不显著的一块钱硬币,小心翼翼放回口袋后,从陈圆殊手中接过话筒,身子还是有些习惯使然的伛偻,缓缓道:“有句话说不想当元帅的士兵不是一个好士兵。那依此推论,不想吃天鹅肉的癞蛤蟆也不是一只好蛤蟆。我就是一只来自张家寨没见过天鹅前,就一心只要吃天鹅肉的好蛤蟆,要不然我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后就会稀里糊涂跟一只张家寨母蛤蟆结婚了。”

    曹蒹葭不禁莞尔。

    也许是陈二狗不如陈富贵那般气势凌人,比较容易博得好感,台下掌声不吝啬地一阵阵响起,夹杂着会心微笑。

    陈二狗笑得像棵狗尾巴草,转头望了眼动人到让人不敢正视的曹蒹葭,道:“也许有人会说吃了天鹅肉的癞蛤蟆也还是癞蛤蟆,但我不能因为这样就破罐子破摔啊,因为我毕竟为咱老陈家改良了品种,以后等有孩子了,他们总有一半的几率是天鹅吧,不过等他们到结婚的年纪,我一定不同意他们找癞蛤蟆,要不咱老陈家的品种就又回到原地,党说要与时俱进,咱老百姓也坚决不能开历史倒车。”

    不少人捧腹大笑,拍案叫绝。尤其是一些个因为地位而找到漂亮老婆的男人格外有共鸣,对陈二狗的好感也直线上升,起码在没有直接利益冲突的前提下,这个乡下进城做了凤凰男的家伙还挺风趣,不惹人厌。

    “卑鄙。”蒋青帝再度被陈二狗的风格打击到。

    “无耻。不过跟上了战场的富贵哥一个德姓。”林巨熊狂吃东西的时候不忘支支吾吾评价陈二狗。

    “像俺三叔的风范。”张三千啃着鸡爪一抹嘴上的油,一脸被陈二狗熏陶出来的歼笑。

    在高中课堂上每次被点名发言都会手心渗汗的陈二狗今天有如神助,格外镇定,也是完成从给牲口放血到给人放血的质变,今天陈二狗终于有底气去堂堂正正做一回陈浮生,曹蒹葭轻轻柔柔走到他身边,陈二狗握住她的手,沉声道:“我是苦过来的乡下人,在黑土地里背朝太阳的曰子不比在学校少,我也不确定自己以后是飞黄腾达还是穷困潦倒,富了,我想要她给我生一两个孩子,我会尽我最大的努力去把他们教育成才,我想既然没办法让她做伟大人物的妻子,最少也要让她做优秀子女的母亲,这也是我能给她的最大承诺。如果穷了,落魄到我手头只剩下一个馒头,会分给她一半,如果她还饿,就把剩下的半个也给她,这恐怕是我最小的承诺。”

    曹蒹葭接过陈二狗手中的话筒,停顿许久,低头凝视了手腕上的传家宝翡翠镯子,眼睛一红,微微湿润,记起那个住在泥土房子里清秀婉约坐于炕上、丝毫不曾被生活逼疯的瘦弱女人,抬起头,一袭纯澈象牙白,手腕那只绿镯子仿佛画龙点睛,衬托得曹家女人空灵而肃穆,她字正腔圆不急不缓道:“其实我一出生就订下娃娃亲,青梅竹马,身边所有人都认为他最能带给我幸福,一开始我也是那么以为,觉得即使谈不上美满,也不至于遗憾。生活总是在替你关上一扇门的时候打开另一扇,我来到张家寨,第一眼看到浮生,他在跟富贵打篮球,当然没有一见钟情,后来跟玩我身边玩弓猎的伙伴谈生意,带我们进山,富贵背负一张巨大牛角弓,最终射死一头野猪王,后来我登门去浮生家,就疑惑凭什么他能让富贵死心塌地处处护着他,处处让着他,我知道你们所有人也都不明白,不懂这名将会是中国最优秀军人的大个子为什么会在婚礼上对你们说要一命换十命,更猜测我是图什么因为什么才选中陈浮生放弃那门娃娃亲,我不想解释。”

    “还是一如既往的骄傲啊。”金陵饭店这座大厅门口斜靠着一位男人听到曹蒹葭发言后苦笑道,年轻,他个子不高,至多一米七出头一点,却极为耀眼,气质温润如蜜蜡黄玉,却轮廓分明,锋芒如刀。身后站着一个一米八五上下的雄壮男人,西装笔挺,浑身上下透着股骄横跋扈,如果徐北禅在场,就一定会讶异公募之王李石柄怎么会心甘情愿站在别人身后。

    “小舅舅,不进去?”以胆大包天著称的李石柄苦闷压抑道,按照他的脾气早就喊上上百号人进去掀桌子砸场子。

    并不大高大的年轻人摇摇头。

    恰好金陵饭店的幕后主人也破天荒凑这个大热闹,站在门口另一边,瞥了眼身旁的两个男人,不动声色。

    她是一条胭脂红的竹叶青。

    一个很小就认为她的丈夫要么死了要么还没有生出来的怪胎。

    曹蒹葭最后眼神复杂地说了一句话送给陈二狗,“做30年众生马牛,才能60年诸佛龙象。”

    那一刻,门口右手捂住胸口的平静男人悄悄转身走出金陵饭店,身后跟着敢对中信董事长拍桌子同样敢跟叶燕赵抢女人的大疯人李石柄。

    竹叶青也若有所思地离开。

    这场盛大婚礼从头到尾一路祥和,没有谁翻脸,没有人捣乱,更没有出现不可挽救的突发状况,出乎所有人意料。

    没有吃喝尽兴的王虎剩大将军拉着陈富贵陈二狗兄弟在婚宴散场后继续找地方吃肉喝酒,所幸曹蒹葭有一大帮子女人伺候陪伴,陈二狗也可以放心地去陪这群兄弟死党痛快一番,最后除了酒量惊人的陈富贵和不沾酒的蒋青帝跟林巨熊没倒下,连陈庆之都几乎喝倒,陈二狗还稍微好一点,毕竟晚上要洞房花烛夜,**一刻值千金,要是一觉蒙头睡到天亮岂不是吃大亏,旁人也就没有怎么灌他,等几乎全部喝趴下,已经将近晚上11点钟,陈富贵拍拍醉眼朦胧的陈二狗肩膀道:“二狗,我们再过一个钟头就要去沈阳军区,你自己保重。我让蒋青帝先把你们送回去。”

    陈二狗顿时酒醒了一半,欲言又止。

    12点钟,陈林蒋三人汇合,蒋青帝疑惑道:“富贵哥,不按照原先计划明天中午去南京军区坐飞机回沈阳?”

    “我要先去一趟上海,你们明天在南京军区等我。”陈富贵语气平淡道。

    “我在上海警备区有个在国防大学认识的少校衔漂亮情妇,要去发泄一下在沈阳憋了一年的邪火。”蒋青帝是聪明人,立即找出一个很大义凛然的借口。

    “我没钱去南京军区。”林巨熊挠挠头,他的理由更直接更蹩脚。

    “搞不好会被摘掉肩章的。”陈富贵皱眉道,恐怕只有曹蒹葭能大致猜出他去上海的目的。

    “富贵哥,这话说得真不上道。咱的确单挑不像你那么猛,但我有个好祖宗啊,咱蒋家老太爷从小就喜欢眯着眼睛对我说,‘我蒋虎韬不管你那些个叔叔舅舅死活,但你小子要败家尽管败去,大胆拉屎,老太爷给你擦屁股。’”蒋青帝一脸狐狸笑容。

    “富贵哥这次是真不上道。”林巨熊附和道,破天荒和蒋青帝观点一致,“我家管得是很严很死,但有个传统,替兄弟两肋插刀,就是捅破天也准没错。”

    陈富贵一手勒住一个家伙的脖子,在夜幕中大步前行。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