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4章 斗狗
    魏端公养狗一半是癖好,剩下一半则是挣钱,别看他只养了十来条狗,加在一起足够买一幢紫金山脉的钟山美庐别墅,最主要的是他在南京江宁办了一个斗狗场,不同于前些年在河南开封等地如火如荼的赌狗比赛场所,魏公公一手经营的斗狗竞技场隐蔽而高级,都是苏浙沪圈子里的熟悉人物,安全姓高,不存在龙蛇混杂的弊端,当然每一次最低筹码也不是数百几千的小彩头,身上没有五位数字就别想进那个门,但魏端公有两个不成文的规矩,一是必须是带现金,必须到现场下注,二是定了最高限额,用九千岁的话说是大赌伤身小赌怡情,别玩太大,玩伤了感情对谁都不好,可事实是,他嘴中的小赌,单笔动辄几十万。

    魏公公被牵连下水最终淹死在政治漩涡,斗狗场也随之停办,等尘埃落定,南京风波平息,这个斗狗场也开始正常准备运营,今天王储就特地打电话给陈二狗,说斗狗场恢复赌博今晚有精彩节目,如果有兴趣还可以捎上陈家大小姐和她的几条狗,陈二狗一点不奇怪为什么掌管斗狗场的俞含亮不通知他,除了王储这个元老,其余如胡思忆徐典等人都对他不冷不热疏而远之,一副井水不犯河水的姿态,陈二狗也不以为然,南京这锅肉一通猛火让他捡了最大便宜,接下来就该文火慢炖,稳固根基。

    按照魏家老规矩尉迟功德这种时候都会过去转转,俞含亮再不给陈二狗面子,也不敢怠慢了他出道时候就已经名动苏浙的老人,再者这位尉迟老爷子对狗也是老行家,有他坐镇不怕出乱子,虽然说有一个最高限额,但曾经爆出过一场筹码叠加达到1348万这一天文数字的斗狗场,没魏公公亲自罩着,俞含亮心里不踏实。因为尉迟功德一辈子不会开车,方婕就打电话给陈二狗,最后让陈庆之开那辆奥迪a6送尉迟老人和几条狗,因为王虎剩和王解放最近都在暗中摸底魏端公遗留下来的场子,陈二狗就没有带他们,最后一辆车玛莎拉蒂一辆奥迪a4和奥迪a6三辆车开往江宁。

    斗狗场开在南京江宁一处省道岔口进入的偏僻地方,岔口到目的地行驶大致20分钟,光明哨就有两处,一处检查车牌,第二处还要大致检查后备箱,这也是魏端公时代便订下来的条例,毕竟这一处斗狗场已经花费魏端公7年时间陆续投入将近9位数字的巨额资金,再者闹出动静也不仅仅是钱的事情,来这里砸钱的都是社会上层圈子的精英,谁都不想丢那个面子,所以如果有引荐新人加入都必须登记,像陈二狗陈庆之和陈圆殊便都不能例外,斗狗场类似一处避暑度假区,绿荫葱葱,几栋别墅围绕一幢大面积圆顶建筑,周围不下40辆车,陈二狗终于明白为什么宋代俞含亮那些人为什么不愿意俯首称臣,因为他们割据一方势力,没有魏端公和郭割虏,俨然就已经是一个个闭关守国自力更生的土皇帝,谁想仰人鼻息?更何况陈二狗还是个对谁来说都是陌生的外人。

    老人尉迟功德牵着两条狗下车,一条是俄罗斯北高加索犬,一条是陈二狗替陈圆殊训练的比特犬,在门口谈笑风生的王储和俞含亮极有默契地分开,王储来接待陈二狗和陈圆殊,俞含亮则毕恭毕敬领着尉迟老人进场,没有要跟陈二狗打招呼的意思。

    “这里每个星期开张一次,基本上每次都有新鲜花样,就是一个噱头,像有一次的压轴戏就是什么纯种藏獒单挑野狼,或者俄罗斯比特王阿曼达大战阿根廷杜高皇帝,要是噱头够大,吸引的筹码就越大,但在魏爷手上不搞幕后手段,所以也未必场场都赚,输赢基本是六四开,这些年赢的基本上都投入斗狗场再建工程,没外面说那么夸张玄乎,什么赢了好几个亿。”说到这里,带着陈二狗三人进场的王储有意无意瞥了眼俞含亮的背影,玩味道:“现在就不知道了,反正今年有些变味,不管如何,赚的钱倒是多了不少,可也没见分红。”

    “今天重头戏是什么?”陈二狗神色平静道,似乎言者有意听者无心。

    “听说一个上海年轻人弄了条超大型曰本土佐,扬言要挑战今天斗狗场内的所有斗胜的斗犬,我只看过那条土佐的照片,块头不小,50公斤的样子,因为和训犬师在一起,倒没瞧出多骁勇,下嘴狠不狠得看比赛,因为那个年轻人不是圈子里的人,今天也是第一次露面,所以不清楚底细。”王储一兴奋跃道。

    “50公斤,不小,什么等级,好歹有小结或者关胁吧?”陈二狗饶有兴致道,见一旁的陈圆殊一脸雾水,轻声解释道:“曰本土佐级别跟相扑级别一样,小结关胁是第七和第八,大关跟横纲是最后两个级数,斗犬中谁最猛,一直在争,但土佐排前三没有争议,一条大关拉出来就很能震慑人心,毕竟横纲算是国宝级,很难见到。”

    “那藏獒呢?贵的一条可要几百万,能排第几?”陈圆殊好奇道。

    “炒出来的。”

    陈二狗笑道:“藏獒只有纯种,野外生存下来的才是王者,饲养出来的东西,血统再纯正,你拉上去看一看,别说横纲级土佐或者德国sv的va斗犬,就是训练有素的30多磅比特,也能给咬趴下,姐,你知道我帮你驯养的那几条狗怎么练出来的吗?早上6点钟带它们跑两个钟头热热身,8点钟放专门跑步机上,前面栓一只活鸡,就这样狂奔两个钟头,这两个都是山水华门那两个养狗哥们交给我的洋法子,我还有土办法,就是特地让魏爷找了农村里的磨盘,绑在扶手上让它们拉磨,拉到筋疲力尽为止,还有钩一块牛皮挂在树上,就把它们咬住牛皮吊着,我家黑豺能吊整整27分钟,你那两条差不多有14分钟,也不算差了。养一条斗狗不容易,关键还得保持斗志,跟其它的狗斗,藏獒又不是正统斗犬,没哪个傻子会用几十万上百万的它们去斗犬,要卖高价就得有个好品相,姐,你想想看,要是一条被咬得毛皮凌乱的藏獒,怎么卖?所以别信炒作藏獒的那些个歼商瞎扯蛋,要说藏省大高原上野生藏獒敢撵狼我信,但随便养殖场拉一条血统再好价格再高的藏獒说有多强,我真不信。”

    “浮生你也是行家?”王储诧异道。

    “行家不算,马虎玩过。”

    陈二狗笑道,轻描淡写一句带过。在王储的带领下坐在一个前排角落位置,斗狗场中央是一个半人高的水泥擂台,四周架有半人高的铁笼,如同罗马竞技场,座位渐次椭圆型升高,其实进入这座圆顶建筑,陈二狗跟陈圆殊就吓了一跳,因为等于挖了一个巨大地下室,但为了私密姓,座位不多,东南西北四个方向每一个方向只有四排,每一排只有两个类似电影院vip包厢的座椅,配有长条茶几,茶水烟酒果盘应有尽有,坐在其中,除了对面方向的包厢,其余两边哪怕就是杀人放火也看不到。本来以陈二狗对于这座斗狗场的特殊地位怎么都应该拿到一个最前排的黄金位置,但显然俞含亮没有理会他这个魏家最新代言人的身份,只是随便安排了一个中等地段,王储客套几句后就跟他圈子里的老熟人坐一块去。

    “这座斗狗场押注真他娘大,一张票一注单,一张票就是1万块,还真像外界所说没有一个散客,本来以为像姐你这样一次带十几万已经够可怕,没想到那群牲口是一皮箱一皮箱带钱,姐,我们刚才下注买票的时候那家伙你注意没,艹湖南口音的,那一麻袋我估计最少有四十多万,光斗狗场抽头就拿去他四万多,也不心疼,眼皮都没眨一下,真不把钱当钱。”陈二狗感慨道,狠狠咬了一口从果盘里拿出来的苹果。

    “钱多了,也就是个符号。”陈圆殊不动声色笑道,她喜欢这个模样的陈二狗,略微愤世嫉俗,还带着一点不想被人发现的不甘和压抑。

    “庆之,开快点,去钟山高尔夫把黑豺带过来。”陈二狗咬牙切齿道。

    陈庆之也不废话,立刻动身。

    “怎么,也学会马无夜草不肥的道理,想赚点外快?”陈圆殊打趣道。

    “赚钱是一点,那个房子花的是她的私房钱,我想装修弄好一点,也算一点心意。再说既然那个上海人敢放出狂话,我还真怕尉迟老爷子手上那条北高加索犬咬不死它,黑豺来大城市这么久,除了训练时候的小打小闹,就没开过一次荤,估计再憋下去要闷坏,我想拉出来磨一磨牙齿,你别看它块头不大,那下嘴,啧啧,就跟庆之的刀子富贵的弓一样。”陈二狗笑容阴森,只顾着琢磨怎么让黑豺松一松筋骨热一热牙齿,没注意到对面方向一个七人座包厢已经炸开,对着他指指点点。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