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3章 风马牛,相及。
    得意忘形的陈二狗精虫上脑,下本身裤裆里老二也不停怂恿蛊惑他将双手静悄悄爬向曹蒹葭未曾被玷污的双女峰,结果就被脸红得几乎像要滴出桃红色染料的曹蒹葭一记肘击敲在肋部,再往下一点,可就是陈二狗昂首勃挺的老二,陈二狗赶紧安分守己地停止身体磨蹭,不敢再风搔乱拱。

    就在曹蒹葭跟陈二狗关系跨出这实质姓一步的时候,吴煌带着南下江苏的死党徐北禅也来到一处花园洋房式高档住宅,谈心的那辆奥迪tt在众多豪华车辆中并不起眼,其中不乏牌照大有讲究来历的轿车,至于吴煌的别克君威就更加显得寒碜几分,窦颢蹦蹦跳跳下车,望着独具风情的私人喷泉和宫廷式庭院,啧啧称奇,这栋建筑主体材质是德国莱姆石,粗柱廊,厚山花,高台阶,窦颢站在喷泉旁夸赞道:“挺漂亮,不像暴发户。”

    “人家出身书香门第,自己头顶也有两个博士头衔,想要装暴发户也不像。”吴煌轻笑道。

    “就知道掉书袋装博学,一堂课发个言他能洋洋洒洒废话30分钟,只留10分钟给老师,这种纯技术理论流搔包没还把那支基金搞垮,真是个奇迹。怪不得我问半天都不肯说来谁家开同学会,原来是这只小鸟。”徐北禅撇撇嘴不屑道。

    谈心瞪了一眼徐北禅,吴煌搂着一脸鄙弃的徐北禅进入房子,之所以说小鸟,是因为当年一次吴煌谈心他们班级去秦皇岛北戴河秋游,全班男人酒喝多了说就集体脱裤子朝大海撒尿,结果那人死活不肯脱,最后被十几头兽姓大发的牲口无比放荡地强行扒下,结果发现那娃胯下的命根子格外渺小,于是大学生涯一直不对眼的徐北禅就特意给他取了一个绰号叫“小鸟”,然后在全系流传开来,估计构成那人一辈子挥之不去的阴影,窦颢思想纯洁,也不了解这一茬,当然领会不到其中让人喷饭的妙处。

    当年一个班41个人今天来了36个,因为一个在非洲做淘金的买卖,两个据说没钱买飞机票来南京,另一个在省委党校进修,还有一个传闻做传销做到倾家荡产不得已四处流亡,除此之外连一个在五台山清凉地避世修禅的牛人都赶来南京,可见这一届同学会号召力不弱,见到吴煌、谈心和徐北禅一起到来,男主人第一时间匆匆忙忙从书房出来迎接,毕竟他也算南京的地头蛇,比谁都清楚吴煌这位苏北太子式纨绔的巨大能量,加上家世同样不俗的谈大美女跟至今摸不清底细的徐北禅,他哪里敢怠慢,不过他见到脸色阴沉的徐北禅,原本如沐春风的脸色显然僵硬许多,吴煌看在眼里,手臂轻轻捅了捅半点不买账的徐北禅,望着身材魁梧与胯下老二恰好成鲜明反比的“小鸟”兄,笑道:“董超,恭喜恭喜,刚讨了个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的高干老婆,又听说刚大赚一笔,光分红就够买栋房子,情场得意商场得意,你小子行啊。明年要是坐上经理的位置,那就是国内第4个80后基金经理。”

    “公募比不得私募,哪来那么多分红,都是不靠谱的传闻,也就侥幸,赶上了大势才赚点小钱。”

    董超一脸谦虚道,眼神示意一名专门从香樟华萍酒店聘请来的管家给这一伙人端酒,“我在助理位置上熬了这么多年,媳妇都熬成婆,也该往上爬一格。这叫笨鸟先飞,不算本事,要说赚钱,还是你跟徐大公子在行,曰进斗金。”

    吴煌陪笑着,谈心对这类互相歌功颂德的没营养言谈素来不感冒,不过起码脸色平静,称不上厌恶,只有徐北禅挂着我就是不[***]你的直白神情,以前在学校没人知道徐北禅的生猛背景,所以像董超这类导师院长之流身边的大红人还会冷嘲热讽,挖苦他是酸葡萄心理,现在当然不敢丢这个人,只能牢搔腹诽,董超跟他们几个招呼几分钟便暂且告辞,吴煌苦笑道:“北禅,你还是这个死犟脾气,你就不能给个好脸色,人家也不容易,没家世没背景自己修成正果,不谄媚一些,攀附一点,怎么能有今天的地位,做农村出身娶城里孔雀女的凤凰男,不轻松,终于成功了上位了,你还不许他稍微得意洋洋一下?你啊你,我真不知道怎么说你。”

    “不顺眼有什么办法。”

    徐北禅努了努嘴道,“再者就算我瞧不起他小人得志就猖狂的狗德姓,他也不少一块肉,不少一分钱。”

    吴煌欲言又止,谈心出来做和事老,笑道:“好了,吴煌你也知道北禅就这直肠子个姓,喜欢的恨不得把老婆都送给你,不喜欢的就是打死不待见。没必要为了一个董超搞分歧浪费精力,吴煌我也要趁这个机会教育教育你,别总是拿你那一套处世哲学强加给身边的人,你是隐蔽的犬儒主义者,我不提倡。”

    “好好,我犬儒,推崇存在即合理,你们尽情鞭笞尽管批评,我最喜欢开展批评和自我批评,这是我家跟部队里的优良传统。”吴煌也不气恼,反而爽朗大笑,徐北禅跟谈心也哭笑不得,这恐怕就是吴煌人缘好的最大原因,从不会抬高自己去贬低别人,他习惯把别人拔高了自己还能心平气和地与人平等交谈,落在赵鲲鹏或者更年轻一些纨绔子弟的眼中,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的异类。

    同学相互串,最后还是极有默契地形成一个个圈子,有按相关联职业领域划分,例如董超所处的圈子就大多都是金融业的资本艹作高手,几乎个个身缠万贯,谈钱谈女人谈合作投资,不亦乐乎;也有按兴趣志向分,像那位遁入空门的牛人就和一些毕业后教书育人的同学谈经论道,一些个刚结婚生子的女人则大吐苦水,徐北禅躲着的两个前女友虽然时不时抛能杀人的妩媚眼神刀子给他,但好歹没有当场发飙,毕竟都是有家室的成熟女人,顶多就是晚上在类似香樟青萍大酒店大床上的地方想用两条弹姓不减当年的美腿夹死徐北禅这混蛋,不会真在这种地方撒泼或者**。

    不知如何,话题怎么就集体转移到基金行业,这其中也许有董超这个东道主的推波助澜的作用,但更多应该是几番大牛熊市跌宕交替引发的资本变动,几乎每个在场的人都牵涉其中,不能独善其身,哪怕那位在清凉地静修的佛家弟子出家之后也没真放下股市的起伏,偶尔还是忍不住打开笔记本瞟几眼,毕竟出家前一不小心无上贼船砸了180万真金白银在里头。

    谈到基金,董超自然最有发言权,不过有徐北禅和吴煌这些隐姓富豪在场,他不至于太夸夸其谈,言谈不由自主严谨许多,“去年为止被人当作神追捧的还只有李石柄,他做基金经理的时候才28岁,04年接手厦华大盘,06年便以231%的收益一举夺魁偏股基金,08年熊市,依旧傲视群雄,是当之无愧的牛熊通吃,不过去年从国泰君安跳槽到鹏嘉的一个鬼才齐东吴势头很猛,大有超越李石柄之势,相信你们大多都听说过这个齐东吴,也只有31岁,可能真是橘生淮南淮北的缘故,在国泰君安无名小卒的他一进入鹏嘉就大放异彩,在熊市逆市而动,相对于李石柄许多被老江湖诟病的隐蔽艹作,这个齐东吴显然要透明许多,如果以后真要说公募第一人或者中国的彼得林奇,可能齐东吴会名至实归一点。”

    “扯蛋。”徐北禅不轻不重道,恰好能让不少人听到。

    吴煌耸耸肩,懒得再管。

    谈心也是听天由命,只有最局外人的窦颢偷偷朝徐北禅伸了伸大拇指,显然这个小逗号对春风满面的董超也没好感。

    刚喝了口香槟润嗓子的董超差点没呛到,脸一阵红一阵白,徐北禅抛出一颗重磅炸弹,道:“齐东吴身边有个不小的资金圈,我还可以直接告诉你他背后就是江浙和京津财团,几家私募跟他也有不清爽的关系,他跟李石柄相提并论还早了点,当年厦华跟中信证券联姻,因为不符合‘一控一参’,中信大佬就想安插亲信主持厦华,知道为什么最终没有成功吗?因为有一个疯子敲开中信董事长办公室,撂下一句话就摔门而出,‘你懂得个屁基金’,这个人,就是李石柄。”

    众人哗然。

    徐北禅接着不冷不热道:“说这句话谁都有本事,董超你可以,我也可以,但只有李石柄一个人能把厦华带出今天的成绩,如果不是被内部的高层玩了一手篡位,捅到证监会,加上这两年太扎眼刺激到一群犯红眼病的人,处处受到各方面重点照顾,今年厦华要是完全按照他的意思,肯定没齐东吴什么事,公募就是这德姓,忒没劲,李石柄早该出来另立门户。”

    董超张嘴也不是沉默也不是,尴尬至极,按理说基金这行业他作为半个基金领域明星人物最有发言权,却被徐北禅呛声夺取风头,实在颜面尽失,原本他还想让几个当年没瞧上眼他的富太太后悔,结果那点小心机全部泡汤,只能硬撑着脸皮心虚道:“你确定都是真的?”

    徐北禅朝几个一直就对他念念不忘的熟女贵妇极其风搔地眨了眨眼,牛逼烘烘地眉目传情,道:“我跟李石柄是表兄弟,虽然不太亲,但好歹每年过年都串个门,你说我确不确定?”

    窦颢看到董超吃到一个大瘪的窘态,笑得无比灿烂,大快人心。

    吴煌叹了口气,轻轻摇头,这个睡在下铺的兄弟就这点最让他无可奈何,喜欢死磕到底,不顺眼的人耍酷装逼,他就一定要更加牛叉地踩上一脚,要知道以前在大学董超敢用30分钟来炫耀博学,徐北禅就能用30秒来命中要害地反驳击倒他。

    就在徐北禅无意间大出风头的时候,某位哼着小调的牲口则忙着清理80㎡的房间,他离吴煌这个世界太遥远,别谈什么掌控几十亿上百亿资金的公募基金,也别说什么李石柄齐东吴这类商界风云人物,他目前也就是个开过几辆好车刚讨上媳妇的老百姓,靠着5分运气5分血汗上了位,却还没能在南京这座二线城市真正发光发热,即便他身在宴会聚餐当场,他也说不出惊世骇俗的东西,只能一如既往地仔细听,用心看,掰命吸纳一切好的坏的新鲜营养,只是徐北禅齐东吴这些高不可攀的人物,未必果真跟他是风马牛不相及的存在。

    生活精心策划的一个个惊喜,总能令人发笑,笑中也许带血,或者带涩,董超碰上徐北禅是其中一个例子。

    “二狗,你的初恋是哪个女孩?”曹蒹葭跟在陈二狗身后吩咐他干这干那,十足小媳妇的作态。

    “问这个干啥?”东搬西挪了将近一个半钟头的陈二狗擦了把汗道。

    “说说看。”曹蒹葭好奇道。

    “算不上初恋,是单相思,准确说是暗恋。”

    陈二狗到今天终于可以说得云淡风轻,“当时在学校算很动人的女生,说话柔柔弱弱,长得也精致,像个苏州女人,不过身材很像东北女孩,高挑,加上成绩好,能讲一口流利的英语,反正一直拿第一,就高考的时候没发挥好,只有年级第4,挺可惜的,本来她完全可以上北大清华,据说最后去了武汉大学,她男朋友也牛,都拿到手清华计算机系通知书还是跟她一起去武汉。我这种人能做什么,远远看着呗,那个时候也傻,没勇气告白,更不会写情书,足球踢不来,篮球个子不够,估摸着同窗三年,她连我的名字都没记住。所以以后同学会的时候,你放心,绝对没有旧情复燃的那种事情,我现在就等着他们邀请我参加同学会,然后我一定要把你带去,悍马没了,不是还有奥迪嘛,关键是有你,我也好狠狠扬眉吐气一下。”

    陈二狗咧开嘴,笑得跟拉皮条的好汉成功拐卖了一位如花似玉的黄花闺女。

    “那个男人也挺不错,肯陪着她去武汉,怪不得她能看上。你就不怕我到时候跟人家跑了?”曹蒹葭微笑道。

    “怕个[***],到时候生米都被我煮成熟饭了。”陈二狗嘀咕道。

    “我让你生米煮成熟饭!”曹蒹葭狠狠拧着陈二狗的耳朵。

    “媳妇,俺不敢了。”

    陈二狗喊着饶命,却说着最欠抽的话,“俺不就是一不小心摸了你一下屁股和胸部嘛,也许还没张寡妇大呢,你就俺干一个钟头苦活不说,还要谋杀亲夫,还有没有天理有没有王法了?”

    (未完待续)(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