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47章 周姨
    第47章周姨

    十步一杀人。千里不留行。那不叫混黑。那是侠客。郭割虏能算半个。说的不好听一点就跟王虎剩大将军一样在跨省流窜。是流匪。

    当时陈二狗从后视镜发现渐次增加的跟踪车辆。就悄悄给王虎剩发了消息。他最先也没想到能钓到乔六这条一不小心吞不下会噎死自己的大鱼。所以直到侥幸成功收官。带着一身不足以致命的严重伤势进入一家魏端公每年都会慷慨资助的半民营医院。他的手仍然在轻微颤抖。周惊蛰以为他是疼痛刺骨的缘故。其实那反而是其次。扛着两把刀就敢试图冲垮10几号人的包围圈。在陈二狗看来并不比前些年跟富贵赤手空拳与附近村寨抢木头争媳妇更为夸张。

    蛇吞象。

    吞下去是一种本事。吞下去却消化不了把自己撑死就只能是悲哀。当趴着的陈二狗终于能合上眼睡觉。沉重的脑袋里就只有这么一个念头。脑海中乔六的脸庞一半谄媚一半阴沉。

    等陈二狗缝扎包裹严实的晕乎乎醒来。床头坐着的不是应该第一时间跟他汇报情况的王虎剩。也不是除去心头大患该论功行赏的方婕。而是容颜憔悴的周惊蛰。

    陈二狗眯起眼睛望着窗外的清晨阳光。低头看了眼趴在床头熟睡的女人。她一头青丝在床单上散乱铺开。像一朵怒放的大黑色牡丹。饱满而妖艳。陈二狗没有叫醒她。不曾受伤的右手拿起一缕头发。放在鼻尖。细细一嗅。心一紧。陈二狗轻轻放在周惊蛰引以为傲的漂亮头发。轻轻挣扎着坐起来。望着窗外逐渐明亮起来的景色。有一点黯然神伤。因为想起了一个在她眼中比任何处女都要清纯的女孩子。沐小夭。说不上自尊还是自卑。陈二狗一直没有想要与哪个女人共患难。只想跟某个她共富贵。也许是潜意识中觉的跟喊娘的那个悲苦女人一起患难了二十多年。已经足够多。再找到某个女人。不能继续患难下去。所以当他离开上海。直到今天。都没有要告诉沐小夭真相的念头。包括在南京的寄人篱下到如今的一点一点上位。

    陈二狗叹了口气。他也许看不透曹蒹葭。看不懂陈圆殊。但看清楚简简单单清清淡淡的沐小夭。不需要费多少脑筋。那个傻孩子。在乎父母。在乎友情。长大后明白世界即便不是黑白两种颜色。也不至于是世故圆滑之人眼中的灰色。她的人生没沉重的东西。家庭和睦。衣食无忧。只想要一份明净的爱情。一个她爱也爱她的男人。小脑袋里没有大志向。生活中也没有大悲哀。这么一个20几岁的半大孩子。陈二狗不愿意跟她说的下世界的打打杀杀。更不肯说在魏端公、方婕和陈圆殊这些上位者身前的战战兢兢。

    “想她了?”周惊蛰缓缓开口。陈二狗发呆30分钟。在他坐起来就醒来的她也看着他发呆了半个钟头。她虽然不知道这个男人在想哪个她。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一定是在想某个女人。说不上醋味。也谈不上酸溜溜。周惊蛰肯在病床旁守候一天两夜。十中八九是因为这个男人救了她也救了魏冬虫。在周惊蛰看来。一个女人在经历一场差点殃及家人的大波澜后、对着一个包裹的像个粽子的男人如果还有过剩的情欲。那只能说是脑子烧坏。

    陈二狗没有回答。他不想对任何人提起沐小夭。怕脏了那个心目中干干净净的名字。

    “冬虫怎么样?”陈二狗问道。

    “没事情。乔六当晚就放人。冬虫比我想象中坚强。还反过来安慰我。”周惊蛰微笑道。以前总觉的这个女人太无法无天。去过北京一趟。仿佛一夜间长大。这让她很欣慰。

    “这两天除了你还有谁来过?”陈二狗看似随口问道。

    “陈庆之和王解放带人轮流在外面候着。期间王虎剩来看过你两次。冬虫来看过一次。”周惊蛰对此最有发言权。也没什么好隐瞒。

    陈二狗哦了一声。不再说话。重新趴下去。毕竟现在光是坐在就挺煎熬。别看陈二狗在一片刀战中威风八面。一长一短两柄刀虎虎生威。但那是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的事情。打架就靠憋一口气。这是陈二狗多年群架单挑积累出来的经验。

    狠一个字。说起来再简单不过。可真就是拿着砖头不怕砸死人那么轻松?要真光脚不怕穿鞋的就能靠狠走遍天下。别说乔六。陈二狗连帐下头号猛人陈庆之都能拿下。趴在床上。陈二狗将负面的消极情绪都一股脑压下去。安心养伤。保守估计这一身伤一两个星期就能出院。但要养好。没四五个月甭想痊愈。所幸乔六已经控制在他手上。一时半会不会由谁再朝他动刀动枪。陈二狗侧过头。周惊蛰简单洗漱坐回床头。这是一个精致的美女。即使在病床守了一天两夜。仍旧不忘竭力保持她的雍容。

    “你想问什么?”舒服趴着的陈二狗看着欲言又止的周惊蛰。忍俊不禁。

    “很多。”周惊蛰笑了笑。正襟危坐。她跟寻常美女不一样。她们是为了诱人而去妩媚。总达不到炉火纯青的境界。陈二狗审美观没办法化。但好歹是见过不少大美人也见过一点世面的爷们。总觉的像上海胖子刘庆福身边的女人比起她。落了好几分下乘。

    “你问我答。”陈二狗懒洋洋道。脑子里琢磨着王虎剩怎么处置乔六一伙人。

    “你玩刀的本事谁教的?”周惊蛰轻声问道。

    “不用教。我七八岁就跟哥进山下套子逮山跳什么的畜生。因为买不起枪铳。就的用自制的传统弓、我们东北特有的扎枪以及猎刀跟畜生们玩贴身肉搏或者开膛剖肚。你这种养在深闺的女人当然无法想象我们在山里靠扎枪猎刀追猎物的场景。我哥从小进山都不穿鞋。你能想象吗?我因为身体弱。又不想躲在我哥身后光吃饭不做事。就拼了命学习用身体之外的东西。弓。扎枪。猎刀。因为我臂力有限的缘故。玩弓比不上我哥一半。相对来说我耍扎枪和猎刀要好上一点。加上最近跟陈庆之学了点。才敢一个人就拿刀冲上去拖延时间。要不然我老早拉着你跑路。你也别奇怪我为什么在车里有事没事都塞几把刀。我这人小心惯了。你也别把我当神经病看。”陈二狗自嘲笑道。“我玩的还凑合吧。周姨?”

    “别喊我周姨。”周惊蛰脸色微变。浑身不自在。

    陈二狗笑而不语。笑容玩味。让周惊蛰愈发无的自容。他们两个之间发生属于越轨的事情。一声周姨。根本就是揭开最后一张遮羞布。(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