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33章 对不住
    两个月,对魏夏草来说,平淡无奇,真概括起来,就是陪男朋友看了几场电影,文艺的商业的都有,欣赏了一场很小资的话剧,再就是买了几本畅销书的同时也没忘记买了一本博尔赫斯的诗集《圣马丁札记》,两本畅销书囫囵看完,《圣马丁札记》却原封不动,注定一辈子躺在书架上摆个高深样子,但魏夏草觉得买类似弥尔顿《失乐园》或者塞缪尔贝克特的《等待戈多》,即使不看,心理上也有种奇妙的优势。之外无非是去德基和金鹰买了什么牌子的最新款,每年拿到手的十来万红包都按照母亲的意思用来投入股市,涨跌对她来说都不痛不痒,自然也体会不到小股民的癫做狂和撕心裂肺,账面上来看是小赚了2万6千多,好吧,这其实也就仅仅意味着她在德基刷卡的时候更加心安理得一些,还有就是参加了一些无伤大雅的聚会,举办者有成功校友,有打定主意一辈子做啃老族的死党,也有通过朋友的朋友认识的商界精英,见到的碰到的都是跟她一个圈子或者差不多层次的人物,小虾米角色在这种圈子,再扑腾,也是溅不起水花的。期间也瞒着名义上的男朋友跟母亲介绍的世交家族走出来的青年相亲,相谈甚欢,但远不至于直奔主题脱衣上床,总之,这两个月没有太多的兴奋点,没了离家出走的魏冬虫那个小妖孽纠缠,也没有陈二狗阴魂不散,大体上来说还是愉悦的。

    这就是一位父辈隐性家产起码在十位数却从没有上过福布斯或者胡润财富榜、爷爷一辈在省一级政界爬到副部级的富家千金两个月的悠闲时光。

    但两个月对于刚得手潜返王家兄弟来说,却各有重大意义,王解放是浑身血液沸腾,因为终于又开始跟着得喊一声小爷的表哥做大事,杀人放火做着劫富不济贫的无耻勾当,跑了一趟深圳,结果从一个叫颐园的高档小区某幢别墅偷回了那尊收藏隐秘的唐三彩天王像,这是正事。王解放还抽空做了点业余活动,就是把那栋别墅四十多岁看似名媛骨子里性需求如狼似虎的女主人给**了几次,喝烧酒,玩女人,做坏人行恶事,王解放觉得这才是一个爷们该过的人生。所以唐三彩天王像得手必须返回南京地时候就跟被阉了一样没精打采,火车上小爷狠狠踹了他几脚,骂他整天就知道摸**钻裙子没出息,王解放没反驳也没解释什么,他觉得没必要跟小爷说自己心里的想法,因为他一向认为自己的人生和理想对最敬重的表哥来说是下贱到不足以提起的。

    王虎剩从来就懒得在意不成气候的表弟想什么做什么,他现在兴奋地是老天爷终于给他一个机会扶一把陈二狗,箱子里那玩意是诸葛老神仙在乎的宝贝,他接下来让二狗送去。不管如何,老神仙都欠了二狗一分人情,这叫因。至于结出什么样的果,王虎剩估摸着再不济也能把上海那档子乌烟瘴气的鸟事给彻底摆平了,断了后遗症。

    而陈二狗,两个月来肯定最为不足为道,除了拉屎,一天2个小时几乎全部都在车上,也就是拿了一张连小姑娘都不稀罕的驾驶证,然后不知死活地在沪宁高路上玩命,最后疯癫跋扈到连姜子房都不敢坐他车的地步。事实证明陈二狗六十多天12o来包至尊南京是值得的,他现在的车技,唬唬魏夏草,绰绰有余,甚至有可能会让陈圆殊刮目相看。相对于那12o多包贵到咂舌自己没舍得抽一口的天价烟,陈二狗睡在车上,一顿饭也就啃馒头喝矿泉水,偶尔过意不去大慈悲从保险柜把良心掏出来晾一晾地姜子房会请他吃上一顿好的,算是改善伙食。一个月下来,可以说用在自己身上的钱加上烟也就六七百块,方婕来之前给了他一张可以透支2o万地华夏钛金卡,陈二狗没有花一分钱,甚至给姜子房买烟花去的一万好几,也是在上海攒下来的私房钱,自己存折没敢用,怕惹来赵鲲鹏那头黑瞎子,虽然是从张兮兮那疯女人卡上取的钱。但这钱肯定得还。欠女人的钱和情,素来不是陈二狗的作风。

    否则。陈二狗凌晨两点多窝在车里终于能闭眼休息的时候,也不会偶尔记起自己欠曹家女人一顿有钱人吃喝的饭。

    回钟山高尔夫别墅前,陈二狗好好打理了一番,胡渣子都刮干净,换上一套干净得体的衣服,他没资格玩颓废和玩世不恭,那些都是顾炬小梅那帮子富家公子地专利,陈二狗不愿意打肿脸充胖子一副矫情的姿态,宁肯老老实实夹尾巴做人,后者的奴才模样还能视作蛰伏,前者就纯粹是没本钱却要耍酷的2逼了,陈二狗看到经济学书上说了,要控制成本,所以根本不去浪费那个感情。

    再次看到陈二狗,本就对他不熟的方婕还没觉得什么,无非就是日晒雨淋的缘故皮肤稍微黑了一点,人也精神了一点,但魏夏草却越来越不舒坦,觉得这个家伙身板似乎直了一点,在她看来,被魏冬虫骂作狗奴才泼了一脸果汁还能笑呵呵的小丑,就该一辈子被人笑话,一辈子直不起脊梁。

    魏家本来就是阴盛阳衰到了极点,走了个不善言辞的郭割虏,现在多了个挺能溜须拍马顺应“民心”的陈浮生,方婕似乎心情大好,本来晚上要去应酬,结果都推掉了,特地下厨亲手做饭炒菜,老庸人吴妈也只能当个帮手,客厅里只有无聊看电视地陈二狗和膝盖上放着笔记本电脑上网的魏夏草。

    “真不简单,两个月就考出驾照了。”魏夏草抬头不冷不热道,瞥了眼对电视提不起兴趣最后翻阅一本房产杂志的陈二狗。这话虽然挖苦成分不少,但魏夏草底气不是很足,毕竟两个月从一个完全生手到考出证件,一点都不算丢人。

    陈二狗笑了笑,不置可否,他不会傻到亲口告诉魏夏草自己14天拿证的恐怖成绩,那只能更加激怒这只见不得他好的小波斯猫,而是询问了一个他比较好奇的问题。“这杂志上说成思危有这么一个说法,房价中土地和建筑成本占5o%,政府税费占2o%,开商占3o%,而最后的3o%一部分说白了就是行贿,你觉得有多少成分?”

    “你了解这个干什么。买房?难道是卖房?”

    魏夏草不屑道。不过这关系到她地专业知识。以及魏家地家史。她忍不住就表了一下身为半个行家地言论。“高比例大资金用于行贿。肆意妄为地转嫁**成本进而推高房价。这是中国房地产很不光彩却不得不说地一条轨迹。我爸就曾说过。如果权力都在阳光下运行。开一个房地产项目地成本大概能降低15%甚至更多。但这个畸形地不完善市场。很大程度上有点劣币驱逐良币。这才使得王石经常标榜自己不行贿地房地产商人。其实不行贿对于市场经济很多领域而言。是再基本不过地原则。对了。你听说过劣币驱逐良币原理吗?”

    陈二狗点点头。脱口而出道:“听说过。badmonydrivsougood它是格雷欣法则地反例。而当事人地信息不对称是劣币驱逐良币现象地存在基础。如果我没记错。阿克洛夫就因为《柠檬市场》获得了o1年地诺贝尔经济学奖。”

    说了一半话。陈二狗立即闭嘴。之所以一口气讲出“格雷欣法则”“信息不对称”和“《柠檬市场》”。是因为魏夏草地问话让他想起了在上海公交车上。那个拿着一本厚厚经济学教科书不厌其烦问他一个一个问题一问就是一个钟头地女孩。那个相识不久就肯把身子和第一次交给他地傻女人。沐小夭。所以陈二狗很顺畅地报出了英文。顺带着解释了一番。这是本能反应。但坐在眼前地是魏夏草。不是那个傻乎乎到让人心疼地女孩。陈二狗眼神闪过一抹不为人知地哀伤。沉默不语。

    听到答案地魏夏草愣了一下。随即想到书房内地大量经济类专业书籍。嘀咕了一声继续跟几个在海外地闺蜜死党聊msn

    方婕很有兴致地做了一桌子其实陈二狗一点都不感兴趣地菜肴。但陈二狗还得装作吃得津津有味。魏夏草心思没放在饭菜上。晚上她还得参加一个办在no.1兰桂坊酒吧地生日聚会。正琢磨着该穿什么才能不高调不张扬却可以吸引眼球。

    魏家也好,培养出方婕的方家也罢,都不太喜欢在餐桌上讨论。所以显得略微冷清。前者是因为魏端公觉得跟一群娘们没啥共同话题。后者大概就是因为大家风范的缘故,家教比较严格。方婕从小就是笑不露齿餐不谈吐这么教育过来的,方家的三个女儿,无一不是很好的贤内助,魏夏草也就到了陈二狗这边刻薄了一点,在男朋友家那边的口碑也是极好的,哪怕魏端公出了天大的事情也照样巴不得立即将她迎娶进门结婚生子,可见魏夏草终究不愧是方家大门里出来地优质女人。

    方婕似乎怕这么氛围清淡让陈二狗误以为对他的轻视,于是找了些不轻不重的话题,她这几个月实在太忙,魏端公死了,虽然说早已离婚,但打定主意一辈子不再结婚的方婕一直把那个男人视作自己一生的丈夫,魏端公离开后留下的权力真空都必须由她来填补,她斡旋于政府商界和见不得光的领域三端,再长袖善舞,要不是有方家在背后给她撑腰,也做不到左右逢源,可以说没有方婕,魏端公遗留下来的烂摊子早就散了烂了,两三月暗地里伤过多少神哭过多少次吃了多少苦头,在台面上一直胸有成竹淡定自若的女强人连自己都记不清楚,所以当她望向初出茅庐肯定是一腔热血地陈浮生,再看衣食无忧没野心没斗志但各方面还算优秀的女人,方婕感慨颇多。

    不知如何,魏家冷清森森的钟山高尔夫别墅,多了一个除了她和郭割虏谁都觉得无足轻重的男人,不知不觉彷佛多了一丝阳刚和生气。

    方婕给陈二狗夹了一个清蒸蟹粉狮子头,微笑道:“浮生,我也不管你是真喜欢吃还是假喜欢吃,这几个狮子头你反正得给我解决干净。这可是我花了大心血做出来的拿手菜,以前呢,端公他不喜欢吃,夏草这孩子胃口又不大,我每次做出来都是浪费,今天好不容易逮到你。不能轻易放了你。”

    魏夏草脸上平静如常,内心却是幸灾乐祸地大笑不止,不忘落井下石道:“妈,你放心,他其实胃口很大,你尽管夹给他,他也就是跟你客气才吃得这么矜持,以前在山水华门我见他可不是这么腼腆吃饭的,都是风卷残云。我看不光这个蟹粉狮子头。那个三丝螺蛳青,还有碧螺春虾仁,干脆都倒给他就是了。”

    陈二狗啃着狮子头。面对这对母女,一脸瞠目结舌。方婕低头轻笑,这是个不错的开端。

    吃完饭,按照惯例是在方家做了十几年后面跟到魏家做了半辈子佣人吴妈收拾,结果陈二狗帮着她洗碗刷筷,起初吴妈有点不高兴,因为这是她的活,她觉得这个年轻人虽然好心,但让她有点不适应。毕竟在方婕出生就做这行的她做了四十多年家务事,突然冒出个插手地,当然多少有点碍眼。

    不过伸手不打笑脸人,陈二狗口甜,做事也利索,吴妈也不好说什么。而且陈二狗还把二狗地“小名”告诉了也是东北走出来的老人,她一听就乐了,因为她地一个弟弟小名就叫狗剩,突然在给人巍峨森严的魏家别墅里听到二狗这么个乡土的绰号。别提有多亲切,也就原谅了陈二狗地越俎代庖。

    “我帮你准备了一台笔记本,ibm的商务机,你如果不满意可以让夏草陪你跑一下数码城,我不是老学究,也知道现在很多游戏都有很高的配置,你看书久了也确实需要放松一下。”方婕坐在客厅提醒刚从厨房回来的陈二狗。

    “方姨,足够了,我连上网都不知道。对游戏也不感兴趣。有了电脑,就想上网找点资料。据说很方便。”陈二狗赧颜道,当下还不知道qmsn的年轻人的确不多了,他也觉得有点离谱的意思。

    方婕对此轻轻略过,对她来说,一个没太多物质**的心腹,才值得信任,“跟你说一下,现在我这边有四辆车,吉利是端公的,现在已经没人用了,还有一辆是我那辆奔驰s5oo,再就是公司一辆用做商务地奥迪a6,小郭开的最多就是它,最后一辆是刚给夏草买的宝马min,今天晚上夏草要去酒吧闹,你就开那辆a6送她去,因为那辆车相对来说好上手。到了酒吧她要是嫌你不合她那个狐朋狗友地圈子,你就自己一个人在酒吧喝酒,帐结到她头上。”

    “妈!”魏夏草想抗议,一看到方婕瞪了自己一眼,立即噤若寒蝉。

    “好的,什么时候动身?”陈二狗跃跃欲试,这一刻,他突然有个想法,那就是把所有款好车都开一遍,劳斯莱斯迈巴赫什么都买一辆太不现实,都开一次相对来说靠谱不少,今晚就从奥迪a6下刀。

    魏夏草突然眼神奇怪地上下瞄了一眼陈二狗,然后可怜巴巴望向大小事情一打定主意连父亲魏端公都无法更改的母亲。方婕也不是不能通融的刻板女人,哪能不了解女儿的心思,笑望向陈二狗道:“浮生,等下把衣服裤子都换上,上次夏草东西没给你买齐,后来我骂了她一通,让她特地再给你买了鞋子和手表,不是方姨觉得你现在不好看,只不过这个社会狗眼看人低的势利小人太多了,你不穿得光鲜,不说遭冷眼,办起事来也会困难,毕竟千里马常有,伯乐不常有,你迟早都得适应这个,再说了,总不能让别人寒碜我们魏家出了事情后连给自己人置办点一般行头的钱都没了。”

    陈二狗没有说话,上次在德基广场花了多少钱?两套西装几件t恤外加两条领带而已,陈二狗算了一下两张账单,很简单的一道数学加法题目,却是一个让陈二狗触目惊心差点睡不着觉的数目,4239o块,看魏夏草那种再正常不过地眼神,陈二狗就像看到了第一次进大东北长白山就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弓猎皮糙肉厚野猪的精贵驴友,真是两个世界的人啊。

    在张家寨,如今的行情是四五千就能买一个挺标致的媳妇,那这四万多块钱,差不多能买十个了。

    方婕是和魏端公一起被生活打落牙齿把血和苦日子一起吃进肚子、只可惜没有能一起尝甜头的女人,大体能理解陈二狗这种小人物的内心感触,笑了笑道:“钱是身外物,等你在这个家处久了,就会明白这个道理。”

    当时陈二狗觉得自己一辈子都没办法明白这个在方婕看来普普通通的大道理。

    他也不想明白,因为他认为挣扎了二十多年就想攒点钱给娘治病给她过上好日子的自己一旦真踩了狗屎运,明白了这个道理,就太对不住那个晚年在张家寨喝了十几年劣酒唱了十几年京腔也吃了十几年苦头、最后终于能躺进小坟包歇口气地老人家。

    更对不住那个劳苦了一辈子结果被男人抛弃却还没机会抱上孙子,甚至没能看到两个儿子稍微人模狗样的消瘦女人。(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