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017章 闹剧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这话是没错,但陈二狗其实并不愿意上去接下烫手的山芋,输了,少不了被没道理可讲的魏冬虫大肆迁怒,以后的日子更是吃不了兜着走,即使侥幸赢了,魏冬虫还真能把她娇贵的嘴巴贴到他脸上?

    陈二狗之所以上场,是因为看到了一个意料之外的人物,南麓一处独栋别墅内每天很早起床阅览书籍的安静女孩,她对于陈二狗来说是山水华门里最大的谜题,像一朵开在池塘最角落的白色莲花,不染一丝一毫尘埃,陈二狗是从鸡粪狗屎遍地的小村子走出来的人,一见到这类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的女人,就忍不住想要接近,涂抹上一点色彩才肯罢休,所以他硬着头皮众目睽睽下跑上球场,跟是个女人差不多都忍不住欣赏几眼的英俊青年以及黑瞎子一般魁梧的大块头站到了对立面,但他的上场似乎并不能带来局面上的颠覆,两个傲慢的年轻队友根本就把他当作空气,尴尬的陈二狗只能不停无球跑动,像一只上跳下窜的小丑,本来就抱着死马当活马医念头的魏冬虫一看到陈二狗跑得比谁都勤快但徒劳无功的掰命模样,想笑却笑不出来,她歪着脑袋琢磨着这家伙脑子是不是有毛病,明摆着上去也是丢人,跑得再卖力有什么用,还不如守株待兔来得聪明和省力,这么多双眼睛盯着看戏,他脸皮真不是一般的厚,就在魏冬虫觉得大势已去的时候,场上那个付出了十分努力汗水的傻瓜终于拿到手一分回报,一个捡漏的篮板球,然后一连串还算马虎的运球,不进反退,三分线外,干脆利落地起跳投篮,嗖,命中。

    狗屎运。

    魏冬虫嘀咕了一声。

    陈二狗抹了把汗。呼出一口气,瞥了眼两个本该站在同一阵营的队友,嘴角扯起一个不易察觉的阴冷弧度,团队精神?陈二狗从小到大除了猎杀富贵,还真没靠过谁来赢得自己想要的玩意,他的人生信条中只有对待敌人地火上浇油和不乞求怜悯的独来独往。迅捡起球跑回去球。却没有传给别人,陈二狗自传自要,在一群人的措手不及中再次三分线出手,第二个三分,捡球,球,跑动投篮,第三次得分,在两个队友的咒骂中对手终于回过神。重点防守陈二狗,陈二狗几乎是蛮横地过了防守队员,一个姿势不太优美却很实用地上篮。再次得分,等他第五次拿球,那头四肢异常达的大猩猩凶神恶煞地张开双臂,面对面盯防陈二狗,结果背靠背合理冲撞中大猩猩竟然被陈二狗靠倒,很难想象一头一百八十来斤的狗熊怎么会被身材并不壮硕地陈二狗压倒性优势挤翻,一个前期没少对陈二狗出黑拳黑脚的家伙想要再次犯规,然后被陈二狗一肘子看似不经意间打中侧脸,蹲在地上咿咿呀呀个不停。陈二狗被干扰的情况下篮球砸中篮框,没进,和帅哥以及大猩猩同时争抢篮板,匪夷所思的是陈二狗竟然强行拿下了这颗球,轰然落地,众人再看这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竟然有了种无比高大的荒谬错觉,把两帮子原本陷入花痴境地的女人一个个都拉回现实。

    “传球,**!”

    一个半天没拿到球的家伙非但没因为陈二狗连续得分而兴奋。反而恼怒这小人物抢夺了原本属于他的风头。然后,陈二狗真地传球了,只不过那颗篮球结结实实砸在了那家伙的脸上,鼻血一下子就喷涌出来,另一个家伙火了,跑向陈二狗就狠狠踹出一脚,陈二狗就跟他对上了一脚,结果陈二狗纹丝不动,先出手的家伙躺在地上抱着腿哭爹喊娘。让一些个原本把他当作白马王子地小美眉们大失所望。陈二狗拿起滚落到一边的球,再没有人敢拦他。三步上篮,轻松得分,随后走向骂了句“**”的家伙身前,那人一鼻子鲜血正仰着头止血,看到陈二狗立即就跑,毕竟一个跟陈二狗横的家伙已经倒在地上一副撕心裂肺的狼狈模样,他没跑几步就被追着跑的陈二狗一脚踢中**,因为力道太大,他直接扑出去,跌了个狗吃屎,价格不菲的裤子膝盖处磨出两个洞,手腕更是和鼻子差不多的处境,于是不光那个趴在地上的人傻了,场上场外所有人都呆滞了,只有魏冬虫没心没肺地摇旗呐喊嚷道:“gogo,投篮得分,哦

    陈二狗最后以一个三分球结束了这场很莫名其妙地闹剧。

    “胜利属于伟大的魏冬虫女皇陛下!哦啦啦魏冬虫才不管那两匹种马的死活,跑到陈二狗跟前,从钱包中抽出一叠钱,大概十来张百元大钞的样子,很豪爽地递给陈二狗,道:“这就是你的报酬了。”

    陈二狗瞥了她一眼,然后迅挤出一张灿烂笑脸,毫不犹豫收下钱,拍拍**走人。

    那朵白莲花一样的安详女孩微微张大嘴巴,望着陈二狗离去的背影,似乎该出风头的人躺在地上了,该被嘲笑的人却摘取了胜利地果实,没人能猜中过程,也没人猜中结局,她看了看陈二狗,又望了望用一千来块钱打掉陈二狗的魏冬虫,哭笑不得,两个都是怪胎,果然是不是冤家不聚头。

    魏冬虫那颗被精明漂亮地花瓶母亲、和权柄滔天地强势父亲熏陶了14年地脑子有一点想不通。想不通这个一副奴才模样地农民工为什么肯在她面前忍气吞声。想不通他为什么敢对场上那些肯定比他有钱一百倍地家伙下狠手。她也想不通他接过那一叠钱地时候为什么会露出那样一个让她不舒服地眼神。但她最想不明白地还是他到底是狗奴才还是扮猪吃老虎地恶人。

    其实答案并不复杂。那个痛痛快快收下钱地男人只是个心疼尊敬他娘到骨子里地小刁民。能打点架。干倒三四个绣花枕头不在话下。不会把大男子主义放到嘴上。也不会在身上贴张自尊地标签给外人看。他地确卑躬屈膝着。但他弯曲地对象不是魏冬虫。是她老子魏端公而已。即使如此。那个被她口口声声称作狗奴才地土老帽心底也不会真为了她老爹卖命。也许偶尔有一天等他可以跟魏端公平等对话了。也就是她跟魏夏草有麻烦地时候了。

    魏夏草觉得一阵泛寒。她觉得有必要让父亲开除这个城府恐怖地年轻男人。她不是魏冬虫。她是政府大院走出来地女人。见识过太多小人物权势煊赫后地可怕嘴脸。那种喷薄而出地怨念。和睚眦必报地狭窄胸襟。是能把很多人拖下地狱地。

    也许这个男人没办法走那么远爬那么高。但未雨绸缪。防患于未然。生性谨慎地魏夏草还是决定把这个家伙不露痕迹地“请”出魏家别墅。

    陈二狗也许喝过一次红酒都要回味好几天。摸过一部手机都要兴奋半天。但打过一场架。极少能让他觉得有必要反复咀嚼。赵鲲鹏都敢捅。几个父母注定比魏端公差一截地初中生。打了就打了。就算有后遗症。陈二狗相信也不至于束手待毙。他还是一丝不苟按部就班地生活。生活作息精准。一有时间就训练那三条魏端公砸下不少银子地名犬。也许是球场上那一场架打出了气势。让魏冬虫觉得陈二狗即使是个狗奴才。也是**去会很拉风地狗奴才。三天两头就往山水华门跑。一来二去就鬼迷心窍地也爱上了养狗。她地最大梦想不是带着一群名狗进山狩猎享受满载而归地乐趣。而是养他个四五条阿拉斯加雪橇犬。到了冬天下雪了。就让陈二狗做个雪橇让那些狗拽着跑。她觉得那样比开着兰博基尼或者法拉利跑车还要拉风。那才是真地酷真地拽。陈二狗对此不置可否。富人家地孩子。做地梦奢侈一点不可理喻一点。也没什么大不了。再则魏冬虫地这个想法虽然癫狂了点。但好歹比一般富家女买一大柜子名牌鞋子饰来得可爱不少。陈二狗心里也没嘲笑地意思。

    “狗奴才。你真会做雪橇?”魏冬虫继续翘课来山水华门看陈二狗训狗。坐在别墅院子里地椅子上托着腮帮。语气里满是怀疑。

    “我是个地道东北人,雪地里摸爬滚打了二十来年,会做雪橇不稀奇,不过话说在前头,我会做是一回事情,做得好不好看是另外一回事。”陈二狗事先声明,他知道给人希望后再让人失望甚至要比起初就不给人希望来得折磨人心,对陈二狗来说宁可不存侥幸心理的决绝,也不要模棱两可,否则最后遭人怨恨,只能算作自己造孽。

    “狗奴才,你从东北跑南京来干什么,是强暴妇女了还是杀人放火了?”魏冬虫一本正经问道。

    习惯了魏冬虫天马行空思维的陈二狗蹲在地上,任由黑豺撕咬一条陕西细犬,望着两狗相斗,掏出一根烟平静道:“找个识字的媳妇,生个不愁吃穿的孩子,就够了。”(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