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10章 孽畜,现出原形
    魏端公独自回到别墅,司机兼保镖站在院子门口,阴沉沉目送王虎剩离开,像一头阴暗处伺机而动的豹子,他的狠,并不虚张声势,也不是借着魏端公玩狐假虎威那一套,按照南京圈子的说法郭割虏就是一把开了锋破过膛的斩马刀,透着一股冷冽。魏端公走进院子的时候拍了拍这个年轻男人的肩膀,道:“以后见着这几个人,给点笑脸,紧绷着一张阎王脸,二狗他们又没欠你钱。跟你说多少遍了,笑里藏刀比金刚怒目更适合生存,所以我说你不适合做老大,一辈子打杂的劳碌命。”

    郭割虏平静道:“动脑子不是我的强项,魏爷,你哪天要是真金盆洗手了,我就跟你一起退出圈子,继续给你开车。”

    魏端公走进别墅,摇头道:“你不能退,你退了我会死得很惨,我这些年四面树敌,瞧我不顺眼的人海了去,一下去,手里没了人马,指不定当天就会被人阴死。有你在台面上撑着,虽然成不了大气候,但好歹让那群龟孙子一时半会不敢轻举妄动,我吃饭睡觉玩女人也安稳。我也没大野心,活到六十岁,生个儿子,把小崽子活蹦乱跳养到十岁,尽了父亲的一部分责任,再死,就没有怨言了。”

    郭割虏皱了皱眉头,最终还是没有说话,这个主子脑子里想什么,他始终想不透,郭割虏每次走进书房看到满屋子的书籍就头痛,什么《撼龙经》《人性的高贵与卑劣》,什么尼采什么笛卡尔,什么杨筠松什么陈老抟,没读过几年书的郭割虏都本能抗拒,魏端公丢给他一本《道德经》,读了十几年还是没修出平常心养成恬淡性,还是出道伊始的那条山野独狼,一出山就想咬人,所以魏端公一直没让他进入商界。是怕他一个一言不合就在谈判桌上把对手打成残疾,郭割虏是个粗人,搭配着阴柔滔天的魏端公,也是一对在江浙沪颇有趣的组合,浙江的“老佛爷”澹台浮萍和瘸子狗姚尾巴,上海的竹叶青和光头蒙冲。都是名声不小的搭配。

    郭割虏跟着魏端公来到二楼僻静而空旷地恢宏书房,关掉灯,打开投影仪,轻声道:“黑龙江省小兴安岭张家寨的地形都拍摄下来了,陈二狗爷爷和张三千父母的坟地都按照你的要求,从各个角度拍照录像。”

    魏端公环胸坐在雕龙黄杨木大椅中央,眼神阴晴不定地望着一张张幻灯片,在张家寨全貌俯瞰图照片上停留了七八分钟,啧啧称奇。张三千父亲的坟地也研究了两三分钟,摇了摇头,等到张三千娘的坟墓放映出来。魏端公一阵心惊,越看越透着玄乎,越琢磨越震撼,喃喃自语道:“怪不得,有这么桩大阴德庇护着郭割虏不懂其中地门道,只能闭嘴,因为他的主子魏端公是个大妙人,宁肯要一个哑巴在身边站着做摆设,也不要一堆呱噪的罗喽对他歌功颂德。

    最后一张幻灯片是陈二狗爷爷的坟墓。一个不起眼的小土包,所幸没有杂草,否则谁都认不出那是一个葬人的地,不像先前的地点都有四个方向甚至是远近的拍摄,这座坟也许是太寒碜的缘故,拍摄地人只提供给魏端公一张图片,魏端公摸了摸下巴,道:“瞧不出大学问,难道是我多心了?如果真是那个让钱塘6老欠了半壶虎跑茶的高人。没理由找这么个破地方下葬,奇了怪了。再不入世的半神仙,不管如何与世无争淡泊脱俗,也不该在这件事情上马虎,”

    郭割虏小声问道:“魏爷,哪里不对劲?”

    魏端公没有答话,关掉投影仪,却没开灯,沉默于黑漆漆环境。几分钟后点燃一根烟却没有抽。把烟放在烟灰缸上,任由它燃烧。一根烟烧尽,才让郭割虏开灯,道:“你看三千那孩子怎么样?”

    “我不喜欢。”

    郭割虏很快补充了一句,“但是棵绝好苗子,好好培养,说不定能变成第二个李夸父或者张小花。”

    “有你这句话就足了。”

    魏端公起身笑道。像喝了最醇地女儿红。微醉醺醺。道:“我估摸着这辈子是真没命在娘们肚里种出儿子来。所以打算收张三千为义子。在观察一段日子。我也得等上海那案子告一段落。各方面都稳下来。我就找陈二狗说这事。他似乎没理由反对。”

    郭割虏神色淡然。望向窗外。眼神一如既往地清澈冷冽。像他袖管里洗澡睡觉都不肯摘下地一抹刀锋。

    陈二狗按照土法子做了杆扎枪。这是张家寨猎户人手一根地近距离狩猎兵器。杆长一米多到两米都有。陈二狗留在张家寨地扎枪有两根。一根两米左右。还有一根长到离谱。那根枪不好使唤。只是白熊死后陈二狗悲愤之下地作品。他跟富贵找了那头罪魁祸地东北虎这么多年。撞见过两次。能在陷入癫狂地陈二狗和手持巨大牛角弓地陈富贵夹击下遁走。足见那长白山之王能咬死白熊不是偶然事件。

    “三叔。要不你也给我做跟扎枪?”蹲在一旁地张三千艳羡道。

    “你老老实实练你地八极拳。别分心。这东西只是旁门左道地玩意。要想出人头地。还得走正正经经地路子。”陈二狗没答应。

    张三千吐了吐舌头,一大一小两个人剃平头穿拖鞋,像极了父子。

    陈二狗现在做的扎枪纯粹是玩票性质,做着玩,跟张三千一样闲不住。铁枪头,四十五公分长,菱形扁头,尖头和两面都细细打磨成锋利刃口,不敢说吹毛断,但捅进去扎进骨头后都可以轻松拔出来,绝对酣畅,这扎枪到了老猎人的手里就能把快准狠挥到极致,一般来说弓箭不顶用后就得靠这扎枪防身,毕竟张家寨像富贵这种敢跟大畜生近身肉搏的猛人只有一个。陈二狗现在要做的是把两米半的硬木柄安插到枪头根部地锥形枪裤中,张三千也帮不上大忙,只能凑热闹把脚底下一些钢丝拢到一起,问道:“三叔,老家那两根枪都有花纹,多漂亮,这枪不刻点?反正你手巧,来点四相八卦什么的。”

    “没那功夫。”

    陈二狗笑道,在住宿楼过道斜竖起扎枪,审视了一下,道:“这枪是用来练手的,反正这里树多,不怕扎死几棵。”

    “三叔,啥时候你才能带我回张家寨?”张三千耷拉着脑袋小声问道。

    “回去作甚?”陈二狗问道。

    “我想看你和富贵叔拿扎枪在大雪地里刺野猪,堵黑瞎子,最好是把那头东北虎捅死。”张三千抬起头,一脸向往,和稚嫩的感伤,毕竟张家寨再穷再苦,对这个孩子来说也是个家。

    陈二狗用力摸了摸张三千的脑袋,轻声道:“出来的时候三叔让人看不起,回去的时候不能还那样,你说是不是?”

    张三千沉默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陈二狗蹲地上,嘴里咬着一小截钢丝,捣鼓着这种很独特的短矛,道:“人争一口气,佛争一炷香,三千,等你个头再高点,肩膀再宽点,知道要个女人了,就会明白这话的意思。”

    张三千紧抿起嘴,缄默不语。

    “孽畜,还不快快现出原形!”

    过道尽头,出现了一个常理来说绝对没可能站在那里地娘们,戴着鸭舌帽,拿着照相机,笑语嫣然,望着陈二狗一辈子都没法子让人视作伟岸地背影,大声调侃。(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