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正文 第四章 其爷如老龟,其父如瘦虎,其兄如饥鹰
    不是每一只在底层拼搏的蝼蚁都注定碌碌无为,运气好的,给它们一个支点,兴许就能撬起搬动大象的杠杆。

    凌晨五点钟一到,陈二狗和张三千极准时的生物钟就会让上下铺的两人睁开眼睛,一个鲤鱼打挺,起床后两人站在一起洗脸刷牙,然后陈二狗会带着张三千去晨跑,绕山水华门小区三圈,最后在南麓一幢独栋别墅周围,打一些八极拳或者劈挂拳的拳术套路,陈二狗特地跟无所不通但无一能精的小爷王虎剩讨教了一套杨氏太极,虽然张三千看起来柔柔弱弱身态纤细的模样,但对太极或者咏春却没一点兴趣,王八吃秤砣铁了心痴迷于八极拳,陈二狗瞎子摸象般艰难摸索杨氏太极的时候,就可以看到一个小孩大清早光着膀子撞一棵特地从别处挖来种下的松树,之所以光膀子,是怕把衣服磨破了,到了大城市不用日晒雨淋下地干活,张三千身子跟他脸蛋一样愈白嫩水灵,套一句没少干过坑蒙拐骗的王虎剩话说就是这娃能卖个好价钱,还是那种十岁了都能卖到富贵人家的稀罕货,不过寻常人贩子大佬见到金盆洗手很多年的王虎剩,恐怕有些个眼睛比较好使的家伙还得恭恭敬敬喊声小爷,哪敢对张三千下手。

    虽然王虎剩掏出来的货都不会很次,但打太极也打了一段时间,没给陈二狗带来多少称得上太大震撼的感觉,至今也没搞清气沉丹田的境界到底是啥个玩意,至于王虎剩扯出来“引进落空,四两拨千斤”的手法,陈二狗更是边都不沾一点,陈二狗也知道太极讲究个滴水穿石,这种内家拳尤为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但陈二狗不能不急,一想到那张狰狞的桃花脸孔。他心底就有一股寒意,权势的确可以带来只手遮天,金钱也能换来翻云覆雨,但人生多得是狭路相逢的境况,那个时候,归根究底,还得靠最纯粹的力量。谁的拳头硬,谁地身手猛。谁的手段骁勇,陈二狗不想输得一败涂地。

    打太极没了意态平和,便没半点效果,陈二狗之所以选择这块僻静湖边场地,就是一栋移交给业主没多久的独栋别墅中有个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到一个安静女孩每天此刻都在阅读书籍,只有一个模糊侧脸,一本书,一个清瘦身影,她很早起床。总会比陈二狗更早,她看书很专注,窗外花开花落,惹不起她一点心境涟漪,陈二狗好歹读了十二年书,但第一次知道啥叫两耳不闻窗外事,陈二狗每次心烦意乱,就会瞥一眼她,然后便能够深呼吸一口。做到暂时的心无旁骛,偶尔坐在草地上休息,叼着根狗尾巴草,陈二狗也会猜测那个有大家闺秀气质却如小家碧玉恬淡无争的年轻女孩是谁,父母是做什么的,她有过什么经历,甚至是否被一个男人走入过她的心境,对陈二狗来说,瞎想一通。也很有趣。但陈二狗也知道,她也许等他离开山水华门那一天都不会转过脸。看到打太极地他。

    “三叔,想女人了?”张三千撞完了松树心满意足地穿上衣服跑到陈二狗身边,陪着他坐在湖畔呆犯愣,跟王虎剩处久了,张三千也学会了点小心思。

    “你懂个屁。”陈二狗笑道。

    “三叔,你猜猜看,李唯,沐小夭,张兮兮,我最喜欢谁。”张三千学着陈二狗拔下一根狗尾巴草叼在嘴里,对这孩子来说大城市最不好的地方就是找不到甜草根,在张家寨地大山,张三千能随便拔出几种放在嘴里咀嚼能啃出甜汁的草本植物。

    “李唯。”陈二狗不假思索道,在他看来沐小夭和张兮兮跟张三千都太遥远,李唯虽然脸蛋身材相对逊色,但普通也有普通的好处,起码不会给张三千太多压迫和窒息,再说小孩只见过沐小夭和张兮兮一两次,能有什么印象。

    “错,再给你一次机会。”张三千咧开嘴笑道,这笑脸,会让陈二狗不由自主想到富贵。

    “沐小夭。”

    “又错了。”

    “张兮兮?”陈二狗有点出乎意料。转头望向一本正经地张三千。不像是在开玩笑。难道是被王虎剩灌输那套**大地妞才是好妞乌烟瘴气地理论?

    “三叔。我觉得李唯姐不够大气。跟地道地上海人一样精明。跟她娘一样。如果打一桌麻将。也就保证赢比输多一点。小夭姐跟李唯姐不一样。打麻将桌面上肯定会输。但其实是赢了。我不懂你们大人地感情是怎么回事。但觉得小夭姐蛮聪明。也很实在。也许他跟三叔一样。练毛笔字久了地缘故。不浮躁。但我还是喜欢张兮兮多一点。”张三千老气横秋笑道。

    “没瞧出你现在大道理也一套一套地。看来跟了王虎剩。别地好处没有。以后肯定能靠嘴巴吃饭。”

    陈二狗哑然失笑道:“说吧。啥原因。”

    “**大呗。都说**大地女人能生男娃。”张三千坏笑道。突然压低声音。“三叔。你难道不觉得张兮兮**很像两瓣大西瓜。你要摸上一手。准上瘾。小夭姐漂亮是漂亮。但**小了点。不带劲。就跟白烧度数不够一样。还是张兮兮好。”

    “王虎剩。**你大爷。”

    陈二狗笑骂道,赏给张三千一个结实板栗,“净跟那鸟人学坏的,以后离他远一点,你小兔崽子要是敢成天琢磨这些花花肠子,我非把你掐死。”“三叔,你操虎剩哥大爷没用,你就算刨他祖宗十八代的坟都没用,虎剩哥说他一生出来就没心肝,不知道孝是怎么个字。”张三千微笑道,那张清秀中性的稚嫩脸庞颇为动人,这样的孩子如果在学校,是不愁收不到情书的,虽然字体可能歪歪扭扭,甚至还有不少错别字。

    “小爷啊小爷。”

    陈二狗一阵感慨,深呼吸一口。吐掉那根嚼烂了的狗尾巴草,站起身道:“回去吃早饭,谁先到谁做饭。”

    张三千撒开脚丫子狂奔,把陈二狗远远抛在身后。

    这孩子最大的乐趣除了练毛笔字、听陈二狗讲述王朝兴衰、听王虎剩扯风水堪舆,再就是给陈二狗做饭。

    不急不缓小跑的陈二狗望着张三千地背影,突然没来由充实起来。

    虽然说这杨氏太极没能让他短时间爆,但好处终归是有的。其实陈二狗和富贵都知道爷爷懂太极,说出来可能会让本来就一惊一乍地王虎剩再度受到惊吓。陈二狗爷爷深谙的不是如今广为流传的简化版太极拳,应该是南冷架的陈氏太极,孙大爷没过世的时候,陈二狗跟老人下棋提到过有关太极的事情,孙大爷说温县南冷架的太极才是当下最正统地太极,老人地评价是四个字。“最具古风”,之所以知道爷爷会南冷架地太极,是当初富贵八极拳操之过急练伤了身体,爷爷便让富贵打了一小段时间地太极,一次他抽旱烟的时候提起过那太极是南冷架的套路。但其中夹杂有陈家沟的老架,也叫“大圈拳”,陈二狗那时候记恨老人的醉酒疯癫,一个十来岁地孩子没见识也没肚量,哪里想学老人那些深藏不露、被张家寨视作稀奇古怪的旁门左道,加上老人似乎也刻意不想让陈二狗接触太极,连带着让富贵也不许久碰太极,老人死后富贵就十来年当真没练过一点太极,只痴迷钻研八极拳和劈挂拳。

    王虎剩觉得自己很逍遥快活。如果晚上能抱着李唯或者张兮兮一起睡,那就真是神仙一般的日子,可虽然没有娘们暖被,但他有监控录像可以看,翘着二郎腿,叼着南京香烟,欣赏小区里一些走出房间散步的女人,王虎剩还是挺中意,唯一有疙瘩的就是这山水华门一个挺有姿色地女业主瞧上了王解放那怂人。这让王虎剩很不爽。看着那妞有事没事就经过小区门口朝站岗的王解放卖弄风骚,王虎剩就想踹那不争气净给他丢脸的犊子一脚。

    跟他一起在监控室值班的还有个江苏人。那个亲戚是保安经理的家伙看不起王虎剩,觉得这个整天忙着梳理汉奸头、一脸龌龊的外地佬根本不值得拿正眼看,王虎剩呢,也从不会跟这种彻彻底底的小人物一般见识,反正互相不顺眼,王虎剩乐得清静,抽烟瞌睡看女人,他才不管什么职场的人情世故,这点屁大的小圈子,还真不配他王虎剩大将军当回事,反正只有他炒老板鱿鱼地份。

    南京是陈二狗的福地,所以他来了。

    王虎剩也很满意现在陈二狗的状态,有条不紊地准备**高考,有筛选地大面积海量阅读,每天花一点时间跟他学玩牌学千术,甚至有空还会跟王解放讨教一点床上功夫,王虎剩虽然身无分文,貌似一事无成,但终究是生死场上过来的人物,跟他打交道的人不是腰缠万贯就是黑道上的亡命之徒,他能看中陈二狗,就是看上了这位小虾米的意志,那是一种类似东晋桓温的气质,陈二狗兴许目前还没宁教我负天下人的狠辣风范,但在王虎剩看来,远比那些没心没肺挥霍时间地纨绔二世祖来得更值得期待,王虎剩知道,当一个人看不清自己地未来,大多数会或多或少浪费时间精力和金钱在一些无关紧要的关节上,比如一些于人生大方向有害无利地兴趣,有钱的玩飙车玩收藏玩女人,没钱的玩游戏玩愤世嫉俗玩文字游戏,也许不能算作失败,但无形中失去了一个又一个的机遇,这些机遇也许就能够让人崛起,让人出人头地,最可怕的是他们还不知道自己失去了一举成名天下知的机会。

    “一只青蛙被丢进不太烫的温水,直到慢慢煮烂,它都不会想着跳出来,只有那些一下子被抛进滚水的青蛙,才知道要一跃而起,跳出火锅。”这就是王虎剩众多人生感悟中挺出彩的一个,套在陈二狗身上就很适用,人妖熊子就是那一瓢滚烫开水,王解放心底其实是感激那个公子哥的,因为他的出现,彻底断了陈二狗做良民做庸人的机会,当然这些话王虎剩不会对别人说,成大事者不谋于众,这是千古以来颠扑不破的真理,王解放虽然死心塌地,但对王虎剩来说那颗猪脑袋知道太多反而会坏事,王解放在小爷眼中就是一枚炮,指哪打哪,就算是死地,也得冲,不能让棋子知道那是死地还是活地。

    陈二狗不太愿意讲述他爷爷的事迹,王虎剩就变着法儿让很称职的旁观者张三千来说,那位已经逝世的老人是不是传说中神龙见不见尾的陈半仙已经不重要,最关键的在于这样一个甘于死寂人生的老人教出陈二狗和陈富贵这样的孙子,大个子陈富贵,王虎剩一想到这笑脸泛滥言语稀少的男人,就一身鸡皮疙瘩,那是本能的惧意,大力抽了口烟,王虎剩眯起本来就很小的眼睛,盯着监控屏幕,喃喃道:“除了东北出东北虎,辽东可还出海东青。”

    有一点王虎剩一辈子都不会对外人说起,在南下火车上他第一眼看见陈二狗,起初并不在意,纯粹是打时间给陈二狗看了相,那一看,便让见多识广的王虎剩看出了一身冷汗,瞎眼师傅曾经一次喝高了给王虎剩解过一种命相。

    不多,才十五个字。

    却让王虎剩一阵头皮麻,一身泛寒。

    “其爷如老龟,其父如瘦虎,其兄如饥鹰。”(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