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第064章 你咬我啊
    (明日一千推荐票一千字更新,妖孽们,你们敢投到一万五推荐吗?)

    生活只有在平淡无味的人看来才是空虚而平淡无味的。生活就是战斗。

    陈二狗被张兮兮骂作狗嘴里吐不出象牙,这么有哲理深度的两句话确实也不是陈二狗创造,前一句是车尔尼雪夫斯基的名言,后一句是柯罗连科的名句,加在一起,就成了陈二狗的座右铭,很刻板僵硬,说出去别说张兮兮笑掉大牙,恐怕连小夭都觉得太落伍,毕竟现在是一个充斥高尚是高尚者墓志铭卑鄙是卑鄙通行证这类调调的社会,没几个年轻人会真把《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这种书当回事。

    比如张兮兮的qq签名是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小梅是“**一杆枪,挑翻黄浦江”,小夭则稍微正常点,因为陪着父母刚去了趟古镇西塘,写下“小镇一江烟雨,两人十指勾画”,如果陈二狗会玩qq,签名估摸着也就是我要扼住命运的喉咙这种言辞。

    虽然赵鲲鹏在箭馆给了他一个结结实实的下马威,但起码在小梅眼中这个打不死的东北蚂蚱没有意志消沉,斯诺克照样玩,弓箭照样射,酒照喝烟照抽,心理上的抗击打能力不比身体上差,死人妖熊子似乎真的不打算继续找陈二狗麻烦,这让小梅暗地里松了口气,虽说对陈二狗的钦佩有增无减,但那场风波总算把他心里那点演义情结给一干二净地浇灭,他大致确定这个社会市井底层没有深藏不露的神仙人物,就算有,他也碰不上,跟世外高人结拜兄弟然后一起打拼闯天下最后一世荣耀,都纯粹是闲得蛋疼在那里白日做梦,小梅撒泡尿照了照自己,觉得还是跟陈二狗做朋友来得靠谱,做兄弟就免了,他自认没为兄弟两肋插刀赴汤蹈火的义气,没必要打肿脸充胖子。

    陈二狗不甘心做一个只会艳羡别人飞黄腾达的穷人,他想要抓住身边每一个机遇,于是他尽可能地去看书读报买杂志,接触一个又一个陌生的领域,脑海中闪现出一个个家致富的方案策划,然后又一个一个被自己无情推翻,乐此不疲。

    他在sd酒吧不会跟王虎剩那厮一样只图看几个扭来扭曲的大**或者顺手牵羊几包烟,陈二狗花了不少手段和心思去笼络人心和攀交被他视作有挖掘潜力的顾客,他颇为得意的一件事情就是把一个酒吧水灵女孩成功推销给了某个偶然来到sd的大款,女孩人不错,身材那叫一个苗条,也不是只有脸蛋的花瓶,智商不高,但情商不低,难得的是还是个处女,最大的缺点就是花钱如流水,大款是个中年离异的大叔,舍得花钱,谈吐幽默,家底丰厚,在陈二狗的牵线搭桥下两人一拍即合,据说已经开始计划结婚,陈二狗觉得这是一笔潜力股,两人婚姻越幸福美满,他的潜在性回报就越丰厚,如果两人相处是一场灾难,陈二狗撑死就是浪费了点口水,不过一个懂得把女人身体用过次数和价值多少成反比的聪明女孩,想必会长期套牢那个最喜欢小鸟依人的金主,不会让陈二狗失望。

    sd酒吧是陈二狗唯一可以施展全身解数的地盘,可以把他在张家寨耳濡目染而来的小聪明都用出来,也可以把《厚黑学》或者萧天石老人那本《世界伟人成功秘诀之分析》里的论点现学现用,受益匪浅,驭人七分如养狗三分如饲鹰,这便是陈二狗的最大感悟,sd酒吧虽然不大,但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好歹让陈二狗看通透了上海这座城市人情世故的一两分,总之陈二狗竭尽全力经营四周人物的所有关系,把他们视作一颗颗潜力不同能量不同角色不同的大小棋子,陈二狗懂得确实不多,理论和实践都很薄弱,但他最大的优点就是能把肚里那点货挥到极致,用百分之一百二的努力去百分之一百地完成一件事情。

    陈二狗是一只趴在窗户上看未来的飞蛾,总以为成功离他很远,但天晓得他会不会跌跌撞撞就被他一个踉跄闯入成功者的圈子。

    厚积薄。

    这四个字被写成横幅贴在墙壁上,横幅附近就挂着爷爷遗留下来的烟杆。

    张三千这孩子很有意思。陈二狗没见过那种在情场所向披靡地爷们。也不知道能把女人心理围墙摧枯拉朽地情场高手是怎么个了不得地风范。但他觉得张三千这娃有这个潜质。大到街坊邻里地七八十岁老太婆。小到李唯这个年龄地花样少女。都极喜欢长一张畜无害脸蛋地张三千。这孩子一有空闲就顶替王解放在阿梅饭馆打工。手脚勤快。脑子灵光。肯吃苦能耐劳。让老板娘阿梅恨不得把李晟拖出去乱棍打死然后要了这孩子做亲儿子。要不是张三千才十来岁实在太小。她非把李唯嫁给他不可。

    今天老板娘阿梅和三个差不多年纪地中年妇女在二楼打麻将。张三千在一旁端茶送水伺候着。从头到尾就没少被这四个正到如狼似虎年龄地女人揩油。麻将是门大学问。张三千只目不转睛看她们打了几天。便琢磨出了点门道。对他来说这就是一个“死守上家、看住下家、整死对家。一局麻将。三个人死。只有我赢。只有你死”地游戏。殊不知他这句话已经一语道破了麻将地真谛。张三千那脑袋肯定没遗传父亲地木讷。一切估计都归功于那个卖到张家寨地可怜女人。

    傍晚王虎剩找到陈二狗下象棋。张三千观战。途中陈二狗要上个厕所就让蹲一旁不一语地张三千顶上。结果一不小心让王虎剩阴沟里翻船。大意失荆州地王虎剩不肯罢休。又和十周岁不到地小孩下了一盘。虽然赢得没有悬念。但王虎剩这期间一直在留神张三千地面相。啧啧称奇。连说怪事。陈二狗和张三千都没把他那套神棍学说当回事。懒得理睬。王虎剩既不气馁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只顾着在一旁感慨。最后像极了引诱小妹妹地猥琐中年大叔。笑眯眯望向张三千道:“三千。要不以后跟我混。我教你三教九流乱七八糟地东西。反正上不了台面地玩意。我保证你样样精通。怎么样。你只需要磕个头。认我这个师傅。磕头只需要一个。不用磕三次。太麻烦。”

    “不学。”

    王虎剩大怒。问道:“为啥不学。我保你一辈子享受荣华富贵。要女人有女人。要名声有名声。”

    忙着收拾棋子地张三千头也不抬。不冷不热道:“除了娘。谁我也不磕头。”

    王虎剩顿时焉掉,像霜打的茄子,愣是没大道理来反驳,悻悻然道:“你老子也不磕?”

    张三千平静道:“不磕。”

    王虎剩大将军气涨红了脖子,道:“你个一根筋的狗犊子,不识好歹。”

    张三千撇了撇嘴,蹲在地上学着陈二狗叠棋子,道:“就不学,有本事你咬我啊。”(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