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第038章 操你大爷
    (晚上12点冲榜。)

    真正好看的娘们不是那种乍看惊为天人的祸水,也不是醉眼朦胧兽性大后躺在身子底下的妞,而是那种卸妆后越看越顺眼的白菜,要拱就得拱这种,这话不是陈二狗的突奇想,而是自称**专家的王虎剩总结说明,本来陈二狗也没什么感触,碰上小夭后才恍然大悟,感慨祖坟终于冒了青烟让他撞见一颗百看不厌的白菜,清晨洗脸刷牙加上吃早点,陈二狗都在欣赏这颗属于自己的白菜,恨不得把她圈在自家菜圃内慢慢品尝,这龌龊想法确实符合他的小农意识。

    小夭今天特地穿上一身要多清纯有多清纯的衣服,打扮得比处女还处女,就那么让陈二狗观赏,虽然起初心底有些羞涩,但渐入佳境,偶尔暗送几个心有灵犀的秋波,撩拨得陈二狗恨不得将其就地正法,张胜利说得对,男女床上的事情就不能开个头,一有第一次就刹不住车,兴许小夭本身对这事情没太浓郁兴趣,可眼前那头昨晚刚折腾了她半宿的牲口想啊,她如何表现都像是在欲拒还迎。

    在永和豆浆店铺陈二狗囫囵吞枣解决掉早餐,贼笑道:“离我上班还有半个钟头,要不回你公寓?”

    傻眼的小夭娇羞道:“张兮兮睡着呢,她睡眠很浅,你就不怕她一手水果刀一手菜刀找你麻烦?”

    陈二狗大笑道:“开玩笑,开玩笑,我不敢上班迟到,老板娘忒精,而且饭店内的时钟总是比北京时间快几分钟,一迟到就狠狠扣工资。”

    陈二狗很享受这种被四周雄性牲口鄙视和嫉妒的眼神,牛粪咋了,癞蛤蟆咋了,我是一坨插了鲜花的牛粪,我还是一只吃了天鹅肉的癞蛤蟆,眼红死你们。小夭大致也猜得出这个家伙的那点心思,所以很配合地作小鸟依人状来刺激周围恨不得把陈二狗丢臭水沟的异性,漂亮女人没脑子,这话未必准,起码小夭觉得身边的死党都挺精明,例如张兮兮看着很好被占便宜,但真想把她糊弄上床不花个几万大洋根本是做梦,而且这肯花钱的冤大头还得相貌英俊脑子灵光,总之小夭感觉就是张兮兮在**男人,把花瓶角色扮演到极致也是需要相当道行和智慧的。

    因为不想坐出租车,小夭早上特地上网帮陈二狗查询了公交路线,在公交车站望着陈二狗挤上车,直到公交车远去,小夭才缓缓走回公寓,无疑如陈二狗如说他不是擅长风花雪月那一套的情场老手,小夭笑了笑,突然有种跟他同居的冲动,每天给他洗洗衣服做做饭菜也不错,她本就没做阔太太的野心或者女强人的**,做个一门心思放在小家庭上的贤妻良母就挺好。

    能有个人等待着,不管有没有结果,起码比浑浑噩噩望着空荡荡的将来来得让人安心。

    他的世界中肯定还会6续出现这样那样的女人,对于这点,小夭扬起拳头恶狠狠道:“来一个我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来三个我全杀光!”

    路边几个晨跑的大伯大婶被这水灵孩子的话语吓得赶紧加快度,小夭收回拳头偷偷吐了吐舌头,小跑回公寓,恨不得向全世界大声嚷嚷“我是女人啦”。

    小夭的出现一定意义上打断了陈二狗的原定步骤,当王虎剩领着那位据说在汤臣一品别墅区做保安的亲戚来到阿梅饭馆,陈二狗就决定辞掉阿梅饭馆的动作,让这个人顶上,初看这个王虎剩的亲戚,如何都不能将有血缘关系的两者联系在一起,王虎剩邋遢猥琐得惊世骇俗,这家伙却差不多能算玉树临风那个级数的帅伙子,王虎剩看女人总喜欢色迷迷瞧**,做什么说什么都能把原本正经的变作猥亵,典型的反面角色,但这个男人却仿佛天生演正派的料,反复观察打量都目不斜视正义凛然的紧,个子比陈二狗稍高,体格也壮实一些,不善言辞,与王虎剩是两个极端,见到陈二狗也只是简单自我介绍:“王解放,和王虎剩是表兄弟,我得喊他哥。”

    如果不是王虎剩透底,陈二狗真不敢相信这家伙能胆大包天地去计划盗窃汤臣一品别墅内的古董收藏,本来老板娘很不乐意陈二狗辞职,但顺手揩油见王解放身子结实尤其是胸肌惊人,脸蛋也顺眼,立即就不反对,中午陈二狗请客,点了一桌子菜,望着哑巴差不多的王解放道:“白天你和虎剩在饭馆忙,工资是不高,但一个月足够应付你们的房租吃饭,然后晚上轮流去sd酒吧做保安,没大钱让你赚,但一个月存一两千不难,行不行?”

    王解放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呲牙咧嘴貌似恨铁不成钢的王虎剩一巴掌拍在他脑袋上,骂道:“给你两份工作也不知道感个谢,没教养的东西,以后别跟别人说是我弟,我滲得慌,丢人!”

    出乎所有人意料,被王虎剩这个在阿梅饭馆地位还不如张胜利的犊子狠狠教训了一通的王解放非但不恼怒,反而一本正经老老实实地朝陈二狗道:“谢谢狗哥。”

    陈二狗摇头道:“不需要,都是东北人,能帮忙就帮。”

    “操你大爷,没大没小,怪不得一辈子没个出息,狗哥不动筷子,你急个啥,急着投胎啊?!”

    王解放刚准备拿起筷子夹菜,就又被王虎剩一巴掌蛮横拍在脑袋上,差点没整颗脑袋砸到菜盘子里,把整间阿梅饭馆的人瞧得瞠目结舌,以前谁都没现王虎剩这渣是这么有男人气概的爷们啊,再说这个叫王解放的男人也断然不是那种寻常人好欺负的孬种,怎么碰上了王虎剩就焉了,连陈二狗都很费解,这个男人也不觉得丢人,心平气和地放下筷子,屁都不放一个。

    陈二狗第一时间想到富贵,继而释然一笑,这个肚里估摸着挺有货的王解放跟富贵其实截然不同,他的隐忍仅限于针对王虎剩,即使面对自己这个打赏他两个饭碗吃饭的人,他也照样没什么好感,不冷不热,远不是富贵那种让人觉得自肺腑的憨傻,但跟山里畜生打交道多了的陈二狗直觉告诉自己这家伙是个危险角色,指不定就是只深山里喜欢单打独斗的红眼黑腹蜂,能蛰死人。

    陈二狗第二次对王虎剩刮目相看,能把这种人降伏,总不能是光靠那点在乞丐村最不值一提的狗屁血缘把?

    吃完饭陈二狗和王虎剩习惯性地在梧桐树下抽烟,以王虎剩的手脚就算是想从sd偷出一个大活人来都不值得惊讶,更别说几包好烟,连带着陈二狗都享受到了大款的福利,天天不是抽中华就是抽芙蓉王,今天这包据王虎剩说是很早就被江苏政府用作招待烟的苏烟,王解放站在他们身后,木头桩子一般,王虎剩连正眼都懒得瞧他,只顾着陪陈二狗吞云吐雾,道:“你把工作辞了,就只专心抓酒吧那一头了?”

    陈二狗笑道:“不是,我打算接下来大段时间白天就去上海各所大学逛逛,选一些实用点的课程偷溜进去旁听,前些时候乱七八糟的书是看了不少,可总觉得不踏实,后来现是没个大纲和准心,有点事倍功半,再过些时候就考几个能混饭吃的证,不能浑浑噩噩过日子,现在反正不愁饿死冻死,就出去走走,有个女人跟我说一个男人站得高点才能看得远,我是山里人,这个道理好歹懂得还算透彻。”

    “是这个理。”

    王虎剩点点头,然后转头斜瞥了眼王解放,似乎一看到这个亲戚就有气,也不知道是嫉妒王解放比他长得端正还是欠了多少钱没还他,又破口大骂道:“听到没,得用头脑混饭吃,脑子是啥知道不。你还以为是在山沟沟里啊,就知道用拳头,在上海这种大城市,就得用脑子和**,操你大爷,真不知道你怎么会是我亲戚,**倒挺大,脑子跟我咋就相差那么远。”

    “别老是操你大爷的。”

    实在受不了这鸟人一口糙话的陈二狗一巴掌拍在王虎剩脑壳上,幸好胶用得多,没拍乱他每天早晨花半个多小时精心打理的型,王虎剩在表弟面前很老虎,到了陈二狗这边就跟小猫一样,只顾着心疼他的型,嘀咕道:“那家伙不骂不长记性,我们东北爷们就是糙,骂他几句顶个球,他还敢剁了我阉了我不成,他要敢,我还真就认了他这个亲戚。”

    “对了,逮鹰的事情你别落下,过了季节就不好弄了。”陈二狗提醒道。

    “你放心,现在有了解放,就准误不了你大事,他以前在老家就没少干掏鹰窝或者张网抓鹰的勾当,弄几只松子风头苍鹰什么的小畜生不难,我以前做邪门歪道事情的时候他就尽折腾一下鸡毛蒜皮的事情,大事不成气候,小事情还算凑合,以后二狗你要使唤他千万别跟我客套,要办砸了事情我帮你打断他的手脚。”王虎剩承诺道。

    听到这个根本不算夸奖的夸奖,如标枪一般站在梧桐树下的王解放嘴角微翘,似乎很开心。

    王虎剩突然压低嗓音奸笑道:“昨晚做了没?”

    陈二狗点点头,眯着眼睛吐出一个烟圈,似乎在回味。

    王虎剩伸出大拇指,道:“牛逼杠杠的,是条汉子。”随后这厮纳闷道:“难道现在越水灵的妞越喜欢裤裆里那玩意小的牲口,我长得这么帅,裤裆那么鼓,怎么就连小夭那妮子十分之一漂亮的妞都没机会趴过呢?”

    陈二狗一脚踹翻这家伙,骂道:“**你大爷!”(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