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第036章 纹身
    **。

    这便是陈二狗满脑子浆糊思绪总结出来的最大念头,他想到了第一次和富贵用扎枪成功刺入野猪头颅,顺利放倒那具庞然躯体带来的那种快感,如出一辙地肾上腺素急剧分泌,整个身体处于一种巅峰状态,他稍微俯视就能瞧清楚小夭那张五彩灯光妖媚的脸蛋每条精致线条,延伸下去,便是她胸口的那一抹令人沉沦其中的沟壑,在他看来女人就是条五彩斑斓的毒蛇,这兴许就是陈二狗与陈富贵最大的不同之处,记得走出张家寨之前,富贵曾傻呵呵提醒陈二狗身子没养好之前可不能死在女人白花花肚皮上,此刻搂着小夭纤腰的陈二狗只觉得确实不能死,得多躺几次水灵娘们的肚皮才算够本。

    美女站在舞池里蹦迪就得有被人搭讪和揩油的觉悟,小夭虽然名花有主,但拥挤舞池中还是有不少自认比陈二狗帅上一百倍的牲口靠过来,一朵漂亮鲜花插一坨牛粪上,实在是让那些单身汉很受伤的事情,酒吧顾客流动性大,敢对小夭有所企图的都是不是sd的常客,陈二狗就跟山林中的老虎一样对属于自己的领地有种畸形的占有和保护**,虽然满腔欲火燎身,陈二狗也不得不压下继续感受小夭身体玲珑曲线的凹凸感,将她严严实实环在手臂中,眯起眼睛盯着四五个打算把他们围成一圈的牲口,只有他对别的娘们揩油,怎么可能让别人对他的小媳妇揩油,这跟只准陈家占张家寨便宜不准张家寨占陈家便宜是一个心态,很小农意识,但别人也拿他没辙。

    小夭见多了酒吧内五花八门的小手脚,清楚按照自己的姿色不管身边有没有护花使者都会有苍蝇围上来,以前也和死党张兮兮陪着她男朋友顾炬以及一伙男女去babyface或者m-box这类酒吧,事实证明即使在上海最顶尖的酒吧,精心装扮一下的小夭每晚被搭讪的次数不输任何人,张兮兮有次在恒隆广场的muse2帮她统计过六位大叔七个小伙甚至还有个老头子询问小夭的手机号码。

    作为sd最大的摇钱树,这里肯定不少牲口都是慕名而来,只是被陈二狗环在胸口,她也顺势抱紧这个年轻男人,果然,他身上的气味非但不古怪,反而很好闻,没有做作的古龙水或者矫情的男性香水,很清淡的气息,没有半点不安的小夭竟然还抽空转头,朝那些垂涎她身子和脸蛋的男人们做了个鬼脸,她可是见识过陈二狗干架时候的不可一世,小妮子心目中钟情的爷们差不多就是可以拯救地球拯救全人类的那类牛叉人物了,这个时候的小夭不可以说智商变为负数,但小脑袋估计也学会了偷懒。

    这五六个放荡学生模样的青年估摸着一帮子的,其中两个偏僻长得还特憨厚,这让陈二狗很尴尬,青春期躁动的牲口就跟了情的公狗一样不可理喻,陈二狗也不是黄宇卿那种恨不得在小夭面前刻意塑造高大形象的2逼,干脆搂着小夭走出了舞池,再好的打鹰能手也有可能被鹰啄瞎的一天,陈二狗没自大到以为能够在自己地盘就为所欲为,小夭倒是不介意,毕竟全酒吧男女服务员都瞧着她的有点出轨的放浪行径,说她傍上狗哥的腹诽或者嫉妒眼红肯定会不少,她不是不在乎这类风言风语,但偎在陈二狗怀里,她实在懒得动脑筋,也没那个心思去揣摩酒吧同行们的心境。

    张兮兮点单的东西都没撤,两个人坐在这个一楼幽暗僻静的角落,坐下后陈二狗点燃一根烟,在打火机点亮的那一瞬间,小夭看到一张妖冶的苍白脸庞,消瘦,但棱角分明,处于阳刚和阴柔之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觉得这一刻的陈二狗是帅到一塌糊涂的,甚至主动忽略了他眼神中再明显不过的**,这种**裸的**其实跟那些试图搭讪她的青年大叔或者大伯一模一样,但她喜欢把他的**视作欣赏。

    他这根烟抽得很急促,一点都不像从前那样小心翼翼一口一口慢慢陶醉。

    连带着小夭也紧张起来,拿起酒杯,一小口一小口喝着不知道味道的葡萄酒,氛围旖旎诡异,对于男女之间交往深入后的事情陈二狗是个不折不扣的雏鸟,在大都市成长的小夭耳濡目染知道每一个步骤和环节,但真身临其境,却像个孩子一样满脑子空白。

    小夭是个感情上的理论家,但陈二狗却是生活中脚踏实地的实践者,张家寨的人不愿意教他们兄弟两人下套子,是他自己摸索出来的,还研究出几种张家寨听都没听过的陷阱,掉进去的畜生绝无生机,被尖锐木桩刺出无数窟窿,张家寨骂他是狼犊子,太狠;张家寨人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刻意刁难这个陈家最精明的男性,从男孩到男人,播种捞鱼砍树给猎物剥皮,都是陈二狗一步一个脚印踩踏出来的,富贵习惯傻呵呵在一旁笑着,从不插手,陈二狗得靠自己,张家寨靠不住,母亲需要他养活,甚至连富贵也不能过分依赖,这是他很小很小小到别的娃还在撒娇捣蛋的时候就明白的道理。

    理论败给了实践。

    陈二狗熄灭烟头,灌了一口红酒,一把拉过忐忑的小夭,低头望着那张交织惶恐和一丝期待的精致瓜子脸,红艳如一片桃叶,那是两瓣动人如清晨沾满露水玫瑰花瓣的娇嫩嘴唇,微微开合,无言地诱惑着陈二狗。

    当陈二狗低头将嘴巴吻住小夭的时候,她闭上眼睛,像是认命一般任由其肆虐轻薄。

    亲嘴接吻是男女最原始的本能,由生涩到熟练也许并不需要太多次数的练习,陈二狗和小夭就在探索中不断进步,陈二狗本来以为这世界上最灵巧的事物是俯冲时候的灰背隼,此刻才知道女人的舌头实在是能让男人融化的神奇玩意,他本以为这世界上最迷人的事物是烹饪后的黑瞎子手掌,但当他本能地将手覆上小夭胸口,细细把玩,恍然大悟为什么张家寨那群牲口为什么喜欢朝**很大的张寡妇猛瞧。

    窒息,嘴皮麻。

    陈二狗终于肯放过这个荒唐下就献出初吻的小夭,她瞪大眸子,依然干净得令人心颤,但恍惚间又浮现一抹可以察觉的妩媚,就这样又清纯又妖精地勾引着第一次尝到荤味的陈二狗,这是小夭作为美人儿的本能,她低头看到陈二狗那只爪子依旧不肯离开她微疼的胸部,不知所措,陈二狗俯身,几乎咬到她的耳朵,道:“小夭,你家现在有人吗?”

    小夭慌忙掏出手机打电话给张兮兮,颤声道:“兮兮,你今天什么时候回家?”

    “我今晚先去恒隆广场那一块血拼购物,然后顺道陪顾炬和他一大群狐朋狗友串吧,起码得凌晨四点才能回去,难道想念本格格了?”

    小夭急忙道:“没事,我挂了,你慢慢玩。”

    陈二狗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在此刻也很是时候地表现出来,拉着小夭就径直走出酒吧,虽然小夭还没到下班时间,但酒吧负责人哪敢废话,趴在舞池边上朝大**美眉们抛媚眼的王虎剩一眼瞥到陈二狗,抹了把口水,一脸**道:“乖乖,好快,比我预想快了足足两个星期,不愧是我的哥们,提枪上阵的本事不小,多好多嫩的一颗水灵白菜啊,就这样被你狗犊子给拱翻喽。”

    喊了辆出租车,心跳加一脸绯红的小夭甚至不敢看司机师傅,仿佛怕被看出他们接下来要去做什么事情,她在内心暗示自己狗哥只是想去她家喝杯茶而已,仅此而已,又或者只是像在酒吧那样亲个嘴?

    小夭紧张,陈二狗何曾不紧张,手心早就是汗水,今天可不仅仅是和美女对视那么简单轻松,是真刀真枪来肉搏战了,估摸着这个时候谁敢拦着他的好事,他非见谁砍谁。陈二狗不是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的情圣,没啥浪漫情调,起码现在他看来男女之间最后的关系无非就是在一张床上翻滚,大俗?其实是真谛。

    小夭低着脑袋带着陈二狗走入小区,走入那幢公寓,然后进入电梯,最后刚进门,陈二狗便一把抱起她,一脚把门踢锁上后只问了一句,“床在哪里?”

    小夭指了指她房间的方向,当她被陈二狗放在床上,一件一件衣物被缓慢褪下,望着他那双充满野性的眼睛,她很羞愧地现自己竟然并不害羞她对自己身体的凝视,反而有一种征服这个男人的成就感,这一刻,她知道自己真的是彻底没救了,闭上眼睛,这个男人有一双布满老茧的温暖手掌,胡渣有些许刺人,也会让她觉得很痒,小夭对自己的胸部素来很有自信,不管是丰满程度还是胸型弧度,一直以来都让死党闺蜜们羡慕不已,今天终于迎来了第一个占有它们的男人,她以前不懂为什么女人喜欢跟男人做那种肮脏事情,此刻,她情不自禁地伸出一只手按住陈二狗在她胸口肆意轻薄的脑袋,另一只纤弱小手死死抓住床单,显得苍白无力,男人和女人在床上的战争,极少有女人不是被动劣势的。

    最后是她亲自引导他进入她身体的,刺痛,但又欣慰雀跃,起码这个男人是第一次占有女人,跟她一样,都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至于他以后如何,小夭不是杞人忧天的女孩,不会去无止境奢望。

    至少今晚,这个有些粗野却不让人厌烦的他是她的男人。

    第一次很痛,但小夭从来不知道是这么痛。

    房间只开了盏床头灯,小夭张开眼睛,眼角沾有一些泪水,第一次彻彻底底仔细凝视这个在她身上耸动的男人。

    她是喜欢他的,很喜欢,像她小时候痴迷围棋那样在乎着。

    他呢?

    喜欢她的身体多过喜欢她?小夭笑了笑,这世界上哪个男人不是这样,她有自知之明,自己也就是个脸蛋比别的女孩漂亮点气质比别的女生出众点眼睛比别的花痴干净点的普通女人,双手和陈二狗十指交缠在一起,小夭凝望着他的脸庞,不管如何,把身子交给他,总比交给那些表里不一的花花公子强太多了。

    这个男人能做她的未来丈夫那是最好,如果不能,小夭也不觉得对不起未来与她互换戒指的男人,要怪就怪给她买婚纱的男人出现得太晚,还有一点她确信,骄傲的她对以后的男人,再不会有对身上这个男人那般不顾一切地花痴孩子气。

    当陈二狗从**巅峰坠落,松了口气,抱着小夭,心中的欲火一点一滴退去,怀里这具柔软如羊脂暖玉的身子让他感到温馨,帮小夭擦去眼角的泪水,柔声道:“怪我吗?”

    小夭点点头,她其实觉得这一步来得实在太快,她甚至没有心理准备,说不怪肯定是谎言,但绝对不恨他。

    赤身**的陈二狗笑了笑,从衣服里掏出烟和打火机后下床来到窗口,拉开窗帘俯瞰夜景,房间位于公寓18楼,俯视下去,陈二狗竟然没有恐高症,点燃一根烟,眺望远方。

    这一刻小夭才惊奇现这个给人感觉清瘦的男人竟然有一个令人惊艳的身架,她学过绘画,曾经还报考过中国美院,相差几分失之交臂,即使没这方面专业知识,她也知道他的比例匀称到惊心动魄,他的每一块肌肉都不是健身房猛男那种只能看不中用的类型,不会突兀,但拥有足够的爆力,怪不得他能一脚便踹飞黄宇卿整个人。

    偷偷打开灯,有点小小好色的小夭本来想更好欣赏陈二狗的体魄。

    却一下子捂住嘴巴。

    这是一幅她这辈子见过最触目惊心的画面。

    这个男人的后背疤痕纵横,张牙舞爪,粗略一数,便有九处之多,像是在嘲讽着这个世界。

    小夭原先一直认为无聊言情小说所谓男人萧索落寞的背影都是无病呻吟,因为她从小到大就没见过什么特别有味道的背影。

    她使劲捂住嘴巴,她的生活一直很阳光,如花朵在温室成长,她想不出怎样的生活才会让一个二十五六岁的男人拥有一整后背的伤痕,这就是男人的战绩吗?裹在被单里的小夭望向那张图腾一般的后背,心仿佛被紧紧揪住,知道自己这辈子要是错过这个男人,就注定再看不到这幅苍凉画面,这才是男人最好的纹身!(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