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第035章 羊入虎口
    陈二狗是如假包换的处男,没牵过女孩子的手,更别说抱过搂过亲过,他这双手倒是跟野猪山跳狍子打了无数交道,剥皮抽筋掏心掏肺,谁愿意跟他风花雪月。当陈二狗觉得天时地利人和都齐全的时候向小夭提出了要进小区上楼喝杯茶的要求,提要求的时候脸不红心不跳正义凛然,似乎忘记了在大排档他已经灌下六七瓶啤酒,然后小夭脸一下子通红,拒绝了他,说再过四五天,暗自感慨出师未捷身先死的陈二狗没厚着脸皮纠缠不清,很识趣地转身离开,欲言又止的小夭小跑进小区公园,在秋千上荡了一个多钟头才走向公寓。

    回到房间她缩在被子里,便再没有动静,清晨才从酒吧杀回来的张兮兮没让男朋友进门,直接来到小夭房间掀开被子,看到还在熟睡的小妮子娇弱身子蜷缩在一起,脸上还带着泪痕,一看她衣服都没脱,张兮兮松了口气,她还真担心那个死活不要脸、城府深到让人以为没半点心机、吃相跟饿死鬼投胎、没教养没绅士风度的牲口会对小夭做什么,比如霸王硬上弓之类的,张兮兮一想到陈二狗那张笑脸就有火气,帮小夭重新盖好被子,回想昨晚的情景,张兮兮自言自语道:“得把危险苗头扼杀在摇篮,不能让小夭这孩子陷进去,那种家伙根本不是小夭能应付的,小夭啊小夭,找男人就得找能控制的,这样才能全身而退,飞蛾扑火的爱情不是谁都消受得起的。”

    接下来一个星期王虎剩倒是在sd酒吧混得很吃香,**稍微大点的漂亮服务员都被他祖宗十八代的资料都挖掘出来,靠着一知半解还没登堂入室的相术充神棍,不过这些野鸡大学出来的女孩没什么文言功底,一听王虎剩煞有其事地瞎诌,晕头转向后也开始将信将疑,只不过她们的兴趣显然更多在把王虎剩塞进酒吧做保安的陈二狗身上,起码就目前而言,夸张渲染地以讹传讹之下这位狗哥在众人心目中形象是高大的,背影是伟岸的,手腕是高的,就连挺普通的相貌也都变得与众不同,这群人没一个知道这是晕轮效应。

    陈二狗不是不想去sd酒吧放松一下,起码那里有小夭这样秀色可餐的漂亮美人儿,没有王语嫣这样时不时去阿梅饭馆蹂躏他神经的恐怖追求者,忙着帮李唯补课,给李晟这小瘪三擦**,在饭馆做全能服务生,回到房间还要按时进行定量阅读,一天下来也不轻松,再说他也找不到去酒吧的理由,他觉得自己脸皮厚可以不尴尬,但肌肤粉嫩精致的小夭肯定会尴尬,说到底还是心急吃不了热豆腐定力不够惹的祸,再傻陈二狗也感受到了小夭对他的好感,就应该酝酿一下**一下再提出去看场小电影之类的,直接上门谁吃得消,何况小夭还是个黄花闺女,这个星期陈二狗就一直在遗憾和愧疚中度过,化悲愤为力量地狂读书,竟然一口气就把厚黑教主李宗吾大师《厚黑学》一字不漏给啃了下来,对于语文功底不强的陈二狗来说无异于打下一场攻坚战,幸好早有先见之明地花钱去买了本文言文解析,然后便一鼓作气地全身心投入一本奇书《推背图》,金圣叹注本,看得陈二狗晕晕乎乎,一来二去,连带着文言文解析差点都被翻烂,几个晚上要不是陈二狗稍迟点就去路灯下看书,跟他挤一个房间的张胜利和王虎剩还不被得被他翻书的声音吵死,这样一来最明显的好处就是李唯的语文在陈二狗的感染下小有进步。

    小夭再没有唱歌,都是忙着帮客人点单,递送酒水,黄宇卿没敢再来sd酒吧,保不准是从派出所方面得到了一些消息,这个二世祖之所以敢大摇大摆带着一帮人来找陈二狗的麻烦,是因为想给陈二狗下马威的蔡黄毛没透露给黄宇卿完整信息,要知道这个狗哥是挑过江西帮能够跟笑面虎勾肩搭背的猛人,黄宇卿怎么的都会慎重行事,拣软柿子捏才是他这个位面的末流公子哥该干的事情。

    喜欢把自己当格格的张兮兮也在酒吧,最近几天她都在sd护着小夭,生怕陈二狗勾搭诱拐她的闺蜜,她的男朋友顾炬没跟来,他是不会在这类学生吧过夜生活的,父亲在上海改委组织人事处做个二把手的他自然瞧不起黄宇卿这类三流纨绔,张兮兮趁小夭闲暇拉着她一起喝酒,看她魂不守舍的可怜模样,好气好笑道:“你就这么眼巴巴等着那个家伙来酒吧,值得吗?”

    小夭望向舞池内癫狂众人的放肆摇摆,撅了撅嘴道:“你不懂。”

    张兮兮笑道:“我怎么不懂,春天来了,有人就思春了呗。幸好不是夏天,要不然你还不直接奔放了啊。”

    小夭没理会死党的打趣,道:“我知道你不喜欢也看不上他,其实就跟我不对眼顾炬是一个道理,萝卜青菜各有所爱,你就别担心我羊入虎口了,我没犯花痴,没一见钟情,更没到非他不嫁的地步,我就是惦念着他那么个人,很纯洁。”

    张兮兮无可奈何道:“我也知道你没花痴,要不然那天他就上楼进了你房间了。”

    小夭俏脸一红,趴在张兮兮肩膀悄悄道:“其实那几天我来例假了,要不然我真不会拒绝他上楼。”

    张兮兮翻了个白眼,道:“你真无药可救了,我就等着帮你选好爱情的墓地吧,到时候你可别抓着我一把鼻涕一把泪,我衣服可都贵着呢,又舍不得让你赔,最后你要死要活还不是我跟着遭罪。”

    小夭作势要打,道:“别咒我。”

    “脏兮兮,又来了啊,今天一看,比昨天又水灵了点啊。”换上一身sd酒吧制服的王虎剩中分头不变,反而有点小钱买胶后把汉奸头打理得更加惨绝人寰,想来起码不再存在用潇洒甩头来毒害众人视线的事情。

    “是张兮兮,不是脏兮兮,你个乡巴佬!信不信本格格喊上一两百号人把你剁成肉酱然后扔进黄浦江做饲料?”张兮兮对这只癞蛤蟆的憎恶感远胜过对陈二狗那种带着忌讳的反感。

    “信,咋就不信。”

    王虎剩恬不知耻地眼睛瞄向张兮兮**,这家伙对女人的**有种偏执的病态癖好,恰好张兮兮就属于那类**很翘的妞,这让王虎剩现新大6一样两眼冒光,这两天下来没少挨张兮兮的怒骂,可脸皮厚,刀枪不入,眯起那对贼眉鼠眼,笑道:“脏兮兮格格,奴才我王虎剩大将军这不是给你请安来了嘛。”

    小夭笑而不语,幸灾乐祸。

    张兮兮拿起一瓶绿茶就砸过去,王虎剩灵巧接住,捧在胸口,感激道:“谢了格格,这定情信物俺也收下,等我喝光了再来跟你要。”

    说到喝,王虎剩那对贼眼下意识瞥了张兮兮胸部,这厮的强大恶心就在于不管说什么都能让人往淫秽邪恶的方面遐想。看到张兮兮真要飙,王虎剩赶紧一溜烟撤退,小夭不忘落井下石道:“王虎剩大将军有空常来。”

    “王虎剩大将军?”

    终于抽空能跑sd酒吧弄包烟抽抽弄点酒喝的陈二狗一听这称呼,乐了,“有气势,跟名字有点般配,跟真人就不对味了。”

    屋漏偏逢连夜雨,坏事往往要来都是成双成对的,刚赶跑王虎剩这渣滓,让张兮兮头疼的主角终于登台,跟王虎剩一闹腾已经让她元气大伤,她还真没把握拿下眼前这让人没辙的年轻男人,张兮兮偷偷给他取了个绰号叫黑山老妖,因为她觉得陈二狗跟那《倩女幽魂》里的死人妖一样阴阳怪气,让人浑身不舒服,不管如何,她都承认这家伙还是有点小道行的。

    张兮兮一看闺蜜那一脸幸福的模样,彻底败退地叹了口气,猛然起身破罐子破摔道:“不管你们了,眼不见心不烦,我走还不成。”

    陈二狗气死人不偿命道:“记得埋单再走。”

    张兮兮拎包走人,恨恨道:“不需要你提醒,瞧你这小气的德行,给你一千万你都不知道怎么花,你说你可悲不?”

    陈二狗破天荒没有痛打落水狗,只是出奇地保持沉默,张兮兮也没敢趁胜追击,加好就收地飞快逃离酒吧,吵架也讲究个巅峰状态,张兮兮打定主意下次养精蓄锐后再来跟这个家伙过招。

    “想什么呢?”小夭纳闷道。

    “我在想给我一千万到底该怎么花。”陈二狗一本正经道。

    “你还真放心上了啊?”小夭皱眉道,生怕他跟死党张兮兮闹得吃了火药一般一见面就针尖对麦芒。

    “这是个挺有意思的问题。”

    陈狗笑道,坐在沙离小夭不近的位置,“读大学的人就是不一样,一下子就说出了张家寨大娘大婶们一辈子都戳不中我痛处的死**。”

    小夭看他不像说笑,没敢再自作聪明地找话题,两人陷入略微尴尬的沉默局面。

    王虎剩见到陈二狗,立即从舞池边狂奔过来,兴匆匆嚷道:“二狗,我现两妞**滚圆滚圆的,贼大,估计手感肯定很好,就是看多了小夭这样大美女的脸蛋,再看她们总觉得挺遗憾,唉,说到底还是脏兮兮那婆娘好,**挺翘,模样也俏。”

    小夭坐也不是,走也不是,只好扭头装作没听见。

    陈二狗懒得跟他废话,道:“虎剩,你知道上海哪里能逮到鹰隼,最好是燕松这种。”

    王虎剩皱了皱眉头,抛给陈二狗一根不知道哪里顺手牵羊来的中华,道:“难,燕松这类稀罕畜生估计不可能碰上,松子,苍鹰或者燕隼倒是有机会,但得跑大老远的郊区,咋了,你想要玩鹰?”

    陈二狗点头道:“有时间你帮我逮只,我有用。”

    王虎剩咧开嘴一嘴的烟酒味道,瞥了眼小夭暧昧道:“没问题,对付这种邪门歪道的小事情,我顶在行。那我看场子去了,那两个大**妞还等着我去欣赏,你们两个忙,这地方僻静,不怕人看到,该做不该做的都一起做了吧。”

    陈二狗一脚踹中王虎剩**,那厮摇摇晃晃着跑去舞池看风景。

    陈二狗抽着烟,吞云吐雾,一脸惬意。

    “狗哥,要不我们去蹦迪?”小夭仰起头喝了一杯没勾兑过的威士忌,似乎是壮胆,俏脸浮现一抹嫣红,桃腮粉嫩,昏暗中格外诱人。

    “我不会。”陈二狗挠了挠头尴尬道。

    “我教你。”小夭低头道,小脸红扑扑煞是可爱。

    小夭总算明白了羊入虎口自投罗网是啥个意思,本以为自称不会蹦迪跳舞的陈二狗到了舞池会很拘谨含蓄,没想到一挤入舞池边缘地带,他便直接跳过牵手的环节,搂住了她盈盈一握的桃李小蛮腰,吓了她一跳,第一次跟异性贴面跳舞的小夭心跳得厉害,双手都不知道该放在哪里,起初喝了口酒头脑一热就陪着貌似早有预谋的某人冲进舞池,结果现在傻了。

    今天小夭一件灰褐色丝绸上衣搭配蓝色褶裙,裸露的纤弱浑圆肩膀和飘逸的裙摆透露出两抹暗香浮动的娇媚,那件质地柔软的上衣将她的上半身曲线衬托得若隐若现,谋杀了舞池内一大片眼球,一双精美高跟鞋将她小腿的弧度勾勒得柔美诱惑,因为质地轻薄的缘故,陈二狗稍微挪动,就能再清晰不过感受到她胸部的挺翘,隔着一层可有可无的服饰,这种亲密接触让陈二狗自然而然地有了本能反应,结果这个时候小夭被谁无意间推搡了一下,撞进他怀里,两个人上半身下半身一起天衣无缝般紧贴,小夭当然很清楚察觉到这个男人的勃起,小脸娇羞中沾着妩媚,仿佛捏一把,就能滴出水来。

    小夭双手环住陈二狗的腰,轻轻把头靠在他肩膀,两人的身体贴得更紧密无缝,她闭上眼睛,微微喘息,那对从未被人染指的**被有意无意地缓缓挤压,默默承受下半身那种只能由男人带给女人的亵渎和侵犯。(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