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 第006章 抉择
    (第二章晚上12点左右,到时候开始冲榜,有怨念的尽管砸票。)

    陈二狗是在半路上碰到富贵的,这个大个子做了个担架模样的玩意拖着那头野猪,松木担架上还有一只野鸡和两只山跳,没有箭伤,应该都是富贵前天放下的几个套子的功劳,两个人拖着野猪回到村子的时候惹来所有村民前来观看,野猪能长到这个体型殊为不易,进入村子几个眼馋的村民试探着跟傻子富贵开玩笑说能不能用一毛钱换走山跳,富贵憨笑着点点头,野鸡和山跳很快就被人屁颠屁颠拎走,留下富贵手中三枚一毛钱的硬币,陈二狗紧绷着脸,却也懒得理睬,张家寨最喜欢无聊的时候跟富贵玩一个一毛钱和一块钱的游戏,两样让富贵挑,结果挑了十几年,这个傻瓜一直挑一毛钱。

    回到家,所谓家,就是一幢土房,位于村子的最后面,这幢房子是富贵亲手做起来的,灯光昏黄,这个时候还不算晚,恐怕整个村子只有这一家开着灯,毕竟电费对张家寨来说是一笔挺奢侈的开销,但只要兄弟两人进山,天稍微昏暗这里便会亮灯,所以站在村子老远外就能一眼看到这栋房子。

    一个中年女人站在门口,安详,就像那盏灯,虽然不亮,却很让人温暖,她身材矮小,有着一张农村妇女都神似的沧桑脸庞,皱纹如白桦林的斑驳树皮,记录着春夏秋冬的寒暖,这样一个真实年龄四十多岁的女人进入城市是会被认作五十多岁的。

    陈二狗笑道:“妈,这猪卖了我就给你买头小牛犊。”

    傻大个看到母亲,笑得合不拢嘴,却也没说好,手脚麻利地拿出猎刀和一块大砧板伺候起这头能给自己家庭带来不少额外收入的畜生,进了屋子,陈二狗把那25oo块钱拿出来递给母亲,后者小心翼翼收下,却没有太多寻常妇人获得横财后的窃喜,这恐怕是她唯一让人觉着与周边喜欢嚼舌头贪小便宜的女人不一样的地方,她望着这个儿子,整理了一下他被枝条扯乱的衣袖,轻声道:“二狗,妈帮你把这钱留着,你什么时候想要出去走走,再拿出来给你。”

    陈二狗稍微打理了一下,洗了把脸,道:“这钱存着给富贵讨媳妇,我出去的时候不用带钱,有车费就成,饿不死我。等我在外面安稳下来,再寄钱回来,富贵的媳妇不能像村子里别家那样马马虎虎,我非得给他讨个全村最漂亮的婆娘。”

    她开心笑了,皱纹便从眼角蔓延到整张脸庞,无法掩饰,她也从没想到要去掩饰,对于一个从没用过面油更别说是化妆品的女人来说,她是不会每天对着镜子感慨岁月无情的。她摸了摸陈二狗的脑袋,笑起来的时候眼睛会眯在一起,但总会透露出一点与众不同的信息,这一点跟她儿子如出一辙,道:“要漂亮干什么,人好比什么都好,富贵不在乎这个。”

    陈二狗撇撇嘴道:“我在乎。”

    陈二狗和母亲在炕上吃饭,大致收拾完那畜生的傻大个老习惯一个人拿着碗蹲在门口扒饭,很大口大口那种,跟饿死鬼投胎一样,他母亲每次说到“富贵吃慢点”,这个大个子就会傻乎乎转头露出干净笑脸,腮帮鼓鼓塞满了饭菜,这个时候陈二狗就会拉下脸说“不准笑”,然后这家伙便很听话地绷住脸转头继续对付碗中油水并不足的饭菜。

    中年女人看着这对儿子,会心一笑,整个村子说他们一个不做人一个傻子,可在她眼中他们无疑是最优秀的,给陈二狗碗里夹了一块肥油大炖肉,然后夹着剩下最后一块稍小的,朝蹲在门口的富贵笑道:“来,拿去。”

    大个子端着碗兴匆匆跑来接过肉,小心翼翼摆到碗中,笑开了花,陈二狗白了他一眼,刚想要把自己碗里的肥肉也夹给富贵,被母亲打了一下筷子,道:“这是给你的,富贵有他自己的肉。”

    陈二狗无可奈何地作罢,富贵则笑得更欢,欢天喜地回去蹲大门啃肉,这大个子吃肉是低头噘着嘴巴贴着肥肉,然后猛然一吸,滑溜溜的肉便一下子滑进嘴中,满嘴油腻,然后就飞快扒饭,趁着这股油荤一口气解决掉大半碗饭,然后陶醉地拍拍肚子,似乎对他来说这块比陈二狗碗里那块小了一半的狍子肉就是天底下最美味的东西。

    “熊样。”最见不得富贵这个姿势的陈二狗忍不住笑骂道。

    女人笑了,很自然而然地用手轻轻掩住,其实就算不遮掩,她也有一口洁白牙齿,一点都不像张家寨其他满嘴腥黄的村民,其实如果仔细观察这个最普通最地道的东北村妇,就会现她原来指甲修剪整齐,说话语平缓,神情温吞轻柔,宠辱不惊这让文人骚客都艳羡不已的四个字,似乎在这个农村女人身上不温不火地熏陶出来。

    门外黑狗一阵吼叫,陈二狗神情微变,黑豺不会随便对着村民乱吠,吃完饭的大个子富贵放下碗后出门,不久带着个出乎意料的人物出现在陈二狗视野,那个人站在门口不急着进门,先是打量了一番房内的布置,然后对着中年女人很礼貌地微笑道:“阿姨,您好。”

    “你好。”陈二狗母亲回应道,不是特别标准的普通话,但要比张家寨村民好上几倍。不过瞧得出见到这么个陌生人,她有点紧张,说到底她只是个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不是什么世外高人,第一次听到“阿姨”这个别扭称呼,她堵得慌。

    “你?”陈二狗纳闷道。

    虽然鸭舌帽已经摘掉,但那副黑框眼镜和一身迷彩服让陈二狗认出这个喜欢照相的女人,那一支狩猎队伍中也就数她让陈二狗有点好感,只是他不觉得自己属于那种能够让女人一眼就看上的类型,这种踩到狗屎的好事从来找不上他陈二狗,他的脑子不笨,顾不得欣赏她那张脸蛋的精致轮廓,拉下脸道:“是看上富贵那张弓了吧,不卖。给多少钱都不卖!”

    “真不卖?”年轻女人笑道。

    陈二狗摇摇头。

    “我出两万。”她柔声道,永远那副古井不波的姿态,让人总觉得她居高临下。

    “那我考虑下,这得问富贵。”陈二狗见风使舵改变立场的度简直达到惊人的度,那张臭脸立即如沐春风般。

    年轻女人身边的傻大个只顾着嘻嘻哈哈,反正家里大主意都是给二狗拍板,他从不插手,再说他这个兄弟是村子里出了名的狡猾角色,每次从他这里占去的便宜都能加倍讨还回来,比如这次那个笑话富贵一辈子讨不到媳妇的张牛剩估摸着就得少两杯药酒,要是哪天村里有些见不得人的勾当例如谁在玉米地里偷谁的老婆传出来,十有**是挨千刀的二狗子散播的。

    陈二狗母亲偷偷捏了他一把,压低声音道:“这弓不能卖。”

    “我没那么多钱,而且事实上我也不是来买弓的。”女人笑道,她走进门,剃平头的木头男守在门口,她望向陈二狗母亲,也不藏着掖着,直接道:“阿姨,我来是想问一下,你们家富贵有没有参军的意图。只要他有这个想法,不管有什么困难,我都能帮他解决。”

    一人参军,全家光荣。

    这便是村头某道墙壁上的老旧宣传语,只可惜偌大个村子也只有陈二狗知道它的意思,这个被全村男女老少咒骂的家伙告诉他们那是“团结力量,多生多育”。参军,富贵,陈二狗脑子急转,他盯着那张白皙的脸蛋,不像是开玩笑,否则大半夜跑山沟里来跟他扯淡不是脑子被驴踢傻了就是被门板夹扁了,可富贵不是那对野猪獠牙,别人甩出一叠钱就可以说交出去就交出去,傻大个只顾着乐和,母亲则盯着他等着他拿主意,陈二狗下意识摸了摸刮不干净的胡渣下巴,一时半会似乎没说话的意思。

    年轻女人也不着急,她应该是个定力很好的角色,永远不急不躁,让人看不出内心的真实心思,她也不见外地观察屋子内充满东北农村风情的装饰,简单,朴素,寒碜,烙满了贫穷的痕迹,但很干净,不邋遢。最后她留意到一张泛黄的老旧照片,存放于镜框,端端正正摆在角落木桌中央。

    “我不去。”

    傻大个给出答案,似乎不想让陈二狗为难。

    年轻女人的视线从照片转移到大个子身上,这是她第一次听到他说话,她原先还以为他是个哑巴。

    “这事我说了算。”陈二狗皱眉,朝年轻女人道:“我们出去说。”

    陈二狗从墙上拿下一根有些年数的旱烟烟管,带上土烟草来到门外,蹲在一个隆起的土堆上,咂巴咂巴抽起旱烟,像个世故的老头。年轻女人望着他的背影,有点荒谬的错觉,确实很难把一个高中学历的男人与抽旱烟的苍老形象重合,两人沉默许久,被杨凯泽认作非普通侦察兵出身的木讷男人一语不,站在这对身世学识相差不止十万八千里的男女身后,他虽然没有富贵的块头,但连陈二狗这种外行都知道这家伙惹不起,为啥?因为会咬人的狗都是从来不叫的。( 陈二狗的妖孽人生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93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