棉花糖小说网 > 历史小说 > 伐清 > 正文 第二十二节 抢攻(上)
    见到祖泽溥后,傅山叉、姚长尊老老实实地报告道:“确实是邓名亲自领军,但是他手里的兵力并不多,可能也就是几百个家丁而已,大部分警戒和巡逻的任务都是让山东的草寇在负责,因此我们才能闯过来。”

    邓名觉得,宣称自己有几万大军祖泽溥也不会信,还不如说得简单一点,如果能够击溃山东总督衙门的机动部队,那么就能更好地调动徐州的清廷中央部队;这个要求傅山叉立刻就答应下来,他们觉得,实话实说暴露的危险也比较小,双方正是一拍即合。

    傅山叉、姚长尊的报告和祖泽溥的猜测差不多。接到青州府的急报,称他们派去的部队被消灭了以后,祖泽溥就断定这肯定不是一支山东响马,如果于七还有这样强的战斗力,早先绝不会藏着不用。邓名此次从渤海一侧登陆,清军因为没有水师,而且祖泽溥还把沿岸的居民都强迁到内地了,所以根本没有预警的能力。

    “多亏你们了。”祖泽溥的兵力主要都去围困于七了,手头能够调用的只有都标和部分山东提督标营。经过认真询问,确定邓名是以山东好汉为主力后,祖泽溥认为事不宜迟,应该立刻发起攻击,把明军赶下海去。

    因为没有水师侦查,祖泽溥不知道邓名有没有后援。毕竟对方是反清同盟中实力最强大的一支,祖泽溥换位思考,觉得对方可能是带了一支大军来。既然川陕标营并没有见到,那就只有一种可能,就是敌人正在海边卸船,并竭力修桥、铺路、建筑仓库。

    “贼人居然敢渡海来攻我山东,真是欺我无人了。”祖泽溥在调集军队的同时,给朝廷发去急报,称邓名率领大军十万在莱州登陆,他决心率领山东健儿予以迎头痛击。把人数报得多一些,自然功劳也更大。邓名这几年来积攒下的赫赫威名对祖泽溥也是一种诱惑,如果他能击败邓名,那么就能一跃成为清廷的名将。

    当然,邓名的名声对山东总督衙门也是一种威慑,听说总督决定出击后,不少幕僚就显得忧心忡忡,生怕偷鸡不成蚀把米。但祖泽溥却不以为然:“李总督的二百骑兵都能冲过来,可见邓名现在立足未稳,正是虚弱的时候,他的几万大军可能还有一半在海上。我熟读兵书,知道登陆绝对没有这么快,现在不去打他,等他人马到齐了还打什么?”

    十月六日,祖泽溥就带着他的一千督标和山东提督的五百亲兵抵达青州府,此外还有一千多绿营披甲兵和两千多无甲兵也会随后赶来。祖泽溥预计在九日就可以集中五千兵马强攻灰埠驿,渡过胶水河,打通和胶东的联系。

    在青州稍作停留后,祖泽溥就继续前进,直奔胶水河而去,打算先占据西岸阵地观察一下敌情。如果他的判断有误,邓名的后续部队已经大量赶到,祖泽溥也可以稳固防守,利用胶水河进行防御。

    ……

    这时青州府的机动兵力已经完全被明军消灭,明军斥候毫无阻碍地一直侦查到青州府城旁边;而当祖泽溥的队伍临近后,明军发现清军探马四出,立刻就意识到这是清军的援军来了。

    邓名在灰埠驿接到消息后,马上召开了军事会议。

    “祖泽溥能动用的也就是他手里的标营,这支军队很多年没有打过仗了,之前和义军作战的时候,标营也不是主力。山东的清军主力一直包围着于七的山寨,不会这么快就赶到这里。”邓名立刻拿出了早有准备的计划:“义军留下三成保护河东,我带领全部三堵墙和游骑兵,还有义军的主力渡过胶水河,到青州府去迎战祖泽溥。”

    高云轩等人显然不太熟悉邓名的战术,他们得知清军前来,第一个念头就是应该防守在胶水河一侧。

    “以我们现有的的兵力,根本无法处处防守。”邓名虽然武装了不少江湖好汉,但他们还没有时间建立上下级组织,也没有进行过战阵的训练。如果靠山东义军防守河流,那明军晚上绝对睡不着觉,不知道什么时候、在什么地方就被清军给突破了。

    闽军还在装卸船只、建立仓库和兵站,邓名虽然可以把他们调过来,但是那样的话就连后路都变得不稳了——现在若是交战不利,邓名还可以指望退回受到闽军严密控制的沿海地区撤退上船,而如果把闽军调过来,如果滩头阵地被某支清军端了,局面就会变得更加复杂。

    “如果我的亲军在河流上参加防守,就会分散得很稀松,而且渐渐被消耗光,一旦我的亲军被钉在胶水河上,莱州府的清军说不定又会跑来捣乱。”

    毕竟决定大局的战场在徐州、在江南,邓名登陆山东的目的是为了给主战场赢得更好的战机,这个思路和在万县战谭诣没有区别,只是从战场升级到了战略高度。邓名也没有带来众多的军队,要是陷入消耗战,很快就会陷入窘境。

    “或许我们可以先把鞑子引诱到河这边来,打他们一个埋伏。”高云轩觉得还是防守反击比较稳妥。

    “不然,祖泽溥虽然大胆前来,但我的名气在这里,他到了胶水河边,一定会变得谨慎起来,生怕莽撞渡河会被我们伏击。他可能一而再、再而三地试探,很容易演变成一场消耗战。”邓名此次登陆就是冒险,所以也不介意继续冒险,把山东的局势彻底搅乱。要是他在最后关头却突然保守起来,让山东的清军发挥出自己的实力来对付明军,那才是前功尽弃:“我们渡河去攻击他。”

    永历十七年十月七日,渡过胶水河的明军四百八十名卫士和一千二百名山东好汉一直西进,在距离祖泽溥的大营五里外扎下营寨,然后就写下战术,向对方约战。

    “我军利在速战,但是敌人利在持久,如果不尽快打完这一仗,莱州府衙门很快就会发现道路上的我军游骑都消失了。”邓名把战书写好,挑选了一个不知道明军和傅山叉议和的绿营士兵,让他给祖泽溥送去。同时让骑兵做好准备:“祖泽溥仓促而来,粮草应该也不充足,我估计他会接受决战。要是他不接受,我们就断他的粮道,逼他尽快决战。”

    “为什么国公会认为祖泽溥会尽快决战?”吴月儿问道,邓名和传统的将领不同,军事会议也允许她参加。

    邓名正要解释,吴月儿却出言阻止:“国公,让我想想。”

    片刻后,吴月儿恍然大悟:“因为祖贼也认为他利在速战?”

    “正是。”邓名笑着点头:“他绝对不会想到我没有把四川的大军带来。”

    邓名把这封战书写得极其狂妄无礼,祖泽溥看完之后勃然大怒,把战书撕了个粉碎。

    送信的绿营见到山东总督后,立刻就一五一十地汇报了邓名的虚实,听说邓名只有五百亲随,剩下的都是山东江湖好汉后,祖泽溥怒极而笑:“邓名小儿,实在是欺人太甚。”

    使者还报告,邓名把他俘虏的绿营军官都带在队伍中,说是要让他们旁观一下,看看他们的脓包总督是如何不堪一击的。祖泽溥听到了,更加火上浇油;但傅山叉、姚长尊等川陕都标的人在旁边却是心中雪亮,知道邓名这是在威胁自己不要给祖泽溥出力。若是明军战败,绿营军官被清军救回去,那傅山叉等人定下的协议立刻就要败露。如果傅山叉他们在李国英的军中,或是远在四川,就算有些流言也不是太害怕,长官自然会包庇他们。眼下他们还在祖泽溥的军中,祖泽溥把他们都杀了也没人能救得了他们。

    “邓名小儿狂妄到了极点,就是加上那些土匪,他也没有我们的人多。”祖泽溥的大军确实没有到齐,现在加上甘陕绿营也就是两千人而已,不过祖泽溥根本没有把山东义军的战斗力看在眼里,匆匆提笔回复道:“明日决战。”

    打发人送回战书后,祖泽溥对军官们怒道:“骄兵必败,邓贼利在持久,却小觑我如此。明日我们四、五个人打一个,他的手下就是有三头六臂,也不是我们的对手。”

    祖泽溥认为,二百名川陕绿营能够突围而出,说明邓名亲卫的战斗力最高也就是川陕绿营的水平,而自己的这两千多人就算没有李国英的手下那么善战,也绝对能靠人数占据优势。

    祖泽溥当即定下军事计划,明日川陕绿营和山东提标在两翼,他的标营在正面摆开:“邓名如此猖狂,必定会率先强攻。等他在我的铁壁上撞得头破血流的时候,川陕督标和山东提标就从两翼夹击,把他们尽数歼灭。”

    “如果邓贼不抢攻呢?”傅山叉问了一句。他琢磨着要是邓名万一有战败的趋势,他就要赶紧去把那帮旁观的绿营被俘军官都杀光。战场上一片混乱,也许不会有人注意到是谁下手的,就是不知道时间是不是来得及。

    “那你们就两翼包抄,把他吸引住,然后本总督的标营从中央突破。”如果邓名不打算抢功,那当然会把山东土匪放在中央,对付这些敌人祖泽溥有绝对的信心。( 伐清 http://www.mianhuatangxs.com/0_10/ 移动版阅读m.mianhuatangxs.com )